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浩洪
王浩洪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010
  • 关注人气:1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江丛刊》载组诗《无眠之夜》(6首)

(2017-09-02 21:17:52)
标签:

一土诗歌

文学原创

情感

文化

分类: 一土诗歌

无眠之夜(六首)

        王浩洪

与键弟一起看实验话剧

这屋子有一个气场

我看见一锅水

从平静到边上冒泡,直至沸腾

确实,他有太多的话要说

《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

砖头、疼痛、黑和沉寂的火

从脑海和胸腔倒出,倾泄于世间

暴力,压迫,疯子,警察

算计与欺骗,荒诞与理性

还有屈辱与抗争

它们在巨大的锅里发酵、蒸腾,形成飓风

有一些思想的血,浮起

粗砺如砂,蒺藜一般

打到了人们脸上

——变成了笑声

 

没有笑,也没有用手擦脸的

只有我们

 

我想摸一摸山地的夕阳

我想去到对面的山上

一抻手,就摸到超圆的偶像

所有的光芒都已经老去

收起尖锐和锋利,才能看见燃烧的心脏

白果树垸炊烟四起,袅袅地

向熟了的太阳致意。送别磊落的微笑

把时空禅让给星辰和月亮

所有的给予都没有赞美

所有的赞美就是生长

我想浮在洁白的炊烟之上

去到葱茏的山上握别

摸一摸离开时的低调、谦虚和从容

拥抱跟我一样冷暖

温和得脸都红了的夕阳

 

薄刀峰行走

像一些鸟关在笼子里运来

在刀刃上行走

我还能再说什么。红布条

松枝系着的文化

依然餐风宿露,褪色而不愿腐朽

所有的树都没有动摇,动摇的

是那些风和布条

有人惊呼远处有云海,海上有仙山

山是一幢琼楼,山是一座孤岛

我没有羽毛,也不想摇摆着飞

我知道走近了,山其实比薄刀还小

那年我来,是晴日

天上不见乌云,山中没有迷雾

阳光洒满青翠,树上鸣着知了

我们从山下的风景里徒步

心唱着歌,脚踩着山的节律,登高

有一棵松树,用我的汗水喂养

有一截崖壁,被我的呐喊推倒

那天我觉得我翅膀很硬

像一只出笼的鸟,从山下飞上了薄刀

 

新加坡看鸟

鹰隼在笼子里吃肉

有一只在天上飞

翅膀旋转,说海里的鱼有一些是我的

八哥在草地,或屋子边跳动

不时会飞上餐桌

用客人剩下的菜肴或饭粒

它们说没有笼子就得自己寻找,它愿意

八哥的数量超过猛禽数以万计

鹦鹉一会儿飞去枝头,一会儿回来看你

它用汉语问黄皮肤早安,也用英文向棕皮肤问好

它不计较藐视或嘲笑,它热爱学习

鸽子幸运,总有人喂它们面包或蛋糕

乖巧如许,差一点就蹭到了孩子的腿上

我抻出手去,想抚摸一下它的翅膀

终究只触到尾部的一点羽毛

天真与伶俐结合得过于完美

红色的眼圈,晶亮的黑里

从未放弃对善的警惕

 

新加坡陪儿子垂钓

 

所有人都用假饵,用海竿

在水面划拉,骗鱼的那点轻浮

唯有儿子用蚯蚓和手竿

沉到三米深的水底

没有一条鱼被塑胶小鱼骗去

那么多竿子,只有儿子的提起了两条

霓虹鱼色彩明丽,腹部有快乐的流苏

在湖里流动的潇洒,我能想像

它如何隐喻了我们的胜利

一名女导游陪欧洲白皮肤过来

欣赏后告诉我鱼的姓名,说这种鱼清蒸的味道最美

我就想清蒸的霓虹鱼是什么样子

身上那些好看的红与金黄,是否还会在盘子里

 

无眠之夜

客居在别人的城市

夜也不是黑的

白天,我只跟电梯里的小孩说过一句汉语

夜晚,我把心上的痛倒出,电脑沉默

走过很远的路,翻过了群山和日月

依然空垂着两手

我知道雪已经过去,霜正在到来

冷和热都不能持久

昨天我背一棵桃树下山

今天得挖一方土栽种

我害怕桃树在手里开出枣花

我害怕湖风浩瀚,吹皱了骨头

劳动节的夜晚

挖掘机仍在楼下通宵达旦

铁做的机器需要浇油

铁做的机器容易误读

我知道等待得太久

桃树在手里会开枣花

我知道铁机器虽然坚硬

也挖不开没有

原载《长江丛刊》20168月号上旬刊(有图片和简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