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吟成豆蔻V
吟成豆蔻V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7,995
  • 关注人气:53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2010-05-13 22:07:55)
标签:

吟成豆蔻

桃花源

理想国

分类: 『口齿噙香』文学原创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追忆水流年

/吟成豆蔻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喝火令  云端

 

久盼东风起,还来放纸鸢。沉浮飞坠记流年。

不似旧时光景,依约梦中源。

 

烛下添双翼,单车越陌阡。燕凭风助上青天。

寄梦春晖,寄梦白云间。寄梦稻禾轻曳,枕草憩山前。

 

韵用词林正韵第七部平声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喝火令  山川

 

草木幽幽绿,清明四月中。野花深处水淙淙。

路转石阶难觅,隔垄问茶农。

 

拂足惟山露,淋漓沐谷风。小乏闲憩倚青松。

放眼山川,放眼遍葱茏。放眼白云缥缈,飞鹭过群峰。

 

韵用词林正韵第一部平声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喝火令  桃源

 

蛱蝶萦鸢尾,瓢虫没蜀葵。小蜂寻蜜绕蔷薇。

忐忑撷来奔去,一任主人追。

 

寂寂瓜蔬长,萋萋草木迷。豆藤桑叶影参差。

梦里桃源梦里尽葳蕤。梦里几曾归去,篱畔晓风吹。

 

韵用词林正韵第三部平声

 

●●○○● ○○●● ●○○●●○ ●●○○● ●●○

●●○○● ○○●● ●○○●●○ ●●○○ ●●●○ ●●●○○● ●●○

○平聲 ●仄聲◎可平可仄平韻仄韻

喝火令始见《山谷词》。雙調六十五字,前片三平韵,后片四平韵,此詞無他首可校。

後段句法,第四、五、六句疊用三〔曉也〕字,當是體例應然,填者須遵之。

 

 

每年春天的这个时候,这逝水流年如星辰般记忆,便会时常在脑海里闪烁。因为此时是万物初长成的时节,也是田园生机盎然的时节,我的回忆也正属于这个时节。这个时节里,有回不去的从前。回不去的不仅是那一片田园,更是我心中的桃花源,是我的理想国,是我心灵中的净土。

小时候,故居的大院里有不少空地,种着各种植物。学孔乙己吼吼:撷芳不算偷。我曾跟蜜蜂一样,绕花转悠后终抵不住诱惑,采撷了别人种的花,被主人追喊。我也有一块自留地,不规则的篱笆拦着,种着时令瓜蔬,一角是两棵桑树间的小花园,鸢尾和蜀葵都是我曾种过的花。每年春天,便有小童惦记我的桑叶(他们养的蚕正等着桑叶为食,能不惦记么),上树者不乏其人,每每被我追喊,我就是这一方霸主。追人与被追,这一幕如是周而复始不嫌乏味地上演着…(详见《茉莉香片》

从前我们这儿城市是和农田交织的,闲时随意散步便来到了农田,人们习惯了亲近自然的生活,小孩也是半放养的,不作兴成天拘在家里。现在的孩子可怜哟,这些只属于我们那个年代的儿时记忆,他们是不可能有的。他们只能在网上玩玩开心农场,这样一块地现如今我也一样不能拥有,每每在网上农场里有狗狗的人家偷菜偷花,多少还能找回一点过去被主人追喊的感觉。考察了一下几种版本的农场,QQ农场里作物的设计,大多和实物比较相符。

    我家现在的大院已算不错,市中心难得的闹中取静之所,多少还有些空地。邻居们很可爱地种了些桑树、木瓜、枇杷、无花果、石榴、鸢尾、豆蔻、柑桔等,长得茂盛时,会不设防地被物业的圣手毁灭性地修剪。原打算今年用新相机拍豆蔻上来大家瞧,只是被剪得有点稀疏。被城市化后,市郊原先自己有块地、住着自己小院的农民,住入单元房,也早有另外的收入,却怎也不习惯。有些小区的住民原就是乡里,于是大家不谋而合地在小区里辟了块菜地,种什么的都有,还有种水稻的,每年丰收时还敲锣打鼓的,过过干瘾。

 

德生哥长我几岁,是我家同楼道的邻居,那时住的都是筒子楼。他心灵手巧,聪慧过人,性格明朗而善良;而我小时候是个很有感受能力的孩子,是大院小孩争相交往的对象。

有关德生哥,我还有一件记忆犹新的事。那时他上小学,有天放学回来,他告诉我,过两天晚上会带我去看电影。接下来这两三天,心里时常想到,终于到了那天晚上。心中雀跃地由德生哥牵着,从小路行了二十几分钟到了电影院,刚开场。不曾想把门的不让进,说是学校包场,不准带小孩,补票也不行。德生哥只好把我往回送,月亮从高高的树上投下树叶的影子,我趴在德生哥背上,难掩的沮丧,还忍不住哭了几声,德生哥只好用他不多的零花钱在小店里给我买了两颗糖。晚上临睡时,躺床上想起刚才的事,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晚没看成电影虽让我失望,但德生哥却从没让我失望过。他总是为我着想照顾我,有好吃好玩的先惦记我。这样一种默契投缘的很纯粹的兄妹情,现代人怕是又要像韩剧一样想歪了。现代人,最缺的就是纯粹,什么都要经营,包括人生,包括情感。当真性情被所谓的情商所替代,我打心底里替你们感到悲哀。

