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梅晓春
梅晓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5,230
  • 关注人气:2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量子计算机和永动机——兼评郭光灿院士在深圳高新技术论坛上的报告

(2018-11-24 10:25:25)

量子计算机和永动机——兼评郭光灿院士在深圳高新技术论坛上的报告

 量子计算机和永动机

—— 兼评郭光灿院士在深圳高新技术论坛上的报告 ——

                               

                          福州原创物理研究所

20181115日上午,中国科技大学量子信息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郭光灿教授在深圳高交会高新技术论坛上发表演讲。看完报道,本人觉得有必要进行评论,并再次提出,量子计算机违背自然界的基本原则和事物的基本逻辑,类似于永动机,是根本造不出来的。

郭光灿院士在报告中有三点值得关注:

1. 批评有人将量子信息论鬼神化

郭光灿不点名地批评了中国科技大学教授,科学院院士潘建伟等人将量子力学鬼神化的言论,认为量子信息学与超自然现象无关,不应当把自然界中搞不清楚的东西归结于量子纠缠。什么灵魂呀,宗教呀,鬼神呀,与量子纠缠无关。

郭光灿尤其批评了潘建伟津津乐道的,量子力学可以实现人体瞬间隔空传输的说法,比如将他本人瞬间从合肥传送到北京。郭光灿说:“这肯定做不到,这不是技术的问题,是原理性做不到。量子信息作为科学不允许有这样的现象发生,这是把科学幻想和神话当成科学知识传播。”

2. 为量子计算机热泼冷水

郭光灿说,量子计算机理论上可以解决,但技术上很难实现。郭光灿承认,实现量子霸权至少需要10万个物理量子比特,而不是量子计算机专家们以前津津乐道的50个量子比特。这种数量级的巨大差异,为量子计算机热泼一大盆冷水,让学界头脑清醒,让某些量子技术牛皮专家原形毕露。近年来在量子计算机研究领域,自欺欺人,胡言乱语的疯热病需要退烧。

3. 用经典比特模拟量子比特

郭光灿隐隐约约地说出量子计算机行业的最高机密,由于量子逻辑比特实际上做不出来,就用经典比特模拟量子比特。经典比特没有指数加速计算功能,量子逻辑比特才有指数加速计算功能。因此现有的量子计算机实际上都不是真正的量子计算机,而是量子模拟机。比如谷歌的72量子比特计算机,是用宏观经典电路模拟量子算法,与微观量子力学实际上没有关系。

可以说这个报告是一个风向标,意味着国内学术界开始认识到量子计算机的神话难圆。但对量子计算机仍然抱有幻想,对于量子计算机类似于永动机,实际上根本不可能实现的现实,还没有清醒的认识。

鉴于此,笔者本文再次重申

4. 量子计算机的指数加速功能永远无法实现

理由是,量子计算机建立在哥本哈根学派对量子力学错误解释的基础上。该解释认为微观粒子在任意时刻可以处于两个不同的状态(叠加态),用微观粒子做成的量子计算机就具有指数加速功能。由于这种看法纯属对量子力学和几率概念的误解,违背自然界的基本规则和事物的基本逻辑,量子计算机是不可能造出来的。

现在所谓的量子计算机品种五花八门,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用经典电路来模拟量子算法,比如谷歌的72量子比特计算机,与量子力学和微观粒子完全无关。另外一种是利用原子离子的某些性质,对原子离子进行操控的计算机,称为原子计算机更合适。其本质是用所谓的量子纠缠态来代替量子叠加态,是量子力学基本概念混淆的产物。这两种计算机都没有指数加速计算的功能,都不是真正的量子计算机。

关于郭光灿说的第一个问题,网上有许多议论,也可参见本人在今日头条上的文章《量子力学无神秘,大神们请走开!——唯物主义世界观是中华民族的立国之本,不容颠覆——》。

在二十一世纪这个科学昌明的时代,中国科学界居然有如此多的科学院院士,名牌大学的正副校长,相信灵魂不灭,装神弄鬼,扮演现代崂山道士角色,鼓吹穿墙过壁,为通灵巫术站台,真是极其无聊,极其可悲。如此科学人文素养,如何为人师表,教育学生?

