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编剧张延兵
编剧张延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28,614
  • 关注人气:1,04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七八十年代,鲁西南人民是怎样过年的?

(2020-01-22 20:01:49)
标签:

文化

历史

分类: 杂谈

 

七八十年代,鲁西南人民是怎样过年的?

                                                                  (东北阿里)

 “小老鼠,上灯台,偷油吃,下不来……”记得从小时候,奶奶经常讲给我听的就是《老鼠上灯台》了,2020年是农历庚子鼠年,鼠是中国传统十二生肖之首。年,即是春节。过年起源于殷商时期年头岁尾的祭神祭祖活动,是我国最重要的一个古老传统节日。从腊月初八的腊祭开始,就是迈入了过年的节奏,中间还有腊月二十三或二十四的祭灶,一直到正月十五,其中以除夕和正月初一为高潮。

七八十年代,鲁西南人民是怎样过年的?

七、八十年代尽管是物质匮乏、尽管家家户户经济条件捉襟见肘,但是,小时候依然盼着过年。小时候后过年的愿望也很简单,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就是穿着母亲做的新衣服,口袋里揣着父亲给的几角压岁钱,拿着几个零散的炮仗,和邻居的孩子们在一起燃放。除了穿的,玩的,就是吃的。盼望过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因为过年能吃上母亲亲手做的白面馍馍和饺子,吃上一碗热气腾腾腾的猪肉炖粉条子。

“年”字表示庄稼成熟,即“年成”“年景”。关于年的传说有两个版本,一是传说中年是一种猛兽,腊月三十的晚上来伤害人,人们燃放鞭炮,将年赶走。初一这天,年不敢来捣乱伤人,百姓日子十分太平,把初一称为过年。二是传说年是一位神仙。有一种野兽是“夕”, 夕也是在腊月三十这天出来伤人,为了赶走夕,神仙年和百姓燃放鞭炮,赶走夕。三十那天称为“除夕”,也是除掉猛兽夕的意思,为了纪念“年”,把初一称为过年。

我的家乡单县,是一个千年古县,位于鲁西南。有关年的传说,小时候只听到老人们说过几次,留下了一点印象。过年传说的版本不用刻意求证,这只不过是一个传说而已。回忆起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过年,记忆犹新。七、八十年代还是人民公社时期,由于粮食产量低,收入低,家家户户日子过得很紧巴,尤其是到了年关,很多人家没有余粮。大人还行,不能亏了孩子,为了让自己的孩子过个好年,四处借贷就成了大人的首要任务。

我家的条件相对邻居们好一些,虽然是一家八口人,但是,到了年关,口粮还是绰绰有余,钱也相对够用。我家五个孩子,一个女孩四个男孩。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我和哥哥弟弟饭量都很大,每次都吃几个地瓜面的窝窝头。当时的农村,基本都是以地瓜为主,平时很少吃炒菜,咸菜疙瘩是主角。主食和副食没有油水,消化快,不顶饿,所以,每次到饭顿总是感觉饥肠辘辘。

我父亲是铁匠,有祖传的手艺,走街串巷,每天都能挣上几元钱,家里有来钱的路子,不愁没钱买粮食。每次吃饭,我们几个孩子就像打仗一样,狼吞虎咽,吃完把嘴一抹就上学去了,剩下的碗筷由母亲一人洗刷。看到我们上学远去的背影,父亲就对我母亲说,家里的钱够花就行,多买点粮食,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怕他们吃。其实,我父亲说的所谓的粮食就是指的地瓜干。玉米和小麦产量低,属于稀缺粮食。

进入小年,也就是腊月二十三,家家大扫除、祭灶。小年过后,来我家借钱借粮的邻居络绎不绝,我父母心地善良,人缘又好,邻居有困难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了。不管是谁家,无论是借钱还是借粮,只要说个数,准保邻居们满意而归。父亲挣钱很辛苦的,推个独轮车一个村庄挨着一个村庄走,每天要走上几十里路,周围十里八乡的乡亲们几乎都认识他。过了小年,也就是到了腊月二十六这天,我父亲才休息。年三十这天,还要在铁匠炉上、风箱、独轮车上贴上春联,讨个吉利。按照当地的风俗,从腊月二十六到正月十六,这个期间,任何人都不能碰铁匠的东西,只有到了正月十六这天,在院子里燃放一挂鞭炮,然后,再磕三个头才能动这些工具。所以,每年封炉前,父亲都会对我们几个孩子嘱咐一遍,不允许任何人靠近。

