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ddicted0010
addicted0010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6,937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1.09.10 东莞之行

(2011-09-17 18:46:48)
标签:

东莞

可园

常平

旅游

回国后的第一次远行(其实也没多远),选择了临近的东莞。 早上醒来立刻联系了老同学,动身出发。
吃过早餐坐地铁赶到罗湖站,进站乘车的旅客排成了几十米的长蛇阵,场面壮观。进站,买票,候车,上车,整整花了一个小时。想想一个月前去京都时乘车的便利和高效,也只能叹气了。一等座的和谐号,深圳到东莞五十块,感觉相比一年前去广州时,似乎环境没之前好了,也许还是归国后遗症在作怪吧。
2011.09.10 <wbr>东莞之行

短短几十分钟后,到站,下车,出站。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这就是传说中的东莞么?四周似乎比较荒凉,更没有人潮涌动,不时往来的摩的与自己心中的印象相去甚远。发现对面熟悉的大家乐,肚子也在叫了,索性边吃午饭边查查位置,看看下午的路线。不查不知道,原来东莞火车站距离市区要一个半小时车程!爹被坑了!难道这是按飞机场的标准造的?速度短信问了同学,原来这里是常平镇,东莞站确实就是这里。正确的来莞方式应该是汽车,我靠!当年那么多人在骂东莞市长脑残,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来到隔壁的常平汽车站,直奔刚查好的L3路。车窗就像荧幕,窗外的一切似乎是一部浩劫余生的灾难片:遍地的垃圾随风乱舞,污渍的街道和墙壁炙烤在太阳之下,穿拖鞋的摩的司机用狼一样的眼神打量着过往的行人,无所事事的年轻人四处游荡。高处能看到的牌坊,无外乎网吧,沐足,住宿,可见这里的生活目的是多么的原始。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时经过的豪车,路旁气派的星级酒店,环抱在四周的破败之间,就像被扔在垃圾场里一样。让人窒息的破败与萧索,一刻都不想多留,只期望司机早点开车。

售票员似乎昨晚打麻将输得惨,无论买票问询,都是怨魂附体一样怒气冲冲。话说车开了没多久,突然一个黄毛纹身小青年喊停车,手机丢了。鉴于从起车到现在一直没人下车,这就是传说中的密室盗窃事件。凶手就在车上!谁都不许走!可惜这小伙没有柯南的脑袋,唯一的行动是在干着急许久后听从司机的建议报警。在彻底翻查了车上每个角落后,突然司机从后方的行李架上发现了传说中的手机,还是个山寨机。小青年不说话了,继续开车。从我的观察来看,嫌疑最大的应该是售票员。就这样,停车了半小时后,再次出发。

路两旁的店,是一家挨一家的织机店,配件店,工厂,宿舍。如果是五年前的此时此地,应该是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吧。戴上耳机,昏昏欲睡。渐渐地,有了高楼,路边有了花坛。这是东莞东城区。

公交到达可园,张敬轩的别墅。清代风格的砖瓦建筑,配合着各处的草木虫鱼,与东莞这座城市对比,显得格格不入。可园的面积并不算大,但主人将几十年的心血凝聚在这片不大的土地上,亭台水榭,草木虫鱼,让人感到似乎总有尚未领略的风景。清代风格给我的主要感受,是"窄"。房间远不像大宅门里的大院,卧室里只有衣柜和木床,会客厅和茶房也是平平。楼间的过道与楼梯,多数只能容一个人通过。砖瓦的墙壁和屋顶,木结构的门窗,虽然没有空调,但也不会特别燥热。在最高处吹着微风,感觉清朝的生活也算惬意吧。
2011.09.10 <wbr>东莞之行


出了可园,去市区转转。远远地看到熟悉的海雅,奔着空调就大步冲了进去。这里位置很好,似乎是东莞的购物中心区。价格与南山的差不多。没什么特点,出门就是电脑城。也许是上了年纪,也许是该有的都到手了,在里面已经找不到年少时对电脑城的那种说不出的情愫。刚出门,天有不测暴雨倾盆而下,不得已退避到KFC。想着晚上的大餐,强忍着口水,等待雨停。可惜天公不作美,时间又快到了,只得撑伞冲入雨中。

傍晚时分终于见到了相别四年的老同学。当年是我蛮崇拜的姐姐,同系同学,日语双学位同学。始终给人以沉着,可靠,又不失可爱的姐姐形象。四年中经历了感情的波折,现在终于找到了归宿,再过两周就要领证了。一眼就认出了她,还是依旧迷人的样子,区别是脸上多了些沧桑,眼中多了些坚定与幸福。毕业后就到了韩企,现在日语完全还给老师,反倒韩语说的呱呱叫了。聊了四年的经历,几年前的韩国三月行,比起我的三月日本行要轻松多了,听得我好是羡慕。到同学家里做客,一个月七八百块的两室一厅不禁让我口水直流。周围都是工厂,因此环境并不很好,而且治安感觉也成问题。很佩服一个女孩子自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这么久。

晚上住的是附近的小旅馆,标间六十块一晚,这是我住过的最便宜的地方。但六十块在这里也算是高档的,更多的是二三十块的,充分满足附近打工的弟弟妹妹们的需求。夜深人不静,大排档里觥筹交错,小店里灯火通明,路上一群群的打工仔来回游荡。送她回去的路上,看着周围的一切,这是她的世界。看着她的背影,快乐并努力着。

第二天,伴着初升的太阳,踏上了回程路。东莞东站的嘈杂,让我既想睡又不想睡。发车的时候,中间过道上都挤满了人。坏掉的座椅,席地而坐的打工仔,汽车喇叭里唱出八十年代的香港老歌,我闭上了眼睛。

终点是深圳南头检查站。下车看着人群的走向,许久才反应过来,这原来是传说中的"过关"?虽然早就知道深圳已经撤关了,但现实似乎在与我开玩笑。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忽略空的通道而集中到一条通道上排队,不知道为什么关卡会坐着工作人员。总之我直奔空的通道,拿着身份证,工作人员看过后就放行了。出了检查站大楼,似乎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原来,这里才是我熟悉的深圳。原来,深圳也有两面。

东莞之行让我深思,虽然在日本有勇气北海道自由行,但在中国,到底是否具备基本的生存能力呢?中国太大了,中国里有无数个世界,而我,始终生活在其中的一部分里,从来没有超出过这个范围。一路上体会到的绝望要远大于希望,中国确实是任重道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