加载中…
个人资料
hanliu
hanliu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67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张彩票引发的法律问题

(2007-06-20 21:59:40)
标签:

彩票

分类: 论文
 

一张彩票引发的法律问题

万虹燕

法律/贸易032

摘 要:说起遗产的继承,大家都把它同公民的死亡相联系,认为这是死人的事情。可是我们知道,继承法它作为调整,把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转移给他人承受的,这样一项民事法律制度,它是同每一个公民、同每一个社会组织都有联系的。这种关联性,不仅涉及死者,而且也涉及他的继承人,甚至在母亲腹中的胎儿,在发生继承问题的时候,都会有他利益的保护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继承法律制度是关系到每一个社会成员的切身利益,同时也和一些社会组织的一些利益是直接相关的。当前随着社会关系、婚姻家庭关系的发展演变,个人财产积累的增多,越来越多的遗产继承问题突显出来,亲友间为争夺遗产反目成仇,不应有的矛盾纠纷就此产生。外加上彩票的参与,彩票本身法律制度的不完善,将继承的问题变得更加的复杂化。

关键词:法定继承 无记名彩票的法律地位确认 夫妻共同财产

案件概述:2006年的3月的一天,刘伟在一个彩票投注点买了一注彩票。兑奖那天,刘伟的彩票中了80万的大奖。但是由于工作的原因,刘伟没有时间去领奖。就让其父亲刘国强去领奖。4月份的时候刘国强和妻子胡凤就想用80万的奖金给儿子买一套房子,作为结婚用。但当时刘伟身份证不在身边,可再不及时买那套房子,房价就要涨了。刘国强就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并买下了那套房子,房屋的产权证上写的也是刘国强的名字。2006年8月刘国强的妻子胡凤因意外事故去世。胡凤去世后,其父母也是刘伟的外祖父母向刘国强要求分20万元的奖金,理由是房子是属于刘国强和胡凤的夫妻共同财产,现在胡凤去世了,那属于胡凤的40万就作为遗产,就应该按照法定的继承进行分割。但刘国强觉得彩票是儿子刘伟花钱买的,自己只是帮儿子去领奖了,这是一种代理行为。购买合同上登记的是自己的名字也是个意外,房子是属于儿子刘伟的,不是自己的,不同意胡凤父母的要求。于是引发了一场祖孙争产案。这案件后经法院审理,人民法院支持了原告即刘伟的外祖父母的诉讼请求,将属于胡凤的40万作为遗产,进行财产分配后20万由其父母继承。

    我们所要考虑的问题有:

一、 胡凤父母认为刘国强购买的房子是夫妻共同财产这有法律依据吗?

刘国强在答辩中认为这不是夫妻共同财产,因为他认为在购房合同上写自己的名字是个意外,那是由于刘伟身份证不在,当时的情况又是房子马上就要涨价。为了能在房屋涨价前把房子买下来才用自己的身份证在购房合同上作的登记。

那这是夫妻共同财产吗?要说夫妻共同财产之前,我们首先要确认的是婚姻的有效性。结婚男女成为夫妻后就是配偶关系,夫妻间的权利和义务也随着婚姻而产生合法的婚姻具有法律上的保护意义。

那什么是夫妻的共同财产呢?夫妻共同财产指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一方或双方所得,依法由夫妻共同享有所有权的共有财产以及依约定夫妻一方个人财产由双方共同享有所有权的共同财产。《婚姻法》第十七条明确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下列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一)工资、奖金;(二)生产、经营的收益;(三)知识产权的收益;(四)继承或赠与所得的财产,但本法第十八条第三项规定的除外;(五)其它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財产。从上述法律的规定来看,法定的夫妻共同财产具有两个显著特征: 第一,时间的限定性。即从领取结婚证开始,到解除夫妻关系为止的婚姻关系存续的整个期间的劳动所得、生产经营所得、投资所得、知识产权的收益、继承和赠与所得,以及其它合法所得都是夫妻共同财产。即使双方未同居、或分居两地,也不论财产是一方或者双方分别管理、使用,只要是婚后所得财产,就是夫妻共同财产。 第二,仅局限于所有权范畴的财产的归属利益。即有形的实物、现金和可预见的收益。

