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老树的博客
老树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7,758
  • 关注人气:35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城里的邻居:发7月10日《长沙晚报》“橘洲/湖湘文苑”,鸣谢编辑!

(2019-07-10 07:00:48)
标签:

长沙晚报

湖湘文苑

城里的邻居

人生幸事

分类: 随笔
 一直钟爱《长沙晚报》,感觉与《羊城晚报》不分伯仲。橘洲副刊除“新悦派”外,“综合文艺”2015年半年之内上稿多次,“城市屋檐”今年5月上稿一次,“湖湘文苑”一直想上而未能如愿,直到今天才上首次,6月5日投寄,今日见报,非常高兴。城里的邻居:发7月10日《长沙晚报》“橘洲/湖湘文苑”,鸣谢编辑!

 在乡下老家,打邻居是缘分,老屋几十年不动,几十年的邻居,差不多成亲戚了——甚至,或许比亲戚还亲。

 到了城里,打邻居更是缘分。只是比起乡下邻居,大不一样。

 缘分可遇不可求。缘分到了,会遇到好邻居;若缘分未到,好邻居难遇。

 进城快二十年了,前前后后,搬家多次,遇到的邻居也不一样。

 第一任邻居,是进城租房陪读的。

 也许因为我和妻子都是老师,和邻居万事不设防:周一到周五,邻居目送孩子与我们一起去学校,又迎接我们一起从学校回来。早餐多在外吃,做午饭或晚饭了,互相招呼:“做中(晚)餐啊?”“做中(晚)餐。”然后聊天:今天吃什么菜,这菜怎么做,什么菜多营养……晚上串门,家长里短之外,谈孩子的学习和教育。时间凑巧,孩子母亲和妻子一起逛街、购物。回一趟乡下老家,会带来家乡特产,一起分享。月假的时候,喜欢会餐:谁家有合适的,都拿出来,吃的,色、香、味俱全;喝的,男人啤酒或米酒,女人饮料或茶,尽兴而散。

 听说我们要搬家了,邻居很是不舍,搬家时帮忙整理衣物,送到新的住所,又帮忙清理、摆放……

 二任邻居也是租房一族。结婚不久,孩子还小,男的外出打工,女的在家带孩子,岳母娘也来了。母女两人都大方,虽是乡下人,毫不拘谨,相处不久,见面有说有笑,像一家人。

 生孩子带孩子本来烦心,这小女子倒是很开心:赚钱有男人,带孩子有母亲,自己有事没事,出来串串门聊聊天,家长里短,有啥说啥,口无遮拦。下午、晚上到一楼打点小麻将——老板娘开了家小小的麻将馆,娱乐为主,小打小闹。

 邻居家大白天从不关门。每次出门,这母女两人谁见了都会招呼一声“上班去呀”,然后笑一笑。下班回来,母女两人总有一人在门口,笑着招呼“回来了呀”。晚上,经常一起下楼搓麻将,输赢并不怎么计较,反正玩得不大。不出去就互相串门,看电视,拉家常,逗孩子,喝茶,嗑瓜子,吃家里带来的土特产。

 后来又要搬家了,邻居总是问“为啥要搬呢”,“莫搬要得不”,然后就说舍不得你们呢,再说搬家不容易呀。

 遇到这样的邻居,就像回到乡下老家。老家的邻居,就是这样。

 老家地处江南丘陵,不是人口稠密的聚居地,乡里乡亲,有点零散,但常相往来。我家老屋,住着我们家和叔父家,中间隔着堂屋。房屋四周有竹林和松柏,竹林、松柏之外,各住着两三户人家。老屋门前有口老井,邻居们都来这里挑井水,洗东西——衣物、蔬菜什么的,常年见面,见面闲谈,尽是家长里短。

 农忙时节,割麦,扮麦,割禾,扮禾,耕田,插田,一齐出动,互相帮衬,一家一家轮着来。活一起干,酒一起喝,饭一起吃。大忙之后,各忙各的,那是小忙了。平时借物,大到耕牛,小到针线,说一声甚至不说拿走就是,用完再还。清闲了,常在一起拉家常,说笑话;甚至,吃饭了,盛饭,夹菜,走到一起,谁家好菜,想吃就吃,互惠互利,皆大欢喜。

