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柱V队
吴柱V队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294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006年金场清场经过和有关存在的问题

(2007-08-08 00:14:40)
2006年7月中旬我(普措才仁-可可西里森林公安分局干警)的母亲白玛接受中央电视台-半边天节目组的记者周泉泉邀请,准备同几个记者进山去拜忌我舅舅杰桑-索南达杰.。7月23日我给布琼(可可西里森林公安分局局长)反映了这个请求,因为我舅舅牺牲的地方是布阁达巴峰下面的大太阳湖湖头,这是我们保护区的核心区,没有局里或国家林业局的批准,擅自进山是不合法的,所以希望能得到局里的支持和批准。说完后,布琼局长就给管理局局长才嘎反映了这个请求,没过几天,局领导同意了,并说因山里的路况不好,所以派局里的工作人员巴丁和拉龙才仁(两位都是可可西里管理局林政人员)随我母亲和记者一起进山。
母亲和记者们于7月28日抵达格尔木.。就在这时我接到局里才达书记的电话,让我先陪母亲她们到昆仑山山口纪拜我舅舅的墓碑,于是当天半边天记者们在杰桑-索南达杰保护站上给母亲做了一期节目,下午三、四点左右我又接到才达书记的电话,他让我在索南达杰保护站待命说局里安排有任务,于是母亲和记者们当天下午回了格尔木。
下午6点左右,才达书记、罗延海(森林公安分局副局长)、尕玛才旦(分局干警)、赵新录(分局干警)、吕长征(司机)、尼玛(司机)、郭雪虎(临时工),还有我们的志愿者杨征(北京人)一行九个人两辆车,来索站接到我后,我们连夜一起赶到了保护区(可可西里)核心区-马兰山的附近,同事说六、七月巡山时发现有挖金子的人现在要去清场。我对此事全然不知。因为我在2006年6月休假回玉树了。
我们于8月1日下午抵达金场(马兰山附近),当晚住在了金场负责人马老板安排的帐篷里。在路上时才达书记一直说要坚决清除非法采金者和非法进入核心区的人,但到了晚上才书记和罗局长到帐篷外给才嘎局长打完电话(卫星电话)回来后,态度就变了。直到第二天中午快吃午饭时,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我母亲她们租的一辆车和局里的巡山车竟然也到了马兰山金场,我徒步跑过去拦住了他们,着急的问我的同事巴丁,怎么把他们带到这里来了啊?去太阳湖的路不是这个,你怎么可以带他们到这里啊?他一脸的委屈,说走错路了。我们也就没有办法追究他的不是,不一会吕长征过来告诉我说才达书记让我母亲和记者们一起到金农帐篷里吃饭休息,没过两个小时她们就往太阳湖赶路了。下午当我们准备清场的时候,金场马老板借着没有搬运车的理由一拖再拖,我们一边让他们打卫星电话找车一边陪他们等,在这期间才书记和罗局长一直保持沉默,也没有下一步的工作部署,就这样僵持了8-9天。在这期间我们大家吃了8-9天的土豆,早上是土豆片、中午是土豆丝、晚上是土豆块,有时还吃点烤土豆,有一天为了改善一下伙食,我们拿溪水里长的一种植物--“地痞菜”做了顿饭,可能没洗干净,吃到口里全是沙子。别提胃里有多难受。没坚持多久就有好多队员身体吃不消了,尤其是老队员吕长征高原反映很厉害,剧烈的头痛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于是书记就让吕长征、郭雪虎、扬征还有一个“金霸头”(金场做主管事的人)到格尔木找车,并让他们必须要返回到山里来清理他们遗留在马兰山的垃圾。吕长征和他们是8月10号下午13点多出发的,我们第二天下午也返回了格尔木,临走时书记给金农们留话,说我们要是在三五天内没来再次清场,就说明可可西里的工作人员都死光了,听他当时的口气就是一定要让他们撤离保护区。在我们回到格尔木的第二天,局里开会会上决定调整人员,再次去山里清场,可是却把我安排去西宁出差,等我到了西宁再回来时也就是9月底了,回来后才得知原本决定再次清场的的事情也就此搁浅,再也没有人提及这件事情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直到10月6日,局里再次组织人员巡山,有罗延海(带队)、我、耿嘎、吕长征、龙珠、郭雪虎、桑巴龙珠,当我们再次来到7月份挖金子的地方时发现,那些人居然还在,并且场面之大让人目瞪口呆,7、8台大型的装载机连续不停的作业,并且一看就知道肯定是已经挖了不少于三四个月(但是因为气温太低他们已经开采不动了)。这对植被、河流的破坏让人痛恨至极。只要是懂得这方面的人就可以想象出这对一个受世人关注的国家级保护区是怎样的生态破坏!?我们当时进山的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气疯了,当我们再次准备烧毁他们淘金的工具,想强制性赶走他们的时候,罗局长给才嘎局长打电话请示时局长又制止了我们的行为,说让他们自己撤离。为此我只能在心里默默地流泪,却无能为力。等我们回到到格尔木,那些金农们也自己从马兰山撤了回来。在可可西里无人区10月份的气温已经到达了零下20-30℃,是因为温度太低,地面结冻无法开采了,否则我想就是再被我们巡山队的人发现,他们也还是不会撤离的。
