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美得不可方物,妙得不知所云——致亲爱的胆固醇。

(2017-11-24 10:19:21)
标签:

美食

杂谈

摄影

分类: 带着味蕾私奔

老饕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减肥”二字,至多上了些许年纪后,在医生的反复告诫中会有所收敛。

那怕周身“危机四伏”,在面对致美“圣物”时一切克制隐忍都散为浮云,大脑皮层仅发出单一指令——吃掉它!

年轻时,吃叫“填”,那时胃口好,什么香的辣的都一股脑填进胃里,好像总也不满足,也不具备成熟的食物鉴赏力。接触老饕多后,逐渐学会品,摒弃不值得增脂的垃圾胆固醇,只保留那些为之心动,又甘之若饴为之长胖的美妙胆固醇。

胆固醇哪里分良莠伯仲,只不过是为自身开脱的借口罢了。解尽罗衫任人拍透风景的寻常脂粉,远不如遥不可及、高冷孤傲的女人解风情、入心境。

亲爱的胆固醇是我割舍不下的舌尖高潮,喂饱饥饿皮囊的同时,也充盈着我干瘪的精神细胞。

【鹅 肝】

肥鹅肝的成因便是鹅的脂肪肝,胆固醇含量可想而知。但它被冠以“世界级别珍馐”的美名。微苦回甘的滋味与黄油一般在口中慢慢消融的质感,让早年的欧洲贵族为之倾倒。

法国鹅肝最早为世人所知,其实潮州卤鹅肝也是美味,可谓中式鹅肝料理之最。凝脂般柔软细腻,面对它时,连筷子都不禁变的慎重,颤巍巍地夹起一块,用尽手肘阴力才能平安送达嘴边。肥鹅肝“参透”卤汁滋味,入口即是令人醉生梦死、无处安放的迷思。


【烧 鹅】

烧鹅的灵魂在于酥化皮,烤海苔一般的薄与脆,却是饱含丰腴油脂与炉火“炼化”过的香气。

烧鹅一定要吃新鲜出炉的,鹅皮被牙齿咬断的瞬间,清脆的“咯吱”声是如此悦耳。肉中汤汁随着上下牙床的“耳病厮磨”逐渐释放,一点点的进攻味蕾。此般场景虽已经历多次,但每次一如初见,沉迷、眷恋,又在记忆中历久弥新。

不但讲究鹅皮口感,烤制前浸泡鹅肉的汤汁是决定味道的命门,每家店都有自己秘制配方。若是鹅皮焦酥,但肉质不足(齿感、味道),便如褪去华服后干瘪的躯干,索然无味了。总之,味之所得,无不因鹅质、调味、火候每一步骤,细细抉择。


【牛 排】

一块300克的牛排,吃几口就已胆固醇超标。但遇到好牛排时根本不会考量计算这些影响食欲的问题。我最爱三分熟肉眼牛扒,经过熟成后的鲜嫩由甚。不需要任何多余调料,只海盐与黑胡椒两物最搭。手起刀落,只见盈盈血丝从纤维缝隙中潺潺流出,只表层2毫米见熟,内心依然柔软“灿烂”呈红色。

口感一定要软中保留些许嚼头,肉质纤维经过熟成也变得更为软嫩。牛肉的香气慢慢地、一点点地在口腔中“荡漾”开来。好牛扒不止功口,还功心。那味蕾记忆何止绕梁三日,简直是不绝于心。


【秃黄油】

它是一年一会的美味,名字中虽有“黄油”两字,实际跟它没有丝毫牵扯。秃黄油用大闸蟹的蟹黄与蟹膏同猪油一起熬制而成,小小一勺便是几只蟹之精华了。

这样便能把大闸蟹的味道留存多一阵子,省的蟹季过去又要摩拳擦掌、心痒痒等上一年。

秃黄油的最佳搭档不过越光米,五常大米也是好的,只是略微粘连,不利于秃黄油与之“如胶似漆”。一勺秃黄油当头淋在热气腾腾的米饭上,黄澄澄的油沿着米饭的缝隙辗转迂回而下,转眼温柔“灌溉”。再以勺子轻拨、搅拌、撩起、入口,天呢,这一年的夙愿至此全部了结。


美味的胆固醇又何止以上这几样,人间百味,虽美妙但也需有度,有度方可长久,痴痴地吃到老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