 那时老家,邻里之间很少吵架,吵了也会很快化解。

 运气不好,邻居就会惹得你烦,烦得你又只想搬家。

 后来去了临近小城,又搬家了,搬到了新房子五楼,虽然夏天热,但顶楼宽敞,晾晒衣物,甚至养花种菜,方便得很。可这次的邻居,据说是生意人,总是爱理不理,几乎就没看到他们笑过,好像谁都欠了他们八辈子账。

 第一次见面,主动招呼,邻居只是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算是应答了。当时心里不是滋味,也没怎么多想。

 妻子买回来两只活泼可爱的小白兔,养在顶楼,没料想邻居买回来一条狗,也养在顶楼,还是放养。两只小白兔,一只被活活咬死,支离破碎;一只被狗追赶坠楼,血流满地……邻居得知,一脸漠然,似乎这没什么大惊小怪。

 还有一次,妻子不在家,儿子在换煤球火时,错用了邻居一个煤球。邻居回来后,发现少了一个煤球,妻子回来后,马上过来追问,妻子解释说是儿子弄错了,我们赔。没想到,很快,邻居就在放煤球的地方贴了字条,说妻子把责任推到儿子身上……

 几次想找邻居理论,都被妻子劝住:别和他们一般见识。我说:那好,我们走!明知搬家难,还是得搬家。孟母三迁只为孟子求学,我们搬家只为心安。

 就在这当儿,邻居因为在顶楼上养鸡,到处鸡粪,臭不可闻,邻居们很气愤。房东知道了,和邻居说顶楼不能养鸡,邻居竟和房东吵了起来。这么一闹,没过多久,邻居只能搬走了。

 十年前,在临近的宜居城市买了房,前年才装修、搬迁。这里绿化极好,鸟语花香,离公园不远,算是黄金地带——偏偏又遇到了让人不省心的邻居。

 还在装修时,楼上邻居热情过来招呼,心里很是温暖;可说到对面邻居,却摇头了:这邻居不好处。当时也没怎么在意。果然,木工进门定做实木家具开始,女邻居几次过来,挑这挑那,处处显摆,一副富婆的样子。

 入住新居之后,每周才去一次,总是看到两家房门相接地方摆放着垃圾。想找邻居说,总不凑巧,见不到人。每次想找她,妻子总是劝:以后是几十年的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能让就让吧。

 想起安徽六尺巷的“让墙诗”,版本众多,大同小异,“让他三尺又何妨”,一让倒让出了“仁义巷”来——可这女邻居何等样人?你让,她不变本加厉?不行,得和她说说再说。

 一次晚归,看到门前堆放着一堆纸盒。一敲门,终于见到了邻居。本想把心中的积怨一股脑儿发泄,可话到嘴边留三分,打过招呼,择要简说,最后凝成一句“温馨提示”:门外别放垃圾。邻居看来也心里有愧,只是低着头说:都是儿子放的,我怎么会放呢——儿子?儿子来过几次?给自己找台阶罢了。然后,再三说着“以后再也不放了” ……

 后来,楼上的热情邻居建了一个群——“楼上楼下一家亲”,把一个单元的住户都拉了进去,常在群里发文、发图、发视频,轻松、幽默、友善、愉快,邻里之间,仿佛又回到了乡下老家……时日一长,对面的邻居竟也不再多事。

 每次回乡下老家陪父亲,老人家总是不放心地问“邻居好不好”,然后自顾自摇摇头:“总比不上乡下的。”我自然都说邻居好相处,不用担心——其实,说这话,底气不足,心虚。“楼上楼下一家亲”以后,心里踏实了。父亲再问,底气便足了。

     人一辈子,不管乡下还是城里,能遇到好邻居,不是亲人似亲人,甚至胜似亲人,实在是一大幸事。

      链接:https://www.icswb.com/default.php?mod=newspaper&a=gen_one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