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秀水-
秀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997
  • 关注人气:6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网络好诗选读(124)

(2011-07-05 14:11:35)
标签:

转载

分类: 转贴
原文地址:网络好诗选读(124)作者:焰紫

网络好诗选读(124

 

本栏编辑:柳            

本期选稿:     

 

 

作者 尤克利    深深的雨香    怀旧的坚果    梅里_雪    山西北野   
       沈彩初    马路明        秀水          花语       郭志凌     
 

 

 

麦收时节
尤克利

 

太阳将云朵一掌推开,云朵又悄悄回来

云雀儿一次次拔高到天上去

谁都想多看看这麦熟一晌,遍地金黄的田野

人见人爱的场面

 

从南边吹来的风带来了催化剂和酵母粉的气息

带来了回家的熟人——

他们已经过世面,鬓发斑白,却还是觉得

娘最亲,麦子最近

 

值日的星宿们勤勉、不辞艰辛,走到芒种地界

停下来,同是乡里人,在同一片麦地里相认

坐在麦穗上小声地说话,打手势

清晨留下晶亮的露珠和草鞋

 

槐花过了,榴花开了,杏儿黄了

我从很远的地方回来,走小路绕到自家的麦地

搓几穗麦粒放在嘴里

尝到了久违的香甜 

 

开镰
尤克利

 

被昨夜的月亮磨得锋利无比的镰刀到场了吗

杈筢扫帚扬场锨到场了吗

力大无比的碌碡甲和碌碡乙到场了吗

分居快一年了的铡刀夫和铡礅妻到场了吗

捆麦个子用的草腰子到场了吗

祖父早就编好的麦秸苫子到场了吗

地排车和小推车到场了吗

赶集买斗笠、咸鱼、山果和面瓜的父亲到场了吗

提着瓦罐送绿豆水的祖母到场了吗

母亲在灯下重新缝补了一遍的口袋到场了吗

簸萁和箢子到场了吗

染红腚的一群小鸡到场了吗

小娇表姐的花格子背心到场了吗

……哦,你们都到了,你们都答应了

那咱就开镰

 

骄阳似火。崭新的联合收割机步履矫健

孔武有力,有了这些旧时情景的铺垫

今年的麦收才显得完美无缺

 

拾穗的老人
尤克利

 

从天空的明暗交接线上,她们开始了

一天的拾穗

 

被收割机遗留下的,被飞翔的镰刀遗留下的

麦海的遗珠,小小贝壳

在空空荡荡的大地上喊着回家

 

她们慈爱的心被麦穗包围,她们佝偻的身体

移动着,将夏阳一寸寸抬高

 

将劳动的价值一寸寸抬高。以汗水替代抒情

这些拾穗的老人,是天底下最干净的

财富拥有者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73410301017m6k.html

 

 

冲洗胶卷
深深的雨香

 

秘密的手提供出优柔的一天,有火柴与篙草

遍地暗哑的黄金。它们昭示蝴蝶,团团围住

栅栏,没有房顶的烟,和一些旧的照片。

如果有低沉的音乐,那么舞姿是必须的。

用低速旋转的叶片,幻想更宽荧幕的电影。

一个舞姿死去,接着另一个舞姿死去

像一粒抛向大地的灰尘,在高风中忽然扭转

委身于墙壁,多么坚硬,冰冷。

 

你的手指差0.5的距离,差0.3的光线

差0.2的气息。碰到一张光洁的脸。

他确实在俯视人间,俯视得很近很近

不颤抖,不回光返照,不咬牙切齿。

他注视的长度,像一碗兰州拉面

在温饱的面前,示弱,柔软和吞咽。

蝴蝶从暗黑中浮出,像一次巧夺天工

纯碎,自然,贴切。而弱带伤感。

 

至于远处的摇椅,狗和同类。还有笼子里的

鹦鹉。它们的主食是羽毛,还有与羽毛

同等高贵的天空。天空里有庄严的舞曲

养着一大堆的日光。在刀子与麦的亲吻中

日光做着干净的农活,拖着圣男圣女。那些

林间的昆虫,缓慢地移动,它们的声音不是居住

不是哀鸣。在僻静之处,天堂有天使,床头有玫瑰

黑暗有蝴蝶。它们没有忘记,冲洗自己的胶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f00022701017nhz.html

 

 

骑马的人们
怀旧的坚果

骑马的人们  从黛绿的诺古拉长调里

偷跑出来  沿着奶白的河流一直向东

他们目光如炬  马鞭柔软  喉结摇曳雄性的黄花

五月的河水  不及草深

 

神秘的哲罗鱼就打马蹄游过

草原倾斜着  骑马人的毡帽倾斜着

他们要去赶一场东方的集市  来年将咸咸的海螺

种植在  恋人奶酪一样酥酥的腹中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94287410100rpoh.html

 

 

一些梦睡在了自己的巢

梅里_雪

 

我原是为了看看花黄而来,不曾想

被一种疼痛的美蛰了一下

 

花事正浓,一场盛大的鸣奏穿越芬芳

蜜蜂,这些小小的生灵

比人更清楚甜蜜藏在哪里,美丽呈现在哪里

如果不与养蜂人拥花而坐

我真的不知道蜜蜂从不把香甜和美好据为己有

所有获得全部吐露给辛劳苦难的人间

 

逐花而居的蜂箱内部,一些梦永远睡在了自己的巢里

柔弱的尸体醮着甜蜜

静泊在养蜂女人潮湿的心上

 

累死蜜蜂的油菜花

在夕阳嗫嚅了几下落入山谷时

也低下了高昂的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30c3e00100l05m.html

 

 
深秋,探望一株矢车菊
山西北野

走进这座山林  也就进入了你的疆域
今天我没带太多的文字
那些折磨我多年的刑具  

 

越是靠近  越能感到
千年的冷气汇聚一处
吹向你裸露的身躯
深居简出的花王  从不穿衣 

 

冷雨的背后  谁在掌控着乌云
将一道又一道寒冷的旨意
抛向你高贵的心域 

 

可是。素面朝天的菊
你试图突破的不是这个深秋
你在努力打开自己的身体
和体内命定的疆域 

 

这个季节  众多的植物身怀绝症
唯有你端坐于大风之上
将一堆堆所谓的阳光萎弃于地
你说这是大智慧啊  菊!