夫妻共同财产的主体,是具有婚姻关系的夫妻,未形成婚姻关系的男女两性,如未婚同居、婚外同居等,以及无效或被撤销婚姻的男女双方,不能成为夫妻共同财产的主体。夫妻共同财产,是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取得的财产,婚前财产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婚姻关系存续期间,自合法婚姻缔结之日起,至夫妻一方死亡或离婚生效之日止。夫妻共同财产的来源,为夫妻双方或一方所得的财产,既包括夫妻通过劳动所得的财产,也包括其他非劳动所得的合法财产,当然,法律直接规定为个人特有财产的和夫妻约定为个人财产的除外。这里讲的“所得”,是指对财产权利的取得,而不要求对财产实际占有,如果一方在婚前获得某项财产如稿费,但并未实际取得,而是在婚后出版社才支付稿费,此时这笔稿费不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同理,如果在婚后出版社答应支付一笔稿费,但直到婚姻关系终止前也没有得到这笔稿费,那么这笔稿费也属于夫妻共同财产。

在这案件中,买房的行为是发生在胡凤还在世的时候,即发生在刘国强和胡凤的婚姻存续期间。房屋产权证上写的也是刘国强的名字。房产证是代表物权的有效凭证。按照民法和物权法的规定,不动产的所有人,必须是不动产权属证书上记载的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但是按照婚姻法的规定,夫妻在婚后所得的财产(包括动产和不动产),如无特别约定,属于夫妻共同财产,无论该财产被登记或被占有于夫或妻一人名下(共有人登记除外)。再依据房屋登记制度的规定,产权证是证明不动产权属的最重要的证明文件。持有与自己的姓名相同的房产证,就证明持证人是该房产的所有权人。房产合同上写的就是刘国强的名字,又是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那这个合同就应该属于夫妻的共同财产。

二、     无记名彩票的性质是怎么样的?

什么是彩票?依据财政部2002年《彩票发行与销售管理暂行规定》第2条,“彩票是国家为支持社会公益事业而特许专门机构垄断发行,供人们自愿选择和购买,并按照事前公布的规则取得中奖权利的有价凭证”。另依据《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与销售管理暂行办法》(民办发[1998]12号)第2条,“本办法所称福利彩票是指:为筹集社会福利事业发展资金发行的,印有号码、图形或文字,供人们自愿购买并按照特定规则取得中奖权利的凭证。 

从上我们可以得知,彩票是一种证券,证券不仅记载一定的权利,证券本身就代表一定的权利。这种权利存在于证券之上,在通常情况下,权利与证券结合在一起,权利不能离开证券而存在。彩票作为一种特殊的凭证,在中奖场合,中奖人行使请求支付奖金或交付奖品的权利,必须持有效的中奖彩票,权利与彩票密不可分,因而,彩票属于一种证券,是一种无记名证券。无记名证券,指持有人可以请求其依所记载的内容为给付的证券。彩票由国家特许的机构发行,直接上市销售,面向不特定的社会大众,供人们自愿购买,《彩票发行与销售管理暂行规定》第6条和《中国福利彩票发行与销售管理暂行办法》第4条均明定,福利彩票不记名。

那对无记名彩票的法律规定又有哪些呢?对于无记名彩票的兑现只需要持有人拿着有效证件,谁拿有效证件兑奖的,那这所有权就是谁的。还有彩票兑奖的程序谁持有奖券谁就可以兑奖。

本案中刘伟是知道兑奖得程序的,在明知的情况下还是让其父亲去领奖。刘国强拿着自己的有效证件去兑奖,那彩票的所有权人就是刘国强。我国《民法通则》规定财产所有权是指所有人依法对自己的财产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和处分的权利。那兑奖的80万就是刘国强的财产。他就有权决定80万的用途。

三、     刘国强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代理行为,有法律依据吗?

刘国强认为买彩票中奖的是儿子刘伟,自己只是帮儿子去领奖,是一种代理行为,儿子出钱买得东西怎么会成自己的呢?

