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文学和嫖史上的双子星座白居易元稹

(2008-02-12 10:18:00)
标签:

文化

 

        中国文学和嫖史上的双子星座

              白居易 元稹

 

    白居易(772-846)和元稹(779-831),文学史称“元白”。象他们这种同时“登科”(书判拔萃科)、同授秘书省校书郎,同时丢掉乌纱帽,又同时东山再起,又同样喜好女人,并同时喜欢某几个女人,经常在一起或通过书信阔论政治、高谈文学、探讨嫖经,风头出尽、绯闻不断的文友和嫖友,在中国历史上大概是屈指可数的。
    麦当娜说:运用你的智慧,炫耀你的身体。这一句很火辣的话,比老白他们的实践晚了一千多年。马尔克斯那老家伙在90岁大寿时却说得更经典:生命不息,做爱不止。姜,还是老的辣!

                                     
    老白的一生,是忙乎在女人堆里水深火热而又不断创新的一生。他以最惬意、最浪漫的方式经营了自己的黄金岁月和人间年华。
女人怀里搂,佛祖心头留。
    风尘求知己。放浪多情种。
    这种说法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热情奔放的一生。他家里养着不少的美女,个个能歌善舞、婀娜多姿、性感撩人。他在《小庭亦有月篇》中炫耀说:
                         菱角执笙簧,谷儿抹琵琶。
                         红绡信手舞,紫绢随意歌。
    菱角、谷儿、红绡、紫绢都是美女芳名,光这名,就已活色生香、四季如春了。“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着实让不少男人艳羡不已。色友刘禹锡更是称慕不已,望梅止渴。想想,老白公干之后回家的生活,啧啧,几星级啊?
“莫养瘦马驹,莫教小妓女”,“三年五岁间,已闻换一主。借问新旧主,谁乐谁辛苦?”(《有感》)老白像开杂货铺子的小商贩一样经营自己的家妓事业,但他的小家子之气却使一些人大为不爽。虽然他没学过现代经济学,但他的小算盘却是打得贼精。他担心自己培训的美女被上司掠夺、霸占,而不做亏本买卖的心态时时折磨着他投资的勇气,甚至连做梦都在害怕失去家中的美女。他在《鹦鹉》诗中说家妓是关在金笼中的鸟,是他的最爱。

    老白在游徐州时,尚书张建封设宴招待他。酒酣耳热之际,老张特意让心爱的美女关盼盼表演歌舞。关盼盼妖冶妩媚、性感迷人的丰姿,看得他热血沸腾,他赠诗关盼盼说:“醉娇胜不得,风溺牡丹花。”女人如蛇般的肢体语言,让他进入到了艺术假想的真实。
    后来,老张病死了,关盼盼就到老张故乡的“燕子楼”独居,流传至今的《燕子楼》诗倾述了她的孤独和凄凉。老白读了关盼盼的诗后,和诗表示了怜惜和同情。但老张开小商铺式的观念,却让他感慨,并写下了《感故张仆射诸妓》:
黄金不惜买娥眉,拣得如花三四枝。
歌舞教成心力尽,一朝身死不相随。
    可就是这首诗,却让一代美女错解成老白在怨她辜负了老张的爱意,这使她伤心不已。于是,口诵《和白公诗》:
                           自守空楼敛恨眉,形同春后牡丹枝;
                           舍人不会人深意,讶道泉台不相随。
    之后,绝食而终,以生命的代价证明了自己是一位痴情重义的女子。老白得知关盼盼的死与自己有关,悔恨不已。在老白的帮助下,关盼盼被安葬到了老张的墓侧,算是他对关盼盼深深内疚的补偿,也算是对老张尽到了朋友之谊。

    老白作为青楼的常客,是从早年炼就了的。无论是在长安“宴余添粉黛,坐久换衣裳,结伴归深院,分头入洞房。”还是在杭州“放浪湖山,耽昵声妓,新词艳曲,布浃郡中。”“修蛾慢脸灯下醉,急管繁弦头上花。”或是在苏州、洛阳等宦游之处,携美女出游,上青楼赏花品酒,他的事迹早已成为醇香艳丽的人文风景。

    老白放开尽兴,处处寻欢愉,处处留艳情,是大唐蓄妓和携妓冶游之风继李太白之后的又一个高峰。李太白苦叹人生之短而纵情歌舞声色,及时行乐,但老白就失去了初唐文人追求青春、爱情和自由的情调,只是喜欢华丽和闲适而已。他在《适意》诗中就说:“人心不过适,适外复何求?”这大概也是人生的一种感悟吧。

