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凝土
凝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71
  • 关注人气: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母亲

(2012-04-19 14:29:05)
标签:

文化

陕北

好日子

母亲

 

母亲照着镜子,轻轻地捋了一下头发。在镜子中,我瞥见那发根的白发又长了出来。那齐刷刷的白,就像油漆匠刚刷过的白漆,耀眼的有点刺目。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上面的黑发,被白发逼退在下面,可怜地搭拉着。母亲的头发是一个月前才染的,我知道母亲已经老了。

母亲爱美,年轻时十分喜欢转街,能从早上一直转到晚上,我和姐姐跟在后面,脚痛难忍,只好一人买一双拖鞋换上。到了晚年,母亲转街的心境依然很足,但气力却跟不上了。偶尔陪我出去,也总是习惯在哪坐着、等着。有时,我提着一堆东西,老远就看着母亲不停地张望着,我心里开始酸楚,是时间掏走了母亲的力气,也是生活让母亲过早地显现了老相。

儿时家穷,全家五口人的生活仅靠父亲一人工资维持。母亲在农村习惯了劳作,到了油田后,闲不住,就去当临时工。由于没有文化,她干得活都是最苦的,挖管沟、喂猪、清洁工……有一次在挖管沟时,不注意,被一根铁管砸中了头部,整整在床上躺了两天,后来头上鼓起了一个硬包,跟随了母亲的后半生,也成为我们家贫困岁月时期的伤疤。

母亲没有文化,一生只会写她自己的名字。同学偶尔打来电话,我不在,她记下的电话号码永远是空号,那简单的十个数字,在母亲眼里成了天文数字,总是无法准确地写出来,但她却用那质朴的爱,温暖着我们的心。母亲在食堂工作后,由于下班晚,父亲便开始照料我们的饮食。有一次,我得了重感冒,而父亲只做了米饭和油腻的汤,再连一个菜都没有。我难以下咽,并没有吃。母亲下班回来,为我做了荷包蛋,并责怪了父亲。接过碗,我头埋在碗里,眼泪哗哗地流着。在我心里,母亲永远是那最温暖的太阳。

等到我们兄妹三人都成家立业后,本想着父母能过上好日子了。但哥哥不顺的婚事,一直折磨着母亲的心,她得了失眠的毛病。我周末过去,她总是黑着眼圈,又是一晚上没有睡好。哥哥的生活安定不下来,母亲的心就不能安稳,她又如何能过日好日子呢?一向喜爱热闹的她也不大爱出门了,甚至动起了回老家的念头。但那贫穷落后的陕北农村,他们又怎能生活得惯呢?后来,哥哥的生活安稳了起来,母亲的心情也渐渐好了,在老年大学报了舞蹈、太极拳,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了。

母亲老了后,忽然变得娇气了,身体一有不适,就会让我们赶紧带着去检查,但并无大碍。今年3月份,母亲忽然说心口疼,见我们回去,说起她的病就流泪了,我们不敢大意,便赶紧带到西京医院去检查,做了多项检查,花了两万块钱,一切安好。在出院后,面对姐姐打来的询问电话,母亲不好意思地说,检查没病,我也就放心了,让姐姐忍俊不禁。

母亲老了,不光是头发白了,连性情都产生了变化,从前那个连铁管砸上都扛着不住院的母亲,现在忽然变得娇气起来。父亲说,母亲越来越像个小孩子,整天哼哼叽叽。在我看来,是现在的好日子,让母亲变了,当儿女们生活幸福时,她在乐享晚年时,才有心力哼叽一下。也许是无病呻吟,但我们也要怀着认真地态度去聆听,就像当年母亲关注我们的身体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