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秀水-
秀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997
  • 关注人气:6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看戏

(2011-02-12 10:22:52)
标签:

看戏

春节

分类: 散文随笔

    看戏

 

     儿时的故乡,新年过后的正月初六到正月十六是演大戏的日子。对于土生土长的乡亲,看戏是一年中唯一的娱乐,也是唯一的一种文化给养。 “百日之劳,一日之乐” 也就是在这几天,乡亲们才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干,完完全全把自己摊放在冬天的太阳窝里乐和一阵儿。过了元宵节,庄稼人又要扬鞭播种,开始一年的辛劳了。   

说是演大戏,其实也就是草台野戏,戏班子是从十几里外请来的乡村京剧团,戏场建在村东那所废弃的小学校。疙瘩不平的土台子,用简易的木料搭成的戏棚, 破旧的门帘,演员身上穿的戏服也很陈旧,但那鲜红的幕帐和幕帐顶部垂下的金黄的流苏,依然飘挂着无限的诱惑,撩拨着日益温暖的冬阳和年味犹浓的正月,吸引着十里八村的乡邻接踵而至。

    演戏这几天我几乎是泡在戏场里的。那时的我对看戏并不多感兴趣,而是爱看其中的热闹。一听到锣鼓家伙隐隐响起,便心如鼓擂,摞下饭碗往戏场跑。赶到时已是锣鼓喧天,观者如堵,人群外卖糖葫芦的,卖花生的,烤红薯的也停止了吆喝,高翘双脚冲着戏台大仰脖,圆瞪眼,全副投入的样子。近台早己没了空,我个头小,在散发着泥土味和葱蒜味的人群中一阵上拱下钻挤到台前。我听不懂戏文,但喜欢看戏里的行头及翻跟头,只要那个鼻头抹着白灰的武丑一出场,我的眼珠便恨不能飞出来,随着他的一跃一翻一腾挪,也兴奋得浑身乱动弹。我最怕的是老生老旦出场,他们只要一上台,脚下就似生了根,不磨蹭几个时辰算是下不来。我喜欢皇后的凤冠霞佩,小姐裙衩下露出的红缎子绣鞋,还有那兰花指,甩水袖,水上飘样的小碎步,但不爱听她们咿咿呀呀含糊不清的唱腔。

    紧挨戏台的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小姐的兰花指并不象兰花那样美,而是很粗大。这一发现使我后来老爱盯着演员们的手看,却发现几乎所有小姐、夫人的手都粗大得很,一点不纤细白嫩。可乡亲们似乎并不在意什么兰花指,他们的全部热情都集中在戏中的热闹、行头和唱文武功上,尤其是白蛇传中白娘子去昆仓山盗取灵芝仙草那场,白娘子象风车般绕着戏台忽忽旋起身来,旋得台下的我心慌,这台面又小又不平,稍有闪失,她一头载下来岂不砸坏我?好在一阵迅疾的鼓点之后,白娘子贴台边儿稳稳刹住,来了个大晾相,脸不红心不跳,身子险伶伶地立在那儿看似要掉,可就是掉不下来。此时台下的喝彩声一浪高过一浪,白娘子血气沸腾,声贯丹田,唱打得更是十二分地卖力…… 那喧腾的场面把还有些寒气的正月烤得暖烘烘,热融融,犹如三月小阳春。  

    小孩看戏没长性,戏没演完,我就绕到后台去看稀罕。说是后台,其实就是幕帐后面的露天地儿,演员们有的在念台词,有的在练拳脚,扮演青蛇的女子在对着镜子化妆,我好奇地瞅着她看,却发现她的脸抹得虽白,脖子根却积了层泥垢,那双忙着往脸上涂粉的手手背肿胀得象两个小馒头,馒头上还裂着道道细微的血口子。我想:由这双手舞小青的青龙剑,可真是不美。这时听几个也来看稀罕的大人谈论,才知道这些演员都是业余的,农忙季节在家种地,冬闲便组织起来,哪村请便往哪村赶,寒风中东奔西走,四乡为家,为的是挣点钱补贴家用。那个扮演白娘子的姑娘家里姊妹多,日子不好过,十几岁就跟着戏班子闯荡了,而面前这个”小青”家里则舍着三岁的娃娃。幼小的我不禁心生同情,也难怪啊,这一双双象我母亲一样握锄把,喂猪饮牛的手再经过一冬戏台上的风吹雪侵,怎能再白嫩如大家闰秀的纤纤玉指呢?她们在台上演风流说相思,可又有几人知其背后的幸酸?  

     如今,我在小城生活多年,再也没有机会领略那“斜阳古柳赵家庄,负鼓盲翁正作场”的乡土气息了。今年春节回家,怀着莫名的兴奋提起当年的戏班子,母亲淡淡地说:“听说那个小青已经做奶奶了,戏班子早就解散了,现在家家都有电视,谁还往那露天地儿挨冻去?”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