郭光灿能够公开站出来,批评这种言论,说明他是一个头脑清醒,良知尚存的学者。尤其是这种言论出自他的同行同事,郭光灿教授敢于公开批评,说明他有正义感,有担当。我为郭光灿教授叫好,希望中国科学界有更多的人以郭光灿为榜样,承担起作为一个学者应有的责任,弘扬科学精神,还科学一片净土。

量子计算机和永动机——兼评郭光灿院士在深圳高新技术论坛上的报告

    关于第二个问题,郭光灿说除了环境因素导致的退相干问题,由于原子难以操纵,量子计算总是出错,需要采用纠错技术和容错技术。为此需要消耗大量的量子物理比特来做这两件事,使计算结果能够正确。

按照通常的估计,为了维持一个量子逻辑比特的生存和工作,需要几百上千的量子物理比特与之配套。也就是说量子逻辑比特就像一个娇贵的皇后,极难侍候,需要几百上千的人为她服务。假设一台量子通用计算机有100个量子逻辑比特,每个量子逻辑比特要1000个量子物理比特为它服务,总数就是10万个量子物理比特。

至于量子物理比特与量子逻辑比特有什么区别,郭光灿没有说明。它们的分工不同,一种用来存储和计算,另外一种用来纠错和服务。可以想象,一台量子计算机要同时操纵10万个原子,既要让它们的全体在足够长的时间内保持相干性,又要使它们按指令同时协调运动,不发生差错,还能高效工作,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

然而即便如此,郭光灿也只说对一半。量子计算机真正的困难不在于纠错技术和容错技术,不在于控制相干时间,而在于微观粒子的叠加态实际上无法实现。波函数的叠加原理只是量子力学的一种描述方法,用于对微观粒子进行统计平均计算,而不是说一个微观粒子在同一时刻同时处于不同的状态。自然本性决定了这是不可能性的,不是通过技术改进就能够克服的。

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不但误导了物理学和哲学,现在已经发展到误导技术,对社会生产造成祸害了。

郭光灿教授算是一个实干而低调的人,他实际上是中国量子通讯的开山鼻祖,但他总是默默耕耘,并不伸张。他告诉世人,对量子计算机的前景不要过于乐观,说明他头脑清醒,有自知之明。他在会上说,他的研究团队至今只能做到3个量子比特。IBM做到20个比特,有可能在三五年做出第一个产品。但是即便做出来了,仍然是一个专用机,是一个功能很低级的专用机。

郭光灿对量子计算机现状的判断,对某些量子技术专家的胡言海口吹大牛,是充分打脸的。据媒体20175月报道,“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潘建伟院士和陆朝阳教授等研制的光量子计算机,利用量子特有的‘叠加状态’,采取并行计算的方式,使计算速度以指数量级地提升,比人类历史上第一台电子管计算机和第一台晶体管计算机的运行速度快10倍至100倍”。这种说法骗骗外行人可以,对行内人来说真是贻笑大方的。

世界上首台经典计算机名叫“埃尼阿克”(ENIAC)1946诞生于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它每秒执行5000次加法或400次乘法,是继电器计算器的1000倍、手工计算的20万倍,能够快速计算导弹的飞行轨迹。

潘建伟和陆朝阳的光量子计算机能做到吗?事实上,潘建伟的这台所谓的量子计算机不但没有加速计算功能,而且是根本没有计算功能。它只是一个取样器,用来做数据搜索和取样的。也就是说这台机器连11等于2也不能计算,更不要说用量子算法做并行计算。然而,潘建伟等却通过媒体大肆宣扬他们的创新成果,搞得全世界都以为他们做出惊天动地的丰功伟绩。

201810月,陆朝阳在上海浦东创新论坛上继续忽悠说,他们能在2 ~ 3年内实现量子霸权。建议他别夸海口,请先把他和潘建伟的那个光子计算机是不是真的量子计算机,有没有指数加速计算功能说清楚!