    在文学创作上,老白最著名的作品是《琵琶行》:被贬到江州当司马的老白有一次去浔阳江边为客人送行,在“醉不成欢惨将别”时,忽然听到了邻船上传来琵琶声,老白很是诧异,这里怎么会有人弹奏长安流行的曲调呢?于是上前打听,始知弹琵琶的女人原是长安的乐妓,后来嫁给一个商人才流落到此。琵琶女酸楚的经历深沉地刺痛了郁闷的老白,使他产生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共鸣而写下了《琵到行》。
    从琵琶女的身世,从自己的经历,他突然认识到,作为人,我们除了拥有自己的思想和身体之外,还有什么呢?人,一来到世间,就如同一片抛到了奔流河水中的叶子,谁知道会有怎样的事情在等着你呢?
    妓女也罢,嫖客也好,文人也罢,官吏也好,虽然命运给他们创造了不同的际遇,但又有谁没有沉浮和痛苦呢?
    他晚年所撰《醉吟先生传》说自己:“性嗜酒、耽琴、淫诗(特别喜好诗词)。凡酒徒、琴侣、诗友多与之游,游之外,栖心释氏”。他认为男人喜欢女人是一种本能,而不是嗜好。所以他要说“逢春不为乐,但恐是痴人。”我们除了用自己的思想支配自己的身体,别无选择。老白认为和女人之乐,就象吟诗、饮酒、参禅一样,怡情适意,是生命的真正价值。现实的男女之欢远远胜过虚无的西方极乐世界。“人间欢乐无过此,上界西方即不如。”(《与牛家妓乐雨夜合宴》)女人可以满足肉欲,可以安顿性情。女人的胸怀,是男人灵魂的归宿。

                                   
说起元稹,他和薛涛的姐弟恋,可是家喻户晓,很野史、极风流的韵事了。薛涛生于大历五年(770),大概在小元刚刚懂得男欢女爱的时候,薛涛的名声就令他有所向往了。贞元十九年(803),小元娶太子少保韦夏卿之女韦从。元和四年(809)三月,他出任东川监察御史时,才终于见到了才华风韵都让他倾倒的薛涛姐姐。
那一年,她四十岁,他三十岁。
    进士出身的小元,又是一表人才的帅哥,花言巧语自然比薛涛之前所结识的那些男人更高明,更有诱惑力。两人相遇,怨天怨地都怪老天让他们相见太晚。花前月下、酒席歌筵,无不留下了他们赠唱酬、诉衷肠的影子。薛涛只觉得真是前生做尽了善事,苍天才如此厚爱而赐了这样一个知己给自己。她幻想着种种能够想得出来的美好未来。可好景不长,当年七月,元稹就被调到洛阳去了。也就在那一年,他的老婆韦从也离开了人世。他在《遣悲怀》诗中说:
      谢公最小偏怜女,自嫁黔娄百事乖。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拨金钗。
      野蔬充膳甘长藿,落叶添薪仰古槐。今日俸钱过十万,与君营奠复营宅。

      昔日戏言身后意,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犹存未忍开。
      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

      闲坐悲君亦自悲,百年都是几多时。邓攸无子寻知命,潘岳悼亡犹费词。
      同穴窅冥何所望,他生缘会更难期。惟将终夜长开眼,报答平生未展眉。
    但他在为韦氏所写的诗中,影响最大的还是《离思五首》中那首: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他笔下这样写,心中却是另外的境界。他对情感的这种态度,和美国作家德莱塞是极为相似的。德莱塞与近一千个女人有过肌肤之亲、床上之欢。但他却对既是小表妹,又是妻子的海伦说,只有你安全地占据我心。小元呢?有占据他心的女人吗?曾经沧海仍有水,除却巫山也是云,动情而不动心,这才是他情感生活的真实写照。
    小元的文学成就很高,但做人却不咋的。争议最大的是他和“崔莺莺”的故事。《莺莺传》是他假托“张生”叙述自己贞元十六年(800)的爱情悲剧。这桩莺莺倾注了全部真情的爱情,却被无情的“张生”残酷地抛弃了。真正的原因是“张生”在长安会试期间,结识了京兆尹韦夏卿,当他感自己可能成其乘龙快婿时,便以其见事风生的性格,置一往情深、苦苦等待他的莺莺于不顾,将所有的承诺抛诸脑后,与莺莺一刀两断。更为可恶的是,他还指莺莺之桑大骂莺莺之槐说:“大凡天之所命尤物也,不妖其身,必妖于人。使崔氏子遇富贵,乘娇宠,不为云为雨,则为蛟为螭,吾不知其变化矣。昔殷之辛,周之幽,拒百万之国,其势甚厚,然而一女子败之。溃甚众,屠其身,至今为天下戮笑。予之德不足以胜妖孽,是用忍情。”人,一半是魔鬼,一半是天使。他在这里完全露出了魔鬼的面孔。他在《莺莺》诗里说:
                   殷红浅碧旧衣裳,取次梳头暗淡妆。
                   夜合带烟笼晓日,牡丹经雨泣残阳。
    小元脚踩多只船,剪不断,情还乱,他的群芳谱上究竟有过多少女人,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借“张生”之口说:“登徒子非好色者,是有淫行。余真好色者,而适不我值。何以言之?大凡物之尤者,未尝不留连于心,是知其非忘情者也。”这一点,又和雕塑家罗丹相似。罗丹认为,女人是美的载体,他爱美,但不一定会爱女人。从小元的花心史来看,他是否喜欢一个女人,其实是取决他对这个女人有没有性冲动。不然,他怎么对刘採春就那样着迷呢?
元和五年(810),小元被贬到江陵,但薛涛还是在痴痴地等他、盼他,并自制花笺经常题诗寄给他。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春望词》这种幽怨、失望、悲伤、凄怆、悲凉,是何等的心酸和孤独。第二年,小元觉得除了潇洒青楼,身边还是有一个有名份的女人好。于是他又讨了一个小老婆,后来又在另一任职地讨了个小小老婆。
小元也许早就把等待他的薛涛忘记了,倒是老白还牵挂着这位风尘知己。他在《与薛涛》诗中说:
                      峨眉山势接云霓,欲逐刘郎此路迷。
                      若似剡中容易到,春风犹隔武陵溪。
    想去看你,但巴山蜀水之路毕竟遥远,如果是在越州剡溪这样较近的地方,我是会经常去看你的。我虽然牵挂着你,但却如那春风隔着难以跋涉的“武陵溪”,只好无奈地遥祝你平安了。
    《新唐书》说元稹“始言事峭直,欲以立名,中见斥废十年,信道不坚,乃丧所守。附宦贵得宰相,居位才三月罢。晚弥沮丧,加廉节不饰云。”这也许是客观的吧。

