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云游归来。游记:梦在彩云南之一。

(2009-05-30 18:08:37)
标签:

杂谈

,云游归来。游记:梦在彩云南之一。

 

 

        

呆呆地坐着,呆呆地望着,呆呆地想着。在下午六点的阳光和流水中,

束河,这呆,或许就是我这一辈子永不再说出的对你的爱。

 

 

                 束河:下午六点的时光和流水

                   ——《梦在彩云南》之一

                                  姜 

 

 

来丽江之前就曾听说,“不到束河一定算不上体会了丽江的那种安静。”距丽江仅仅7公里的束河古镇真是难得的清净之地。依着半山坡的束河古镇,这里虽然和大研古镇(丽江的古称)一样,也有石板路,但束河的道路明显比丽江更悠长。小小边镇,虽然也有商铺林立、门市错落,但顺山顺水的束河,街道明显比丽江要宽阔清静许多。

到丽江的第四天下午,“香格里拉——蓝月山谷”的两日游程甫一结束,看看天色还早,我们就让司机拉着直接来到了束河。在来丽江之前,我曾经解了一些有关束河的背景。在众多而芜杂的有关束河的文字中,大家大抵也都写到过了距丽江7公里以外的这个小镇的古旧和宁静,但我相信,旅游的感受往往更应该逐异而非趋同,应该更具个人化,尤其对于我这样一个文字的独行客,别人笔下的文字似乎不会太能够左右我的心情。但我的这点粗浅的看法最终因为束河而改变——当我带着一身的疲惫走来,走近这被称做束河的小镇,我真是一看就喜欢上了它。

和丽江一样,束河古镇有许多的客栈和茶吧酒吧,我们在半山坡上选择一家叫做“丽水清境”的客栈住下,很快,我们就来到小镇中心,坐在了“川人吧”咖啡厅门前静静的木质摇椅上。下午6点的阳光静静地照着,头顶着天空的深蓝,耳边是年轻女歌手颤若海豚的歌唱。怀着一种宁静,一种风吹雨袭的温柔,距丽江7公里外的安静的束河,哗哗的流水从一个叫做九鼎龙潭的地方出发,带着小巷,木楼,错落的店铺,酒吧,婀娜的少女,还有身背竹篓的纳西女人弯腰的曲线和满头的银饰,一路来到了山脚,停在我们的面前,停在了一个也同样叫做四方街的地方。我的云南之行,几乎每个到过的城镇都有四方街,藏、彝、纳、白,天圆地方,作为一种象征和标志,那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近20个民族的人们千万年来,对于时间的记忆和天空的追问。

束河古镇的四方街被流水包围着,四周挤满了一家靠着一家的酒吧。这些酒吧无一例外地都比丽江的那些酒吧要安静。在束河古镇清澈透明的流水声中,遥想不远处当年的茶马古道上马帮悠远的铃声,我们的鼻孔里弥漫的是山间草木的清香味道。束河曾经是南高原茶马古道的重镇。乡人徐霞客在《霞客游记》就曾经记载:“过枯涧石桥,西瞻中海,柳暗波晕,有大聚莅临其上,是为十和院”。而此“十和”,即为今之束河的古称。追古究今,相比起丽江,束河的历史要比丽江老县城所在的大研古镇悠久许多,阳光似乎也要通透许多,但真地不知道何年何月,束合古镇失去了昔日之荣光,更不可理喻的是,如此安静的束河古镇,她的名头最终何以又让彼时并不出名的“大研”(丽江)给占了上风呢?

阳光流水倒映草绿天青,抬头俯仰之间,头顶上真就象安着一个大大的花篮。走遍束河古镇,发现那脉脉不断的流水基本源于一处:“九鼎龙潭”。途穷路末,其实“九鼎龙潭”最终也就是面向5600米的玉龙雪山的一座山脚下的幽幽深潭而已。只是依山傍水的地势,使得“九鼎龙潭”的潭水比丽江古城的流水更加清澈,阳光也更加明亮。初来丽江,不少人都说丽江的山好人美,可是当你再一次来到离丽江仅仅7公里的束河,在下午六点的阳光和流水中,向着玉龙雪山的方向,面对着日夜不息的溪流,轻轻弯下腰去,掬上一捧干净的流水,在透彻无暇的阳光之下,你就会觉得丽江的阳光真地就是你所能见到的“一米阳光”,而流水似乎也只能浆洗破损的衣裳,而束河,束河的流水却能够缝补洗涤你的心灵。

束河古镇美女多。在束河,在下午六点的阳光流水中,我拍了一张又一张美女的照片。走在蜿蜒的山道上,那些踮着脚尖、拎着长裙拍婚纱的幸福天使姑且不说,就是那一个个游客,大抵也都是美女了,而且我发现,来束河的美女们的眼睛也明显比丽江古城的那些女孩儿的眼睛更干净,绝少那种城市风尘和扑朔迷离。束河美女,那可都是真正的美女!用一句时髦的话,叫:“绿色,无污染,无公害”,就象山脚下水潭边的篱笆上吊着的那些番茄、黄瓜或者芸豆。如果愿意,你就随便地看,随便地拿,随便地吃。这既干干净净地洗了眼睛又彻彻底底地清了心境的束河的阳光流水,哈哈,渺茫世界,谁愿意将那一团风尘随时带在身上。

阳光柔软,汀蓝流水的古老风车翻开过往的岁月,也照着坐在束河古镇一隅的我,照着与一杯红酒交替的一支细长的铅笔。下午六点,在束河古镇那一家家酒吧,那些临水而设、铺着台布的每一张桌子上几乎都有一支铅笔和一本漂亮的笔记本,心怀爱怜的旅人就用这样的一支支铅笔,留下了自己面对古老束河的流水和阳光时的心情。 

 

原来流水是可以这么浅的

原来远山是可以这般深的

原来小路能够这样的柔软

 

比轻摇的浅草再柔软一些

比下午六点的时光再柔软一些

比山涧脉脉的流水,再,柔软一些

 

而再软一些,就是时间的错落

就是让人生,安静地坐在一个

叫做束河的地方,发一会儿呆

                      ——《在束河古镇的阳光流水中发呆》片段

 

这是我面对着束河古镇的时光和流水随手写下的一些零碎的词句。在下午六点的时光和流水中,让自己坐在一个叫束河的地方,半痴不痴地发一通呆。呆,呆坐着,呆望着,呆想着,让弯弯的石板小路见证一个叫做束河的千年古镇的久远与永恒,也见证可能出现的爱情的小小的可能的错失,而我,从远方的海边来到古老高原的丽江,束河,天涯独旅,心向四方,你让我不得不惊叹的是,时光,它本来就应该是此刻、是我所面对的这种样子。

 

                                                                                                    2009年5月29日下午,丽江至南京飞机上

 

 

 

 

云游归来。游记:梦在彩云南之一。

 

古老的束河,如此清澈的山涧溪水到处可见。

 

云游归来。游记:梦在彩云南之一。

 

客栈门前皆清溪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