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贝加尔海
贝加尔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920
  • 关注人气:5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作家、学者评论摘编

(2015-04-02 13:25:48)
标签:

感谢各位作家

学者评论家

教授及同事同仁

师友与网友

分类: 观海听涛

作家、学者评论摘编

                 海涛拍岸,雪浪飞扬

 

                                                 ——作家、学者评论摘编

 

 

 

 

       从《新华文摘》上读到散文《青铜雨》,真是大好文章,文采不凡。高海涛以评论家的身份从事散文写作,故而他的散文理性与感性浑然一体,智性与人性相映成辉。语言精准中带个人色彩,哲思丰沛且地域特点浓郁,希望能看到更多这样的佳作!

              

                                               ——高洪波(著名作家、诗人、中国作协副主席) 

 

 

       曾有好几位作家、评论家向我推荐高海涛先生的散文。读过之后,果然可圈可点,既是乡土散文也是文化散文,融合了本土和域外的两种记忆,写出了一种鲜见的格调和气势。

 

                                             ——陈晓明 (著名评论家,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海涛本来是个用情比较专一的优秀评论家,但新世纪以来,他却似乎突然确定了自己的方向,就像同时爱上了三个女人那样同时执著于评论、散文和译诗,并如河堤决口海水涨潮,接二连三抛出较大一批作品,形成一股海涛拍岸雪浪飞扬之势。

                                   

                                            ——刘兆林(著名作家,辽宁省作协名誉主席)

 

 

       “英国批评家利维斯坚信,英语具有强大的救赎力量。而我想证明,我们的母语也同样具有这种力量”——这是高海涛先生的自许。读他近年发表的散文,我觉得他已相当成就可观地证明了这一点。这是另一种文化散文,或者说表现了散文创作的新趋向,既有世界视野,也有乡土记忆,称得上是“全球本土化”写作的一个样本。  

                                            ——吴义勤(著名评论家,中国现代文学馆馆长,西安市副市长)

 

       我爱读海涛先生的散文,觉得他写人物,字里行间总饱含爱意、宽容和尊重,以旷达的胸怀理解人生;他写景色,又是一派洒脱,情趣深广,机智、灵动而悠然。读他的散文是一种享受,自在随意,旁征博引,在恣肆的铺排中常有对自然与人文的独特发现,总之特别让人有所感动,并在感动中有所收获。

       

                                          ——周大新(著名作家,总后勤部创作室主任,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高海涛是名刊主编,评论家,同时也是散文家。他的修辞叙事另辟一路,也自成一家。可谓细腻处如雨湿杏花,大气处如浪涌高崖,前者如《美国的桃花》、《英格兰流年》,后者如《青铜雨》、《贝加尔湖与烟斗》。他酷爱英美和俄罗斯文学,又念念不忘童年和故乡那些人与事,于是其写作就呈现出这样的文本面貌: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思想录,一半是民歌风。联想空间非常丰富,并在记事和写人中有一种纵深的历史感。

       

                                         ——孟繁华(著名评论家、教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

 

       高海涛写评论、译诗歌,学兼中外。他的散文,表现了一种站在荒旱的田野张望远方和星空的精神姿态。《英格兰流年》为中国乡村寻找高贵,《青铜雨》为辽西农民竖起雕像,这些作品饱蕴大地的气息,震响人类的心声,传递出强大的思想力度。

       

                                          ——张炜(著名作家,山东省作协主席,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海涛以他的赤子之心、文人情怀,书写和展现了一个古朴、神奇、丰饶的辽西乡土世界;海涛以他广博的学识和艺术上的精心,拓展和创新了散文的精神品格、表现方法乃至艺术语言。

       

                                          —— 段崇轩(著名评论家、山西省作协副主席) 

 

