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罗志祥_这就是街舞
罗志祥_这就是街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7,638
  • 关注人气:1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博主被推荐的博文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李二喜劝架

(2012-04-15 14:48:58)
标签:

文学原创小说

文化

分类: 小说

李二喜劝架

                          

一大清早,村主任李二喜的屁股下的椅子还没坐热,就有村民急三火四地跑来村部,一进门就大声地嚷嚷着“村长村长,你快去看看吧,大狗家的和二旦因为地基打起来了。”李二喜的心“咯噔的一下,急忙扔下手中的报纸,匆匆地跟着报信的村民走了。

刚拆完房子的空地上挤满了看热闹的人。见村主任来了,人们自动让开一条路。二喜近前一看,见几个人正撕扯在一起,根本分不清谁是打架的谁是劝架的。只听见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忽而尖利忽而粗重的叫骂声,现场一片混乱。二喜定定神深吸一口气大吼一声,声如洪钟“都给我住手!”撕扯在一起的人被这声断喝惊得一愣神,下意识地停了手朝这边望过来。二喜趁着这个机会几步就冲了上去。他当过兵习过武,身手不错,人又生的膀大腰圆。他那两只有力的长胳膊在人堆里往左右那么一扒拉,刚刚还撕扯在一起的人就身不由己地被分站到了两边。二喜站在中间,威严的目光从每一个人身上滑过,最后分别落到大狗媳妇和二旦的身上。他上前几步,手指前伸点点着,就差点戳到两人的鼻尖,声音透着十分的严厉:“你们自己都看看,好好看看你们自己,像什么样子!”大狗媳妇的脸被抓破了,红红的几道血印,长发披散着遮住了脸,要是放在晚上估计一定会被人错认为女鬼。二旦的眼眶乌青,鼻子流出来的血被抹糊了满脸,血了呼啦的看上去很是吓人。再仔细看看刚才撕扯在一起的人,除了两家的亲属,就连拉架的乡亲都或多或少地留了一些纪念:一个个灰头土脸,衣衫不整。

虽被强行拦下,但两家的人站在那里依然横眉冷目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活像一只只随时准备厮杀的斗鸡。二喜拿眼一扫一看这架势,气劲就更上来了。他身形一转人就退到了一边。“怎么,还想打啊?你们打啊?!有本事你们今天就给我打,打出几条人命来给我看看?!看你们一个个也算村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打成这样,你们也不怕庄里人笑话,看把你们一个个出息的!”二喜当村主任多年,知书达理、有情有义、公正公平、不贪不占,村里人一直把他当作主心骨贴心人敬着畏着。用百姓的土话说很有“牙着”,所以两家人挨了二喜这顿训斥,不但没一个人再敢前凑一下,而且个个都耷拉下脑袋像一只只斗败的公鸡。“都散了,该干啥干啥去”二喜挥了挥手,人群“哗”地散开。“你!你!你俩跟我来村部一趟,别人都给我回家老实呆着去!”他用手一指大狗媳妇和二旦,转身大步流星地向村部走去,一路上二喜没说一句话,但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

一进屋,二喜先投了湿毛巾叫他俩擦净手脸,然后搬了椅子叫俩人坐下,最后又泡了两杯菊花茶递到他们手上,还别有意味地说了句“先喝点菊花茶,这茶可是去火清肝的好东西呢。” 说完给自己也泡了一杯,顺手拿起桌上的报纸,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两个人让二喜搞得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也不知二喜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无奈只好端着水杯有一搭没一搭地喝着。眼看着两人的水杯空了被添上,空了被添上,直喝得两个人都肚胀得想要上厕所。二喜这才站起来走到文件橱那,从里面拿出两本薄薄的小册子,一脸严肃地按在了两人前面的长条桌上“水喝好了?喝好了就再好好学习学习这些吧!”

