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imewanderer
timewanderer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455
  • 关注人气:1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贴】海之民建立的千年共和國:威尼斯戰史尾聲篇增修版 (1)

(2010-10-10 10:09:03)
标签:

历史研究

军事

读书

分类: 历史研究
地獄之門

圖檔
威尼斯統治下的克里特島地圖。

自1573年停戰以來,威尼斯與土耳其之間保持了超過60年以上的長期和平,其理由也顯而易見:威尼斯的經濟仰賴地中海貿易,在日爾曼被打爛之後也很需要開闢土耳其上流社會的奢侈品市場來增加收入;而土耳其不透過威尼斯則無法外銷它的商品,每年威尼斯商人繳納的關稅與貿易特許費成為了鄂圖曼最主要的財政收入項目。威尼斯與土耳其的經濟彼此之間相互依存,猶如水乳交融的關係,無疑令人產生一種錯覺,那就是「任何理智的人都不可能會中斷這種有益的和平」。

儘管在經濟上十分依存地中海貿易的所得,但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始終認為它是威土戰爭中的勝利者,威尼斯只不過是一個苟延殘喘的手下敗將,而且日漸衰退。三十年戰爭對於中歐和威尼斯經濟的傷害,以及1629年在北義大利爆發的瘟疫傳染等天災人禍,也確實地挫傷了威尼斯本就不甚豐富的人力資源,土耳其對於這些消息也不難打聽。

因此在60年和平的最後幾年,土耳其人頻頻展開動作,包括威脅要逮捕土耳其全境的威尼斯人或全面禁運以交涉增加貢金,而共和國政府也盡可能地避免刺激土耳其,在討價還價之後盡可能付錢打發土耳其的要求。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即使威尼斯盡可能的避免給鄂圖曼土耳其可以利用的開戰口實,但是戰爭仍然爆發了,而這次開戰的起因是一次突發的外交事件。

1644年九月28日,馬爾他騎士團海軍突襲了一支從伊斯坦堡開往亞歷山大港準備參加麥加朝聖的鄂圖曼皇家艦隊,俘虜了三百名鄂圖曼貴族與三十名蘇丹的後宮女眷。但是、馬爾他騎士們此時當然不曉得這些俘虜的身份,在加以虐殺姦淫一番之後,馬爾他騎士把船開往基督教勢力控制下最近的補給港,也就是克里特,靠港之後把剩餘的俘虜販作奴隸。

圖檔
馬爾他騎士團的槳帆戰艦。
醫院騎士自從亞克與賽浦路斯陸續失守,並退至馬爾他後,迫於現實經濟條件的需求而加入了”地中海海盜”這塊好賺的市場裡,以攻擊伊斯蘭國家的來往船隻補貼自家軍費之用。因此,馬爾他騎士直到被拿破崙征服前,長久以來一直保有小而質精的海軍私掠船隊。

妻小被人奪去,堂堂一國皇帝做了戴綠帽的龜公,蘇丹易卜拉欣一世(Ibrahim I)當然是為之震怒,他指責威尼斯暗中與馬爾他騎士聯手,有意要給土耳其蘇丹難堪。儘管土耳其宰相與威尼斯大使都極力否認,並且千方百計要避免開戰,但是蘇丹仍然一意孤行,開始召集艦隊與遠征軍,顯而易見的是為進行一場報復戰爭而作準備。

圖檔
易卜拉欣一世蘇丹。
這位僅僅在位八年的蘇丹,挑起克里特戰爭的點火者,依照史書記載卻很可能是個精神病患,根本沒想清楚就發動了這場把鄂圖曼帝國差點整垮的地中海大戰。
因為兄長穆拉德四世猝死,而意外即位的易卜拉欣一世完全沒有作好當皇帝的心理或生理準備就被硬推上台,過大的壓力使得易卜拉欣一世很快就神經短路行為脫軌。他一天與數十位妃妾群交,用寶石與金幣作成游泳池在裡頭打滾,或是從宮殿的陽台上拿弓箭隨意射向路人,甚至是把性交過的女眷用布袋捆起來投海,因此在土耳其的歷史上被稱為瘋子易卜拉欣。

