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国鹏
刘国鹏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8,000
  • 关注人气: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大麻与意大利

(2010-08-14 12:19:28)
标签:

地中海的婚房

旅游

布加迪

意大利

    小说家赵彦写给《地中海婚房》的书评:

    

大麻与意大利



大麻与意大利

 

    有生之年,我给自己最奢侈的两个期许,一是大麻,二是周游世界。等一等,您一定还没听明白,这是我在未来确知自己得绝症之后最想做的两件事,而不是现在,前者是波澜壮阔的神游和多巴胺风暴,目的就是为了给一直守规矩的大脑松松绑;后者,不说你也知道。

  为了日后能去意大利,2010年8月,我预习了刘国鹏这本刚刚出炉的《地中海的婚床》,书名和作者本人一样,浑身上下笼罩着修辞。说一个男人充满修辞的意思是,米兰有多时尚,作者就有多时尚;卡尔维诺说米兰还是欢愉的,外向的,这两点也适用于作者本人。至于婚床是什么意思,据说婚床就是爱恋,数年前米兰圣心天主教大学攻的在读博士生,一与意国相遇就“高潮”了。

  俏皮话说多了碜牙。提到意大利,其实我的情绪多半是悒郁的,因为有一种阅读经验告诉我,这个国家观念淡漠的国度自有一种气质:闲散、混乱、模糊、中性,不似美国透明、简单扼要;也不似法国浓浊、深藏不露,这种印象几乎完全建立在对安东尼奥尼电影的理解上。对卡尔维诺和布扎迪的阅读要早一些,但这两位意裔作家笔下的意之大利并不是一个有纬度和经度的地方,试问世界上有一个可以分成两个半人的人种吗?靼鞑人真的在沙漠里瞄准过一个都是由失望人士组成和看守的城堡吗?作家们描绘的只是一个与真实世界分庭抗礼的空间,一切只为艺术,在读者的注视下,有时候它可显影为人性世界。

  刘国鹏的这本书你完全不用担心他描述的城市和事件在现实里找不到相应的经纬度和对应物。比如,他们都是性感的意大利人:有着虚与委蛇的热情、叹为观止的懒散、病入膏肓的虚荣,女人们各自时尚、美丽、贪嘴,尤其是尤物波兹,这个情人比乞丐身上的虱子还多的女人,是意大利人的色情圣像和“工具女人”,她理想中的爱人模样是:长相不必过于英俊,但胯下必须有一只顶用的“活儿”,敏感、有教养外加些许疯狂;不必富有,只须自我照顾即可。

  米兰这个城市自然是被作者浓彩重墨地描绘的城市,米兰的美用作者的话来说是过度了的美,柔情里带着一点硬朗。一百年前的有轨电车,咣咣当当从远处奔来,外壳“皴裂得如同一双劳动者的手,‘嘎吱’一声,放下脚踏板,行人踊跃上下,脚踏板收起,又‘咣咣当当’奔向远处去了,像移动的医院走廊,收治着患怀乡病的旅人。”这样的城市理性、连贯、冰冷,虽然美艳柔情,但越是美的事物越是携带着自身的反作用力,它的给予和伤害是一朵并蒂连枝的双生花。曾是世界中心的西西里,一度是地中海诸岛中的长女,在文化上,她是周边文明交媾的婚房,如今,她的艳丽却分明地多了一层哀恸的色彩。互联网时代,世界文明的婚房在各处都有了分店,巴黎、柏林、纽约、东京、上海,在全球化之后,我们还有过去意义上的文明吗?

  也有一些有趣的事。如看望女友途中因一纸居留许可被边防警察当作盲流露宿车站,艳遇中扫兴发生的盗窃案……刘国鹏写诗出身,在北大读哲学,研究生在中国社科院研习宗教,在意大利米兰圣心天主教大学攻读教会史,后又在法国索邦大学以博士后身份逗留一载,这样繁复的求学背景却一点也没有妨碍他在文学上的表达:学究的、性感的;知识的、诗歌的、散文的、小说的,各类表达在这二十几篇短文上杂糅相处,就像他的多重身份,既是学者,又是诗人,又是艺评家,面目多重,但每一种面容都在隐藏作者本人,让我们无法将他真正识别出来。数年前曾约他为我所供职的杂志写过专栏,头一次看到他文字,我以为男版张爱玲问世了,那种精细刻薄的比喻,着实让我过了一把张氏的瘾。他在修辞上的涂脂抹粉,有时候的确可以以假乱真。

这几乎可以代替大麻的功效,一种在脑电波问题上的没有边界。

一种语词的没有边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