封炉后,父亲就开始置办年货了,年货不像现在很全活。过年,少不了杀年猪。只要村子里有杀猪的,就会围上很多人看热闹。小时候,我们村子只要有杀猪的,总能看到丁大爷的身影,丁大爷有一手杀猪的绝活,一刀子下去,就会就猪扎个透心凉,这就是给猪放血,热腾腾的鲜血会顺着刀口流进盆里,东家就会拿着高粱杆不停的在盆里搅拌,防止猪血凝成血块。猪血放干净后,接下来就给给猪吹气了。给猪吹气,也是力气活,只有肺呼吸量好的人才能胜任。只见丁大爷将衣服袖子挽起来,拿起杀猪刀,在猪的一条后腿上划开一个口子,然后,再拿起一根钢筋,从划口子的部位进入猪的身体,钢筋是游刃在猪皮和猪肉之间,就这样,丁大爷拿着钢筋来回捅了几下后,抽出钢筋,然后,一只手抓在猪腿有血口子的下方,另一只手则扯起猪皮,两腮鼓的高高的,嘴对着血口子后就开始往里吹气。丁大爷的脸憋的通红,不断地发出“噗!噗!噗!”的声音。见此情景,有的村民忍不住发出笑声。丁大爷用手紧紧抓住猪腿,然后缓了一口气说:“别笑,你也一笑我就使不上劲了。”说音刚落,很多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马大爷逗丁大爷:“大哥,你行不行,不行换人。”东家说:“换人行,你来吹?”马大爷听完笑笑摆摆手:“我说笑话还行,吹猪我可不行,还是丁大哥来吹吧。”大家听到马大爷说完,又是一阵大笑。旁边一个村民又对马大爷开了一句玩笑说:“大哥,你吹猪不行,吹牛行。”我们几个看热闹的孩子,也跟着大人笑了起来。

给猪吹气后,接下来就是给猪拔毛。几个大人将一口大锅固定好,东家提来几桶烧好的热水浇在猪身上。大家七手八脚一阵忙活,猪毛拔的干干净净。

大人将拔下来的猪蹄夹子分给们我们几个小孩子,猪蹄夹子里面放上猪肉,再加一根棉花搓成的条,就是猪蹄灯了,猪蹄灯是我们小时候过年时,夜晚照亮用的。猪的膀胱也是给孩子们玩的,大人们会将膀胱清洗干净,然后用力吹气,膀胱就会鼓起很大,就像一个气球般大小,吹好后,系上一根绳子,就可以拿着玩了。

猪毛拔干净后,丁大爷用铁钩将拔完毛的猪挂在一棵树丫上,开始开膛破肚,分割猪肉。大家根据需要,要多少丁大爷就割多少,东家在一旁过称、记账、赊账。老家就是这个风俗,村子里杀猪,不用现钱购买,东家记账后,过一段时间,再上门收账。当时的猪肉价格一般在八、九毛钱,看似便宜,一点也不便宜。要知道,当时上班的工人每月工资才几十元。我家每年都会买上几十斤猪肉招待亲戚朋友,买猪肉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买完猪肉后,还要买羊肉。单县人很喜欢喝羊肉汤,羊肉是每家每户必不可少的肉类。有条件的就杀只羊,没有条件的就上集市上购买。过了正月初一,用来招待亲朋好友。单县的羊肉汤有着几百的历史了,是山东著名小吃,分为红汤和白汤。

肉类解决后,接下来就是鞭炮。我记得买鞭炮都要跑到陈蛮庄或李田楼、终兴、时楼等周边的集市上购买。卖鞭炮的人很多,为了销售更多的鞭炮,很多业主比赛燃放,看看谁的鞭炮响。那时候,我家乡的鞭炮大都不是红色的,好多都是小作坊利用废旧书纸制作的。每年到了过年时,卖鞭炮的在集市上排出地摊有百十米远,“噼里啪啦”,好不热闹。

