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文睿编辑的主页
张文睿编辑的主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2,288
  • 关注人气:1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翻翻老报纸之四十八

(2010-05-13 16:26:14)
标签:

文化

分类: 翻翻老报纸

翻翻老报纸之四十八

《华北电力报副刊·惠风》2010年5月13日

 

翻翻老报纸之四十八

作品一

                      网络写作悠着点儿 

 

    张文睿

   

    网络文学写作,门槛很低,随便写写,是蛮好的一种游戏或生活方式;真要是签了约,可能就不那么好玩了。

    网络文学写作,只要签了约,就是可能是一项超常的体力劳动。签约写手们一年都要写数十万字或百万字,要持续不断地更新作品,只有保持作品的更新率,才能吸引更多的网友阅读。而网络读者的审美非常高、也非常刁,口味变化也非常快,一个签约写手鼓捣出来的文字,如果不能牢牢地吸引住网络读者,等待他的,只能是挨砖加自动消失。

    茫茫网络上,无名写手数以百万计,绝大多数的网络签约写手,收入状态超低,却悄然做着作品出版且畅销的梦。只有极少数人,受的苦、累、罪,得到了回报:名利双收。

    有人说网络签约写手,就是弄文字的农民工,为了获取阅读收费每千字2分钱的价码,为了梦想中的点击量,“熬一盏灯干”地写得昏天黑地,透支了健康。

    写手们大多患有肩周炎、颈椎病或肠胃病等,还不算视力减弱。据报载,一位签约作者,一年多时间,写了6部网络小说,高达300万字,点击率冲破2000多万,月收入一万多元,身体却垮了。最后的时间,这位作者很想再写一本书,叫《珍爱健康》。

    补记:著名小说家麦家说:“网络文学99.9%都是垃圾。”

    这话让人疑惑,也让人目瞪口呆。

 

 

作品二

                      用电脑写信件 

 

    谢其章

   

    法迪曼说“用电脑写出的信件,有一股蒸饭锅的气味,我一闻便知。”

    很不幸,前些天我给一位老前辈写回信的时候,用的就是电脑,虽然我在信里做了解释,可还是担心老前辈的不悦,没成想人家虽已是85岁高龄,回信不但是电脑打的,还打了满满5页。

    周有光先生今年103岁了,他八十岁学电脑,这也许是长寿的秘诀,这么老了还在拼命学习,上帝不忍心在学习的兴头上唤他走。

    用电脑代替手写的贺卡、手写的信,这是大势所趋,用不了一代人的工夫,大家都会习惯闻蒸饭锅的味道了,就像由毛笔转为钢笔一样只用了十年。

    新潮流汹涌而来,顺之者昌,逆之者衰,大事如此,写信亦如此。

 

 

作品三

                    宝岛交通琐记 (节选) 

 

    韩小士  

   

    在台湾街头极少看到交通警察,高峰时段在繁华十字路口维护秩序的多为“志工”(即义工)。一日晚,我去赫赫有名的台北士林夜市观光,才在街口看见两名交警。我在此驻足约一刻钟,他们自顾“亲切交谈”,全然没有执勤的“敬业精神”。也难怪,士林夜市虽号称世界有名,车流如织人潮如涌,但路口却是人车各行其道一片井然,交警管什么呢?在路口看行人过马路,鲜有闯红灯者。说来惭愧,也曾见过一个被“志工”挡回去的,细看之下,是个大陆游客。

    台北的摩托车之多在世界上与越南齐名,且一水儿踏板车,聚在一起飞驰而过,那真是街头一道风景。当局面对如此现状,并没有一禁了事,而是在各个路口为摩托车划出专用标志,在等待绿灯时尽量靠前停车;并有供摩托车左转的专门“待转区”,如此一来,虽说满大街的摩托车,但绿灯一亮,它们先行起步快速驶出,眨眼间绝尘而去,对路口的交通流量基本不造成影响。岛上交通除对摩托车进行人性化管理之外,对旅游大巴的管理也可谓细致入微。在台湾所见观光车辆均为双层豪华车上层视线良好,可供游客极目四望;下层并不乘人,只用来存放行李。印象最深的是,车尾部都喷有司机姓名,把责任制真正落实到人。

    在台湾开车旅行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加油站密布,油品价格很透明而且稳定,让人最为舒心的是,你去加油,这里的员工一定会麻利地把车擦洗得干干净净,完全免费。尤其是沿着东海岸驾车,一侧是万仞绝壁,另一侧是碧浪滔滔的太平洋,还要经过北回归线标志塔,再加上沿途完善的交通设施与贴心服务,真是一件叫人心旷神怡的事情。