       高海涛的散文是学识与才情的互相攀援,扶摇直上,看似不经意的一写,才气毕现。这是学者才能写的,又没有学者的僵硬,随时随地扔出一个新知,出其不意释放一缕诗情。举手投足,每个字符都携带着书香和浪漫。读他的散文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也许我比较喜欢西方式的浪漫和高贵,在他的文字里,我读到了这个。一种陌生的熟悉,一种熟悉的陌生,一种远方的气息。

 

                                          ——素素(著名作家、散文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高海涛的网名叫 “贝加尔海”,可见其情有独钟处。他的散文我虽读过的不多,却总让我有意外的惊喜和感动,像《青铜雨》、《美国的桃花》、《故乡海岸桃花》、《父亲的菜园,母亲的花园》等等,但最能代表他风格的,可能还是那篇三折屏式的《贝加尔湖与烟斗》,作者是评论家,但却能以叶赛宁风格的诗意之笔,融俄罗斯崇高美学和中西文化之风韵,塑造了中国人眼中的贝加尔湖,它苦难而高贵,浪漫而忧伤,清澈而神秘,而这些可能正是海涛所追求的文学境界与理想。

       

                                       ——张清华(著名评论家,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没想到评论家写的散文竟如此感性,如此飞扬。高海涛的《贝加尔湖与烟斗》却让我看到了一种触动内心的精神。我无法不仰视那承载着信仰与爱情的贝加尔湖,无法不赞叹那些举着磨难的花环来装扮自己的女人。《美国的桃花》也很独特,让我闻到一种淡淡的忧伤的味道。我喜欢这种淡淡的若有若无的感觉,如果真有就无趣了,但一点没有就无味了。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他的《青铜雨》。雨写得极好,极有灵性,意向好,文字也好,让我在阅读时心里一会儿干裂得疼痛,一会儿又湿漉漉地充满了泥泞。我喜欢这种从心里往外拽的东西。

       

                                    ——马晓丽(著名军旅作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海涛先生长期从事文学研究和诗歌翻译的实践,对其散文创作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那就是渗透在作品中的孤独的哲思与优雅的诗性。作者对朴素的性情的歌咏,对本色的自然的尊重,对精神和文化创伤的揭示,赋予他的写作以独特的人文品格。《贝加尔湖与烟斗》《青铜雨》《英格兰流年》等篇章既有面向辽阔的文明的遐想,又有贴近大地的沉思,显得大气而精致;《父亲的菜园,母亲的花园》《三姐九歌》和《四姐在天边》等篇章真挚、沉郁,令人动容。高海涛徜徉于两个世界,一个是养育其生命的辽西故园,另一个是滋养其心灵的中外文学,两个世界相互补充、相互融合、相互印证,形成了独特的艺术境界和风貌。

         

                                 ——黄发有(著名评论家,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许多有学识的人写散文只用知识不用心,而高海涛的散文却处处包含着心的参与,因此也能直抵人心,写得宏阔大气,张驰有度。苏珊.桑塔格说好的小说是分泌出来,同样,好的散文也是分泌出来的。我记得高海涛多年前在研讨会上发言,曾引证过托尔斯泰的话:“生命的本质是爱,爱醒了,生命就醒了”。现在读他的这些散文,我觉得他对自己故乡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正在醒来,还有对世界文化,特别是对美国文化和俄罗斯文学那种如数家珍般的熟知,仿佛那些艺术里的生命已融在他的血液中,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这一切,都特别令人感动。

       

                                ——孙惠芬(著名作家、小说家,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海涛先生近年的散文自成一格,惹人喜爱。如《青铜雨》、《英格兰流年》、《三姐九歌》、《四姐在天边》、《故园白羽》、《苏联歌曲》、《贝加尔湖与烟斗》等众多文本,切入了乡土的命运和情感旋律,在更高层面触摸到了古老而现代的乡愁本质,其丰富的文化学养和睿智的思想识见,让作品的高度、深度、宽度、厚度俱有,生命的通透和艺术的优雅兼出。它们在当下的现代化语境中,是对精神家园的诗意坚守,更是对都市文明的隐形抗衡。作者从域外反观乡土的回想方式,让记忆与现实叠合,虚实相生,暗合了诗性的跳跃思维。这些特质都令人印象深刻。可以说,素以评论见长的海涛先生也堪称散文文体和语言艺术的出色探求者,他在乡土、文化和心灵的三维空间建构起了自己的散文美学。