在這個時間點,威尼斯共和國的陸軍兵力大約有一萬兩千人、海軍兩萬五千人;艦艇包括有槳帆船七十餘艘、威尼斯砲艦四艘、武裝大帆船36艘。土耳其方面則擁有約二十萬兵力,四百餘艘槳帆船以上的龐大艦隊。

威尼斯共和國政府也在1644年11月緊急增援了兩千五百名陸戰隊前往克里特,使島上的正規軍數目增加到八千人,畢竟那是共和國在愛琴海上的最後一塊據點。克里特防衛司令安德烈.柯納爾(Andrea Corner)、副官布拉希奧.祖利安(Blasio Zulian)等威尼斯守將努力加強城防,在城寨上安裝大砲,並於戰略要地埋設地雷、製造陷阱。除本身的準備之外,共和國政府也透過教皇,對西歐諸國發出了求援書。

不過威尼斯發出的求援卻有如石沉大海,處於三十年戰爭慘狀下的歐洲各國,都受限於財政的困難,無暇他顧東方,於是威尼斯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孤獨地對抗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大軍。

圖檔
三十年戰爭期間,身為這場歐洲大戰主角的哈布斯堡奧地利因無暇抽身與土耳其用兵,土耳其於是少去一大壓力,所以威尼斯就變得不論在陸上與海上都得孤軍奮戰的局面。

毫無希望的談判持續到了1645年春天,穆罕默德四世叱退了威尼斯大使,派出了一支擁有416艘戰艦、運輸船,載運著四萬五千水手和五萬陸軍的龐大艦隊,由蘇丹的女婿西拉達.尤速夫.帕夏(Silahdar Yusuf Pasha)指揮,從伊斯坦堡出航,並於6月23日抵達了克里特,於卡內亞(Canea)西方十五英里處登陸,並包圍了登陸點附近的聖托德歐島(St.Todero)要塞。

圖檔
威尼斯人建設於克里特島的沿海砲壘遺址。可以想像聖托德歐島也是類似這種設計的沿海要塞工事。

祖利安將軍與五百名威尼斯士兵在要塞內堅守,但在經過四天的猛烈砲火圍攻後,城牆終被打破,土耳其軍一湧而進;為了不被土耳其兵俘虜而遭辱虐,祖利安這時點燃了事先埋藏在要塞地下的巨大地雷,將整座要塞與兩軍士兵全數炸得灰飛煙滅,爆炸之巨大甚至產生了小型地震,位於克里特最南方的坎地亞也可以感受到。土耳其軍光是攻擊聖托德歐的戰鬥中,就陣亡將近一萬將兵。

但土耳其軍拔除妨害登陸的要塞後繼續挺進,於6月28日起包圍了卡內亞市,展開了圍城作戰。

圖檔
克里特島北部的港口城塞卡內亞,在開戰初期不敵土耳其軍的大舉壓境而陷落,但也造成了土耳其軍的嚴重損失。

由於柯納爾事前把民眾撤退到了南方的坎地亞(Candia,現代的海拉克里翁)逃往本土,並把島上的食糧全部集中到要塞中;反之土耳其兵的每滴水和每口麵餅,都得從土耳其本土渡海而來。因此登陸的土耳其軍陷入了極為困頓的補給短缺狀態中,倘若能夠切斷土耳其的海上補給線,要擊退土耳其軍也就不難了。

然而,由教皇國將領尼可羅.路多維希(Niccolo Ludovisi)所指揮的基督教聯合艦隊怯於土耳其的壓倒性兵力,不敢以他本身率領的九十艘艦隊展開行動,始終拒絕主動與土耳其艦隊交戰,直到八月22日,卡內亞終究在孤立無援之中陷落於土耳其人之手。

