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如何给明星当爸爸

(2008-01-06 16:14:16)
标签:

杂谈

分类: 汪晟有话说
 

汪晟有话说

  

          —— 由与汤唯的父亲交往所感受到和所想到的        

 

    我有必要先声明一下:我不是追星族,对影视明星或什么著名节目主持人之类毫无兴趣,对他们的身高、三围、星座等更是一无所知。如果我这把年纪还追星,那只能说明我不正常。当然也有不少像我这把年纪的朋友在追星,那是人家的事,我只说如果我追星我就不正常,绝对没有说别人追星也不正常的意思。

    可是,我今天却要来谈明星,而且谈的还是正红得发紫的汤唯。为什么对明星不感兴趣却要来谈明星呢?其实我只不过想借汤唯来谈谈别的事情,比如以汤唯的父亲为镜,让其他已成为或正想尽办法要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为明星名嘴名腿的父亲母亲们知道,应该如何给名人当父亲母亲。

    影视圈历来是绯闻生产基地,有几个年轻貌美的影视明星不是在各种各样的绯闻中和是是非非的议论中度过自己的花样年华的?有的甚至故意制造绯闻炒作自己以达到走红的目的。而汤唯似乎是影视明星中绯闻和议论都比较少的一个,而且正面的评价比较多,她给人留下的印象更多的是书卷味,是平常心,是知识分子女性的知性淡定。这的确很难得。但假如你熟悉了解了汤唯的父亲汤余铭先生,你就一点也不会感到奇怪了,你就会认为这样的父亲这样的家庭培养出来的孩子必然是这样,只能是这样。

    汤唯的父亲汤余铭先生是一个画家,老浙美出身。由于笔者除了写小说、杂文,也时不时写点书画评论在外面发表,对书画鉴赏也一直很用心,因此跟美术界的人也就有了交往的机会,有的交往还颇深,其中就包括汤唯的父亲汤余铭先生。

汤余铭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曾创作过很多著名的作品,比如《毛主席视察七里营公社》,其作品当时的知名度并不见得比女儿今天的名气小多少,据说他当年的作品原作现在要卖到几十上百万。只是那时是个强调集体主义精神的年代,人们只知其作品而不知其人罢了。八十年代后,汤余铭虽离开了专业创作岗位,先调杭州又调北京从事别的工作,但并没有丢下绘画创作,只是在创作题材方面由“主旋律”转入到了几乎无人涉足的佛教题材:佛教故事,佛教人物,佛教圣地的山川河流等,都成了他创作的内容,而且在笔墨技巧上也独辟蹊径,自成一家。汤余铭转入佛教题材创作是与他笃信佛教有关的,生活中的汤余铭性情平和,热情友善,与世无争,力求过简单淡泊的生活,即使在女儿大红大紫时,也从不在别人面前提自己与汤唯的关系,更不像有些明星的父母亲那样恃女儿儿子以自重。如果不是别人告诉我,我恐怕到现在都不会知道他是汤唯的父亲。是别人告诉我我才知道他有个女儿叫汤唯而这个汤唯正是眼下当红的影星的。这种平实和善、不事张扬、低调做人的风格和为人,无疑对女儿起着耳濡目染、潜移默化的影响。从汤余铭给我讲的一个关于汤唯的小故事中就能看出这份影响。

    上个世纪的九十年代初,汤余铭被北京的公司派到深圳分公司做负责人,刚上初中的汤唯也跟着他到深圳红岭中学上学(不知红岭中学在汤唯出名后有没有借机为自己做做宣传?)。其间,汤余铭单位的一女员工因出了经济问题而遭到开除,这员工放言要对身为负责人的汤余铭实施报复,怎么报复呢?她决定“灭”了汤家的女儿,也就是现在的著名影星汤唯。这天傍晚,她带着花钱雇来的两个打手守候在汤家小院前,等汤家女儿放学回家。汤唯准时放学回来了,看到有客人等在门口就友善礼貌地邀请“叔叔阿姨”到家里坐,有什么事情需要爸爸帮忙尽管到家里找爸爸。可能是汤家女儿的热情礼貌打动了那个女员工,她当即取消了绑架汤唯的打算,带着那几个打手走了。当晚上汤唯告诉父亲傍晚来人的情况时,汤余铭吓出了一身冷汗。“是汤唯的友善、热情和伶俐救了她自己一条命。”汤余铭说。的确,不然今天这个世界上就没有汤唯了,更不要说什么明星汤唯!

     不多久,汤余铭携女儿又回了北京。忙工作忙创作,女儿汤唯呢则像所有的邻家孩子一样忙功课忙读书,并没有什么异于别人的地方。如果说有点什么异于一般中学女生的地方,那就是,汤唯曾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跟画家爸爸学过画画,跟当戏剧演员的妈妈学过演戏,并开心地“挣”着剧团里的一份快餐和几块钱的排练补贴,而且正是在跟着妈妈学习排戏的过程中,把驼背给纠正了。这段日子,汤余铭对女儿的记忆可以用下面几个词来概括:听话、懂事、乖巧、勤奋。谈到女儿的成名,汤余铭笑笑,说,并不是汤唯比别人聪明,而是她运气好,遇上了李安这样的好导演。然后又说了句颇有禅意的话:万事都有因缘。在深圳一年多的求学经历让汤唯学会了粤语;跟随母亲排戏让汤唯学会了戏剧人物的走路姿势,而这些似乎都是在为后来拍《色戒》作准备。

    汤唯出名后,汤余铭还是以前那个汤余铭,依然默默地画他的画,带他的学生,既没有成为汤唯的发言人也没有成为汤唯的经纪人,更没有像有的媒体说的那样搭女儿的顺风车把画价抬上去。退休后的工资和平常书画的“润笔”已足以让生性淡泊的他晚年过得快乐无忧,无需女儿在经济上帮助自己。仍然孜孜不倦地创作,于他只不过是在坚持一种爱好,何况画的是他所虔诚信奉的佛教题材!女儿在他眼中,还是以前的那个女儿,只不过长大了,比以前成熟了,不再需要他操心了。当然,对于女儿在不同于自己的另一个艺术领域里所取得的成绩,作为父亲的汤余铭当然是高兴的,尽管自己从不会主动对人提起汤唯,但只要朋友跟他谈到女儿,他还是很愿意多说几句,就像所有的父亲在女儿考了班上第一名后那样感到开心,并像所有的父亲一样讲讲女儿小时候一些有趣的故事,比如上面讲到的绑架未遂的故事。

    作为一个画家,汤余铭仍然像以往一样在祖国的名山大川间游历,写生、作画,偶尔来东莞的工作室转转。汤唯出名后也曾于前不久悄然来东莞看过父亲,父亲一高兴,就把几个按年龄基本上算得上是汤唯叔叔辈的好朋友叫了过来,一起坐坐,喝喝茶,聊聊天,吃个饭,谁也没把汤唯当明星看,汤唯自己也没有。至于外人和媒体自然就更不知道从眼前走过的这个女孩就是汤唯了。

    在当今混乱一片的影视界里,如果我们用不太苛刻的标准来衡量的话,汤唯差不多算得上是个“异数”,一个在艺术素养、个人修为、为人处世方面都算得上不错的“异数”。在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们正一个一个离我们而去的时候,我们的影视界或许应该有多一点这样的“异数”,不然,我真不知道我们民族未来的艺术大厦将靠什么来支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