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小苹
小苹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230,838
  • 关注人气:67,57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香瓜子和鸡爪子

(2015-04-10 07:16:00)
标签:

嗑瓜子

瓜子

鸡爪

海瓜子

香瓜子

分类: 闲言碎语

我以为,香瓜子和鸡爪子堪为古往今来休闲食品的最高境界。
丰子恺老先生曾有言在先:消磨岁月,除了抽鸦片以外,没有比吃瓜子更好的方法。因为其具备了三个条件:一,吃不厌;二,吃不饱;三,要剥壳。待客做客,酒席茶楼,旅途寂寥,随处可见瓜子。尤其是太太小姐,手指纤纤,妩媚动人地掂起一粒瓜子,“格”一咬,“呸”一吐,手腕与脖颈的侧转间,片片兰花飞落。如果吃瓜子的是弄堂里的年轻少妇,一袭旗袍,杨柳腰身,梳着爱司头,倚着斜阳而立,抓一把瓜子磕着,那简直就是一幅民俗风景画,好看的很。
我妈反对我吃瓜子,第一,可能是我吃瓜子的模样比较彪悍,一点不优雅。从饮食多样化的角度,瓜子营养丰富,是可以吃一点的,但“格”一咬是允许的,“呸”一吐是严禁的,嗑碎成两瓣的瓜子壳,必需严格地放入另一器皿,绝不可在空中飞扬落地。第二,是考虑到我的牙口不好,还偏爱吃瓜子和小核桃,结局比较令人堪忧。但我还是非常地热爱吃瓜子,各种瓜子,尤其是香瓜子。直到有一天,发现门牙上真给嗑出一个半毫米深度的小小浅坑,才觉大事不妙,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嘎然而止,自觉自愿地停止了我的瓜子生涯。
我现在已经不大吃瓜子了,但偶尔会教老外吃瓜子。和搓麻将一样,嗑瓜子简直就是一项国粹。尤其是你看到老外吃瓜子:一粒瓜子,满口唾液,剥半天剥不开的囧样儿,那真是可以充分感觉到中华民族的聪明智慧。某日在超市看到一包葵花籽,背面印刷着“食用方法”:
1. Place one unshelled seed in your mouth.
2. You can also lay the seed lengthwise on the indentation in your lower molars.
3. Apply pressure with your teeth to crack the shell.
4. Use your tongue and teeth to separate the shell and the inner seed in your mouth.
5. Spit the shell from your mouth.
实在吃不来也不要紧,货架上一起出售的,还有整袋剥好的瓜子仁。这瓜子仁是机器剥的吗?我立马联想到:郑爱月和王六儿,深知西门庆爱吃瓜子仁,亲口嗑了,装在绣着鸳鸯的袋儿里,捎着浓情厚谊给情郎送去,简直就是暧昧地间接接吻。可这“情谊”,多不卫生啊,更不提,少了“格”“呸”之间的无限乐趣。


除了深爱吃瓜子,在我的人生履历里,不得不再加上鸡爪子这一样。第一次吃鸡爪子,是十六岁,在舅母家里。我妈是不吃这“闲嘴”的,第一,她不喜欢;第二,她嫌不雅观。加之,酒席台面,也从未有过“鸡爪子”这道菜。所以,我是到了高中,才人生第一次吃到鸡爪子。那一刻,便被迷住了。最喜欢的吃法,一是糟卤,二是虎皮。
糟鸡爪,自己时常做些,看电视剧的时候磨磨牙,背着人的私房小菜:手抓起,直接啃。每次啃鸡爪,我的狗都是最忠实的观众,口水哈喇子地一边呆着,直到我吐出一副洁净的骨架子,一星半点的肉都不剩下,狗眼里面流露出无比的失望。
虎皮凤爪,是我每次吃早茶必点之物,我们家也就我一个人吃,男人家和小孩都嫌麻烦。其实虎皮凤爪非常酥软,夹半截入口,舌头和牙齿轻轻配合,不动声色地吐出骨头,一定要:斯斯文文。这比不了在家里,可以肆无忌惮,有碍观瞻。


如果不限季节和地域,我的休闲食品“大爱清单”里,不得不再加两样:海瓜子和嘬螺蛳,和鸡爪子一样,都是吃不厌,吃不饱,吃起来要吐壳吐骨头,非常的麻烦。但这种“麻烦”,又不似苦工,而更像一种游戏,加上口舌之间的一点小小诱惑,可以使得人一直把时间消磨下去,并以此为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