二旦拿起一看,原来是村里大喇叭里经常讲的《村规民约》,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不自然起来。大狗媳妇不识字,拿着那本小册子左瞧瞧右看看,前翻翻后照照没看出所以然来,索性把小册子往桌上一扔“村长,你这是嘛意思,欺负我不识字怎地?”二喜微微一笑“大狗嫂子,我还忘了这茬了,二旦哥有文化,要不叫他再给你念念这《村规民约》?”大狗媳妇的脸腾地一下子红到了耳根。二喜假装没看见继续喝茶看报纸,他看一会报纸喝几口茶,喝几口茶再看几眼报纸,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一瞬间气氛有些尴尬微妙起来。尤其是大狗媳妇和二旦,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感觉浑身的不自在。又过了一会两个人实在是沉不住气了,彼此先是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还是有些泼辣的大狗媳妇先开了口“我说村长,你倒是说句话啊,家里打地基一大堆活计等着呢?这大早上的你也不能光是叫我们喝水看书吧。”二旦也随声附和着说“可不是咋地,我们家也准备打地基呢。”二喜心念一动,这两家拉屎都想占尖的主,一定是因为打地基都想多欺占点胡同打起来的……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和报纸,一丝狡黠的笑容浮上了他的脸“活计急等着呢?不会吧?这要是活计急大早上还有时间打架?”一句话说得两个人都低下了头。二喜才不管这些,仍自顾说着“听说你们两家都要盖新房?那大门口都朝哪开啊?要不我建议你们都朝南开吧?”大狗媳妇不明就里哐地就接了过去,“村长你这不是说笑话吗?大门口朝南开我们往哪走?你是想叫我们出来进去的都走河套?那河套可是一年四季不断水,深的时候一人高呢。”二旦似乎听出点二喜的弦外之音,他嘴唇动了动没敢开口。“那你说怎么办?你们俩家要是不改成南门口,还就只能走以前的老胡同。你们不都是别扭的慌吗?再说那老胡同你们再欺欺,估计你们想进院都只能靠飞了。”大狗媳妇一听原来话是在这等着她呢,心里气鼓鼓的,但又不好发作只好闭了嘴。二旦看见一贯盛气凌人的大狗媳妇吃了憋,心里直想乐但又不敢,便用手捂住嘴假装大声地咳了几声,大狗媳妇恨恨地用眼剜了他几眼。

“你说那胡同被你们得瑟得多窄巴的慌,人出来进去的都得侧歪着身子,要不就得撞到墙上。你看住对门的很多别人家胡同宽绰的,秋天收个粮食,冬天拉个煤什么的小拖拉机“咣咣”地就直接能造到院里。啧啧。你们两家呢,得一点点从胡同口捣腾进院里吧?”听到这,二旦有点坐不住了,他腾地一下子站起来,用手一指大狗媳妇“还不是她,先在胡同里夹障子。”大狗媳妇也跳起来,叉着腰冲着二旦翻翻白眼,一脸的不屑“你还有脸光说我,你老婆不也插了木栅栏?再说了,要不是你老婆逼我,我能在好端端的胡同里加那玩意。”眼看着二旦又要急。二喜赶紧做了个暂停的手势“你们老娘们儿家那点小勾当我还不知道,无非是他家的鸡飞进来你家的院子叨了你家的菜,再不就是你家的猪吃了他家院子里晒的粮食,就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说都至于吗?几颗菜几斤粮食放咱农家主那算个啥?过去谁家没粮没菜的还都互相周济呢!啥叫‘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 啊。”几句话就把大狗媳妇说熄了火。大狗媳妇想想也是啊,自己以前和二旦媳妇一直处的挺好,两家熟络亲热的简直像一家人:两家孩子岁数差不多,从小就在一起玩。谁家有点好吃的做点花样的饭菜都会给对门端上点尝尝新鲜。两家男人隔三差五的还聚在一起喝上几盅。就连收秋都是搭伙收,村里那些缺劳力的主都羡慕的不行。大狗媳妇还想起了自己那次病,亏了二旦媳妇里里外外地替她张罗,家里才没有乱成一锅粥……

到底是女人家,前思思后想想的就把眼睛想湿了。她琢磨起二喜说的话,觉得字字句句都在理。自己和二歪媳妇有什么深仇大恨呢?还不都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计较?计较来计较去倒把那些美好的温暖的东西给忘了,都怪自己太要个强好较个真。二喜拿眼偷看着大狗媳妇,见她湿了眼圈,就知道那些话戳到了她心窝子里,心里暗暗高兴。他心里高兴但面上一点也没露出来“二旦,你看这事?”二喜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身子前探,拿眼直盯着二旦。二旦被盯得心里发毛,紧张的手和脚都不知道往哪放了。过了一会,他看看大狗媳妇,又看了看二喜,双手一拍大腿“唉,都怪我,多大点事啊闹成这样,都对门长住着,她婶子你也别和她计较了,她就是那臭脾气,刀子嘴豆腐心,你们姐妹儿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她,这回去我一定好好说道说道她,村长这要没别的事,我们就先回去了,家里都忙呢。”说完他给大狗媳妇递了个颜色,大狗媳妇哪里看不明白,急火火地就想跟着撤。却听身后洪亮的一嗓子“回来!”两人心里忽闪一下子,急忙停步。回头见二喜正坐在椅子上,低着头吹杯里的茶水,透明玻璃杯里的几朵白菊花被水浸润的自由舒展,一副生机盎然的模样。吹了几口停下这才抬起头来,慢条斯理地问了一句“你们两家的事都想好怎么办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齐说想好了想好了,最后二旦还表决心似地补充了一句“村长,你就擎好吧!”

二喜望着两个匆匆远去的背影,手扶着桌子忍不住大笑出声,杯水轻漾白菊微颤。

第二天清早,二喜发现不但两家胡同里的杖子和木栅栏都不见了踪影,而且整个胡同明显变宽了很多,宽敞得足够能开进一个小双排。

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再次爬上了他的脸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借鸡生蛋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借鸡生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