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没有租金的厨房

(2015-02-15 22:33:04)
标签:

美食

旅游

文化

2.《没有租金的深夜厨房》

决定书写这个《阿贝厨房》专栏的时候,我已经离开原来那个曾经让我来到浮岛上停留的美丽厨房已经一段日子了。

刚离开,久违的悠闲,以及热带气候就马上向我侵来。我因此完全没有因为失去那个厨房而有所缅怀。以生俱来的乐天知命个性,让我在无所事事的日子里,尽情享乐。可能心一宽了,食欲就会增加的关系吧,一旦卸却了压力,我肚子就会饿得厉害。我于是到处去找吃的喝的。原来消瘦的体型,忽然有了发胖的迹象。每每触碰到渐渐鼓胀的肚腩,就警告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因为曾经在异乡零薪打工换来的厨房经验和下厨手艺,应该要让别人快乐地发胖才对,绝不能将之用在自己身上。于是,我上网联系了槟岛的朋友们,要她们帮我留意岛上一个可以让我耍玩的小厨房。

我那两个槟岛朋友,是在吃喝玩乐上与我不分上下的女子。因为我信口开河,答应她们要是找到一个厨房给我,我就将以一辈子的tiramisu来回报她们。她们因此特别努力。才没几天时间,就通知我务必回去一趟。得到她们的通知后,我马上买了回槟岛的船票。

等待回槟岛看厨房的日子里,我因为心里踏实,在浮岛上游荡和吃喝,仿佛是更加理所当然了。在一次骑着电单车闲逛途中,偶遇浮岛上某一家著名娱乐场所的老板。我向他挥手,他却向我招手。

调回头与他会合之后,我们在喧闹的街头聊天。当我告诉他离开浮岛的打算时,他微笑地问我如果有一个只在营业额里抽20%,不必付租金,以及水电费的厨房等着我入驻,我是否会留下。我当时没有回答,打从心底觉得他在开玩笑。同时心里也在想,我向来的运气是:如果真从天上掉下馅饼,也绝不会砸到我头上来的那种。我于是巧妙地不回答是与否。

那趟匆匆的槟城之旅,我至今仍旧将它形容成是一趟我与槟城老屋子的相亲之旅,可是上我眼的,我无法拥有;不上眼的,却有十足的机会。我在槟城午雨中兜转了后,老身子骨终于吃不消,忽然在回浮岛的一天前病倒了。

抱病回到浮岛。在租来的马来洋灰屋里闭关修养几天,谁也没见着。元气稍微恢复,那家小厨房的消息借与朋友之嘴,又进入我耳里。但不同的是:这家小厨房的租金是介于五百到一千之间。可能是卧病几天,浑身集聚着无限的动力吧,朋友传来的消息,让我感觉浑身是劲儿。两眼精灵转了一转,心里马上有了个想法。我不要脸地让朋友去试探那位老板,如果对他厨房有兴趣的人是我的话,那曾经不必付租金和电水费的厨房到底还存不存在。

才隔一天,朋友就笑着带来了老板的回复——我最终拥有了这个厨房——这个深夜厨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大嘴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大嘴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