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周罗吉
周罗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1,753
  • 关注人气:1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开封汴河遗迹何处觅

(2019-10-19 11:50:58)
标签:

历史

文化

杂谈

分类: 古都开封

开封汴河遗迹何处觅

杨庆化

要追溯汴河的历史,在开封谁也无法与之相比。北魏《水经注》记载,汴河的前身是夏朝第一代君王大禹治水时所开:

大禹塞荥泽(今郑州西北古沼泽),开之以通淮、泗,即《经》所谓“蒗荡渠”也。

大河(黄河)流到荥阳境内,因地势逐渐平缓开阔,河水不断决溢而形成荥泽,即《禹贡》所说的“溢为荥”。这给当地人民的生产生活造成很大影响,所以大禹才会“开之以通淮、泗”。从夏朝到春秋时期,居住在从荥阳到开封一带的劳动人民,为了灌溉、交通和安全的需要,不断对大禹所开渠道进行及时或必要的整修治理是自然的,水道雏形延续下来。而旧说的主角是魏惠王。

春秋时期以前,有一条源于睢阳(今商丘)孟渚泽的一条天然河流,称“丹水”,向东南流至彭城(今徐州)与泗水汇合后流入淮水(淮河)。战国时期,魏惠王为了灌溉和交通的需要,在大禹所开渠道和历代整修此渠而遗留故迹的基础上(连接黄、淮的最佳位置), 开挖北接黄河、南与淮水以北几条支流相联的鸿沟。魏惠王的创新是向东接通了丹水,即《史记》所说的“通宋”。此河元代为黄河所夺,湮废较早。

唐代《元和郡县图志》亦是“禹开汴渠”说,并指出:“自(南朝)宋武帝北征之后,复皆湮塞。隋炀帝大业元年,更令开导,名‘通济渠’。”通济渠也是在“湮塞”故渠的基础上新“开导”出的。

宋代著名类书《玉海》中亦是同样观点:“汴水,禹于荥泽下分大河为‘阴沟’,出之淮、泗。至浚仪西北,复分二渠,其后或曰‘鸿沟’。”然而《水经注》又引《竹书记年》中的一说:

梁惠成王十年,入河水于圃田(今中牟西古沼泽),又为大沟而引圃水……梁惠成王三十一年三月,为大沟于北郛,以行圃田之水。

《水经注》是地理学家郦道元经过长期实地考察、旁征博引而撰成的内容翔实、叙述严谨的科学巨著,作者在前说之后又引一说,说明了两说的联系,即魏惠王在大禹所开渠道和历代整修此渠遗留故迹的基础上,又进一步开凿了鸿沟。宋人《斐然集》有说“疑汴水自禹以来有之”,这也是后世许多人的认知。

今天,夏朝已被确认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王朝,妇孺皆知的“大禹治水”的故事只有真实存在,才会代代相传,才会被众多史籍记载。“大禹治水”“禹会诸侯”这些历史故事已从传说变成信史。从夏代到唐代,历代或民间或官方对汴河都进行了不同规模整修和局部改建,《水经注》等史籍中可见到部分记载。史籍中的蒗荡渠、阴沟、大沟、鸿沟、汴渠、汴水、通济渠,到唐代广济渠、宋代汴河,皆为一河。从规模、长度和地理位置上讲,汴河在整个大运河系统中都占有重要地位。

宋金对峙时期,汴河的断航、衰落为必然趋势。金元时期黄河南泛愈演愈烈,原本静静流淌在黄淮之间的汴河,也随着一次次水患而逐渐淤塞、断流、荒废。

开封境内的汴河景况如何?许多著述普遍认为,明代崇祯年间天灾人祸、大水灌城,清代道光年间泛水袭击、围城8个月,此后开封境内已无汴河踪影。

明代成书于1546年的《汴京遗迹志》记载:“今省城延庆观前有小砖桥,汴渠故迹微存,俗名‘臭河儿’。”

到明末大水灌城之后,这段汴河仍没有消失,延庆观前小砖桥下的臭河变成污水沟。清顺治十六年至十八年(1659年~1661年),担任开封知府的钱纶,曾作有《州桥夜月》诗一首:“州桥横石水潺湲,清夜来游月正悬;却忆邗江二十四,吹箫犹似旧时圆。”清初时的“州桥横石”是水患的结果,但汴河还能够“水潺湲”!