但是,土耳其軍也在卡內亞攻防戰中損失了將近兩萬人的部隊,喪失了繼續戰鬥的能力。在即將到來的冬季中,土耳其軍耗盡了海運帶來的食糧,在飢寒交迫之中被迫展開屯田工作以免於餓死,土耳其主帥西拉達.尤速夫拋下部隊逃回伊斯坦堡,卻被他的岳父易卜拉欣一世斬首處死。

此時的威尼斯好不容易確立了戰時體制,面對極度困難的國家財政問題,共和國百年難得一見地再度宣布開放出售貴族與官職頭銜,實施國民動員令,發行戰爭債卷,甚至是向商場上的對手荷蘭借調傭兵與船艦。

圖檔
一艘荷蘭商船(Dutchman)的模型。
最有名的荷蘭船其實莫過於神鬼奇航(或譯加勒比海盜)系列電影中的海盜船”The Flying Dutchman”,荷蘭船是基於西班牙大帆船的藍本,進行了改良與簡略省工化而開發的新船型,特色是加寬了水線下的船艙空間,藉此在同樣尺寸的船體上擴大了載貨量。許多荷蘭船艦在威土戰爭之際,接受商場伙伴威尼斯的雇傭,以海上傭兵身份投入戰場支援威尼斯作戰。

1646年,七十三歲的老將喬望尼.卡佩洛(Giovanni Cappello)就任威尼斯海軍總帥,展開了一系列大膽積極的海上作戰。

他派出湯馬索.摩洛希尼(Tommaso Morosini)提督,率領一支七艘武裝大帆船和16艘槳帆船組成的艦隊,開往愛琴海佔領了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特內達斯島,負責扼守海峽阻斷土耳其本國至克里特島的補給線。這支艦隊成功遲滯了土耳其往來伊斯坦堡的航線半年之久,直到卡拉.穆沙.帕夏(KaraMusaPasha)率領一支包括五艘重槳帆砲艦和七十五艘槳帆船的艦隊,前往突破威尼斯人的封鎖,卻在五月26日的海戰中被數量居於劣勢的威尼斯艦隊擊退。

但是土耳其海軍從夏季開始下水了新的一批軍艦而實力大增,在十天之後獲得了約兩百艘艦艇增援的卡拉.穆沙艦隊開始強行突破特內達斯海峽,摩洛希尼提督率領的威尼斯艦隊此時因欠缺風向幫助,在苦戰一天之後決定暫時撤退。

新一批的土耳其援軍於是在八月登陸了克里特島,卡佩洛提督雖然嘗試率領艦隊前往襲擊登陸艦隊,但卻因為風勢拖延了時間而使得威尼斯人的海上阻擊功虧一匱,土耳其部隊獲得增強之後準備朝坎地亞展開攻城,但卻在這時爆發了大規模的瘟疫,疫病漫延與補給缺乏的困境使得土耳其軍喪失了繼續攻城的衝擊力;然而,瘟疫也同樣地殺傷了威尼斯共和國本就不甚充沛的人力,而歐洲其他國家也仍然沒有要派出援軍的意思。

就這樣,克里特島戰役喪失了速戰速決的可能性,開始步向一場雙方都未曾料想到的漫長消耗戰───而這場戰爭的消耗、放血、與花費都是史上空前的規模。


水深火熱

1647 年一月27日,湯馬索.摩洛希尼提督搭乘一艘武裝大帆船單獨在克里特島北方巡航時,遭遇到了土耳其海軍司令卡拉.穆沙所親自指揮的一批土耳其護航運補船團,土耳其人擁有45艘槳帆船的兵力,而且居於上風。湯馬索沒有逃走或投降,他下令燃放信號彈之後,單艦揚帆衝向土耳其艦隊───在一陣驚天地泣鬼神的惡戰後,湯馬索的旗艦成功地突破船陣與土耳其旗艦接舷,擊斃了土耳其海軍司令卡拉.穆沙,但是湯馬索提督也在混戰中陣亡。