量子计算机和永动机——兼评郭光灿院士在深圳高新技术论坛上的报告

对于郭光灿教授,我的问题则是,他做的三个量子比特是真的吗?

这就触及到量子计算机行业最深的痛处,它也是量子计算机专家最忌讳谈论的问题。或者说是他们最不愿意谈,但又回避不了的问题。对于这个问题,不但郭光灿没有说真话,所有的量子计算机专家都没有说真话。事实上如笔者所知,不仅郭光灿的实验室,至今为止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研究机构做成一个真正的量子比特。量子计算机专家声称的量子比特都是滥竽充数,没有一个是真的。

笔者在本文中要重点说的,就是这个问题。量子计算机专家所能做的,只是操纵了几个微观粒子,使它们在短时间内处于相干状态。用他们的行话来说,就是量子纠缠。但他们没有做到使每个微观粒子同时处于不同的状态,他们在移花接木,偷换概念,用量子纠缠来代替量子叠加,然后就说实现了量子计算。真实的情况是,用这些微观粒子组成的系统,可以进行普通的数值计算,但没有指数加速计算功能,因此根本不是真正的量子计算机。

事实上,量子计算机不是理论上可以解决,技术上难以实现,而是理论上根本不可能,技术上无从谈起。量子计算机是当代永动机,是天方夜谭,画饼充饥,海市蜃楼,是水中花,镜中月,人类对它永远可望而不可及。

关于量子计算机不可实现的详细论证,可见本人和俞平先生的文章《量子计算机的指数加速不可能实现》(在道客巴巴文库和百度文库可查),以及今日头条科普文章《量子计算机之海市蜃楼》(梅晓春新浪博客可查)。本文简要重述如下。

量子力学建立以来取得巨大的成就,但对于其数学体系的物理意义,至今没有弄清楚。量子力学有多种解释,其中正统的哥本哈根解释是最糟糕的一种。爱因斯坦与波尔争论了几十年,就是因为爱因斯坦不能接受波尔的哥本哈根解释。

量子力学有五条基本原理,其中的两条是微观粒子波函数叠加原理和全同性原理。对这两条原理是数学描述,学术界是没有异议的,但它们的物理图像解释却是众说纷纭。哥本哈根解释错误地理解这两条原理,给物理学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全同性原理是用来对微观粒子做统计平均计算的,却被曲解成量子纠缠,导致物质鬼魅关联,人体隔空传输的奇谈怪论。对波函数叠加原理的错误理解,则被用来作为量子计算机的基础。更明确地说,量子纠缠不是量子计算机的理论基础,量子叠加的哥本哈根解释才是量子计算机的理论基础。

按照哥本哈根学派对波函数叠加原理的理解,微观粒子可以同时处于多个不同的状态。一旦进行测量,就塌缩到其中的一个态。它被称为波函数的塌缩理论,是量子力学测量理论的基础。这种说法是非常怪诞的,它说了也白说,实际上等于什么都没有说。因为每次测量发现一个粒子总是处于一个状态,从来都没有发现一个粒子会同时处于两个状态。凭什么可以认为,在没有测量之前能同时处于两个状态?哥本哈根解释实际上是对量子力学和几率概念彻头彻尾的误解,它连什么叫几率都没有搞清楚。

在数学上,所谓的概率是建立在大量数据统计平均的基础上。量子力学的原意是,一个微观粒子可以以几率的形式处于不同的状态。比如氢原子中的一个电子,它即可以处于基态,也可以处于第一激发态。如果处于基态的几率是0.7,处于激发态的几率是0.3就意味着需要进行10次观测,7次发现电子处于基态,3次处于激发态,10次测量所在的时刻是不同的。而不是说一个电子在同一时刻以0.7的几率处于基态,0.3的几率处于第一激发态。这种说法违背了几率概念原意,它需要电子有分身术,等于说在某个时刻0.7个电子处于基态,0.3个电子处于激发态。