    春天,德生哥总会带我去稻田上放飞他自己亲手做的鸟形飞筝。我们去放飞风筝的那片稻田,后来被建成宾馆区,由于福州市中心温泉密布,还有桑拿之类,说不好听点,曾一度沦为红灯区。这些不是土生土长的福州人是不可能见证的,这才是最真实的幻灭。不要告诉我这就是发展,发展才是硬道理,这种发展是任何一个土生土生的真正的福州人都会拒绝的。可即便是沦为红灯区,却不能抵毁我心灵中的净土,因为记忆是不可磨灭的,因你我的真实存在而存在着。

 

现如今,每年踏青都要去得更远,而且每每失望,常常到那儿时被告知又被征地了。无非是修路和盖房,那么高的房屋空置率,真正需要房子居住的人依然买不起房;而公共设施,又有多少是重复建设。土地原属于不可再生的、稀缺的社会公共资源,某些阶层的过度开发以谋利,无疑是对社会公共资源不合理的侵占。而且往往以合法的方式运作,合法地侵害弱势群体(包括原住民)的利益,并剥夺了他们的选择权。记得有位我不敢恭维的国内的所谓学者,曾对瑞士首都伯尔尼由公民投票决定不建大型国际机场发表过高论。首先,此人孤陋寡闻,伯尔尼是有机场的,只不是大型国际机场;再者,这种公民投票至少体现了公民的选择权,选择不接受以毁灭传统生活方式、破坏原生态为前提的不健康的高速增长。这才是民主的真正体现,是广泛的民主,不是只体现某些阶层利益的民主。代表某些阶层利益的御用文人或经济学家们,他们唱的是哪出,不要以为广大民众都看不明白。对于某些社会不公平现象后深层的原因,我们往往是心知肚明的,却选择了作沉默的大多数。所谓话语权,不是你在家里发个议论便叫话语权,而是要有一定合理的传播和被采信的途径。在没有普遍的基础保障和平价供给情况下,所作的改革是否合理;贫富分化急剧加速情况下,完全由市场来调控是否会失效;最普遍的社会人群读不起书、看不起病、住不起房,这样教育、医疗、房产改革是否成功,真是不言自明了。是政治作秀,还是为民作主,5.12汶川大地震中已见真章。今年对房价及宏观经济膨胀的调控,是否能奏效,我们不妨拭目以待。关键时刻,温总理一定要挺住,一招不灵,再出一招,直到奏效为止。给支个招,打蛇要打七寸,房地产商最怕资金断链,两国交兵,粮草先行,灭敌粮草为致胜的关键招。为什么目前许多城市住房交投急剧下跌,房价却跌不下来?房地产商惜售。房地产商为什么能惜售?因为他们还有足够的资金撑盘。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金融调控太迟(始于今年一季度),最佳的时机应是去年四季度,针对房地产的金融调控应在其他政策前。调控迟、放贷松,房地产商手上资金太充足了,足够他们撑一段时间。而且,对房地产的金融调控,不仅要针对消费者购买房产的贷款调控,更要针对房地产商向银行的贷款调控,以紧缩为大前题进一步提高房地产商贷款及申请新项目的条件,并严打银行和房地产商的非正常交易,这才是七寸所在。

 

老师是我小学高年级的语文老师,他不仅注重我们语文方面全方位的培养,他所教会我们的,更是受益终身的东西。他的家境不好,而他所呈现的并不是一个苦难中努力挣扎的人,而是一个乐观自在地生活着的人。很小的简陋的平房,上搭一阁楼,挂着一幅陋室铭,门前狭窄过道一侧,种着盆栽的花花草草,鱼缸里养着鱼。

除了学校例行的郊游,陈老师还会在周末或自习课时,带我们到田野、山川,做为对作业完成得好的同学的奖励,并要求当场作文。陈老师一向赏罚分明,而且他会直接了当指出你的错误,适时教育,对所有学生都一样关怀。他带我们出去时常说,他很难一个人照顾我们所有人周全,同伴之间应该互相关心、互相爱护,要有协作精神。他每回带我们出去时,总教我们认识不少植物,有时和当地的乡里攀谈,无时无刻不可以学习,而且是快乐的学习。

这些对于我日后的行事方式,都大有稗益。我小时候挺奇怪的,虽性格开朗,却会喜欢很悲凉哀怨的音乐文字,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内在的忧郁气质。若不是曾被周围的邻居那般疼爱关怀着,若不是陈老师让我看到了这样一种存在,或许今天的我会是一个心中只有一己而自怨自哀的人。因为被爱过,所以生命变得不同了,当面对困难和不平时,能够有较乐观豁达的态度。

 

今天发的这几首词,是五月份的社题作业。最近有不少朋友常到诗社逛,有的虽然之前不涉及诗词体裁,却有一定文字基础,只要是打心里想学习诗词、并且有交流的意愿的朋友,我们都欢迎。正式加入江南诗社,需向诗社博客发好友邀请,并等待审核通过。两年前的这个时候,我始学诗词,七月底大家建了诗社,无非是给自己一个学习的机会,写一些自己想写的东西,和朋友一起学习和交流,这两年来大伙儿都进步不少。

 

紫花苜蓿(紫云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我的紫云英指环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柑桔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香樟树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火龙果花(与昙花同属)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杨桃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桑树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由下至上依次为:葵菜、油菜、莴笋、春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芋头的地上部分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龙眼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野草莓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花生花(花生居然是豆科)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豇豆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茄子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西红柿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丝瓜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西番莲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木瓜花(木瓜大个花却小)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南瓜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香葱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姜花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胡萝卜花(虽名字只差一字,胡萝卜却是伞形科)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蜀葵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鸢尾(我小时候养的是这两种)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番薯花(长的很像牵牛花,因为它们同属旋花科)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空心菜花(咋那么像番薯花?因为它们同为番薯属,只空心菜的茎是空心的。)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土豆花(是不是很像上面的某一种?因为它属于茄科)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江南诗社』追忆逝水流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