      

                                   ——罗振亚(著名评论家,南开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高海涛先生在创作上是多面手,他的理论批评宏观严谨,他的诗歌翻译创化出新,而他的散文写作,则是厚积薄发,中西合璧,以一双阅历过世界文化风景的眼睛,重新为逝去的幽暗生活追光,并炫出珍藏其内的灵魂华彩。对他而言,这三种文学写作相成相生,犹如《狗年月》中,君特格拉斯笔下的向日葵,“把马恩特家菜园同公路隔离开来的那道篱笆旁的向日葵越长越大,它们在相互朝拜……”

        

                                    ——林雪(著名诗人、鲁迅文学奖获得者)

 

       

       海涛恃才,却不傲物,这方有他批评家心中作为观念基石的乡愁散记——生发于物,扎根于物,烛照于物;海涛奢华,但更务实,这便让他翻译家笔下的异族给养能反哺出汉唐血脉的古雅美文——情感充实,趣味诚实,风格朴实。

                              

                                 ——刁斗(著名作家、小说家)

 

 

       读高海涛先生的散文,你仿佛穿行在广阔的原野之中,俄罗斯、南加州、南伊州、辽西、沈阳、长春、偏远的中国村庄,它们交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典雅、沧桑、苦难的共在时空,生命、艺术和生活在其中散发出高贵的光芒。作者融知识性、抒情性和细腻的情感于一炉,中国古典文辞妙语、西方现代诗歌绘画,他都能随手拈来,有的优雅潇洒,有的朴素自然,但均能启人心智,感人至深,具有大散文的气度、情怀和力量。

 

                               ——梁鸿(学者、作家、中国青年干部学院教授)

 

    

       在岁月的长河中经历世间百态,感悟缘生缘尽的种种情状,海涛先生把对历史的记忆、现实的沉思都凝聚在他的文化乡土散文中,以慈悲宽厚的情怀,记述辽西大地上芸芸众生的命运沉浮。他用一种哀而不伤的笔调记述生命中的那些无奈,有萧红《呼兰河传》的意蕴。他欣赏西伯利亚古歌中的那句话:“假如没有这些故事,我们就将一无所有”。写作对于他而言,正如舒婷在诗句中曾经表达的那样——“也许由于不可抗拒的召唤,我们没有其它选择。”

 

                              ——白杨(文化学者,吉林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在高海涛先生的译作和散文中,文字闪烁着奇异的光芒,并变成了他的寄魂物。于是,故土的怀想,乡愁的弥漫,异国的图景,都通过文字散发出迷人而充满诱惑力的气息,施展出令人沉醉的魔力。作家丰富的体验和对常识的尊重,令其文字结实而紧致,充满了令人采撷的乐趣。伴随作家文字技艺的日臻成熟,品咂其散文语言犹如通过观赏酥油花领悟佛法,妙音的美好伴随的是真纯,情感打磨出的文字总是释放着恰当的力道和温度。《青铜雨》的辽远细腻,《父亲的菜园 ,母亲的花园》的感念至深,《英格兰流年》的意绪重重,《贝加尔湖与烟斗》系列的纵深远眺……这些文字试图在今天这个“标准化”时代跳脱出来,并以“贝加尔海”诗学的名义向文学致敬。

 

                           ——卓玛 ( 藏族学者,青海民族大学教授)

 

       高海涛站在世界与乡土之间,这是一般作家办不到的。他们没吃过洋面包,未曾扎根辽西贫瘠的泥土,不如他有如此深厚的西文功力,以及融入生命基因里的对故乡的深情。《青铜雨》使所有写辽西的散文相形见绌,这篇美文美得令人震惊,别人很难超越,作者自己也不太好超越。