十一月份国际环保知名人士-夏乐博士一行十几个人横穿可可西里时路过马兰山也同样看见了这惊人的一幕,并且他们的随行人员也拍了照片和DV。
到了2006年12月突然从玉树州政府来了干部考察组,要求我们每一个职工如实地填写对局里领导干部的民意测评,之后局里就出现了这样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传言,说一些干部可能出了经济问题,所以我们的领导班子会有大的变动。
2007年1月才嘎局长突然让我和罗延海、尕玛才旦、赵新录到西宁,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到了西宁休息了一天半,直到晚上才嘎局长请我们大家去吃饭,吃完晚饭后在饭店的门口给我们临时开了会,主要是针对于2006年我们发现的那个在马兰山采金的幕后老板王友才的事。告诉我们他家在青海省大通县民联村并让我们连夜去他家做笔录,当我们赶到王友才的家时,他对我们的到来好像早有耳闻,表现得很配合,并且很客气就像和我们管理局的人是认识了多年的朋友一样。让人觉得既气愤又可笑。做完笔录后,刘中(可可西里管理局办公室主任、森林公安分局干警)给他补开了 2006年7月的罚没款,金额5万,王友才自己说钱他去年就给我们局里了。我就不明白既然钱是06年给的可为什么现在才开罚没单据呢?难道真像传闻所说得那样,局里的领导经济有问题,现在开始补罪证了吗?
可可西里真的如我们局里给媒体反映的那样宁静吗?
从2003-2006年怎么会有那么多挖金子的人在可可西里非法采金?尤其是这次,我觉得有必要说出事实,我们局里一定是有人和这些金霸头里应外合,能有这么大权力的人应该不是别人就是才嘎局长,因为在我们这个单位自他上任以来,一直是大小事情,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没人敢说不和不对,谁敢说谁倒霉,他就会以各种方式报复。
我们天天说的是在巡山保护、保护、到底能够保护得了什么?是在保护挖金子的人顺利挖金子?还是真的能给后人造福?后人将会怎么看待我们这些披着环保卫士光环的虚伪人啊?关注可可西里,捐款、捐物的人们会怎么想?我们怎么面对那些善良的人们?是我们天天巡山的队员们的错误?还是我们这个团体出了问题?在我们格尔木金三角(回族居住区)流传着这样的谣言:可可西里管理局的人和金霸头合作,在可可西里大肆开采!
我觉的对此有很多的疑问,就拿2006 年7月挖金子的事情来说,原本7 月初发现的说要处理,可怎么就没有了下文?当我告诉局里半边天的记者们要进山作节目时,才嘎局长再次做了表面文章,让书记带领我们进山清场,书记带队原本是要清场,可局长的一个电话就把我们控制在了那里。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就是他自己派的带母亲和周泉泉等记者的人竟然一时疏忽带错了路,让媒体的人看到了山里的一幕,我想那也不是他想发生的事情。后来10月份也是同样,我们要烧毁帐篷强制性赶走金农出去的时候,又是才局长电话(是罗延海给局长汇报的)命令我们不许动他们,说会安排人在格尔木郊区设卡子拦截他们。可等我们到了格尔木,也没见我们局里有什么动静。这就证明局长就根本没有派人拦截那些人。
现实中的可可西里和各个媒体和报刊、杂志所描述的可可西里完全是背道而驰,我无法用语言或这样的文字全面地把这些年可可西里所发生的一切,还有我们的局长的生活作风、为人的品质、对职工的苛刻、和一天在外界道貌岸然的形象完全的表达完整。还有就是他一天打着去给我们局里筹款,为给大家改善工作环境的幌子,一天到晚去筹的钱,都用到那里去了呢?爱立信、恒源祥、以及无数的观光旅游者在杰桑-索南达杰保护站所捐的款都用到哪里了?还有我们局里自己的人在杰桑-索南达杰保护站至拉萨路段8公里处的采盐场得来的所有利润,和所有这些年罚没的:野生动物制品、枪支弹药、汽车等等这些帐目都记录到了那里……8年来这些话和所发生的一切,一直深深地印刻在我的心里、脑海里,反复的折磨着我,抛开我舅舅和父亲,如果仅仅做为一个旁观者我也不忍心看着一片净土变为废墟,我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所以恳请那些真正关注可可西里的人再次伸出援助的手让它回复宁静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