那代理是什么呢?代理是指代理人以被代理人(又称本人)的名义,在代理权限内与第三人(又称相对人)为法律行为,其法律后果直接由被代理人承受的民事法律制度。其法律特征(1)能引起民事法律后果的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所进行的代理活动,是能够产生某种民事法律后果的行为。凡不能产生法律后果,只是受人委托而进行的某种具体事务方面的工作,不属于民事法律上的代理。依照法律规定或者按照双方当事人约定,必须由本人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不得代理。(2)代理人一般以被代理人名义从事代理行为。因为代理人的使命是代替被代理人进行法律行为,而行为是根据被代理人的授权,体现被代理人的意志和利益来进行的,因此必须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进行。如果用他自己的名义从事活动,就不是代理,而是行纪活动。(3)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独立为意思表示。代理人在与第三人进行民事法律行为时的意思表示,在被代理人授予他以权限范围内可以表现他自己的意志。代理人以被代理人的名义进行活动,总的来说,当然要反映被代理人的意志。这个意志就是指授权内容。但是代理人的行为既然是他自己的行为,也就是他要独立地作意思表示,他在进行法律行为时的每一言行并不都是被代理人说过的。代理人以自己的意志去积极地为被代理人的利益而进行各项民事活动。(4)代理人法律后果直接及于被代理人。因为代理的目的在于被代理人通过代理人的活动来实现自己的民事权利和履行自己的民事义务,因而代理活动所产生的一切法律后果都应由被代理人承担。这种后果除了对被代理人有利的法律后果以外,还包括由于代理人因疏忽大意等其他过错所造成的不利后果。只要代理人根据代理权进行了正常的代理活动,无论法律后果对被代理人是否有利,被代理人都要承担。如果代理人在授权范围以外进行了代理活动,除非被代理人事后认可,否则被代理人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本案中刘伟并没有授权刘国强以他的名义与相对人发生法律行为。前提也没有,就不可能是代理行为。刘伟是在明知怎么样的兑奖程序的时候还将彩票给了他父亲,已经不是刘国强说的代理行为了,而是转让行为了。无记名票据的转让,其方式依一般无记名有价证券转让的规则,只要持有人将票据交付给受付人后,该行为即发生法律效力,受让人即成为合法的股份持有人。代理行为和转让行为产生的法律后果是大不相同的。转让是讲自己拥有的所有权和持有权移交给被转让人,则产生的法律后果是由被转让人承担的。那刘国强去兑奖后所得的80万就属于刘国强所有。

四、     胡凤的父母有没有权利主张20万的权利?

基于上述的理由人民法院认定写在刘国强名下的奖券和登记在刘国强名下的房屋购买合同,都视为夫妻的共同财产。现在胡凤不在了,胡凤也没有立遗嘱,那就按照继承的法律规定进行财产分割,享有继承权的人继承相应的财产。胡凤的父母认为房子是胡凤的财产的理由在房产证上写的也是刘国强的名字,房子是在胡凤和刘国强婚姻存续期间买的,他们依据的理由是有法律依据的。

夫妻对共同财产享有平等的所有权,双方享有同等的权利,承担同等的义务。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特别是夫妻一方对共同财产的处分,除另有约定外,应当取得对方的同意。夫妻一方死亡,如果分割遗产,应当先将夫妻共同财产的一半分归另一方所有,其余的财产为死者遗产,按照继承法处理。现在一方(胡凤)死亡,就应该先进行财产的分割。属于胡凤的那一部分即40万是遗产,就应该由法定继承人继承。

何为法定继承呢?法定继承,是指被继承人死亡时没有留下遗嘱,其个人合法遗产的继承由法律规定的继承人范围、顺序和分配原则进行遗产继承的一种法律活动。法定继承有一个继承范围和顺序。法定继承是以继承人与被继承人之间的姻亲、血缘(含拟制)等一定的人身关系为前提,《继承法》第十条明确规定法定继承人为“配偶、子女、父母为第一顺序继承人;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为第二顺序继承人;丧偶的儿媳对公婆、丧偶的女婿对岳父、岳母尽了法定赡养义务的,作为第一顺序继承人,除此之外,还有孙子女、外孙子女、出生时是活体的遗腹子等。”首先考虑的是第一法定继承人,那就是刘国强,刘伟和胡凤的父母。

适用法定继承的情况包括:没有遗赠扶养协议,又没有合法遗嘱的情况下;遗嘱的继承人、受赠人先于遗嘱人死亡,遗嘱失去效力的情况下;遗嘱的继承人表示放弃继承的情况下;遗嘱继承人丧失继承权的情况下;遗嘱的受赠人表示放弃赠与的情况下;遗嘱的受赠人丧失受赠权的情况下;遗嘱不合法或因故而全部有效的情况下;遗嘱部分无效情况下无效部分的遗产;未涉及遗产处理的遗嘱,继承人对遗产的处理;遗嘱指定的继承人或受赠人不履行遗嘱中的合法义务,被人民法院决定取消继承或受赠权的情况下。遗嘱中为胎儿保留的特定遗产份额,出生时是死胎,其为胎儿保留的份额适用法定继承。