    

                           ——肖士庆(小说家、一级作家)

 

         

       高海涛的写作是仪式性写作,充满了青铜器般的气韵和境界,几乎他的每一篇散文,都是一场庄严的仪式,每一场仪式都显示了他独有的创意和编排。他怀着对文学的敬畏之心,忠诚地践行着自己的文学理想,营造出一个既雍容华贵又苍凉幽远的气场,只要你搭上一眼,便被吸引,被打动,被震撼。于是,在高海涛的笔下,散文又重新拾回了往昔的高贵。

       

                          ——王重旭(散文家、报告文学家)

 

       高海涛欣赏维特根斯坦的名言:“语言的边界就是存在的边界”。他生长在乡村,大学读的是英文和法文,却又长期从事中国当代文学批评与研究。这种身世和学识背景,构成了高海涛笔下独特的散文景观。他似乎是站在多种语言的“边界”上,左右逢源、摇曳多姿地想象着他的生活与世界。他以诚挚的内心力量、过人的机敏和幽默、深厚的学养、超强的叙事能力和移情才能,解析事物并加以诗意理解,创造了惟有他才能这样写的一种特殊的散文风格,这在近年散文写作趋于平实的现状中,应该具有十分独特的意义。

          

                         ——李霞(诗人、评论家、一级作家)

 

      “一种博大的美正在离我们远去”——当高海涛这样描述生活时,他表达了一种重建的姿态,这个辽西少年想栽活他心力所及的万物,并托举着它们一起走向永恒。中国很少有叫人沉醉的才子书,而他的这些散文或足以称之,因为具备了以下元素:生下来就开始的不出声的自言自语;不为人知的狂热和无法减轻的单纯;对许多事情的痴情向往;过份好奇并保持灵魂的活跃;自恋或不肯丝毫降低尺度的标准;纵笔时恰到好处的姿态;对实体的美妙和阴影的幽香有双重的迷恋;文化混血儿的身份、立场与视角,再加上不顾一切的爱与美的真切......高海涛的散文很像是一场及时的拯救和挽回。

  

                ——蔡晓玲(纳西族学者,丽江师专教授、教授委员会主席)

 

    

      “让我说出秘密,说真的,我不会/也许某一天会,谁知道呢?”——与英国女诗人罗塞蒂一样,当高海涛在某一天说出自己秘密的时候,他让人们感到了一种高贵和不同凡响。他的散文,用海德格尔的话说是“最在家”的语言杰作,人们从他的散文中看到思想之河泛起的光泽,听到情感之海涌起的涛声,品味到一种陌生遥远的气息, 这气息如此切近他的生命秘密,那就是对世界文化的无边眷恋和对故土家园的无尽感怀。

 

                      ——张翠(青年评论家、锦州师专教授、中文系主任)

 

  

       《青铜雨》行文妙笔生花,文情并茂,令读者仿佛身临其境。远在南加州,这里也是少雨,今天风和日丽,读罢此文,傍晚我走到后院,不由自主地将手伸了出去,想着辽西那一片土地,也想象着或能接到青铜雨,竟然奇迹般地感到了雨的滋润,原来那一刻恰是院子里的定时自动浇水系统开启时间。伫立良久。南加州少雨,每年只在十一月底到次年三月能真地接到雨。在这渐渐热起来的夏天,真地很盼雨,但我更希望南加州的云和雨能飘过太平洋,飘到辽西去,因为我知道,那里更需要雨。
       

                      ——高扬(旅美工程师) 

       

         

            高海涛先生似乎拥有黄金般的记忆。或者说,他是一个出色的“藏梦者”,就像他所译的兰斯顿.休斯诗中所说,他几乎把所有的梦想,中国梦、辽西梦、故乡梦都收集在笔端,“用蓝云的细布包上它们并藏起来”,然后再虔诚地打开,向人们讲述一个又一个的散文童话。