买菜买肉买鞭炮后,剩下的就是蒸馍馍了。白面馍馍基本上要蒸上一小天,馍馍是用来招待客人和走亲戚用的,除了白面馍馍,还有玉米和白面混合用的团子,团子里面是地瓜泥和大枣,甜甜的,很好吃。记得小时候,每到过年蒸馍馍时,都是我在厨房烧火拉风箱,烧的是棉花棵子和麦秸等农作物秸秆,火很软,蒸一锅馍馍要花费四十多分钟。那个时候,农村贫穷、落后,家家户户基本没有戴手表的,也没有闹钟,没有时间怎么办?按照乡亲们的经验,馍馍下锅后,锅盖上面放一个盆子,盆子里放点凉水,锅底再多添加柴禾,加大火力,烧到锅里的水不断翻滚,锅盖四周冒着白烟,这个时候,你在摸摸盆子里水是不是热了,如果感觉热了,锅里的馍馍就是熟了,如果不热,证明馍馍还没有熟。火苗舔着锅底,也烘烤着我的脸庞。我不断地看看锅盖四周是不是冒着烟,看到四周冒烟时,我就将手伸进锅盖上面的盆子里,感到烫手时,我就告诉大人说这一锅馒头熟了,然后,在接着蒸下一锅。起锅时,我就燃放一个鞭炮。起锅放鞭炮,是当地的风俗习惯,不知道是哪辈子人发明的,但是为了能燃放鞭炮,我还是乐此不疲的帮大人干活。在厨房烧火蒸馍馍,可不是轻巧活,一天下来,我的左胳膊累得酸疼酸疼的。

饺子是正月初一早晨吃的,必须是素馅。腊月二十九这天,就准备饺子馅。我记得小时候大多数家庭饺子馅都萝卜的,我家也不例外。从菜窖里拿出几十斤萝卜,清洗后叉成条,过下热水,再用菜刀剁碎。萝卜馅里加上各种佐料,在放入剁碎的粉条就算拌成了。放一夜后,在三十这天上午,全家在一起包饺子。大人负责包饺子,包完的饺子放进笸箩里,上面盖上纸,纸的四角再放上几个硬币,图的是吉祥。

七八十年代,鲁西南人民是怎样过年的?

三十也是贴春联的日子,家家户户都选择上午贴春联,忌讳下午贴春联。春联,按照家乡的方言讲就是“对子”,村里有几个写春联高手,第一个高手马衍学老先生当之无愧,可是说是我们村的老大,我们第四生产队的乡亲们家贴的春联几乎都是他写的。另外还有一个高手就是李老先生,他的书法在当地也是小有名气。我家张贴的春联,这两位先生都给写过。有两年春节,我家的春联都是我写的。但是,和两位老先生相比,我的“书法”逊色很多,没有可比性,远远不及两位老先生。

三十晚上,是邻居们在一起相聚的日子,每人带一个菜,将菜端到聚会的地方,东家负责管酒,大家在一起其乐融融。我们这些孩子也不例外,也像大人一样,选择一个地方,带着菜聚集在一起。小时候后在家时,我们选择的地方是守春哥家,守春哥比我大两岁,是我们的孩子王,很有号召力。年三十都聚集到守春哥家推杯换盏,大家在一起开心快乐。没有电视,我们几个孩子一直热闹到下半夜。这个时候,村子里鞭炮声开始不断。我们老家的风俗是,除夕之夜,谁家起得早,谁家来年的日子就会蒸蒸日上,大家为了讨个吉利,几乎起的都很早,煮饺子,放鞭炮。还有一点就是,吃饺子最好在天亮前吃完。邻居们过来拜年时,如果你还在吃饭,就显得不礼貌了。初一这天,村里的孩子就会给大人磕头拜年,大人就给孩子发红包作为压岁钱,小时的年味回味无穷,乡里乡亲,相处融合,幸福并快乐着。

 2020年鼠年春年脚步声越来越近,开往春天的列车也即将启动,回忆童年,展望未来,充满希望。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