 

这是我平生唯一的艳遇
在一个寒冷的深秋  我发现了 
走过这片山林  我的这把骨头 
就在秋风中
老去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da4da50100bgd4.html

 

那片野菊朴素的耀眼

沈彩初

 

拿出相机把秋天打开
那片野菊,像一枚枚徽章
它们被莂在山坡
朴素的耀眼
我一次次搜寻着童年记忆
视线便穿越了楼的峡谷

 

目光掠过流血风景
这朵朵小花,是大自然绝笔
给季节盖上了死亡印章
我肉体,挣扎不出一片麦田
当滚滚的麦浪在身后平息
心底不自觉涌出一丝冷

 

此时,我站在田野之外
整夜整夜用烟雾来蒙蔽伤口
盏盏天灯,照亮了梦境
我开始在往事中梦游
一只蜜蜂从天而降
把记忆蛰伤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c0f16d0100owpb.html

 

 

薰衣草

马路明

 

薰衣草,在博尔赫斯的书中,我碰到了这个词。

我想就像博尔赫斯断言的夜莺一样

薰衣草,在世界所有语言中都有一个好听的名字。

 

如梦如幻的植物。如此缤纷的柔弱,独自或是聚集

都可以美得叫人心碎,叫人想入非非:

我们何不遵从另一个永远不老的自己的指点年轻一回?

 

夕阳光芒。薰衣草地。我们在此,就像在另一颗星球上

在另一个国度。我们距我们平时熟知的一切都已经十分遥远。

我们是全新的人。我们两人尽享人类最高尚的情感。

 

如此纯净,如此炫目,如此芬芳,如此令人醉,我不得不

约束我的欲望:我不敢罪。我不敢说出:爱。

不是怕你笑话,我怕任何不得体都会惊碎这薄如蝉翼之美。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0cc6d50100qrr9.html

 

 


等待
秀水

 

此刻,她不打开灯光

也不放月光进来

在昏暗中沉默,端坐

同样陷入沉默的是风中半掩的窗帘

双人沙发,果盘里的半只苹果

诗集,纸张,停下来的笔砚

书架之上,水仙花一小团幽暗的白,香气冷寂

她两手相握,成为房间的另一件静物

而脖颈里的羊脂玉温润,醒着…… 

 

 

她从不说活着是苦的
秀水

 

她从不说活着是苦的

金盏菊在风中摇曳

花瓣蒙霜,寒冷,但不言凋谢

芦苇轻晃高贵的头颅,变白的发梢

 

远飞的大雁告诉她:

天空不过是短暂的灰,短暂的灰……

她微笑,眼角的细盐,闪过半朵光芒

 

她从不说活着是苦的

因为诗歌,她爱上这悲凉,这辛酸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c3ef6601017oie.html

 

 

我流过的第一颗眼泪

 ◎花语


我流过的第一颗眼泪,是杨树叶洗过的春天的第一滴雨水

带着历史的沉积,辗转,迁徙

我的流浪义无反顾,我听从命运的召唤

流出沙,看雪横飞在西安上空

遮断行人,遮断路径,遮断匆匆、茫然无措的面容

我从郑钧赤裸裸的沙哑里,提炼灰姑娘的无辜

我从孤独的人是可耻的教义里,找到姐姐

我带着九月北京的阳光,带着故乡的篮莲花

把时光当作礼物,我失落的惆怅是上帝对我的最好赐予

尽管我如此尖刻,懒散,缺少宽容

可是上帝却宽容了一个满身缺点的人

它让我带着自负的童贞和满足,行走在污浊而又浪漫的路上

行走在苍茫向西、陌生的异乡

托举孤独的泪光

 

所幸,我还有更多的清亮,在雨后

在彩虹之后,在栖息过喜鹊的杨树叶之后

熨贴左倾的意象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c197ac010086nt.html

 

 

克拉玛依河夜景
郭志凌

 

太阳用光了一天时间

除了体温,还储备了大量可以炫耀的颜色

 

夜幕下,两岸斑斓的河灯,一遍一遍

不知疲倦地漂染舒缓的河水

仿佛一个闲不住的妇人,起劲抖动

用于装点节日的彩色绸缎——

 

一艘游船,静静地从彩虹桥下驶过

桥面上,更多的人依偎着栏杆

夜色中的语言和动作,被不断变幻的灯光遮挡

我猜她们一定和我想的没有区别

水让一座城市充满了活力
几代人的梦想,终于成为了现实

 

我正奇怪这座劳顿了一天的油城

怎么没有困意,一丝微风掀起涟漪

我感到脚踝被一层清水漫过

两岸高耸的楼群,也像我一样

微微倾了倾身子,露出惬意的牙齿……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305da701017ier.html 

 

 

 

 

 

柳风博客地址:  http://blog.sina.com.cn/u/1765928753

 

 

欢迎加入《好诗选读》选稿园地——《世界诗歌》

 

源文档 <http://q.blog.sina.com.cn/zws13987471478>

 

 

0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