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振村
李振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75,748
  • 关注人气:3,64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修炼体态语言,提升教育影响力

(2011-09-16 10:15:01)
标签:

转载

分类: 村长文摘
感谢陈大伟教授对拙作的评价!

修炼体态语言,提升教育影响力

——《教师的体态语言》读后

陈大伟

在上海,听陈金铭老师说起过“村长”李振村先生,在“村长”博客上读到过他的很多文字,其热情和才气都让人佩服。这次,吴法源君赠“源创图书”的《学生第一》《教师的体态语言》两书,《学生第一》是李希贵校长的,《教师的体态语言》就是“村长”的。

先读的《教师的体态语言》,说说读书时的想法。

我自己认为教师是很应该关注体态语言的。曾经读到这样一个观点:“美国心理学家艾帕尔.梅拉比在一系列实验研究的基础上,在1968年提出一个公式:交流的总效果=7%的文字+38%的音调+55%的面部表情。”[1] 尽管我对公式有一些不理解,比如,“面部表情”是不是改为“感情”更好?不同年段的人对“文字”、“音调”、“面部表情”的要求和感受会不会不一样?百分比是不是该不同?但“在一系列实验研究的基础上”的说法总应该有合理性的依据,在这里,“面部表情”就是一种重要的体态语言,和学生沟通交流,我们不能丢了这个西瓜”。

就我自己,在“听课”与“观课”的比较中,我更倾向于“观课”,也就因为“听”字本身针对的是有声语言,“观”字不仅指向有声的语言,也指向无声的体态语言。我们需要“观”,是因为“在连接两只眼睛的直线上,目光承载着自己的个人人格,自己的心情,自己对对方怀有的冲动” [2] ,如何“观”呢?宋代哲学家邵雍在《观物篇》中说:“夫所以谓之观物者,非以目观之也;非观之以目,而观之以心也;非观之以心,而观之以理也。”以目观物,见物之形;以心观物,见物之情;以理观物,见物之性。

这一次,在《教师的体态语言》中的“引语”中读到了这样的两个故事:

20009月的某个周末,19岁的美国青年凯文·海因斯写了一份遗书,随后乘公共汽车前往旧金山的金门大桥。

他在遗书中写道,如果路上有人对他微笑,他就不去自杀。

“我对着自己轻声呼喊,等等吧……也许天使会从天而降,然后微笑着拍拍我的肩膀问:‘嗨,你没事吧?’”

但是,一路走来,匆匆的行人没有谁注意他,他看到的是一张张漠然的面孔。

他彻底绝望,纵身一跃,跳下了大桥。(所幸及时获救,海因斯没有丧命)

在澳大利亚,则流传着一个与此相反的故事。

悉尼港东部,有一处伸入海中的陡峭悬崖。此悬崖地处偏僻、形势险峻,时常有人在这里跳海自杀,故被人们称为“自杀崖”。

在“自杀崖”附近,住着一位名叫唐·里奇的老人,几十年来不断把一些自杀者从死亡的悬崖前召唤回来。

唐·里奇老人究竟凭借什么力量让自杀者取消了疯狂的念头?

他的力量就来自海因斯最渴望的东西——微笑。

每当他在自己家窗口发现有人企图跳崖时,他就会悄悄走过去,轻声问候:“你为什么不过来喝杯茶呢?”

站在悬崖边徘徊的人回过头来,看到的是一张微笑的面孔,那慈祥、真诚、柔和、温暖的笑容,常常让对方自杀的念头迅速崩溃和瓦解。此时,他会再次发出邀请:“到我家里喝杯茶吧,我们可以好好聊聊啊!……”

就这样,唐·里奇凭借真诚的微笑,在五十多年时间里,挽救了一百六十多条生命 

这是微笑这种体态语言的的影响力。前几天我给新同学讲话,我说“教育就是一个以影响和改变人为主要任务的工作和专业”,要提高自己的教育影响力,你不能不学习微笑,不能不研究和修炼自己的体态语言。

对于体态语言,我自己研究过“教学空间管理的问题”;在课堂上组织学生进行过微笑练习;也提出过多用“拇指教育”,少用“食指教育”;我自己的讲课也自由地舒展自己的体态张扬自己的感情,82号,我参加在成都一个地理教师的民间聚会,来自上海的周光明老师在博客上有这样的总结和提问:“陈大伟教授的简短发言很精彩,手势语言极为丰富。陈大伟教授的精彩是怎样炼成的?”[3] (附图)。但总体来说,我对于体态语言是没有系统梳理过的。这一次,李振村先生在原有的《教师体态语言艺术》基础上,梳理出“教师符号性体态语言”、“教师说明性体态语言”、“教师表露性体态语言”、“教师调节性体态语言”、“教师适应性体态语言”、“教师的空间语言”、“教师副体态语言”等类型,提高了体态语言研究的理性程度和系统性,可以使修炼体态语言更有全面性、针对性和指向性。

估计体态语言研究的单篇文章我是可以写写的,但要做一本著作,我是做不来的,因为研究体态语言你不能没有图片和照片,要把这每一种体态语言都用照片来说明,就我来说是难上加难了,这很容易使我采取放弃的策略。李振村先生做到了。书后“小启”还有“图片获得授权”的说明,这就更为难得了。略显不足的是,图片中小学语文教师多,其他学科教师少,我当时想,或许我还可以提供一两张上数学课的图片。哈哈!

读着《教师的体态语言》,我还想到了这样的问题:一方面是教师要修炼自己的体态语言,提高自己的教学影响力;另一方面又要读懂学生的体态语言,有没有学生在课堂上的体态语解读的著作呢?或许,扎根课堂的李振村先生,或者其他朋友还可以就此研究和贡献。

最后,转一首威·休·奥登的诗:“离我鼻子约30英寸的周围,是我的身体的边境,其间的所有新鲜空气,都是私有领地。 如果你是陌生人,而非与我共处一室, 在我向你招手表示友善之前,请不要做出超越这个界限的粗鲁动作:我没有枪但是会吐唾沫。”[4] 该检查一下自己的体态了。

写于201194日星期日

[转载]修炼体态语言,提升教育影响力
                            (图片来自“长江口口”周光明老师博客)

 



[1] 陈永明现代教师论[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9260

[2] 林荣远.社会是如何可能的——齐美尔社会文选[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90

[3] 来源于星韵地理网,http://www.xingyun.org.cn/article-285.html

[4] 郑文.当我们身体遭遇距离[J].世界文化,20083):50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