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回云南的日记(3)

(2009-07-29 15:11:21)
标签:

感动瞬间

旅游

我的情感梦想

我记录

知青生活

杂谈

分类: 到云南的日记

回云南的日记

 余杰

 

回来了,我魂牵梦绕这片红土地

 

2009年7月25日(星期六)

 

    今天,对于我曾经在这里生活和工作过的一位知青来说是终身难忘的。

不想惊动任何人,今天又是双休日。事先我只告诉了两位在农场的朋友。

    早上,我与当时曾经一起在云南东风农场15分场8队的四川重庆知青柏宏富通了电话,告知今天我要来看看他。接到我的电话,宏富激动地对我说,快来,哥们!

回云南的日记(3)

(手持话筒的就是重庆知青柏宏富,左一是戚建新,现为农场医院院长。

这是他们在中央电视台录制的《情系云南农垦》节目时

演唱我在1975年时写的《创业者之歌》的情景)

 

回云南的日记(3)

 

回云南的日记(3)

(今天我们相聚在一起的时候。)

 

    柏宏富,当年大返城的时候他选择了留下,在农场安家了。回城以后我们没有联系。前年我开了博客以后,先是联系上了重庆知青高维,通过他又与柏宏富联系上了。我还知道他在2007年春节的时候,中央电视台到西双版纳拍摄《情系云南农垦》专题片,请留在农场的老知青表演节目。他们选择了我在1975年时写的《创业者之歌》。去云南的时候,我曾经给他发了短消息,告知来农场。他回复我:“你尽管来。我其他不说,时间有的是。随时欢迎你!”

    上午,我起来一个大早,原本想在景洪乘上到农场的汽车去的,没有想到,刁晓明专门来到宾馆接我,还专门开来了一辆面包车,想把我们这个团队都接到农场去。

    45分钟就到了农场。一下车我就看见刁光明在路边等我。

回云南的日记(3)

(在刁光明的艺术之家里欣赏着他的作品)

    今天,世界已经很小了。通过网络,我结识了我们知青的挚友、农场原工会主席刁光明先生。最近,他在博客(《华腾梦歌》)还专门发了一篇《永永远远的挂念》,我们上海的几位知青看了以后都很感动。这次50年场庆时,四地知青的网友都去他的家里做客。在博客里我们经常交流,是一位没有见面的老朋友了。在我出发前,我在他的博客上告知我可能来农场的事情。他几次留言,让我一定要住在东风,而且还要到机场来接我。真的是很感动。我不想麻烦农场的朋友。当我来到刁光明的家里,他很激动。好友相见,格外亲切。我告诉他,从上海出发前,上海的知青朋友周公正、邵国良、张解国、潘沪生等朋友让我代表他们向你问好!

    刁光明,今年已70岁,广东客家人。他的弟弟刁晓明现在是农场的宣传科长。在2007年的时候曾经为农场50年场庆的筹备工作来过上海,他们专门到我所在的临港新城参观。得知我要去农场的消息后,刁晓明专门发来留言,表示要全程陪我参观农场。还没有出发,就有这些好朋友热情欢迎,我真的很感动啊!

    我在知青朋友邵国良的博客里看到专门的介绍:“刁大哥年轻时就多才多艺,文革期间到处搞‘红海洋’,他画大幅毛主席像的技艺被部队看中,1968年被借调到部队,1970年以31岁高龄已婚的条件被特招入伍,专司画毛主席像,1974年复员后,曾任农场六分场二连指导员,后调任九分场宣传干事。知青大返城后的1980年,调至农场场部工作。老刁长期以来潜心书画艺术,孜孜不倦,如今仍经常以丹青为伴,满头华发,极具艺术家气质。他的博客名《华腾梦歌》,博客网页制作精良,图文并茂,质量高,内容丰富,充满西双版纳亚热带气息,兼有农场的近况,是原东风知青们了解农场,怀念农场的一方良土,深受东风知青喜爱。刁光明平时和大家在网上就有交流,知道知青网友们要来参加场庆活动,刁光明在每位知青网友的博客上都发出了邀请:到农场来,一定要去找他,要见一面。”

    所以,邵国良他们到农场参加50年场庆的时候,专门集合了一批知青网友到他家做客。看了以后十分感动。

    刁光明家在东风宾馆后面的住宅区。这一排排整齐的砖瓦结构的住房是我们在农场的时候不敢想象的。农场的变化真大啊。刁光明的家像一个书画展厅,四面墙上挂满了书法,篆刻,木刻作品。千里之外的东风农场有这样一位艺术大家实在是令人惊叹。