                                       
    长庆三年(823),小元出任越州(今绍兴)刺史兼浙东观察史时,老白正在杭州刺史任上,两位嫖友仅钱塘一江之隔而交流更加频繁。他们是一根藤上的两只瓜,虽大小外形不同,但对待男女之情,却有天壤之别。老白坦诚率真,而小元轻佻娇情。小元的泡妞原则是抢主动、不被动、巧承诺、不负责。情爱没有誓言,而爱情需要承诺。他对女人多的是情爱,而不是爱情,所以没有真诚之论。
    老白和小元,是大唐文坛的铁杆哥们。《全唐诗》中他们相互唱和的诗,老白185首,小白127首。老白在当杭州市长(刺史)时,非常喜欢歌妓商玲珑,小元知道后,就花了不少银子把她弄到了越州,“月余始还,赠之诗,兼寄乐天云:‘休遣玲珑唱我诗,我词都是寄君诗。明朝又向江头别,月落潮平是去时。’”(《尧山堂外纪》)不仅商玲珑,还有杨琼等不少他们共同喜爱的风尘女人。这些女人在他们之间呼来唤去,互相狎昵,那是嫖史上怎样一幅风流自得的画卷?
    虽然小元也写了不少给薛涛的诗,但缺少的却是真诚。当他在越州遇到来自北方的美女刘採春之后,在石榴裙下那疯劲儿就别提了。《云溪友议》说:“乃(元稹)廉问浙东,别涛已逾十载。方拟驰使往蜀取涛,乃有俳优周季南、季崇及妻刘採春自淮甸而来,善弄陆参军,歌声彻云,篇韵虽不及涛,华容莫之比也。元公似忘薛涛,而赠採春曰:‘新妆巧样画双蛾,慢里恒州透额罗。正面偷轮光滑笏,缓行轻踏皱纹靴。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徊秀媚多。更有恼人断肠处,选词能唱望夫歌。’”刘採春虽非黄花女,却令小元如痴如醉,让人们看清了他的花心原来是怎样绽放的。
    老白在《和元九与吕二同宿话旧感赠》中回忆与女人们寻欢作乐的岁月时说:
见君新赠吕君诗,忆得同年行乐时。
                争入杏园齐马首,潜过柳曲斗蛾眉。
                八人云散俱游宦,七度花开尽别离。
                闻道秋娘犹且在,至今时复问微之。
    秋娘是元稹初入官场时和老白共同眷恋的烟花女子。在秋娘的身上,他们曾经打发过骚动而又寂寞的日子。
这一对命运相似的朋友,情同手足,不管在什么地方,都牵挂着对方。元稹有《得乐天书》诗云:
                 远信入门先有泪,妻惊女哭问何如。
                 寻常不省曾如此,应是江州司马书!
    这是他们的友谊,也是他们的财富。大和五年(831),元稹在武昌军节度使任上去世。老白为这位颇有争议的老弟撰写了墓志铭,并将小元家属所付润笔之费捐作了香山寺修葺之用。从此,两只飞纷的大雁,只剩一只还在用那已经衰老的翅膀奋飞于广袤的天穹。
     大和六年(832)夏,一代才女薛涛也“唱到白苹洲畔曲,芙蓉空老蜀江花。”这株曾经艳丽的花朵终于在浣花溪畔凋零了,西川了节度使段文昌为她撰写了墓志铭。

    白居易、元稹、薛涛之所以为白居易、元稹、薛涛,是因为他们的激情在燃烧。
    只有激情,灵魂的火焰才有足够的能量点燃天才的潜质。
    望着先辈们遥远的背影,我们会明白:人类在精神和肉体之间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人类只能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