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志祥_这就是街舞
罗志祥_这就是街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558
  • 关注人气:1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怀念那些织毛线的日子

(2015-03-28 12:04:45)
标签:

育儿

情感

文学原创

分类: 散文随笔

最近迷上了谍战连续剧,先后看了铁血锄奸队,敌后武工队,渗透等系列。其中渗透里由陈瑾饰演的于秀凝给我的印象很是深刻。不是别的,是因为她那一手娴熟的织毛衣功夫:摸着黑都能将毛衣织得一针不差,且平整光滑。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绝对是日复一日练出来的真功夫。

我忘了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学会织东西的了。只记得好像是小学三四年级时,看见别家女孩织东西很喜欢,自己就也想学织东西。没事就拿着个用竹筷子削成的织针缠着母亲,母亲被缠的没法就开始教我学起头。母亲教了我两种起头方式,一种简单,一种复杂些。也许是年纪小,也许是天生就没有悟性,复杂的当时没学会,只学了个简单的,可就是那简单的也总是弄错,所以起出来的头就七扭八拧的十分难看。那织针在手里也是完全不听使唤,一会掉落在地,一会又插错了针,线也送不均匀,一会松一会紧的。那次我第一次试织了一条裤腰带,红色的。虽然那腰带织得凹凸不平且状如鸡肠可我照样美美地扎在腰上,还扎了个蝴蝶结样式。敝帚自珍?后来就好像再没摸过织针。很多年过后,那条裤腰带也早不知道甩哪去了。

我十八岁那年,和我关系挺好的一个女伴谈了个对象。那男孩家里不同意,就瞒着她叫男孩去挑兵,结果挑上了去黑龙江漠河服役。我女伴知道这个消息时已经是后半晌,男孩第二天早上就要出发了。也不知道她当时是怎么想的,反正是没哭也没闹。只傻愣了一会儿,然后就骑了自行车疯狂跑出几十里去县城百货买来了毛线,到家天已经擦黑了。她晚饭也没吃就开始织,说是要织件毛衣送给那个男孩。她家里人包括我在内开始还都以为她气疯了呢,后来看她精神言语都正常才放了心。又劝她放弃要在一晚上织出一件毛衣的打算,可谁也没劝了,只好由着她了。她还很坚决地拒绝了大家的帮忙,非要自己一个人织完不可,最后大家只好都走了。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天已经很冷。帮不上忙的我也只好无奈地钻进了被窝,而独留我的女伴坐在炕上飞针。她织得飞快,几乎看不见送线的手指在动,只看见毛线在她手里一点点被拉上去,炕上的毛线团一点点在变小。我萎在被窝里看着她,几次想阻止,可一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只好打住了。那表情是悲壮?是决绝?是流恋?说不清,总之很复杂。我想她在做这个决定前心里也一定曾经五味杂陈过。“欲赠君衣怕君不还,不赠君衣怕君受寒,赠与不赠间,叫人两为难”。这真是个难。

我后来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醒来时看见女伴正在给毛衣收尾。一问竟然一宿没眨眼。再看女伴,一脸的倦色,眼睛都熬红了。见我醒来,还调皮地冲我眨眨眼,举了举手中的毛衣,可我分明感觉到了苦涩。第二天天刚亮约了我又跑了几十里去送男孩,手里拎着个尼龙网兜,兜里是一件新崭崭的毛衣。把毛衣递给男孩,那眼泪哗啦啦地就掉下来,止都止不住,如生离死别般。我猜不出那男孩看着这件毛衣是什么感觉,只看到他也哭了,一个大男孩,手里抱着一件毛衣,哭得稀里哗啦的。在旁边看着的我的心似乎也跟着碎了。回来后我才发现我女伴手脚都累膀了,手指粗如小杵,脚面肿得明亮,连鞋都脱不下了。人往炕上那么一抡,突然又哭了,边哭边诉,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不为别的,我只想叫他穿上我亲手为他织的毛衣”。女伴那天的哭声似乎到今天还一直在我耳边响起。年轻多好,有激情有力量有冲劲,换成现在怕是打死她也不会这么干了。

我第一次的成品是一件编花的毛衣,是织给我现在的爱人。那年我考进了石家庄的一所学校,而爱人却考进了承德。那时交通不便路途又远,也没有现代化的通讯工具,每年只是在寒暑假见见,平时也只能靠书信来往了。课业不紧,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大把的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打发。看见我同舍的女同学都在打毛衣,我心痒痒的也买来毛线凑热闹。那真是一次艰难的织路啊。织针用不熟不顺手,又旋学编花样,那一针在手简直比拿绣花针都难。织了拆,拆了织,拆拆织织的,足足用了近半年才完工。织完都发狠话了,以后打死也不动织针了。

可人往往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参加工作后离家远,每个礼拜才能回家一次,这除了上班睡觉又闲出了一大把时间。尤其是大冬天,漫漫长夜无事可干,都怕闲出病来。于是几个住宿的女同事一商量。干什么?织东西。你织毛衣,我织毛裤手套。三五个人都跑一个人屋里去,一边聊大天一边手不停闲飞针走线。很快就把那时间打发走了。那几年,我们每个人都战果颇丰。什么爱人的毛衣毛裤,家里老人的,薄的厚的都是预备的齐齐的,后来有了孩子更是手不停闲了,儿子的毛衣毛裤,袜子手套。三两年总要重新织一茬,儿子总在长个子,衣服也得跟着长。

前几天收拾东西翻到了一大堆旧的毛衣毛裤之类的,虽然还很新,可是样子和用料都已经过时了。拆了?扔掉?犹豫大半天,不知为什么,就是隐隐地不舍。最后还是爱人建议我说,还是留着吧,好歹是个物件,等咱们老了还能回想回想。回想回想,真是个好词,说到我心底去了。老了干什么?老了可不就是用来回忆的。那些走过的青葱岁月,那些走过的花样年华,那些欢笑,那些眼泪。它曾经就藏在那一针一线里,它能证明这个世界我们来过,我们喜欢过,也热爱过。这就足够了。

那些曾在一起织东西的人们啊,你们还好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一只安静的猫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一只安静的猫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