事实上,一个电子从基态跃迁到激发态需要吸收一个光子,涉及到与第二个微观粒子的相互作用和能量输入。因此,一个电子根本不可能同时即处于基态,又处于激发态。就像一个人不可以同时即处于楼上,又处于楼下。物理学实验从来都没有发现,微观粒子具有这种分身能力。

再比如,一个微观粒子在磁场中自旋可以向上也可以向下,但不可能在同一时刻即向上又向下。要使粒子的自旋从向上变成向下,需要外磁场改变方向,或对电子施加能量。哥本哈根解释鬼话连篇,说一个微观粒子可以同时处于两个不同的状态,任何一个具有正常理智的人都不会相信这种胡说。然而信仰哥本哈根解释的量子物理学家,不但把这种鬼话当真,而且把它用来作为量子计算机的理论基础。

传统的电子计算机采用半导体晶体管,一个晶体管在任意时刻只能处于一个状态,因此只能存储一个比特的信息,称为一个经典比特。按照量子计算机理论,由于一个微观粒子可以同时处于两个不同的状态,就可以用来同时存储两个比特的信息,称为一个量子比特。正是这种差别,量子计算机被认为具有加速并行计算的功能,其优越性使传统的电子计算机相形见绌。

量子计算机和永动机——兼评郭光灿院士在深圳高新技术论坛上的报告

量子计算机专家说,由50 ~ 100个微观粒子构成的量子计算机就能实现量子霸权。50个晶体管一次只能同时存储50经典比特的信息,也就是一句话的容量。而50个微观粒子的量子计算机有50个量子比特,一次可以同时存储250次方经典比特的信息。这是一个什么概念呢?250次方约等于1千万亿,是一个天文数字。如果是100个微观粒子构成的量子计算机,其存贮和计算能力就远远超过目前全世界所有的电子计算机的总和。

按照量子计算机专家的预言,一旦实现量子霸权,传统计算机将被远远抛在后面,世界将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比如,量子计算机可以在瞬间破译任何密码,现有所有的保密通讯都没有秘密可言。潘建伟等人正是用这种说法吓唬政府有关部门,并声称量子通讯具有绝对的保密性,就连量子计算机也无法破译。由此弄到大笔的研究经费,搞出一大堆所谓的量子(卫星)通讯工程,并在资本市场上呼风唤雨,欺骗广大投资者,圈钱无数。

随着量子计算机研究热潮的兴起,50个量子比特的记录很快就被打破。20183月,美国谷歌宣布研究成功72量子比特的计算机,量子霸权实现了吗?按道理,这台机器的计算能力是50个量子比特计算机的一千万亿倍,但它能干什么呢?

就别说它能计算什么了,我们只要看看它的存储能力,就知道怎么回事。量子计算机之被认为具有如此巨大的计算能力,是由于它采用并行计算方法,也就是说它可以把需要计算的结果一次性地算出来。传统电子计算机则是走一步算一步,将第一步的计算结果作为输入,算出第二步。这就要求量子计算机就有强大的存储能力,把所有计算过程所需要的信息一次性地放在存储器中。我们来计算一下,谷歌72比特的量子计算机的存储器应当具有什么样的存储能力。

我们知道,存储一本几十万汉字的书大约需要1百万经典比特的存储空间。一个普通大学的图书馆大约有1百万本书,需要1012次方个经典比特的存储空间。估计全世界大约有1万个这种规模的图书馆,存储所有的图书需要大约1016次方个经典比特的存储空间。如果量子叠加态能够被利用,72个量子比特的量子存储器就能够存储1万个地球的图书馆里所有的书。