    其实在台湾搭乘公共交通车辆也是很方便的,以地铁(当地民众称之为“捷运”)为例,在台北、高雄可谓四通八达,最有意思的是线路以颜色为区别,如“蓝线”“橙线”等等,乘坐极为便利。特别是台北市区通往外双溪故宫的地铁线,车厢宽敞明亮,秩序井然,令人顿生亲切之感。 

 

 

作品四

距离 

 

汪再兴

 

流水一旦干涸

此岸与彼岸

步步皆可从容

河床一旦水满

此岸与彼岸

步步皆是艰难

 

一个人与一个人

一颗心与一颗心

有时要悄悄的远点

有时要慢慢的缩短

 

别说永永远远

别说美丽不会再来

 

 

作品五

落英集 

 

隋军

 

免费的午餐

迟早还会买单

 

千里马和马群吃草时

看不出是千里马

阳光灿烂时

看不出海的狰狞

 

起初不是荒唐的设想

怎会有后来惊人的硕果

 

它不仅欣赏江河的澎湃

也能躬下身来倾听小溪的诉说

于是它成了岸

 

有一幕经常发生

光明一睡觉

黑暗就伸出手来

 

万物在不知不觉中变幻颜色

它的幕后人是岁月 

 

仰望英雄雕像高大的身躯

令人肃然起敬

细细地品嚼他的历程才悟出

起初他和我是一样的人

 

 

作品六

我们总会老 

 

郭宗忠

 

总有一天  我们青春时

梦想的不朽

会像满口坚硬的牙齿

一颗颗不知道何时已动摇脱落

我们的吻和爱

以一种散淡的回忆

淡出记忆

 

今天的我们却只是用

无忧无虑的欢笑

面对生活和压力

不知道贫困和艰难是日后

取之不竭的财富

 

我们用时间换取了

地位和钱财

而地位和钱财

却换不回我们失去的青春

 

 

作品七

海拉尔初夏 

 

孟长海

 

草原止步的地方

蓝天开始出发

 

呼伦贝尔

举臂向天的那一刻

哈达与彩虹相连

 

白毛风躲进了草的根部

马咀嚼处

一片新绿铺展开来

湿了羊的双眼

 

 

作品八

                         与紫砂

 

    赵士儒

   

    儿时,我在老家农村就种过麻。种麻不需要规整的土地,主要利用沟边儿、河沿儿、地头儿的闲散地。

    麻这种植物生命力极强。不用浇水、施肥。春天,撒下种子。初夏,肥厚的叶子在微风中摇曳,就像展开的翅膀,带着它的躯干不停的向上飞翔。秋至,笔直的麻茎已长成。收割后,麻的制作才刚刚启程。

    当时,在农村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制作方法。首先把麻茎上的枯叶去掉,再打成捆儿,直接扔到我家房后的小河里。上面还要压一块大石头,使麻茎完全浸泡在水中。

    寒冷的冬季,麻茎忍受了极大的痛苦和磨砺。

    春暖花开,经过一冬的沤泡,麻茎终于蜕变了!就像蝉儿一样,麻茎和茎皮脱开了。通过剥制、洗涤、揉搓就形成了松散雪白的麻纤维。母亲为我们纳鞋底儿就是用的麻。

    麻纤维有良好的吸湿与透气功能。麻纤维服装穿在身上凉爽挺拔,出汗不沾身,质地轻,强力大,静电少,还能屏蔽紫外线。由于麻织品具有天然、环保特质,备受世界高级时装设计师推崇。

    其实,我更欣赏水的力量,是水使麻的潜在特质发挥了出来。

   

    紫砂壶是在窑里烧制而成的。

    最原始的窑,是利用现成的山洞或者挖掘洞穴,用石头砌成,里面焙烧“缶”一类的陶器,这就是“窑”字的由来。

    据《宜兴县志》记载,早在西周时期,宜兴就出现了圆形升焰窑。唐代中叶起,窑型向龙窑演变,故窑炉出在唐、宋、元、明、清均为龙窑。

    龙窑是中国古代先民的非凡创造,以其形状像龙而得名。宜兴龙窑利用自然山坡建造和火焰自然上升的原理,故造价低,又充分利用了余热。

    用紫砂壶泡茶可以泡出“聚香含淑”、“香不涣散”的好茶。比起其他材质茶壶,其茶味愈发淳郁芳香。就是在夏天,过夜的茶叶不会变质。因此有“注茶越宿,署月不馊”的说法。壶经久用,能吸收茶汁,即使不置茶叶,单以沸水冲入,也能泡出淡淡的茶香来。茶具使用越久,光泽愈加亮润。