    我特意向刁大哥赠送了我写的《梦之城》一书。礼轻情意重,只是向农场的领导们汇报一下自己的工作而已。

    刁大哥家里是一个艺术的天地。我饶有兴趣地参观了他的工作室和作品陈列室。那一幅用小楷行书抄录的《共产党宣言》,字体隽秀飘逸,是一种情怀,一种艺术。我看见许多来自澜沧江边的鹅卵石。他仔细进行清洗,打磨,写上篆体字,描上印章,然后罩上清漆,是一件件不可多得的艺术品。

回云南的日记(3)

    刁大哥与我在农场不相识。是网络的世界把我们联系起来了。对于我的到来,我能感受到他的好客、热情。品着美味的热带水果,饮着正宗的普洱茶,叙说他与我们知青间的情谊,留下了珍贵的照片作为纪念。

    今天,我们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当年在农场的时候,有多少像刁光明这样的老工人、老干部在生活上、工作上竭尽全力照顾我们、教育我们。正是由于他们的关心和呵护,我们才得以在如此艰苦的环境里成长起来。这里也有许许多多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但是在苦难中结下的友谊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回忆往事,我真的想对这些还留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说一声:谢谢!请你们原谅我们年青时所做的一切。我们不会忘记你们的。

    一会儿,住在农场的重庆知青柏宏富也赶来了。30年没见了,真的很激动。那难忘的岁月又一一呈现在眼前了。

    我想回连队去看看。柏宏富告诉我,当年的15分场8队已经不存在了,现在是第一作业区的一个作业单位。在上海的时候,听回来的知青朋友介绍过农场的这一变化。在他的陪同下,我们来到了当年的连队所在地。

    尽管时间很紧,我在农场朋友的陪同下参观了“知青路”,知青纪念碑、农场庆典广场、农场博物馆。

回云南的日记(3)

 

回云南的日记(3)

 

回云南的日记(3)

 

回云南的日记(3)

 

回云南的日记(3)

    尽管时间很紧,我抽出时间去龙泉公墓。这里长眠着我们71位兄弟姐妹。我特意去看望当年曾经在一个连队生活和工作的上海知青施德全。

回云南的日记(3)

 

回云南的日记(3)

    尽管时间很紧,我在柏宏富的陪同下,专门去15分场8连看望老连长谢特能和他的爱人,到自己亲手种下的橡胶树前看看。特意去看望了以前在一个连队的重庆知青先静,她是在重庆退休以后回到农场定居的。

回云南的日记(3)

(在老连长的家里)

回云南的日记(3)

(在自己曾经住过的地方留个影,当年的房子早已不见了。

看完后就要离开了,我看见老连长的爱人老周伤心的神情啊!)

 

回云南的日记(3)

(当年一个连队的重庆知青先静,如今在农场安家了)

    特别感动的是,昆明知青李琼华听说我的到来,特意赶到刁大哥的家里与我见面。都是知青啊,相见恨晚!

回云南的日记(3)

    尽管时间很紧,我抽出时间去5分场3连看望了留场的上海知青罗海林和丁风祥。可惜,罗海林回上海去了,只见到丁风祥。我还在专门去了一趟原12分场1队,看望留场知青陈蓓芬。

回云南的日记(3)

(左起:丁风祥的爱人、丁风祥、余杰、刁光明、

罗海林的爱人在连队里交谈)

回云南的日记(3)

(在原5分场3队门前的留影)

 

回云南的日记(3)

(看见自己的照片,陈蓓芬高兴地笑了。

左起:6分场党委陆书记、刁光明、余杰、陈蓓芬、柏宏富)

 

回云南的日记(3)

 

    当天我要回到了景洪,农场基建科的曾科长专门开车送我。当我坐进轿车的一瞬间,我听到了车里在播放刀正明写的一首歌-----《永恒的爱留在心里》

    “曾经把辛勤的汗水洒在这片土地

    曾经把年轻的理想放飞在胶林里

    美丽的勐龙河畔,有我追求的足迹

    古老的飞龙塔下,有我难忘的记忆

    东风啊 东风啊 我爱你 你是我的摇篮把握抚育

    东风啊 东风啊 我爱你 你是我的梦幻让我自立

    我把美好的青春献给你,你把永恒的爱留在我心里

    ……。”

   

    这一刻,我流泪了。

    再见的时候有点伤感,不知何时再来!回到旅馆,我沉默了许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