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坐看青苔_w7d
坐看青苔_w7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9,682
  • 关注人气:8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老病死之四:“宝贝儿”与“乖乖”

(2011-11-14 22:09:03)
标签:

婚姻

家庭

夫妻

父母

养老

分类: 家长里短

   生老病死之四:    “宝贝儿”与“乖乖” 

生老病死之四:“宝贝儿”与“乖乖”    “宝贝儿”与“乖乖”这两个甜蜜、温馨的词汇,过去我总觉得,是处于热恋中的男女之间或是年轻父母对自己孩子的爱称。前段在家照顾耄耋之年的父母期间,我发现,这两个词汇,经常会从母亲对父亲的单方话语中,不经意地出现。

    每天早起,母亲总是先来到瘫痪卧床的父亲床边,俯下身子,先与他行个亲昵的“贴面礼”;嘴里还念叨着:“宝贝儿(或乖乖),你睡得好吗?”然后,再一丝不苟地逐项进行擦脸、清洁口腔、通过鼻饲管注射药物及流质食物等例行的操作……

    面对母亲的这些亲昵,多数时间,父亲都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有时,他睁开眼看看,便又继续他目前最多的状态—昏睡;偶尔,他会若有若无地“嗯”一声,似乎是在回应。如果父亲很罕见地回答了一声“好”,母亲便会格外地开心。

    在我的印象里,结合于五十年代的父母,并不属于那种很浪漫的夫妻。父亲虽然写得一手好字,但老实得有些刻板,经常不苟言笑,脾气还有点儿急躁。从医的母亲,工作中一直勤恳敬业,操持家务亦心灵手巧,但她属于比较务实的那类人,对文学作品似乎还有些偏见。小时候一见我埋头读小说,总觉得那是“不务正业”,会让我多花时间去复习功课。

    父亲39岁时,便因高血压引起脑血栓。以后,他又多次中风,数次由半身不遂到逐渐恢复;再由拄拐杖到坐轮椅;直至去年初全身瘫痪,从此卧床不起。算起来,他们共同走过的57年婚姻中,竟有48年,父亲断断续续一直患病。而母亲在这漫长求医治病过程中的艰辛与付出,可想而知。

    父亲原来性情比较急躁。长期患病、一直受到母亲的精心照料;到了晚年,他越来越像一个被娇宠过度的“孩子”,对母亲十分依赖,还有些任性。记得他行动不便时,有时母亲外出办事时间稍长,他便不高兴,甚至还会因此而发脾气。去年上半年住院时,他还能讲几个字,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妈呢?”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随着父亲的病情逐渐加重,即便几个字的话语也越来越少。大部分时间,便是安静地睡觉。

    据母亲讲,父亲脑部CT的片子上,可见大片的血栓黑影。但他命大,栓塞的多是管肢体功能的血管。他的消化、吸收系统似乎还不错,只是吞咽功能有些障碍。所以自去年上半年起,便要靠胃管进行“鼻饲”。

    父亲大约十多年前,肾功能开始不正常。数年前,他的肾衰发展到中度,母亲开始按照专科医生的建议,为他专门烹制肾病饮食。这种饮食要求在保证营养的前提下,不加重肾脏的负担。因此,需要控制每日蛋白质的摄入量(据说每天不能超过40克)。那时,母亲为他烹制的饭菜,除适量的动物蛋白及青菜外,主食则改以淀粉为主。记得那段时间,为了摸索这种主食的制作,母亲颇费了一番功夫。后来,她能以淀粉为主,掺以少量面粉,为喜好北方饮食的父亲压面条、包饺子等。

    几年前,父亲尚能拄杖短行时,母亲曾与他商量,找一处北京郊区有山有水的养老院。父亲喜好地理,能工作时,既没时间、亦无金钱,只好陆续买了不少地图、旅游类的书籍,进行精神旅游。这次我帮助清理他们的家底,各种地图、旅游风光一类的书籍,竟有满满一书柜。所以当时一听说要去郊区风景好的养老院,父亲曾十分高兴。但我当时查遍了京城中等或中上水平的养老院,都没有能够做肾病餐的,故只好作罢。