    在紫砂壶生产工艺过程中,虽然经过上百道工序,但最主要的是烧制。点火后,升温快坯体爆裂,慢则费工废料。

  晴天、雨天、阴天、月夜、四季窑内温度都有变化。产品不同,吃火度也不一样。由于温度难以控制,成品率比较低,精品只占百分之十。

    掌握烧窑的技师,需要非常丰富的经验,这一操作工艺也被誉为“火的艺术”。

   

    麻制品和紫砂壶经过先民们千百年的不断摸索、挖掘、创造,其产品名扬四海,这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和成功的典范。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利用麻籽含有丰富的不饱和脂肪酸和氨基酸,广泛应用于食品,保健品和药品。利用麻秆造纸和制作板材。生态能源行业,麻合成的生物柴油,具有含硫低、无味、不产生碳黑的优点。在化工、军工、建筑、包装、运输、仓储等领域都得到了广泛的应用。

    紫砂壶生产,在继承优秀传统的基础上,不仅在器形、泥料、题材、手法上进行了创新,而且在烧制方法上也进行了改革。烧龙窑早在1957年就结束了。现在普遍采用新式的倒焰窑、隧道窑、推板窑和电窑。以煤、柴油、电为燃料,温控采用现代化的自动控制,成品质量更比烧松柴好。生产周期也大大缩短。

 

 

作品九

                     工地上的一颗螺丝 

 

    蒲素平

   

    一颗螺丝,或大或小,都承受着巨大压力,但它不能松也不能太紧,松了,螺丝没了自己的意义,太紧,时间一长,螺丝也会受不了的。

    风从远处刮来,刮到一颗螺丝上,螺丝不缩头,螺丝坚持着自己的立场。

    一颗螺丝,思想稳定,不管是在豪华还是简陋的地方,不管是室内还是室外,都是默默地拧在那儿,以金属固有的光芒照耀应该照耀的一切。

    想一想,从小到大,谁没拥有过一颗螺丝,或者说螺丝与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触摸过更多的螺丝,有多少吨?800吨?1000吨?我没有仔细算过。和螺丝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我被螺丝硬度支撑的腰,就轻易不弯。

    一颗螺丝,拿在手中,冰凉、生冷,坚不可催,就像一张弓,生下来,就是为了有朝一日绷紧力量。很多时候,我工具袋里是螺丝,口袋也是螺丝,我走到哪里都背着螺丝,我拧螺丝的扳手换了多少把,自己都记不清了。甚至有一年我在安装高线压地线夹时,习惯把螺丝含在嘴里,我和另一个人站在电杆的横担上,系好了安全带,我们脸对脸地站着。一二三,我们喊着口号,一下子把地线扛起来,我迅速从嘴里取出螺丝,装进线夹子里。

    这一切行云流水,在几秒钟完成。在短短的几秒钟里,螺丝在我的嘴里静静等待着,在我的肩膀将无法承受沉重地线的重压时,随着我的手一跃而出。

    螺丝在嘴里的感觉冰凉,坚硬,却也实实在在,让人感到踏实。

    螺丝也有生气的时候,比如一个新手在组装铁塔,笨手笨脚地把螺丝翻来覆去也安装不进去,用了大小撬棍仍无济于事。螺丝一生气,就从人的手里逃出来,从空中奔下来,先是砸在铁塔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之后一头栽进泥土里,不再露头,彷佛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我就多次从泥土发现过螺丝,我用脚把这些趾高气扬的螺丝踢出来,装进工具袋里,让它们重新成为螺丝,开始新一轮的工作。

    但有时候泥土里的螺丝是被我们不小心掉在泥土里的,泥土埋藏了它的光芒,要我们把它重新找出来。

    一颗螺丝的命运,有时简单,有时复杂。

    在车水马龙的工地,面对成片的架构,铁塔,我们常常忽视一颗螺丝的存在,常常对螺丝熟视无睹。而螺丝从不提醒我们,它只是站在自己的位子上,与自己的对象以相互吻合的姿势宣告一种生命光泽的力量。

    一颗螺丝,常年坚守在风雨中,也坚守在阳光中。

    一颗螺丝,不管在怎样的环境里,总是不吭不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