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秀水-
秀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9,956
  • 关注人气:68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给《杯水》的一个创作谈:在鲁西一隅

(2010-05-17 16:50:07)
标签:

杯水诗刊

创作谈

分类: 散文随笔

在鲁西一隅

/秀水


  诗歌究竟是什么?每个习诗人可能都有不同的感悟和回答。对于我这个偏居鲁西一隅,浑身沾满人间烟火的俗女子,诗歌是我情绪的疏导剂,是精神创伤的止痛药,是杀灭我世俗和私心杂念的消毒液,是我窒息时的氧气,是除音乐之外我灵魂的另一种歌唱。它为我的心灵减负,使其净化和提升,它唤醒了体内层层抱裹的另一个我,使其长出自由飞翔的翅膀。时光磨损着我的肉身,是诗歌给我庸常忙碌的生活注入诗意和生机,让我的心灵还保持着鲜活和纯真。对于诗歌,我心怀感恩。
  诗歌需要疼痛,而我更侧重书写生活中的温暖和甜蜜。把心中的美好放大,让诗歌和生活都有一个明亮积极的朝向。功夫在诗外,善良、真诚、爱、感恩、宽恕、隐忍、悲悯,真正具备这些品质的人会得到诗歌更多的眷顾。我希望我能更多地拥有这些,并在我的诗歌中得以呈现。
  无论什么时候,诗歌都应是真善美的载体。它不应使人厌倦,让人对它心生厌倦的往往不是诗歌本身,而是与诗歌相关但确又无关的东西。一直以为写诗是需要气场的,声音嘈杂处不会听到天籁之音。亲近诗歌,亲近自然,远离诗坛、圈子和无意义的口水之战,排除一些非诗的干扰,安静写诗,低调做人(郁葱语),会使诗歌更接近纯粹的本质。
   偏居鲁西一隅的我是孤独的,生活、积累、阅历、视野等方方面面制约局限着我。在我居住的小城甚至找不到可以交流诗艺的人。很多时候我只能从网络,从订阅和借来的书籍中慢慢地啃,一点一点地悟。我一直在试图走近诗歌抵达诗歌。但至今缪斯女神只对我显现出她神秘面容的一角。我有时会担心,她有一天会不会厌倦了我,因我的悟性差和步履迟缓而不再在远方等我?然而偏居鲁西一隅的我无疑又是幸运的,我独自享用着鲁西平原的质朴、厚实和温暖,享用它给予我的麦田、流水、蛙鼓和鸟鸣,我爱着平原上这些低处和小处的事物,是这样偏僻的地理让我强行远离了大都市的喧嚣和芜杂,使我的小诗能够散发出灵魂清新纯净的香气。

一只蝌蚪,也许永远都游不出半亩方塘,得到诗歌的大海,但它毕竟在游啊;一只麻雀一生飞不出它的灰,它的卑微,飞不出它的村庄和平原,短小的的喙,唱不出百灵的歌,金丝雀的调,但它正在努力发出自已的声音;路边一只蚂蚁在背着孤独赶路;徒骇河畔的金盏菊还在与一个梦共舞:让我做缪斯花园里一朵不起眼的小花吧,不求辉煌,只要静静绽放……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