清道光二十一年(1841年)水患之后,汴河的部分段落已经变成平地和街道,但仍然没有被完全淤埋。清代开封先贤宋继郊于清光绪八年(1882年)前后编成《东京志略》,将其亲眼所见写在《州桥》一节的按语中:

桥之东接袁宅街,街东有河沟,俗名“后河”,桥西通延庆观前水,亦隐隐作河身形,其为汴河故址无疑。汴城八景有“州桥明月”,桥故迹不可见,有坐东朝西关帝庙,其庙僧犹时时颜其门额曰“古州桥”,俗遂呼之为“州桥关帝庙”云。闻故老言,庙之正殿坐桥上。

按语所记为1882年前后的真实状况。“桥之东接袁宅街,街东有河沟”,说明州桥之东已成为平地、街道,“街东有河沟”但与桥已不相接。“桥西通延庆观前水,亦隐隐作河身形”,是说桥西不但有水,还有河身形状。所以从桥西“作河身形”的地方向东看,州桥应该是一个不高的大土坡,桥上竟然建了一座“庙之正殿坐桥上”的“坐东朝西关帝庙”。但此时的汴河仍形、影具在。

此后又过了30年,这段汴河还在。河南辛亥革命领袖张钟端之子张梦梅、张兆梅所写的《怀念双亲》文中记载:

1932年,齐真如(性一)任当时河南省政府秘书长,他在1911年为河南优级师范学生,亦曾参加起义工作。据自云,当时先父任他为运输队劳军队员,令他推土车一辆载铜钱200串往南关外慰劳车站民军。夜10时左右,行至州桥边,已闻枪声,街上行人乱跑,说革命党人要起义了,南门已关闭,无法出城,乃将小车及铜钱推入州桥河中,翻越城墙逃出。

由此可知,在清朝即将结束的清宣统三年(1911年)的时候,不论“州桥河”变成何等模样,但仍然存在,宋继郊的记载也得到了印证。第二年“中华民国”成立,这段形迹微存的汴河自然是在此后被填埋的。

笔者从开封市人民政府地名办公室、开封市地名词典编辑部编印的《河南省古今地名词典·开封市地名词条选编》中找到了一个佐证,“后河街”条下有1986年的调查材料记载:“后河街,西起延庆街……新中国成立前有一条又窄又臭的小河,后来群众陆续在两岸搭起席棚,盖草房,河沟逐渐填平,形成街道。”证实这段汴河消失于“民国”时期。它与州桥之东袁宅街街东的“后河”为东西一线。

开封城外的汴河故道,由于淤埋较浅,遗迹留存很久。

据《河南省古今地名词典·开封市地名词条选编》(4)“开封汴河故道”条下1987年的调查材料记载:“1984年自中牟汴河故道-万胜镇-汴河堤村-孙斗门村-皮屯村-陈留五里寨等处实地考查,有遗迹可见。如出郊区西南3公里有汴河堤村。郊区西郊乡孙贾斗门(今称孙斗门),在《宋史·河渠志》上有记载,为汴河岸边一斗门(即蓄水库闸门)。1986年,孙斗门村后挖排水河,发现汴河故道上的老桥桩。孙斗门村北东西一带数里,至今地势明显低洼,每逢暴雨汇附近地面径流,仍然自西向东自然流去。尤其是开封县(今祥符区)五里寨老人说,村北地老河道是赵匡胤的运粮河。”1993年编印的《开封市郊区志》记载:“隋堤,又名汴河堤,在郊区段西起西郊乡孙斗门村,东至汪屯乡屠府坟村,有迹可考。”