谷歌的量子计算机可能吗?别说1万个地球的所有图书馆的书,就先把1本书的内容存进去吧。其实它只是一个打着量子旗号的经典模拟电路处理器,与量子力学的波函数叠加原理根本搭不上边。它与经典的电子计算器没有本质的差别,存储能力不过尔尔,根本没有并行加速计算的功能。

事实上,现有的量子计算机至多只能看成原子计算机。它们都是用原子和离子等来代替硅基晶体管,对经典电子计算机进行模拟的计算机。它们利用一个微观粒子可能存在的两个状态(非同时),代替经典计算机的一个电子元件的两个状态。虽然微观粒子的有些性质与经典粒子不同,但用来做计算机的基本逻辑单元时,本质上是一样。不论是微观粒子还是硅基电子元件,它们都不可能同时处于两个不同的状态。二者的主要差别在于几何尺寸,而不是能否做并行加速计算。

计算机的存储能力是决定其计算速度的关键因素之一。由于判断一台计算机是否有加速计算能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测量一个存储器的存储能力是相对简单的,我们可以用以下条件,来判断一台计算机是不是真正的量子计算机:

对于一台由N个微观粒子组成的计算机,如果它的存储器能够达到2N次方个经典比特的存储能力,就可能是真正的量子的计算机。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就不是真正的量子计算机。

按照这种标准,至今世界上没有一台量子计算机是真正的量子计算机,只能称为原子计算机。因此任何人、任何机构在宣称研究成功量子计算机之前,请测试一下他们的量子存储器,看能不能达到2N次方经典比特的数量级。量子计算机专家们,先莫谈量子计算,请把量子存储器做出来!

说量子计算机在原理上没有问题,将量子计算机的困难归根于所谓的量子系统不稳定性,也就是所谓的量子退相干效应。然而,量子系统的不稳定是可以通过技术方法解决的,原理性的问题则是不可能通过技术来解决的。微观粒子在任意确定时刻不可能同时处于两个不同的状态,这是原理性的问题。量子计算机无法跨越这种界限,依靠技术力量是不可能改变自然界本性和事物的基本规律的。

郭光灿在报告的最后说:“整个量子计算机发展处在从晶体管时代到集成电路时代的过渡阶段。我们现在是搞一个本源公司,大家有兴趣可以到那里看,那个公司平台里面告诉你量子计算机的基本知识,告诉你怎么操作,怎么用经典来模拟量子比特”。

这段话的关键是“用经典来拟量子比特”,它道出了当今量子计算机研究的最高机密。即他们做的实际上都是经典比特,而不是量子比特。因为他们根本做不出量子比特,就用经典比特来模拟量子比特。

比如谷歌研究的72比特量子计算机,实际上应当称为量子电路模拟器,不可能具有指数加速功能,不是真正的量子计算机。请看以下网络报道。

阿里巴巴成功研制出世界最强的量子电路模拟器“太章”

http://www.elecfans.com/d/675859.html

58日,阿里巴巴达摩院量子实验室团队宣布,近日成功研制出世界最强的量子电路模拟器太章,在全球率先成功模拟了81比特40层的作为基准的谷歌随机量子电路,此前同样层数的模拟器只能处理49比特。

量子计算一直是科学研究的前沿热点,但实现十分困难,目前世界公开技术参数的量子计算机只有20几个比特。量子电路模拟器的存在,意义在于帮助理解、设计量子计算机硬件,探索量子算法和应用。

2016年,谷歌通过特定随机量子电路,模拟了操纵49比特量子纠缠对,电路的深度达到40层,成为量子计算霸主

IBM则在201711月宣布成功构建了50个比特量子原型机,从而超越谷歌。今年3月,谷歌在量子计算机研发上再上一层楼,展示了72比特量子模拟器。阿里巴巴表示,太章的结果打破了谷歌要在这套方案上实现量子霸权的原计划。

