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一只安静的猫

转载 2015-05-16 16:47:39
标签: 文学原创 文化 小小说

 

和喧嚣的街道相比,座落在小巷尽头的这座小院则显得格外安静。

院子里的藤椅上,福生老汉正闭着眼睛晒太阳,枯瘦的身子蜷在椅子里,干枯、布满青筋的手不时地摩挲着趴卧在怀里的那只大白猫,那只大白猫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抚慰,不跑也不叫,惬意安然地睡得正香,嘴上的几根白胡须亦随着呼噜声有节奏地微微颤动。

“卖花,卖花……”几声清脆的喊声从外边传来,福生老汉像遭了电击般猛地睁开了眼,坐直了身子,那猫受了惊吓喵喵几声,“蹭”地一下子就蹿出了他的怀抱,站在不远处用疑惑的神情看着他。他也没理会,下了椅子佝偻着腰蹒跚地走到门口,打开门伸长了脖子左右张望,可是很快他就蹒跚着回来了,依旧窝回藤椅里,那只猫很快就又蜷回到他怀里。他重新闭上了眼睛……

“卖花,卖花,又香又甜的栀子花。”几十年前,这个甜美的声音就这样冲进小巷,直钻进年轻福生的心里。年轻的福生就这样认识了同样年轻的卖栀子花的栀子。他着了迷一样喜欢上了栀子,在福生的眼里,栀子就像她的花一样美丽芬芳,招人喜爱。栀子的声音才刚在巷子里一露头,福生就会一溜烟地跑出去,叫住栀子,借着买花的理由和栀子东扯西聊。福生很会说话,无论什么话在他嘴里出来就好像变了模样,每次栀子听得入了神都忘了喊卖花。但福生最喜欢的是给栀子讲笑话,因为栀子听到会笑,他喜欢看栀子笑。栀子笑的时候既不像富家小姐那样掩着嘴窃笑,也不像乡野女子那种粗俗大声地笑。她的笑清脆悦耳,像山间的清泉,林中的小溪,汩汩地流进福生的心里,怎么听都那么熨帖。栀子也有笑翻的时候,那时的她不但眉眼笑开了花,而且笑得身子都在抖,一抖,那垂在双肩的两根大辫子就跟着抖起来。随着抖动便有好闻的香味一颤一颤地钻进福生的鼻子里。是花香还是体香?福生每次回去都要闭着眼睛想好半天。

后来两个人就相爱了,不定期地约会。每次约会都定在东石桥湖边的那个长条椅子上。福生两手紧紧地抱住栀子,生怕她跑了似的,栀子则把头偎在福生宽阔的胸前,温顺安静得像一只猫。坐过一会,福生便会腾出一只手,温润的指尖轻轻滑过栀子那乌黑发亮的头发,那张光洁精致的脸,甚至有一次他的手不经意间还触到了她胸前那两个饱胀的“馒头”,吓得她蹭地站起来像只受惊的猫。

“你……你流氓。”栀子在脑子里想了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从嘴里挤出了这个词,一下子把福生惹笑了。栀子又羞又恼可又毫无办法,小拳头便向雨点一样落到了福生的身上,夹杂着低声的嗔骂你坏你坏。福生反倒笑得更凶了,笑得直不起腰,栀子也跟着笑,然后栀子又重新猫一样偎回到福生的怀里……

福生老汉不自觉地笑出了声。他慢慢睁开眼睛,两眼向四周逡巡,除了怀里偎着的大白猫,四周依然安静如常,听不见人声看不见人影,似乎风和空气也都是停滞的。

家里养过多少只猫了?福生老汉已经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栀子特别喜欢猫,刚结婚那阵就抱养了一只,以后又陆陆续续养过很多只,花的,白的,它们在这个院子里繁衍生息,年年岁岁。自始以来,儿女们对栀子爱猫都颇有微词,常常说栀子对猫比对他们还亲。每当这时栀子也不辩驳,只是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儿女。后来栀子得了一场重病,病得终于奄奄一息。

福生老汉清晰地记得,栀子临终前伸出瘦骨嶙峋的双手,一手摸着大白猫,一手拉着他的手说“我先走一步,不能陪你了,就让这只猫给你做个伴吧。”那只大白猫就像听懂了似地,还喵喵地叫了两声。福生老汉握着老伴渐凉的双手老泪纵横。老伴下葬那天,一贯温顺的大白猫突然变得狂躁起来,房前屋后地到处乱窜,还不时发出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叫得人心里都惶惶的。这种叫声一连持续了好多天,惹得儿女们老大不高兴,直叫父亲把这只猫送人或扔掉,但在福生老汉的坚持下,这只大白猫留在了这里。但不久后随着女儿外嫁,儿子以儿媳妇怀孕不能接触猫为由相继离开了这个院子。

院门响了一下,这次老汉没有睁开眼睛,他知道是保姆做中饭来了。怀里的大白猫也醒了,它喵喵地叫了两声,慵懒地在老汉的怀里弹了弹四肢。福生老汉闭着眼睛,继续用手轻轻抚摸着怀里那只猫。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着,福生老汉安静地坐在藤椅里,那只猫也静静地卧在他的怀里,周而复始!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缃楀織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317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