對於僅僅一艘威尼斯軍艦就造成了如此之大的損害,土耳其艦隊陷入了恐慌與混亂之中,而此時見到了求援信號而從附近帶著一支小艦隊趕來的喬旺尼.巴蒂斯塔.格利馬尼(Giovanni Battista Grimani)提督,時機正巧出現在水平線上,於是使得這群土耳其艦隊頓時士氣大挫,回頭返航到愛琴海的方向去了。

威尼斯將壯烈陣亡的湯馬索.摩洛希尼提督遺體帶回國內安葬,並由格利馬尼提督接手他的職務。此後格利馬尼提督雖然成功指揮艦隊反攻回特內達斯,在小亞細亞沿岸上演了如入無人之境的通商破壞戰,但他卻在1648年返航威尼斯本土時遭遇風暴,連旗艦帶人沉入海底,是威尼斯的一大損失。

這場難以置信的克里特海戰造成的影響卻又意外地真實:在1571李班多海戰後重建的土耳其海軍原本就有信心危機的陰影,而這場1647克里特海戰規模雖小,但無疑卻造成了土耳其海軍極重的心理打擊,自此之後凡是土耳其船團遭遇到威尼斯艦隊攔截,幾乎都寧可打道回府而不願強行突破。而威尼斯海軍趁此機會,持續增強對於伊斯坦堡方面的封鎖,從1648年春季開始威尼斯保持一支65艘軍艦的大部隊常駐在特內達斯島,扼守達達尼爾海峽,而這一次的封鎖時間長達了一年半都沒被打破。

圖檔
達達尼爾海峽周邊地理圖。
威尼斯海軍在克里特戰役期間的戰略基本盤,都是以特內達斯島為焦點,怖下艦隊的封鎖網以阻止土耳其海軍離開達達尼爾海峽。受限於這個地理位置上的壓倒性不利,土耳其雖有威尼斯數十倍的人口與國力,卻長期遭到威尼斯堵住而無法一舉攻陷克里特島。

因此,土耳其空有龐大的國力與海陸戰力,但卻因為海軍怯戰的心理因素,而使得登陸克里特的先頭部隊陷入了重大的危機。但即使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遭受到了疫病、飢荒、威尼斯海軍的多重打擊,但是不管怎麼說在總體戰力的質與量方面仍是高於威尼斯軍。

於是在1647年六月,由卡齊.德里.海珊.帕夏(Gazi Deli Huseyin,以下簡稱海珊將軍)所指揮的土耳其軍橫掃整塊東克里特,並攻陷了克里特島最東端的西底亞城(Sitia)。

土耳其軍本身受限於補給物資與海運能量的不足,因此不可能再去顧慮到當地住民與戰俘的待遇問題,因此在所經之處都進行了大規模的屠殺與劫掠,以取得維持部隊勉強得以維繫下去的物資。

威尼斯在這種可怕的放血中遭受到難以想像的損失。克里特島當時有二十六萬人口,其中約有三分之一威尼斯為主的拉丁人、三分之二是希臘人;島上以出產地中海世界最好的橄欖與品質極佳的葡萄、木料而聞名。然而,在土耳其軍的大肆破壞之下,橄欖田與葡萄園成為了焦土,十萬以上島民死於屠殺、飢荒、瘟疫,全島遍地枯骨屍山,甚至連蘇丹易卜拉欣一世都因染病駕崩,但是戰鬥仍然沒有停止。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威尼斯人仍然死守著克里特島的首府坎地亞城;以及土耳其蘇丹駕崩後,國內處於一種不確定的混亂狀態。