量子计算机和永动机——兼评郭光灿院士在深圳高新技术论坛上的报告

                                 太章模拟的随机量子电路规模(黑线)

                            与谷歌量子硬件可以实现的规模(红线)比较

量子计算依靠量子机制内在的不确定性来处理信息,其信息处理速度远远快于传统机器。普通的信息比特只能代表0或者1,而量子比特以01的叠加状态存在,这种模糊性使几个量子比特可以被并行处理,因此可以一次执行多个运算。

比如有100个粒子的纠缠,每个粒子可以处于“0”“1”的相干叠加,100个纠缠的粒子就可以同时处于2100个状态的叠加,这就相当于同时对2100个数进行操纵,计算能力就大大提升了。在实际物理实现上,只要是能够普遍操纵100个量子纠缠对,搭建通用量子算法,就有望开启真正意义上的量子时代。

该报道说得清清楚楚,谷歌的72比特量子计算机实际上是经典电路模拟器,模拟量子算法。由于所采用的电路是宏观物体,不具有微观粒子波函数的叠加性,哪来的指数加速功能?这种量子计算机完全是挂羊头卖狗肉,与量子力学和微观粒子风马牛不相及,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就像一个人想送未婚妻一颗钻石,但他买不起,就找一块玻璃,切割成菱形来代替。这算什么呢?即使100颗大玻璃石也代替不了一颗小钻石,不是因为贵贱,而是因为它们的化学成分不一样,形似而神不似。

文章说100个粒子的纠缠可以使粒子同时处于2100个状态的叠加,操纵100个量子纠缠对,就可以开启量子计算时代。这显然是把量子纠缠当成量子叠加。如果是100个粒子,量子叠加构成的比特数是2100次方,这个数目远远大于宇宙中基本粒子的数目,而不是2100个纠缠态。

文中说目前世界公开技术参数的量子计算机只有二十几个比特,这就是郭光灿承认的量子比特数。谷歌的72量子比特计算机没有公开数据,郭光灿不予承认。然而,这二十几个比特到底是什么呢?无非也是量子电路模拟器之类的东西,只不过功能比72比特小一点罢了。

由于原理上的不可能性,量子计算机专家从来不对公众和媒体公布他们的量子计算机基本元件的详细结构和工作原理。因为他们根本讲不清楚,如何可以使一个量子计算单元同时处于两个状态。

 

        量子计算机和永动机——兼评郭光灿院士在深圳高新技术论坛上的报告

        经典计算机构成

这与经典电子计算机形成鲜明的对照,电子计算机的基本单元是晶体管,其结构和工作原理清清楚楚。哪个是基极,哪个是集电极,哪个是发射极,电流从哪里进去,从哪里出来,如何开关、整流、检波、放大、稳压,说得明明白白。任何人都可以检验,任何人都可以使用。什么叫真科学,这才是真科学。

相比之下,量子计算机的一切都是云里雾里。量子计算机专家们说不清什么是量子叠加态,什么是量子纠缠态,波函数如何叠加,如何纠缠。量子计算机用的叠加态是对一个粒子而言,纠缠态则最少需要两个粒子。专家们谈论量子计算机时,却总是把叠加态与纠缠态混为一谈,用纠缠态代替叠加态,来滥竽充数,鱼目混珠,真是一塌糊涂。这种连基本概念和基本理论都没有搞清楚的东西,却被用来进行大规模的技术开发。花费巨资,投入大量人力物力,鼓动媒体,造出空前舆论,海阔天空,胡吹胡侃,对国家夸下海口,吊足民众胃口之后,却发现连最起码的量子存储器都造不出来!