    母亲在饮食上的精心调理,不仅使父亲一直营养良好,很少伤风感冒,肾病也发展得十分缓慢,至今尚不需透析。而自去年父亲瘫痪以来,虽然每日三餐都是流食,但他仍然一直面色红润、气色颇佳,脸不见瘦。只是因为长期卧床,四肢逐渐萎缩。上个月父亲住院28天,我按照母亲逐渐摸索出的这种“配方”及方法,每天为他制作流食,切身体会了这当中的“精致”。

    父亲在家时,每天早晚各一瓶200克的鲜奶、三餐家制的流食,上、下午还各加一次水果。三顿“饭”的搭配,肉类是一顿放鲜虾仁(大些的三、四个,小些的四、五个),一顿鲜鱼肉,一顿瘦猪肉或其它精肉;每天还要加入一个鸡蛋。此外,至少还要有四、五样,甚至五、六样各种菜肴。每天必放的,有西红柿、黑木耳等,再加上各种鲜嫩的时令蔬菜,葱、姜等亦不缺少。

    制作步骤:1、蔬菜能去皮的去皮,不能削皮的则先用开水焯一下,以去除残留农药;2、将肉类剁成肉糜,青菜亦用刀剁碎;3、将上述初步加工过的配料放入粉碎机,加少量水,一小勺淀粉,半勺面粉,约2克盐,粉碎一分半钟左右,使其成酱汁状;4、把酱汁用网孔约三、四毫米的筛子过滤后(以免未完全粉碎的肉、菜纤维堵塞鼻饲软管)放入小锅;5、锅内再加入少许植物油,在火上煮熟。待温度适宜时,用80或100毫升的针管通过鼻饲软管注射。每餐的流食总量(不含注射药物及最后清洗鼻饲管的少量温开水)约为400毫升。

    上、下午的水果,一般为圣女果五、六个,或猕猴桃一个,或火龙果半个,也是在同样的筛子里(生、熟分开),用小勺压磨成汁液,再用注射器灌注。

    注射流食用的软管、注射器等,每次用毕以温开水清洗干净;软管每月更换一次。

    父亲住院期间,因医院每日供有1000毫升的营养液,我们自制的流食便减少为中午一餐,水果依然上、下午两次。因1000毫升营养液中含有34克蛋白质,牛奶减为一瓶。

    记得自父亲患病开始,就成为“重点保护对象”。那时家里经济不宽裕,物资亦供应紧张,有些对他康复有利的食品,便成为他的“专供”。现在,按说这种问题已不存在,可这次在家期间,我发现母亲依然积习难改。一些价格较贵的精细菜肴,她还是自己舍不得吃,只留给父亲。即便是如今各种菜肴都搅拌粉碎成什么也难分辨的流食,也同样如此。我常劝母亲:父亲重要,你也一样重要,好东西你也要吃。但无济于事。

    护理瘫痪病人的另一个难点,是防止褥疮。去年父亲刚卧床时,因为缺乏经验,也曾一度发生过局部的皮肤溃烂或尿路感染。为此,除了每天的擦洗、及时更换衣被、时常为他翻身等措施外,母亲还不断地琢磨出各种办法,及时解决出现的问题,形成了一套细致的护理办法。比如,对一些容易脏污、感染的部位,每次清洗后涂抹一种叫“康复新液”的中成药水,效果很好。另外,在专门的医疗护理器械商店,购买的一种瘫痪病人专用的电动气垫床,对防止褥疮也起了重要作用。上个月住院时,当医生查看长期卧床的父亲,身上收拾得干净利索,没有一点褥疮时,连说不简单。

    正是母亲数十年如一日这样一丝不苟的精心呵护,才创造了父亲87岁的生命奇迹。我常想:在母亲的生活中,竭尽全力地照料父亲,大概已成为她的一种“本能”;而在已无法用语言表达的父亲的世界里,母亲,更如同他须臾不能离开的“上帝”。

    此时,不由得想起了《想和你一起慢慢变老》那首歌:

    “什么山盟海誓都不要,

    不管岁月多寂潦,

    世事变换了多少,

    ……

    每一天分分秒秒,

    用尽这一生到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