                           

                    —— 王秀捷(青年散文家、教师)

 

       当下美学界或者以美为美,或者以丑为美,往往追求美的两种极端。但高海涛却以沉实的笔调告诉我们:平凡的生活劳动就是美,但他又不像车尔尼雪夫斯基那样认为生活是美的从而否定人的主观能动性。他歌颂那些在困境中不屈地执着地追求,用理想照亮生活的人们,包括父亲、母亲、四姐、十二月党人,十二月党人的妻子等等,这些平凡的人们在世世代代的坚忍的生活中,以从容和大度包容一切生活的艰辛,显出了崇高的悲壮的色彩。正是绚烂之极归于平淡,寂寥之际心中轰然。

     

                       ——阎丽杰(评论家、沈阳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高海涛老师酷爱英美文学, 同时也有很深的俄罗斯情结,他的散文中常常流淌着苏俄文学略带隐忍的忧伤,这种对苏俄文学的同情了解有时也体现在他的评论文章中,如《我的苏联祭》和《后中俄文字之交与东北文学的特质》,他曾引用卢卡奇的话来表述苏俄文学对中国的影响:“真正的影响永远是一种潜在的解放”。这句话,我觉得也可以概括他自己近年的散文写作,那种中西合璧的思想力量,不是通常的“旁征博引”所能说明的,实际上是对散文文体的一种解放。

 

                      ——马琳(青年评论家、复旦大学博士、研究员)

   

       对高海涛老师的散文仅说喜欢是不够的,而是给了我对散文全新的感受与认识。比如《故乡海岸桃花》那样辽阔的文字。还有于我更重要的是因文中的创造性引证,我喜欢上了美国女诗人伊丽莎白.毕晓普,她诗歌的气质与生命的气息,是我喜爱的。

       

                     ——娜仁琪琪格(诗人、《诗歌风赏》主编) 

 

       他在面对历史和时代时,始终坚持自己的价值判断。既不以偏概全,也不曲意迎合。总是把笔触伸向最基层的人民群众,描绘他们的人生命运和内心感受,歌颂他们的善良和心灵的美丽。他没有把历史的那个阶段,定义为人类的永久苦难,而是客观地描写了底层人民内心的真实感受,以及他们在生活的磨砺中,实现的自身成长和精神的升华。

                                       

                                          ——常显明(诗人、法律工作者)

 

      《英格兰流年》的确是散文中的模特,在安静的午后,你慢慢从一月徜徉到十二月,从英格兰漫步到辽西。看遥远的英格兰的雪粉怎样灌进了辽西少年的脖颈,英格兰的橡树和辽西的榆树怎样被同样的风吹拂着,那些花香都隐匿在坚实的土地中,房檩似的电线杆中听到的都是快乐的声音,还有那一团立夏的朦胧的暖意,丝丝蜜糖般的忧伤,金黄色的稻浪或者成片的花中之鹰怎样在心中翻飞而至泪下,那个趴在窗台上要改名字的少年,无疑已经定格成记忆里一场不散的盛宴。

  

                        ——王雪茜(青年诗人、教师)

 

       

                     

            读高海涛老师的《苏联歌曲》,感慨无限,他让友情像树一样坚定,让亲情像水一样博大,让爱情像火一样纯净!而他的文字中,一直弥漫着俄罗斯文学的气蕴,在辽西的风土人情、那些遥远细碎的生活中,仿佛都闻见了俄罗斯的干草车、麦田,初春的田野大地,清凉的风,吹过将化未化的泥泞小路,以及远处越来越低云朵的味道,让人于文字间,缓缓化了自己!

