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地光明不染尘_376
心地光明不染尘_376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11
  • 关注人气:1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知青岁月:“周木匠”与“周神仙”

(2007-12-06 09:51:01)
标签:

生活记录

分类: 知青岁月

知青岁月:“周木匠”与“周神仙”

 

“周木匠”和“周神仙”

 

    1975年夏季,知青点来了第二批下放知青,其中有两个人很快被大家起了绰号,一个叫“周木匠”,一个叫“周神仙”。

 

    周木匠属中等个头,一张国字脸,五官棱角分明,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他在下乡当知青前曾学过木匠活,木工、电工、机械活他都略知一二,动手能力强,在知青点算得上是个能工巧匠。他做事心细、成熟稳重,不论是队里出工还是个人请他做点私活,他都是来者不拒,热心帮忙,被大家尊称为“周木匠”。

 

    周神仙长得很秀气,肤色白晰,圆圆的脸,脸腮两边总是红扑扑的。尤其他说话腼腆,细声细气的像个妹子。在知青点高谈阔论或谈笑风生的场合中,我从未见他高声谈笑,也不见他与人争执,总是安静地待在一旁,不掺合也不发表评论。也许正是他的这种凡事与己无关与世不争的性格,让人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周神仙”。

 

    他们俩的绰号,时间长了被大家叫惯以后,俩人的真名实姓倒没人叫了。

 

    这两个人性情并不相同,但没有妨碍他们成为好朋友。他俩同住一个寝室,周木匠比周神仙年龄稍长,故像兄长般的护着周神仙。而周神仙也经常尾随着周木匠一起搭帮干活,像小弟一般很听周木匠的话,只有在周木匠面前,周神仙的话语才略多一些,他俩在一起可说是“刚柔相济”。

 

    在知青点,我一直就像一个外来户,也许是我从小在广州长大,生长环境的不同,我和这群本地长大的长沙人缺乏沟通。起初,我不会讲长沙话,他们用长沙方言开玩笑或讲俏皮话我既听不懂也笑不起来。我的个性太强,在群体中不爱扎堆,也不随大流,喜欢我行我素,所以,在知青点我的朋友并不多。但周木匠和周神仙却是我在知青点相处较好的一对朋友。

 

    我认识周木匠纯属偶然。

 

    那是新知青刚来没多久的一天,我们已收工吃完晚饭歇息了。突然,新来的女知青郭金华说:“太阳都落山了,今天去公社挑米的男知青到现在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什么事,我们要不要去接一下啊?”听她这么一说,我也着急了,二话没说,跟着她一起赶往去公社的路上,看能不能接上挑米的知青。

 

    我们走了约一里多路,果然看到了远处有两个挑米的知青正晃晃悠悠的走着,他们的后面还有两个知青正坐在扁担上歇息。我对郭金华说:“你接前面这对,我去帮助后面那两个人。”还未等我走近,我就听到一个知青对另一个知青说:“快起来走吧,让妹子来接,太不像话了”。说着他赶紧挑起两个箩筐。我迎着他们说:“我是来接你们的,把担子给我挑吧。”可这个知青边摆手边疾步快走,满脸通红的对我说“不用不用,我挑得动”。我只好和另一个知青跟在后面走。在与这个知青聊的过程中,我才知道他叫李曙初,前面挑担子走的叫周靳怀(也就是后来被大家尊称的“周木匠”)。他俩最终也没让我帮忙接过担子挑,坚持俩人自己将担子挑回了知青点。

 

    新知青来后,知青点的开销大了,为了搞活副业,多赚些额外收入,在省计委的支持下,给知青点办了一个钉子加工厂。知青们分成了三个劳动小组:一个是农业组,专门下地干农活;一个是种菜组,负责种好知青点的菜地;一个是工业组,负责完成钉子加工厂的生产任务。

 