本案中涉及到的就是第一种情况,即没有遗赠扶养协议,又没有合法遗嘱的情况。胡凤在过世前没有立遗嘱,那对于胡凤的财产就依照法定继承的顺序进行均等分配。胡凤的法定继承人有丈夫刘国强,儿子刘伟,以及她的父母四个人,将40万进行均等分配。每人10万,胡凤的父母主张20万就是合理合法的。

五、     我们从中得到的想法和启示?

案件最后是以胡凤父母的胜利而结束的。在这案件中,让我们开始关注彩票的法律地位,以及因为彩票引出来的一系列其他的法律问题。

彩票属于无记名的有价证券,有纸型的彩票既表彰一定的权利,也具有“物”的属性,又可以作为一种合同凭证。彩票在开奖之前,属于债权的期待权,开奖后中奖的彩票,其债权期待权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债权。如果购买人在开奖前死亡,我们是不能确定他是否能中奖,只能是一种期待的利益,此时是不具有价值的,这彩票也就不是遗产,把这张彩票转给别人,那么谁持有这张彩票谁去兑奖,谁就是所有权人。另外,如果胡凤是在彩票兑奖以前就死亡的,那80万的奖金就属于刘国强一个人的,不是在婚姻的存续期间内获得的,就不是夫妻的共同财产。也就不可能成为遗产,胡凤的父母也就没有法律依据要求分奖金。

通过这个案子留给我们的思考是什么?我国的继承立法充分的保护公民私有财产的继承权。它的立法依据从法律的层面来说是源于《宪法》的规定,《宪法》是我们国家的根本大法,它明确规定要保护公民的私有财产继承权,它为继承法律制度的创设、实施提供了根本的法律依据。公民个人的生活,他的家庭的消费,依然还是与个人财产直接相关,还需要以个人财产作为保证。家庭的功能已在一定意义上,需要将家庭成员的死亡者的财产,主要地用于家庭的生活,从这个意义上说,社会的经济制度、家庭的维护,都需要确立保护公民个人财产所有权这样一个和继承权的原则。那么现行的法律为了贯穿这样一个原则,在遗产的范围、在遗产的取得方式、以及继承权的保护方面,都做了相当全面的规定。

我国目前彩票的市场越来越繁荣,但是对彩票的法律规定还不是很完善,因为目前彩票规范中没有一个是法律,导致规范效力等级过低,对很多彩票违规、违法甚至犯罪行为无能为力,通过司法解释而擅自规制也很不规范。为了更好的保障公民的合法权利,彩票的立法已经迫在眉睫。具体而言,彩票法应当明确规定法律原则上只支持、鼓励和保护具有社会公益性的“公彩”,对以中饱私囊为目的的营利性的“私彩”应当予以禁止和取缔。彩票法应当对彩票发行的主体、彩票市场的管理、资金的分配及使用、彩民的权利及义务等作出明确界定;为避免彩票对未成年人成长产生的负面效应,彩票法还应规定彩票原则上不应向14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出售。此外,为确保彩票市场的公正性和安全性,有必要将彩票的开奖列为法定公证的内容,亦即任何彩票的开奖均需经法定的公证程序认可方为合法有效,未经公证的彩票开奖结果一律视为无效。规范彩票市场秩序和严厉打击非法私彩活动应当是当前整治市场经济秩序的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政府要像对股市监管一样重视加强对彩票市场的监管力度。

参考文献:

[1] 郑绪华 《论不动产的夫妻共同财产属性》 律法网2006.3.10

[2] 马忆南《婚姻家庭法(案例分析应试指导--法律专业)》 人民法院出版社 2000.31-36

[3] 《婚姻法》第16-19条,《继承法》第10条

[4] 许莉 《婚姻家庭继承法学(高等学校法学系列教材)》 北京大学出版社 2006.

[5] 刘武俊 《为彩票立法制止彩票舞弊》 新京报 2004.5.1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