                                    

                            ——贺颖(青年评论家、诗人)

 

        苏珊·桑塔格曾指认罗兰·巴特的写作是“捍卫感觉,但从未出卖精神”,高海涛也是如此,多年前他为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所写的书评《解构的意义》,对他来说应该是具有标志性价值的写作纲领。 

       他的散文运思的笔法自始至终充满了一个乡土自然人文主义者的深沉、炽烈和朴素的情怀,如果从中西比较文学的影响和渗透角度而言,我想这些作品某种程度上是将卢梭的浪漫与梭罗的宁静致远和兰姆闲笔幽情的英式风度巧妙嫁接,而在深处的文化风致里又不时弥散着中国古典传统的“修辞立其诚”的精神因子。

       如果用“辽西文明之子的诗性创作”来涵盖高海涛的散文行踪,我以为绝非溢美之词。他用自己身体力行的生命经验和阅历,带着融会贯通博采众长引经据典的书卷气息,以其旁逸斜出甚至充满炫技笔法的心游万仞吞吐八荒的气魄文采,为我们营造了一个乡土精神的憩园和乐园,那是民俗和风物的纪念碑,是历史和人性抛锚停靠的港湾与驿站,是提供生命对生命深度造访的九曲回廊,抑或更是董桥说过的“心灵的后花园”。

       实事求是地衡量,这些文化乡土散文已经突破了地域性,扫除了文明的痼疾,洗礼了大文化散文自身的板结和呆滞,它以其情致绵绵的生命意识、精耕细作的探索精神、温文尔雅的书卷气息、恢宏大气的行文风格,走出了当代散文创作的诸多瓶颈,为其注入了新的活水,创造了别样的空间和可能。

       

                           ——刘恩波(一级作家、研究员、辽宁大学客座教授)

 

       这就是高海涛散文的基调,他总是乐于把中国文化的精神和西方文化的意蕴整合起来,而难能可贵的是,当他这样做的时候,却如“春梦了无痕”,既陌生又自然贴切。他在世界与乡土之间建构自己的艺术想象,如此丰富,如此辽阔,如此激动人心。

 

                        ——秦朝晖(文化学者、评论家、朝阳龙翔书院院长)

 

 

         这是一部难得的奇书其形糅于华洋之间,也典雅,灵越;其气合于林语堂、梁实秋的小品,平平出之,舒缓终卷,别有滋味;其神类乎周涛、张承志的边疆写作,有荒原灵踪森森然一股苍茫朴笃之韵。其难得,正在于它杂树生花的繁复性和包容性,以及在繁复性和包容性之外所无可置疑的真情实感。

    正如作者多次引用的著名诗作《荒原》一样,海涛君的生命与灵魂中其实也有一个荒原,但与艾略特四月是一个残忍的季节的荒原不同,海涛君的荒原充满人世的温情,充满对世事的宽容,充满对历史的理解,也充满对自我生命的真诚检视与回味——这种从情感到语体的使《英格兰流年》厚重丰盈高标独立。

 

             ——李掖平(山东省作协副主席、《山东文学》主编,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这是一部十分独特的学者散文集,它兼具美文和学术随笔的特征。作者用文学的语言来讲述普通中国人的故事,“追忆”自己的逝水年华,读来倍感亲切。开篇之作《英格兰流年》更是把我们带到了曾经的大英帝国的辉煌:那里有顶级学府牛津剑桥,更有世界文豪莎士比亚、吴尔芙和艾略特,文学始终是作者的安生立命之本。作者熟谙西方文学,恰倒好处地将其融入中文叙述中,中西合璧,情致深远。同时,作者凭借广博的中西文学知识,引领读者遨游在世界文学的海洋中,在诗一般的抒情中评点着中外文学大家,文坛轶事和名人掌故一一娓娓道来。确实,高海涛那一代作家是读着俄苏和西方文学走上文学之路的,即使在如今后现代主义大行其道之时,深藏在他们思想深处的仍是早年的英美和俄苏文学经典。这部散文集既有着历史的厚重感,同时又融中西文化和文学的比较于诗一般的语言中,应该是当代学者散文的上乘之作。

 

                         ——王宁(著名学者,清华大学外文系教授、欧洲科学院外籍院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