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上瘾

(2008-10-11 07:26:30)
标签:

认识自己

上瘾

心灵探索

方法

自由

杂谈

我曾经和成百上千的酗酒者做过“功课”,我发现他们在喝醉之前,已经醉倒在自己的思想中了。他们中的许多人都告诉我,“功课”包含了匿名戒酒的所有十二个步骤。例如,第四和第五个步骤是:“无所畏惧地全面检讨一下自己,如实地承认我们做错的事情。”成千上万的人都想要这样做,但却不知道如何去做,而“功课”清晰地给出了如何去做的方式。

 

“不必针对酗酒做‘功课’”,我对他们说,“让自己回到想要喝酒这个念头升起之前的那个念头,针对那个念头做“功课”——针对那个男人或女人、针对那个情况去做‘功课’,那个之前的念头才是你企图用酒精来帮助忘却的。酒精不是问题,你未经调查的念头才是问题的所在。酒精是诚实可信的:它答应会让你醉,它就让你醉;它答应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它就让事情变得更糟。它一直都言而有信,它是一位教导诚实一致的好老师。它不会说:‘来喝我吧。’它只是待在那里,安分守己地等着做它该做的事。

 

针对你没有调查过的念头做“功课”,并且继续去十二步骤的聚会;在会上分享你的经验和勇气,以便你能自己听到。你永远都是那个你与之共事的人。唯有你自己的真相才能让你自由。

 

我女儿罗克珊十六岁时,喝酒喝得很厉害并且还吸毒,这在1986年我和“功课”一起醒来之前就开始了,但那时的我心情极度沮丧、自顾不暇,对此完全不知情。不过,在质疑活在我心中之后,我开始注意到她的行为以及我对那些行为的看法。

 

她以前每天晚上都开着她那辆新的红色卡马洛跑车出去,如果我问她去哪儿,她就会愤怒地瞪我一眼,然后恶狠狠地摔门而去。那是我非常理解的眼神,是我教她那样瞪我的,我自己就曾经带着这样的眼神生活了很多年。

 

通过质疑,我学会了非常安静地和她以及所有人相处,我学会了做一个倾听者,我经常坐着等她直到深夜,仅为了能荣幸地看她一眼——纯粹为了那荣幸的缘故。我知道她在酗酒,我知道对此我什么也做不了。那些出现在我脑海中的是像这样一些念头:“她可能会酒后驾车,可能会在死于车祸中,我将再也见不到她了。我是她妈妈,是我为她买这辆车的,我有不可推卸责任。我应该把车从她那儿要回来(但那已经不是我的车了,我已经给了她,那是她的车)。她会在喝醉的时候驾车,她可能会撞死别人、或和别的车相撞、或撞在灯柱上让自己和同车的人都丧命。”在这些念头出现的时刻,每一个都会遇到那无言、无念的质疑,而质疑立刻把我带回现实存在。真实的情况是:一位女人正坐在椅子里,等着她心爱的女儿。

 

那是一个三天连休周末的晚上,出门三天未归后,罗克珊走进家门。她的脸上带着十分痛苦的表情,好像也没有了以往的戒备。她看到我坐在那里,就走过来扑进我的怀里说,“妈妈,我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帮帮我。不管你给所有那些到我们家来的人的是什么,我也要。”所以,我们一起做了“功课”,她参加了匿名戒酒的聚会,那是她最后一次酗酒和使用毒品。从那以后,无论何时她遇到了问题,她不再需要酗酒或使用毒品,她也不需要我,她只是把她的问题写下来,问一问四个提问,然后把它反过来。

 

当我们内心安宁时,外在世界也将充满安宁。能够超越痛苦的幻像去看事物是生命最好的礼物,我很高兴我的小孩都在使用这份礼物。

 

在下面的对话中,你会遇到夏洛特——一位因为女儿吸毒,被自己的各种念头折磨得心力交瘁的女人。读的时候,想一想自己有可能上瘾的东西,也许它不是毒品或香烟,也许让你上瘾的是被人感激、得到关注或者保持正确。然而,最终你可能发现,想要在自身以外得到任何东西都是令人痛苦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宽恕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宽恕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