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呆鸟先飞
呆鸟先飞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673
  • 关注人气: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沉痛悼念正在逝去的上海文明

(2009-02-08 10:04:58)
标签:

上海

文明

普通话

开放

融合

转贴

文化

分类: 呆鸟闲谈
    在上海出生,很怀念儿时弄堂里的生活,大饼、油条、瓷饭糕、豆腐浆,光明中学拐弯处的排骨年糕,虽然定居在离上海不远处的小城,每次到上海总特意品尝生煎馒头的滋味。青春年少时的情景历历在目,仿佛依稀还能听到外婆用宁波上海话找我的声音,小赤佬,下课不回来,又死到啥地方去了。上海,这个大都市,年青的活力依旧,上海人却越来越被样板化了,成为不屑与调侃的对象。其实一个城市就有其文化,就有其精神。开放,融合才是精神所在。我们褒有城市精神,褒有人的尊严与不屈。
以下为网上转贴:

    近来,一系列辱沪事件纷至沓来,先是990,后有白领丁某,而今又有堂堂上海地方第一大报的所谓新民门事件。对此,众网友也群情激昂,纷纷发帖表示谴责,辱骂者有之,冷眼者有之,不服者亦有之。对此种种,笔者不想多做评论,公道自在人心。作为一名普通的上海市民,仅想谈谈对于上海文明逝去的痛心。
    曾几何时,弄堂内敞开大门去马路上乘风凉,一清早拿着钢盅锅子去打热腾腾的豆浆,见到邻居大妈大叔亲切的喊上一声阿姨、爷叔,这一切不知在何时已离我们远去。当身处于拥挤不堪的公交地铁,马路上听着各种方言大声喧哗,望着一月前还崭新的交通引导屏变得碎裂,道路两边的铁质栅栏不翼而飞,商业街上遍地都是的广告名片,我不禁迷茫,这还是生我养我的上海么?以前的那个精致,恬静,虽然陈旧但富有韵味,亲切而充满人情味的上海到哪里去了?浮躁的喧嚣,冰冷的数字,攒攒涌动的人流下,上海,这个曾经的东方巴黎,曾经的工业中心,曾经的质优商品的代表,正在日渐失去她独有的精神本源。
    作为一名生在上海,长在上海的公民,亦可以感受的到20年来的城市硬件的巨大变化,但软件精神方面的缺失却更为明显。高楼替代了原本的石库门,但一扇扇漂亮坚固的防盗门虽防不了来自各地的小偷,却堵住了上海人原本渴望交流的心;十数年前马路上偶尔出现的乞丐往往会博得人们的同情,但当乞丐成了一种职业,地铁里面总是这几个熟悉的面孔,连3岁小孩都知道此时的同情等于愚蠢;以前的早饭内容虽然单调,但阿姨亲切的沪语与放心的早点总让人们吃的安心,而今各地风味的摊点星罗密布,但油、面等本不应该让人操心的东西却始终令人提心吊胆;新疆小偷的猖獗,连国家的暴利机器都对其无可奈何;各种假货的泛滥,原有的上海名牌却渐渐沉沦。在繁荣的外表之下,人们印象中的上海已逐渐远去。
    上海人是温良的,在国家最困难的时候,上海人毫无怨言,默默牺牲了自身城市的发展,为整个中国超负荷的透支运转,这非是笔者妄言,官方数据说明了一切;当国家要求实行计划生育的时候,上海人也是最先响应,作为全国贯彻得最为彻底的城市之一,如今日趋严重的老龄化和城市人口负增长便是证据;当大批全国各地同胞纷纷涌入的时候,上海也是全国几个核心城市中最为开放的一个。但善良并不代表可欺,忍耐亦有限度!
    作为上海文明主要承载的沪语,正面临了数十年后行将灭亡的绝境。沪语,可怜的沪语,可能是全国广大人民最为诟病的语言了吧。初入大学,便听到来自各地的学子精英们纷纷给沪语定义:难听,像鸟语,日本话。。。对不起!这是我们自己的言语,她承载了我们一方水土的文明,不论何时,她都是我们的第一母语!
    沪语,可怜的沪语,在收到各方攻击的同时,她也逐渐失去了传承的基础。90年代初的一纸禁令,使广大上海学子丧失了在课堂使用沪语的权利,不可否认,上海人的温良使得这条政策制定者的精神得到了良好的贯彻,笔者身为80后,已养成了沪语和普通话交替使用的良好习惯,遇到关键字眼,非普通话不能陈述;笔者的85后朋友,日常交流已以普通话居多,偶有夹杂上海话,问及原因,亦是小时候被学校要求终成习惯使然;笔者的90后小妹,竟仅能听懂上海话,语言陈述已基本丧失,问及原因,竟答觉得上海话怪怪的,还是普通话最为方便。呜呼哀哉,理应成为当地主要语言的沪语,在这座城市未来的主人口中竟成了辅助语种,这种情形怎能不令人痛心疾首!
    沪语,可怜的沪语,在某些人心中,竟丧失了在上海被使用的权利!前天,广播说,公共场合说沪语是不文明的表现;昨天,精英说,看到公共场合说沪语的人会涌起使用肢体暴力的冲动;今天,报纸说,说沪语是没文化的表现,沪语已沦为所谓的二等公民语种。天神公愤!谁有权利剥夺我们在生我养我的土地上使用自己语言的权利!作为外来者,不好好反省自身问题,更好的融入环境,却一味排斥当地文化,试图对其进行残酷压制和驱赶,其意可耻,其心可诛!
    笔者去过全国各地不少城市,可以说,上海是普通话普及推广的最好的城市之一,当然,与原本就占据着语系优势的“首堵”还是有一定差距,但绝对超过全国的绝大多数城市。如果留心和谐央视的7点每日总结,就可发现在采访各地城市的普通市民的过程中,上海市民是使用普通话频率最高的。而这一点从形形色色的纪录片中更显突出:上海学者陈述观点很多都用普通话,而其他地方的则以方言居多。从这一细节,也可看出沪语面临的重大危机。
    海派文化是海纳百川,但其根本前提是主体为海,涓涓溪流在融入海后成为一体,和谐发展,却不是喧宾夺主、鸠占鹊巢,在享受本地良好福利,挤压当地人生存空间的同时,对当地的人、物、文化等各方面进行驱赶和排斥。这种愚蠢的行为只能使其始终只能游离于这座城市之外,同时更加衬托出其内心的自卑。
    键盘愈发沉重,静夜里,每按下一次发出的声响都似重锤般击于我心。我不愿听到上海文明的丧钟,可严酷的现实却使挣扎显得如此无力。杂乱的文字挤压出一个萎靡的“小”,但我却依旧渴望每一个觉醒的“小”带来的光明。耳畔又响起孔佳的歌声,它是否会化为向一切扼杀上海文明进攻的号角,我在等待,心充满期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