坎地亞的守將是法蘭謝斯科.摩洛希尼(Francesco Morosini)將軍,他與海面上的堂弟湯瑪索.摩洛希尼都是同樣的威尼斯名門出身。由於瘟疫漫延和兵力缺乏,他很早就採取盡可能疏散難民並集中防禦力量,縮小到坎地亞周邊的作戰方針,但即使如此,他手中可以指揮的兵力,在1648年的時間點並不會超過五千人。

而在發動戰爭的易卜拉欣一世蘇丹駕崩後,國內出現了好幾次稱帝但又被殺的宮廷政變,在一連串流血與恐怖的最後,由年僅七歲的穆罕默德四世即位為新任蘇丹。威尼斯共和國雖然希望趁著土耳其情勢不穩時迅速達成和談,但是土耳其方面反而因為蘇丹年幼缺乏主見,而官員們不敢擅自作主,而國內其他割據勢力也無意表態的微妙政局,使得威尼斯方面根本是處於求和無門的窘境中。

圖檔
穆罕默德四世蘇丹。在其任內,鄂圖曼土耳其帝國雖有名相與名將之支撐,但仍然無可避免地步上了由盛轉衰的幾場敗北之路。

新任蘇丹繼位後,海珊將軍樂觀期待著他總算可以獲得比較穩定的補給支援,於是收拾局面站穩腳步,準備結束長達兩年的屯田,回過頭來一舉攻下坎地亞城。

1648年五月,海珊將軍指揮八萬土耳其軍包圍坎地亞,這揭開了當時的世界史上歷經最久的空前圍城戰序幕。


今日的克里特島上,殘存的威尼斯軍營遺址。類似的遺址在島上散落的隨處可見,威尼斯人自從11世紀起就牢牢圖檔地掌握著克里特島,在該島上經營發展了七個世紀之久,因此防務遠比塞浦路斯還要更加堅固深厚,土耳其人所遭受到的反抗也更加深刻。

坎地亞並不是一座可以簡單拿下的城市,而是一座擁有堅城重砲,複雜曲折的壘線與城壁設計的海岸要塞;海珊將軍在發動幾次試探攻擊失敗後,決定先著手開始準備切斷坎地亞的補給。克里特島極度炎熱乾燥,白晝氣溫最高可達攝氏三十度以上,因此海珊下令掘斷河水,並抽乾地下井,以斷絕坎地亞城的水源,迫使威尼斯人投降。

但是法蘭謝斯科將軍派遣通報艦要求本國支援物資後,威尼斯艦隊從海上拉起了一條源源不絕的補給線,從科爾夫、馬爾他、以及威尼斯本土海運淡水,輸送給坎地亞的守軍。威尼斯守軍每一滴水每一粒糧,都是如此千里迢迢送來,不難想像軍費開支有多麼巨大───然而,正是這麼一條用錢與船和血堆起的海上生命線,使得實力遠較對手弱小的威尼斯守軍挺了下去。

實際上的情況,反而是圍城方的土耳其軍陷入了缺水斷糧的困擾。由於新蘇丹幼年繼位後,國內的政情仍然叛亂頻發十分不安,因此補給與增援也總是有一陣沒一陣的,因此處於嚴重的營養不良與士氣低落狀態的土耳其軍,始終無法對坎地亞進行像樣的封鎖與攻擊。

海珊將軍改採比較保守的方式攻打克里特:他以工兵挖掘坑道埋設炸藥,一共嘗試引爆了70發以上的炸彈,死傷了千餘名工兵,但每一次炸開缺口都又被威尼斯軍民迅速填補起來,始終無法動搖坎地亞的整體城防。

為了敉平土耳其本地的叛亂,本土還一度把腦筋動到海珊的部隊上,但是出於命運的捉弄,來自本土的召回命令始終沒有成真;海珊與他的將兵們就這麼在地獄般的克里特挺到了1650年新一波的援軍與物資抵達為止,才總算沒撤掉對坎地亞的圍城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