    周木匠和周神仙都分在了工业组,而我分在了农业组。农业组的人每天除了干农活,还有一个任务是轮流值日喂鸡。知青点养了一群来杭鸡,个头大,很凶猛,鸡与鸡经常跳着斗,还会啄人。每次轮到我去喂鸡我都心惊胆战,经常是把鸡食盆丢到鸡圈里就吓得赶紧跑开。可有时要去捡蛋,不得不挨近鸡窝去摸。有一次,周木匠看到我的狼狈相,和周神仙一起走过来对我说:“我们陪你去喂吧。”到了鸡圈后,周木匠叫周神仙帮我把鸡食盆端进去,再去鸡窝摸摸有没有下鸡蛋。做完这一切后,周木匠对我说:“以后轮到你喂鸡,你就喊我们来帮你。”从此以后,只要轮到我去喂鸡,周木匠和周神仙都会跟我一起去,我们把它当作是晚饭后散步的活动一样,我已经忘记了喂鸡的恐惧,三个人在一起有说有笑还挺开心的。

 

    采茶是农业组的一项劳动。我们不仅要上山采摘茶叶,还要收购农民采摘的茶叶,一起进行加工制成红茶,送到公社供销社去卖,换取一些副业收入。那一年的茶叶加工成红茶后,足足装了有两大麻袋,队长让我和周木匠将茶叶送到供销社去卖。周木匠找农民借了一部驾子车装茶叶,这种车是木制的,前面一个小轮,后面一个大轮,人要两手托着车柄把握平衡往前推着走,还要将一根绳子搭在肩膀上受力,车一推起来走就“吱吱吱”的叫,所以我们也叫它“鸡公车”。别看这个车不大,但推起来还是要有一点技巧,否则会推得东倒西歪。两麻袋茶叶并不重,但很占地方,我们装好车后,周木匠负责推车,我赶紧主动将车前面的一根绳子套在自己的肩膀上拉车,这样推车的人会省力很多。周木匠看到后就放下车子走进了大队部,不一会儿,罗弟跟在他的身后走来。周木匠对我说:“罗弟和我们一起去,让他来拉车吧。”就这样,周木匠推着车,罗弟在前面拉着车,我挎着个包,三个人一起有说有笑地走着,不到十里的路程,不觉得累就到了,我们卖完茶叶后,高高兴兴地返回了知青点。

 

    知青多了以后,人员住房挤了,原先省计委送的家具也不够用了,周木匠便利用边角余料做成三角架放在宿舍里放东西,既方便又不占地方。有的知青看到了,纷纷要求周木匠帮忙做一个,那一阵搞得他忙不过来,催得他团团转。我也想请他帮我做一个,但并没有催他,可他很快就做好了一个三角架给我,让我很感激。

 

    知青点有一段时间在打地桩,知青夜晚都要轮流值班守工具。有一天,轮到我和周木匠、李曙初一起值晚班,晚上要巡逻时,李曙初却睡着不肯去巡逻。我对周木匠说:“我们一男一女去巡逻怕别人讲闲话。”周木匠说:“怕什么,心中无冷病,大胆吃西瓜。”我们头顶繁星,在空旷的山丘、田间巡逻,边走边聊。这种开心的交往,让我在贫乏的农村生活中尝到了苦中有乐。

 

    1976年底,我招工进城离开了知青点。从办招工手续至报到参加工作,我再未回过知青点。临近春节时,我收到了知青点捎来的100多斤大米。听别的知青告诉我,这些都是你一年劳动挣的工分折算后分配给你的口粮,是周木匠和周神仙帮你在生产队领了后又冒着雨送上车给你捎回来的。

 

    我参加工作一个月后,有一天,周神仙到我单位来看我,他带来了周木匠送给我的一个笔记本,我也买了两支钢笔送给他俩。可话没多说,周神仙就走了。没想到,此次一别,这两位朋友就在我的视线中消失了。

 

    知青生活只是我走入社会的一个起点,我义无反顾的离开了那里,迈入到了新的工作天地,多姿多彩的新生活,让知青点的人和事逐渐淡出了我的脑海。

 

    人们常说“世界并不大”。知青岁月已经过去30多年了,可无论我地处湖南还是身在广东,至今我与周木匠和周神仙再没有碰过面,也没有他们的一丁点儿消息,他们现在身处何方?工作、生活得好吗?作为曾同甘共苦的朋友,他们的一切让我思念。

 

    我很怀念与他们在农村一起度过的那段蹉跎岁月,在知青点贫乏、困苦的日子里,他们给予我的友谊和帮助令我终生难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打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打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