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觅勺嘴鹬(下)

(2011-11-30 08:49:42)
标签:

勺嘴鹬

森林与人类

杂谈

分类: 野鸟

小洋口探访夏羽

江苏如东的小洋口,20087月,江苏鸟会的拙石因工作需要在小洋口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期间他坚持在工作之余在沿海滩涂观鸟,从而发现了这一目前国内著名的观鸟圣地。

20095月,应Mcaribou之邀,我们一行五人前往小洋口观鸟。脚踩着滩涂上湿滑的浮泥,我们一步深一步浅地慢慢深入滩涂腹地,在互花米草的外缘慢慢地等待着因潮水上涨而不断被压近的鸟群。大群的斑尾塍鹬、灰斑鸻、蒙古沙鸻时不时地从你眼前划过,当我正在纠结着想拍哪一群时,对讲机里传来了Mcaribou的声音:在你的1点钟方向,有1只勺嘴鹬。调转炮口,慢慢地在小鸟群中搜索,终于,2只体色明显要比红颈滨鹬暗的红色小鸟走进了视野,只见它在小鸟群中不停地快速行走,时不时地还被周围的大鸟们驱赶一下,转过头来,那特色的勺型小嘴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伴随着高速快门的声音,我获得了第一张勺嘴鹬繁殖羽的照片,虽然因扰流的因素,照片不是很清晰,但这也是我值得纪念的第一次收获。

20099月,我再次与鸟友们结伴来到小洋口,可时隔不足半年,春天的滩涂景象已不复存在,大堤脚下的互花米草已快速蔓延成茫茫的一片。在高悬的烈日下,我们坐在互花米草丛中高亢的土堆上,静静地等待着鸟群。随着高潮位时间的临近,大群的鸻鹬为了躲避潮水,纷纷飞到互花米草丛中的高亢处休息,通过单筒望远镜,我们幸运地在这一群体中找到了3只勺嘴鹬,只是它们的颜色却各不相同,有的还是红红的繁殖羽,有的已经开始慢慢地换上越冬羽。待它们一一安定,我便抱起相机,一步一挪地慢慢接近鸟群。正午的强烈光线不仅让我的皮肤感到了阵阵刺痛,同时也产生了巨大的上升气流,使得相机的对焦始终无法准确,我只能尽量利用一阵阵微风把扰流吹散的间隙,及时地按下快门。正在我想办法进一步接近鸟群时,天空中划过的一只猛禽把整个鸟群四散惊开,几经盘旋之后,终于落在远处的草丛之中,而我只能带着通红的双臂慢慢地回撤。心中的失落无以言表,不过好歹有所收获,如果那只猛禽稍早些飘来,那我真是欲哭无泪了。

寻觅勺嘴鹬(下)

寻觅勺嘴鹬(下)

寻觅勺嘴鹬(下)

寻觅勺嘴鹬(下)

家门口偶遇亚成

在福州鳝鱼滩看过了勺嘴鹬的冬羽,又在如东小洋口看过了勺嘴鹬的繁殖羽,想来只有当年出生的勺嘴鹬亚成体没有看过了,而成鸟筑巢、孵蛋以及刚出壳的雏鸟就不存奢望了,因为那需要到西伯利亚的苔原地带才能有幸看到。故此,在翻查多本国外的鸟类图鉴后,把勺嘴鹬幼鸟的特征牢牢地记在心中,说不定啥时有机遇能派上用处。

200910月初,几位观鸟爱好者在崇明岛的北部发现了一只勺嘴鹬,且非常不怕人,最近时离人不足 10。数日后我才得知消息,在看到他们拍摄的照片时,我立刻认定这是1只幼鸟,可惜我却未能与它谋面。

20109月下旬,另几位观鸟爱好者在横沙东滩观察到了二只勺嘴鹬幼鸟,我第二天便前往寻觅,却再次失之交臂。

2011年中秋节前,几位鸟友在横沙东滩再次发现了1只勺嘴鹬幼鸟,节后我便前往寻找。中午过后,随着高潮位的慢慢退去,广阔的滩涂便开始逐渐显现,在单筒望远镜的帮助下,我们幸运地找到了那只勺嘴鹬。于是,扛起设备,找到合适的机位,坐在岸边慢慢地等待着,希望它能在觅食的过程中一点点地靠近。时不时地还按几下快门,以尽量多地记录着它的点点滴滴。一群红颈滨鹬从远处飞来,把勺嘴鹬也一并带起,可它们却在绕了一个大圈后,落在我身后在小潮沟里,虽然距离很近,却是正对着太阳,只剩下黑黑的鸟影。于是,利用勺嘴鹬拼命进食的机会,慢慢地挪动着沉重的设备,转过一个角度,以避免正逆光的尴尬。随着一连串清脆的快门声,它用小勺在泥水中过滤进食的每个动作都被快速地定格为一个个瞬间。不足2分钟,大堤上驶过一辆施工卡车,惊飞了整个鸟群,等它们再次落下时,已在远远的滩涂上。而我则心满意足地看着回放的照片,满脸的喜悦。

 

寻觅勺嘴鹬(下)

寻觅勺嘴鹬(下)

喜忧参半话勺嘴

中国的东部沿海是候鸟迁徙的重要通道和中途停歇地,而长江以北大量的泥质型滩涂更是迁徙鸟类在飞行途中的“加油站”,潮来潮往的滩涂,为鸟儿们提供了大量的食物,从而使得它们能有效地补充能量,以利于下一阶段的再行旅行;同时,广阔的滩涂又为成为它们休息的重要场所。适宜的栖息地正是迁徙鸟类赖以生存的重要基础。

2010924在小洋口地区录得24只,201110记录到了创记录的100多只,为勺嘴鹬全球迁徙路线上单次单日录的最大数量。近三年,在长江口每年能观察到当年繁殖出来的勺嘴鹬幼鸟。在福州,近些年的冬季均有着相对较为稳定的勺嘴鹬越冬群体,数量最多时单日记录到26只。但是,一些资深观鸟者认为:在中国境内一段时间内记录到勺嘴鹬数量增加,极可能是因为勺嘴鹬在韩国的过境地新万锦(Saemangeum)已被大型填海计划彻底破坏,导致勺嘴鹬只能把中国境内的湿地作为临时中转站。

根据国际鸟盟的统计分析:迁徙鸟类数量,尤其是勺嘴鹬数量急降的主因包括繁育生境及迁飞过程时中转站的破坏,如整体情况没有改善,勺嘴鹬将可能在未来30年之内踏上灭绝之路。为此,20118月,WWF(世界自然基金会)资助、国际鸟盟和香港观鸟会主办、上海野鸟会及福建省观鸟会具体实施的迪斯尼绿色环保计划——《拯救勺嘴鹬在中国的湿地家园》活动在江苏如东正式拉开帷幕。

然而,在江苏沿海大开发的形势下,如东勺嘴鹬和众多海鸟的迁徙栖息地将受到全面的开发,海印寺以东将建立化工园区,现在鸟类停歇的是已经规划完毕的工业用地储备区。海印寺以东的那些滩涂将要进行围垦,作为风电项目和旅游发展项目用地。如果规划开始实施,未来,这片勺嘴鹬和众多水鸟的栖息地将全部消失,勺嘴鹬想再寻觅一处安全的港湾将困难重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月全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月全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