如果读者问什么才是真正的量子计算机,我的回答是,目前的电子计算机其实已经是量子计算机。大规模集成电路和晶体管的基础是半导体,半导体的理论基础就是量子力学。理论计算使用的是量子力学的能带理论,它解释了为什么固体会有导体、绝缘体和半导体之分。通过量子力学,计算出不同原子种类组成的固体中电子的能带,从而可以选最适合的材料,作为半导体器件。可以说如果没有量子力学,就没有电视机,没有计算机,没有互联网,没有现代工业和现代文明。

 

 量子计算机和永动机——兼评郭光灿院士在深圳高新技术论坛上的报告

量子电路

目前引起世界高度关注的所谓量子计算机,使用的理论基础则是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自从量子力学诞生以来,对它的数学物理结构有十几种解释,哥本哈根解释只是其中的一种。它原来只是一种哲学思想,是波尔等人对量子物理世界的看法。它不是已经得到实验检验的客观事实,而是一种不合常理的,非常极端的,充满谬误的,历来饱受争议的学派观点。爱因斯坦与波尔争论了一辈子,就是因为他不能接受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而不是反对量子力学的数学物理体系。

可笑的是,量子物理学家们居然把哥本哈根解释技术化,变成量子信息学的实际操作原则,用来做量子通讯和量子计算机,不出问题才怪呢。

记得前些年,纳米概念风行一时。于是就出现了纳米衣服,纳米饮料,纳米保健品,纳米化妆品,纳米电视,纳米洗衣机,等等、等等,无奇不有。这几年量子概念崛起,纠缠态走火入魔。同样也出现了什么量子水,量子袜,量子针灸,量子雷达,量子洗衣机,量子通信,量子计算机,等等、等等。其中有的高大上,有的低下丑。有的是国家投资的重大科研项目,以及世界顶尖高科技大公司比拼追逐的产业项目。参与者是院士、教授,博导,博士,一片耀眼的光环。有的则流行于街头巷尾,是市井小民为了求生存所施的小伎俩,见不得阳光,摆不上桌面。

然而从科学真假的角度,它们都是一样的。量子计算机并不比量子洗衣机更高大上,它们都只是挂着量子的名义而已。就像传统光纤通讯没有绝对的保密性一样,量子通讯也没有绝对的保密性。量子通讯实际采用的仍然是经典光学理论和光纤通信技术,也是挂羊头卖狗肉的东西,其保密性还不如传统通讯秘钥系统。就像传统电子计算机没有指数加速计算功能一样,量子计算机也没有指数加速计算功能,在简单实用和可靠性方面,都远不如电子计算机。

我深知这种说法会得罪许多人,砸他们的饭碗,让他们感到愤怒,但我不得不说。许多量子计算机专家实际上不懂量子力学,他们只是人云亦云,跟着做,搞不清其中的奥妙。许多量子力学专家不懂通讯,不懂计算机,看着量子技术专家瞎折腾,只能半信半疑,干瞪眼,也看不出其中的猫腻。鉴于此,我觉得有必要把其中的道理说清楚,让学术界和产业界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

曾几何时,人类梦想造出永动机,从单一热源提取能量,彻底解决能源问题。热力学第二定律的问世证明永动机不可能,永动机概念已经成为历史陈迹。当今世界,人类梦想造出量子计算机,仅凭几十个微观粒子,就实现量子霸权。然而,自然界基本法则注定这是不可能的。除了阳光和空气,这个世界没有可以廉价索取的东西。量子计算机是当代永动机,永远造不出来。当前量子计算机研究如火如荼,前景被高度看好,鉴于前车之鉴,为后事之师,本文立此存,供投资者警惕,供研究者警醒,供后人检验。

对我以上言论,如果有不服气者,尽管前来辩论。在梅晓春新浪博客的博主介绍栏中,可以找到本人的电子邮箱。如果郭光灿教授坚持他做的三个量子逻辑比特是真的,请提供科学实验证据。如他能证明本文大谬,量子逻辑比特真实存在,本人自当负荆请罪。如果郭光灿教授不能证明,就请品味陶渊明归去来兮田园诗四句,本人愿与之共赏:

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舟遥遥以轻飏,风飘飘而吹衣。问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

2018112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