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贝加尔海
贝加尔海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2,589
  • 关注人气:5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海涛老师印象

(2014-03-28 16:54:25)
标签:

宁思悄然

北柳如是

真诚感谢

分类: 观海听涛

海涛老师印象

海涛老师印象

                                 

   其实我的本意,题目应该写成“高海涛,我们去看大海吧”。

   不过他似乎觉得我称呼他高老师,或者海涛老师更合规矩。只是我从来都不喜欢合乎规矩,那却是他所不知道的。

   我认识他,先是认识了他的文字。前年,政协要出一本书——《我在政协这五年》,是每个政协委员亲力亲为的记叙性文字。我前去帮助整理文稿,海涛老师的文字从那么一堆厚厚的文字材料里跳脱出来。盈盈的,又那么宽广。我着实喜欢。

   政协开会之后,我们有一个小聚,见到了海涛老师,并没有聊天。只远观,饶有生趣。他的头发灰白了,就是那种经霜未尽之时,稍显凌乱。他穿着灰色的西装,不是为了彰显笔挺和层次,因为传达出的信息是落拓。这两个字不知道准确否。他的额角方正严肃,他的眉宇张扬凌厉,他的眼睛敏锐脱俗。不过我还是笑了,在心中暗自地笑,在一群政要和商人之间,他的文人的或者是学者的气息显得那么突兀,又那么自然。他似乎刚从文革的批判现场回来,既有被批者倔强犀利和压抑又显示着批判者的无畏、执着和昂扬。他似乎又是刚从原野上走来,扑掉了身上的尘土和草屑,俨然地蔑视红尘中的杯盏与喧哗,时刻能够享受到来自心灵的宁远与深邃。

   我们文联有一本刊物,叫做《万泉》,每年要召开一次创作会,去年,通过主席请来海涛老师为我们做了一堂课。第二次零距离接触海涛老师。他的语言立刻就激发了我的兴趣,我似乎并不记得他都说了什么,只是在我倾听的时候,我完全忘记了那是一个严肃的会场,我被文学的阳光笼罩着,周身感到舒适和温暖,外面的严寒也退却了。我知道在场的听者一定和我同感。我们各自暂忘了疲惫、挣扎、压迫,走进诗里,梦里,雪里,乡下,童年。并沿着记忆找到了纯真和高尚等情感。

   昨日再见,我把我的散文集《余花落处》送给他,他记了我的笔名柳芸。他说明末清初的大才女柳如是,就曾叫过柳芸。他对柳如是的才华与气节赞赏有加,嘱我不要改变这个名字。又建议我的博客名字改为北柳如是。我欣然。我刚刚读过柳如是的故事,也一样倾慕。只是没有读过他提到的《柳如是别传》。以后有机会定寻到以飨脾胃。

   他的愉快和纯真,以及对文学的深度感悟使我很快摆脱了生疏。我很想直呼他的名字,高海涛。我很想带着那种被感染了的女人的气质,让水波潋滟的眼睛和他的眼睛对接,我很想说,高海涛,我们一起去看大海吧。于是时光、岁月,沧桑与痕迹便完全被抹杀。只剩下两个欣喜的孩子在云端奔跑。如果他静寂的坐在海边,让海风把他的头发吹得更加凌乱,我必然也静寂地欣赏,欣赏大海和大海旁边的他。

   高海涛,我们去看大海吧!

 

    作者李惠霞,笔名柳芸,诗人、沈阳《万泉》杂志主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