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登科
王登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7,875
  • 关注人气:2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里永嘉

(2014-08-25 16:25:33)
标签:

佛学

分类: 感悟随笔

                                                                                  梦里永嘉

                                         梦里永嘉
                                                                             王登科/文


    今年六月,一个偶然的因缘,我与几位书画家友人同行,飞赴浙江温州的永嘉,进行了为期仅三天的一个艺术交流活动。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的浙东南之旅。出发前,在手机百度上特意点击了永嘉的相关信息,也大致了解了它的方位、物产以及名胜和历史的事迹。很奇怪,这些说明书似的介绍倒也没有提起我的精神,反而是瓯越、楠溪江、四海山、谢灵运这些串掇在一起的字词意象,让我顿时兴奋了起来。于是身未动,心先行。
    说实话,作为一个地道的北国人,在我的直觉中,南方已经不是一个地理和方位的概念了。就感受而言,它是文弱、是轻灵、是漫江的碧透和山色空濛,甚至还夹杂着一些莫名的忧郁和淡淡的哀愁,总的说来,它应该属于阴柔的范畴。不管别人如何,这是在我意识的天空里对于南方的一种固执的印象,正是带着这样的印象,我们抵达了位于“南方”的永嘉。
    那一日,好像永嘉的天气也在故意回应我的感受,迎接我们的除了几位朋友之外,还有淅沥沥的漫天细雨,接待我们的是永嘉县委宣传部谷胡方与谷铁荣两位谷姓的副部长先生。其中,不知为何,谷胡方的名字、按着我的语言习惯似乎叫“胡谷方”更加顺口,心里这样念着,后来真的几次把人家称作“胡部长”,以至于后来写字落款真的把他的名姓给颠倒了一回。最后,我刻意地记住“谷胡方”的韵格是“仄平平”,这样便记忆深刻了。在诗的故乡用“平仄”来记名姓,也算是我初来乍到的一种“雅人深致”了。
    我们的晚宴是设在大若岩镇的文化产业园——一个仿汉代的阁楼建筑中开始的。哪些人参加、吃了哪些菜我倒记不周全了,只是觉得那些盘餐菜蔬生分的居多,且名字稀奇古怪,虽未必合口,但素昧平生的味道,却着实叫我生起了一种旷世之感。望着窗外那轮光辉映照在斗拱飞檐轮廓线的刹那,屋内的欢声笑语也和我的目光一道飘扬在夜空,心里又暗想,千百年前、在那个遥远的清夜里,身为永嘉太守的谢灵运与他的朋友们或许就在这个方位里秉烛饮宴、醉月飞殇吧!说不准他那位早慧的堂弟惠连也在其座,其“秀骨清相”更使琼筵生花,足伸雅怀……想到此,我们的宴会也结束了,此刻我便真的感受到了古人所谓“人生如梦,为欢几何”的根由了。
    入夜,大家仍无睡意。于是我们在宾馆的庭院里一边纳凉赏月,一边海阔天空,漫无边际地聊着。中间,客居平阳、东北籍的年轻印人黄国光弟拎着一筐新采的杨梅赶来,于是大家便尝着杨梅,喝着啤酒,在不知不觉的杯觥交错中似乎忘却了夜已阑珊……
    次日,我们一行又访问了周边的几个古镇和景区,他们的名字宛如诗行:芙蓉、苍坡、埭头、陶公洞、百丈瀑、狮子岩。其中保持完好的宋代古村落给人印象尤为深刻。大若岩镇中大工造屋的营造法式,芙蓉古村的宋、明、清聚落遗存,还有稻田中的草雕,在晚霞的夕照间使人恍如隔世,仿佛又穿越回历史的时光隧道中……“板桥人渡泉声、茅檐日午鸡鸣”“衣冠简朴古风存”……这些前人的描述,仍然栖居在宛如诗画的生活细碎里。屋门前端坐的老人、河边水车前捣衣的村妇、溪涧游弋的鱼、天空飞翔的鸟,还有呆立的鸡、泛水的鸭群……这一切好像是设计好了的拍电影的场景,让人不敢相信,在这二十一世纪君临的滚滚红尘里,竟还有这远离尘氛的“世外桃源”。更让人感到神奇的是,正是从这块悠哉悠哉的土地上出走的商人们,在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的市场上,创造了举世瞩目的商业神话。人们不禁要问,养育了这方人物的地方,究竟是怎样的一方水土呢?其实,这样的话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
    人们说,永嘉是诗的故乡。它绮丽的风光与其说是造物的异想天开,倒不如说是这里人们的精神自适而映现出了一个人间天堂。这种生活态度和人生理念,与诗的气质相契合,于是这里出诗人、出文人、出具有创造性思维的精英之人。所以,正是诗意成就了永嘉,同时也更是永嘉成就了古往今来的诗人。
    细想起来,我们这几位虽不是诗人,但此次出行却是带着诗意而来。临行前的那一夜,我们入住楠园的岩头古村。一天中,雷雨阵阵,潮湿的空气弥漫中,我们感受到了什么才叫真正的南方,一点点忧郁,一丝丝迷茫。
    晚上,我们与当地的书画家们交流,关于写字、画画,当然也有美好和诗的话题。院落中人来人往,屋中间人们的谈论兴致不绝。
    我也是借了些酒意谈了许多这几天的感受,但回想起来却已是模糊不清。记得住的好像有位一直为大家牵纸奉茶的小女孩,她斯文典雅,既洋气又端庄,在夜色与水气氤氲的那一刻里,我感到了一种隐约着的美好……
    那天夜里,我做了个梦。梦见了楠溪水,梦见了百丈瀑,还有那位牵纸的小姑娘……
                                                                

                                                                  2014年7月18日 于陇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