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惠王
梁惠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756,884
  • 关注人气:3,4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人大教授逐出门墙论

(2015-09-24 11:38:22)
标签:

杂谈

关于人大孙教授和郝同学的事,网上这几天都闹得沸沸扬扬,朋友圈也不断有新的讨论。有人问到我的看法。于是,也随便说几句。

 

无疑,郝同学的话是很不妥的。平时并无个人恩怨,也不涉及大是大非,仅因学术看法不一样,就骂人垃圾,确实修养很差。而且就经验而言,其所谓学术看法不同,也并非真实,年轻人读前辈书,发现一两个错误,是很正常的事,但据此全面否定,恐怕多数情况属于“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然而也可以理解,年少轻狂,很多人都不免,只是扯不到才华上去。历史学靠才华吃饭的,恐怕很少。

 

人性复杂,衡量一个人,不近距离长时间了解,不能真切知道。有些人只是嘴巴轻率一点,心地不坏;有的人表面上对谁都彬彬有礼,其实坏得头上长疮,脚底流脓。只要读过一些古书,或对生活有点经验,都无法否定这点。

 

我倒是对郝同学那句话比较感兴趣,他说田余庆门下“不是庸才,就是不想当黄种人的汉奸”。我对田的专业及其弟子不熟,不知道其所指。但在我看来,骂人汉奸,或者笑话别人不想当黄种人,这才是大节,是典型的脑残思维,其原因我在很多文章中都谈过,这里不想重复。如果一个读历史的学者,脑子里这种思维不改,恐怕于人于己都不利。如果孙教授以此为理由将其逐出门墙,我想赞同的人会多一些,但这种敏感问题,又不好拿到台面上来讲了。当然,年轻人思维浅陋,现在骂人汉奸,将来自己反倒成了“汉奸”也未可知,所以,这句话依旧不能一棍子把人打死。总之,郝同学本身有问题,但到底其人人品如何,无法判断。

 

很多人骂孙教授,说他容不得人,甚至有人骂他邪恶阴毒,因为这样一来,谁也不敢收郝同学为弟子,等于堵上了他求学的道路。这恐怕有点推己及人。从孙教授的措辞来看,充满愤激,恐怕根本想不到那么深远,也不像有那么重的机心。凡人做事总有目的,试问,孙教授就算怕沾上麻烦,那将口舌轻率的学生逐出门墙即可,断人生路对他有何补益?有这种想法的人,恐怕得反省一下自己。

 

此外,在学术界混,会拉关系,溜须拍马,当然重要,很多水平一般的学者,确实名气很大,只有圈内人才知其实际。但是,如果你真有才华,恐怕谁也压制不住。期刊固然常登载烂稿,但你的稿子如果真的好得惊人,只怕别人也不会拒绝。学术界不理想,但也不尽是不识货的庸才,也需要一些好稿来为期刊撑门面。尤其现在网络时代,期刊不发,发到网上,也会有识货的。年轻人要有底气,当年章太炎敢《谢本师》,不损其学业日进。打铁还需自身硬,再说一个法定招生的学生,学校并不可能将其开除,互联网时代,有充分条件广益多师,有什么可怕。

 

顺便谈谈师生关系问题。我在大学做研究生导师,每次开学,都是师生互选,有些年份没有学生选我,有些年份又好几个。每次我都觉得,如果没有学生选的年份,真应该不带;然而现在研究生指导,是一种工作,并非以前那种心悦诚服的拜师(心悦诚服的有,但恐怕属于凤毛麟角)。我每每惭愧,即使有学生选我做导师,我也真没有什么可以教授给学生的。但既然是份工作,就该看开点,别把现在这种师生关系太当回事。所谓逐出门墙之类说法,就是太当回事了。媒体炒作这个,实属搏人眼球。所以,我是乐意看到郝同学在孙教授门下顺利度过研究生三年的,不把这种关系当古代那种带有人身依附的师徒关系,一切都很好办。学界不会因为孙教授有个“逆徒”而对其不满,舆论也不会因为郝同学口出狂言而认为其欺师灭祖,不亦可乎。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