1996年,王宴春发表《北宋京都四条河故道遗迹何处寻》,文中谈到他亲见的汴河遗迹:

西门外马市街南头路东赵岩岭家东屋后有此河遗址,至今有个半亩大坑,村中老人说:此坑为古河道遗址,坑西线到堤外孙斗门地势至今较洼,坑偏东南对照州桥。

这就是最迟1996年开封还残存的汴河遗迹!沧海桑田,如今这些地方都成了高楼林立的市区。

北宋东京城外城上的东水门,是汴河出城水门、漕运船只入城的要道。1982年,开封文物考古工作者在勘探外城东墙时探明了一处墙体缺口,刘春迎的《考古开封》记载,“缺口南距外城东南角约730米,南北宽35米……还在其外(东)侧、今殡仪馆大门的两侧探到一处平面呈长方形的瓮城”,但“当时在该处并未探到古汴河的遗迹”。因这里是汴河东水门的位置,后来以附近东郊煤厂探出的汴河故道来推断此缺口为汴河故道。然而汴河并非直线,它可以流向偏南或偏东方向。这一观点的核心是:“拐子城其形制与瓮城基本相同,只因中间有一条东西向的河道将瓮城分作南北两部分,而每一部分的形状如‘7’,故不称其为瓮城而曰拐子城。”

李合群的《北宋东京汴河东水门考》则认为:“从瓮城的位置及其与外城东墙相接的关系来看,这处瓮城即为汴河北岸之拐子城,主墙体上的缺口,即是通津门。根据拐子城的对称性,汴河南岸还应有一处瓮城,以拱卫汴河南岸之陆行门——上善门。”为何此拐子城“为汴河北岸之拐子城”?依据是丘刚、孙新民在《北宋东京外城的初步勘探与试掘》中的推测:“由于南距东墙瓮门约80米有惠济河流过,水门的位置无法探出,估计这段古汴河即今惠济河,因此东墙瓮门有可能是汴河下水门附近的拐子城。”今惠济河和古汴河,出城位置一南一北,出城后惠济河在汴河故道以南流淌,已为文献、考古所证实,此段两者还未重合,将今惠济河“估计”为古汴河,显然不妥。况且拐子城也不可能离汴河那么远。拐子城是在汴河之南还是之北?并无实证。因两种观点推测的成分均较多,故这一问题在今后汴河东水门的考古、开发和展示工作中,应引起足够重视。

1984年,开封市在中山路州桥位置修筑大型下水管道时,发现了古州桥。经开封文物考古工作者对州桥进行局部考古发掘得知,桥为经明代改建的砖石结构的拱型桥,南北长17米, 东西宽30米。其规模之大、建筑之宏伟是国内罕见的,当即成为海内外轰动一时的珍闻,随后地上设立遗址显示标志。近年开封市已规划古州桥开发项目,该项目计划将在地下全面开挖出一段汴河,建造州桥展示大厅,展示“城下城”奇观。游客在游览时,会有一种回归过去、历史倒流的感觉。同时还将建设仿古地上州桥,以利交通。这又是一处重现原貌的汴河遗迹。

2014年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投票通过了中国提交的“中国大运河”申遗申请,包括隋唐大运河在内的“中国大运河”作为世界文化遗产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按照国家文物局在扬州召开的大运河保护与申遗工作会议精神,开封北宋东京城遗址和汴河遗址北宋东京城段进入“后续列入项目”。此间开封文物部门相继发现一系列与汴河有关的重要遗迹,主要包括汴河故道及两岸古代的建筑、桥梁等不可移动文物以及地名来源、故事传说、碑刻题记等。

汴河能够新生吗?在安徽和江苏之间,就有一条大型人工河道,它虽不是在汴河故道上开挖的,但因河线基本平行于早已湮废的汴河,故命名为“新汴河”。

在汴河故道上开挖的河流早在清代就有,那就是源于开封市的惠济河。《开封市志》(1986年~2004年)综合卷记载:

惠济河,源于开封城西北黄汴河口。惠济河原为古汴河,清乾隆六年(1741年),河南巡抚雅尔图奉敕开挖疏浚古汴河故道,竣工之后赐名惠济河。

邹逸麟前辈在《隋唐汴河考》中明确指出:“隋唐汴渠……自开封至睢县一段即今惠济河上游。”他还引注了清初的记载:“《一统志》开封府山川:‘惠济河即汳水也……本朝乾隆六年开浚两岸,赐名惠济。’汳水即汴水,见《水经注》。”

清代《续河南通志》中《雅尔图惠济河碑》所述较详,其中记载:

即循古汴蔡河入涡故道,湮者瀹之,浅者深之。又东过陈留、杞县,经睢州之挑河,柘城之永利沟,淮宁鹿邑之老黄河,抵安家溜以入涡而归淮,则贾鲁河势得减,而濒河各州县潦水有归,均免旁益,商船亦可直抵汴梁。

惠济河给沿岸市、县带来诸多好处,特别是航运,除因水患、人祸等原因中断4次外,仍延续了100多年!这是历代对惠济河不断修治的结果,可以说是后代“在用”的“汴河”。遗憾的是,惠济河航运和具有一定吞吐量的开封港最后终止于当代。首部《开封市志》第三册记载:

为了开发惠济河航运,195610月在开封市南郊左楼村建成新的开封港,港区宽度73.4米,作业区长度146米,建有坡形码头10座……1961年因水源不足,停止航运,关闭该港。

水源不足的原因是“水源未得到开发,仅靠黑岗渡口的两个虹吸管供水,不能保持正常流量。沿河桥闸设施,多数不符合船舶通过条件”。这些问题在当时并不是不能解决的,在今天的科技水平面前,更不成问题。而开封的黄河航运,“1982年以后,因黄河流量减少,航道淤塞,航运停止”。从此,北方水城开封就没有一条对外的水路了,确实美中不足,应引起重视。开发恢复惠济河航运,应是开封建设北方水城的重要内容。疏浚惠济河要比挖“新汴河”省事,可参照外省市经验,早做决议早上马。这是真正的汴河新生!

开封市文物部门对汴河故道的调查勘测显示:开封市境内已发现的汴河故道全长约80公里,其中开封市区段25公里左右,有10多公里故道与今天的惠济河重合。

惠济河从河南到安徽全长181.8公里,在开封市境内长67.15公里。到安徽入涡河经蚌埠汇入淮河。50多年前惠济河通航时,从开封坐船直向东南可达千里淮河第一大港蚌埠。蚌埠港现为全国28个主要内河港口之一,吞吐量巨大。蚌埠向东直通京杭大运河南段亦即隋唐大运河南段,一年四季通航江苏、上海、浙江、江西等省市,还可以借助开放港口通达海外。 这将是一条不亚于当年汴河的黄金水道。仅从开封到淮河就串连了36县共9座城市,其防洪、排涝、灌溉、航运和旅游等功能可逐步协调开发,前途景不可限量。在中原城市群中,这是开封独有的资源和优势。在风声水起的今天,开封人要敢于实现运河梦。

2017年年底,开封新建的朱仙镇“启封故园”入选“2017中国大运河文化带特色项目”,这是开封积极谋划建设大运河文化带的结果。文明是吸引外国游客最主要的原因,但开封目前尚缺乏世界品牌,作为隋唐大运河上的重要枢纽城市,开封应加快汴河遗迹展示工作,建议首先在惠济河和汴河的重合段恢复汴河历史风貌并尽早通航,逐步实现开封至蚌埠的全线通航,使其成为大运河文化带中的一个亮点,通过品牌影响力,进一步提高开封知名度,提高开封作为旅游胜地的档次,这对于加快宋都古城文化产业园区建设、打造国际文化旅游名城都具有现实意义。

 《开封日报》 201812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