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贝加尔海
贝加尔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3,446
  • 关注人气:5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春天,有多少螳臂会举起

(2015-05-01 12:30:47)
标签:

文化随笔

分类: 文学评论

春天,有多少螳臂会举起

 春天,有多少螳臂会举起

                                                      ——兼论《堂吉诃德》之译法

 

       辽宁大学王向峰教授,著名文艺理论家、美学家,作家,兼北师大博导,德高望重,堪称文坛前辈,学界泰斗,也是我的老师。几天前偶与先生小聚,闲谈间提到一幅摄影,说是一个摄影家陪其四岁女儿在北陵公园游玩时所摄:一只螳螂正张着左臂,试图阻挡正在刈草的作业车的车轮。向峰先生说,“螳臂当车”作为寓言典故,其一出自《庄子》,其二出自《淮南子》,而原意均不同于现在,即不全是贬语。 《淮南子》讲齐庄王田光出猎,“有一虫将搏其轮,问其御曰:‘此何虫也?’对曰:‘此所谓螳螂者也。其为虫也,知进而不知却,不量力而轻敌。’庄公曰:‘此为人,而必为天下勇武矣!’回车而避之。勇武闻之,知所尽死矣。”另《韩诗外传》也有同样记载,齐庄王的如此表现,后来引得天下勇士來归,为齐国效命。

       我说这种情况有很多,一些成语原意是褒,今意是贬,比如“好读书不求甚解”,“王顾左右而言他”等等,均可作如是观。但向峰先生对我这种推而广之显然不感兴趣,他坚定地回到摄影的主题,说他还为这幅摄影写了几首诗,并说王充闾先生、李仲元先生也写了感言诗,然后说:哪天我发到你邮箱吧,你看看。

       昨日打开邮箱,果然都发来了,包括那幅摄影和几位先生的诗,读后确令人心有戚戚焉,兹照录如下——

 

       王向峰先生四首:

       

       誓保藩篱

       螳臂当车作贬言,我今以此不为然:

       小虫亦有生存地,巨擘原无霸路权。

       世上偏多强食弱,人中每见横欺憨。

       本来大道遵平等,誓保藩篱勇足堪。

       

       愚勇一身

       自力不量愚勇兼,基因传递子孙延。

       园林种属逞英武,荒径独行不怯单。

       纵有巨轮横阻路,也无惧恐敢施拳。

       人间仿照为标准,臧否从來各占边。

      

       齐王让路

       田光执国作庄王,千古留名事一桩:

       出猎途中虫阻路,敢当御辇臂伸张,

       气如侠士陈威猛,势作豪强显奋扬!

       竟使至尊回避走,敬其勇武赞螳螂。

      

    犬儒眼中

       螳臂当车须悔亡,唯因自力不掂量。

       应知泰岳难称重,怎叫沧波入斗藏?

       入世偏多狂妄客,容身地窄屡遭殃。

       避非远祸为标准,国破家亡置耳旁。

      

           王充闾先生一首:

       

       夜读偶成  

       神话英雄一大观,身歼志决勇千般。

       女娲夸父搏天日,精卫愚公战海山。

   悲剧而今成壮美,豪情终古耀瀛寰。

        南华哀悯人间世,怒臂微虫莫戏看!

       

        李仲元先生一首:

       

    观照有感

        怒气横轮妄论功,今朝真见可怜虫。

        殒身宁碎哀兵骨,奋臂频扬悍将风。

        解惑精箴贤伯玉,怜才惜勇智庄公。

        成欢败愧寻常事,都在微言一寓中。

 

       我打电话对向峰先生表示感谢,先生说,你不妨也写一首吧。我很犹豫,一方面是师命难违,但另一方面我向来不善格律,况且面对三位前辈学人的大作,岂敢轻易附骥。想来想去,勉强写了半首——

 

        螳臂当车意若何,愁容骑士战风车。

        自不量力英雄事,而今岂有吉诃德?

 

       之所以写半首,不是故作谦虚,而是实在想不出别的意思了。那摄影作品中活生生的“螳臂当车”壮举,能让我想起的只有西班牙塞万提斯的名著《堂吉诃德》,那位名垂千古的吉诃德先生,他是最后的骑士,也是最早的理想主义者。而“螳臂当车”的故事,与堂吉坷德挥舞长矛与风车大战是何其相似乃尔,甚至比后者还要更壮烈,更可歌可泣,因为当螳螂挑战车轮,它所要付出的往往是生命的代价。

           春天,有多少螳臂会举起来呢?还有整个夏天的时光,当刈草的作业车开来,对他们的家园进行强拆。螳螂是自然家园的捍卫者,只要家园受到威胁,他们就会举起森林般的螳臂,制止!宁可被贬低、被嘲笑,宁可在车轮下被碾得粉碎,而化作自不量力的代名词。他们高举布衣之怒,不惮流血五步,他们高歌一种凛然正气:”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在民间,螳螂俗称”扁担钩“,是很怪也很有意思的名字,也许他们的确担起了什么,是什么呢?却又很难说清。也许你会想起“田横五百士”,也许你会想起“三元里抗英”——我觉得想起这些一点都不过分,不离谱,而真正是恰如其分的。因为,不爱其家园的人,不敢为家园抗争的人,怎么能在面临外侮时勃然奋起,成为可歌可泣的爱国者呢?那些对迁拆别人家园的行径不置一词、暗自怂恿,却高谈家之美满、国之可爱的人,说他们是“爱国贼”都算是赞美了,因为他们其实连“贼”的胆魄都没有。

          联想至此,我很惭愧,觉得仅写半首诗是不够的,还应该接下去——

       

        五百田横螳之士,三元抗英螳之魂。

        悍家卫国真民气,春归螳臂喜如林!

       

        是的,螳螂的确担起了什么,那就是民心民气,他们是大自然对弱者尊严、平民气节的一种提示。是的,我们很少提平民气节,而喜欢提民族气节,但应该知道,民族气节不是别的,而正是千千万万普通百姓平民气节的集中和升华。多年前读过一篇文章,叫《摧残民气,必酿成一个妖媚世界》,实际上怕不止如此,可能在那个妖媚的世界上,还会有一个因习惯了懦弱而甘于被欺凌的民族。

          因为一幅堪称“春趣图”的摄影作品,而惹动这么多历史和现实的情思,而且还和拆迁等社会问题联系在一起,未免是小题大作了,为此我说个轻松点的,是学术推测,或曰小考证,以稍作弥补并未此文结尾——

         还是关于堂吉诃德的,是螳螂与堂吉诃德之比较。我们知道当初塞万提斯的名著传入中国,有译作“堂吉诃德”的,也有译作“唐吉诃德”的,虽书名仅一字之差,但似乎有理由认为,译作“堂吉诃德”的人必定是熟知“螳臂当车”的故事并化用之,堂者螳也,这里隐含着一个精微的比喻。而译作“唐吉诃德”的人,他可能比较喜欢唐诗,或者喜欢国人的古称“唐人”,其爱国之情,也跃然纸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