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的发声练习

(2010-12-14 13:57:52)
标签:

青春

爱情

人生

爱的发声练习

命运

大学

初恋

杂谈

分类: 生活碎碎念

一觉醒来

手机铃声响起时是下午3点多,她还挂着床上睡美容觉。睡是她的最大爱好,她一点不觉得如此一来浪费青春,反倒认为此乃人生一大乐事。在这个时候被扰了清梦,她烦躁地按下接听键,同时心中暗暗问候对方的父母。

不耐烦地“喂”了一声,对方显然是听出了睡意,有些不好意思,轻声说:“露露,是我。没想到这个时候你还在睡觉,打扰了。”声音,好像从幽暗空谷传来,在记忆的神经末梢轻轻一颤,她,被石化了。

是他。沉默使电话那头的人变的焦急“露露,你没事吧,我是不是太唐突了?”

“哦,没有,我是刚睡醒有点迷糊,呵呵,看号码是本地的,你回来了?”她稍稍还神,紧张的有些结巴。

“嗯,昨晚刚到,那个,哦,晚上有空吗?我们老地方见,可以吗?”他又何尝不紧张。

隔着电话,他才敢做出这样的请求,言语中带着卑微,握着电话的手已浸满汗水。

 

回到老地方

这世界有很多地方,新的、旧的、喧嚣的、寂寥的……唯有一个地方才能称为老地方,他跟她的老地方!雕刻着岁月的线条,旧时的荣光,带着烟雨红尘的往事步步向她逼近。

五年了,这个被称作“老地方”的麦当劳,她始终没有再来,就来经过都缺乏勇气。隔着窗,她看到他已经到了,依然英俊的侧脸正低着头入神地想着什么。这曾是她最喜欢的姿态,眉头深锁的专注使他看起来成熟、稳重。他没有变,她想。

 

并没有着急进去,她默默地站了一会儿,然后整理了衣领与笑容,举重若轻地推开门。“欢迎光临”店员用这里的独特语调微笑着向她问好。或许,一切都没有变,她想。

“不好意思,路上有点塞车,来晚了”她一面摘下脖子上的围巾,一面解释着。

听到声音,他身体抖了一下,抬起头望向她“哦,哦,没有,是我早到了。”

“怎么,不在资本主义国家混了?打算回来报效祖国?”原本只想撩动凝固的气氛,没想一开口就变成了讽刺,或许,只因,说的人是她。

“露露,我…”他显得有点无措。

“如今我们再坐着这里,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了,呵呵,你看看都是年轻的学生。西装笔挺来麦当劳的还真少见呢。”她故作轻松,岔开了话题。

他却听出她的暗示,他和她不过是旧时黄花不止一提。

他起身走开了,回来时,手里多了两杯热咖啡,“天气冷,喝点热的,这杯给你,加了两袋糖。”

她接过咖啡,不知该感激他记得她的口味,还是该告诉他,如今她只喝黑咖啡,算了,既然回不去了,何苦令他难堪,最终,只能无语。她浅嘬一口,浓重的甜腻令她不由皱起了眉。

“怎么了?小心别烫到”他还是那么细心。

她抬头微微一笑,表示感谢。

“露露这么多年,我知道你不肯原谅我,你换了手机号,还命令所有人不准告诉我”他眼中起了雾。

“可你还是知道了,呵呵,算了不说这些了。找到工作了吗?”

“听我说完好吗?今天不说清楚,始终会是我们的心结。”他的手在口袋中摸索着,“我回来了,打算留下来,打算跟你…”

“小酒窝长睫毛,是你最美的符号…”悠扬的曲调从她的手机中传出,终止了正要暧昧的气场。

她脸上张扬着幸福,按下接听键“我在外面,跟同学聚会,晚上不回去吃饭了。”

“嗯,我知道了,不会很晚,放心吧。”她看着窗外微笑地讲着电话,他的手慢慢地向她扶着咖啡杯的手靠近,刚好碰到时,她抬起了手,掩住电话,轻声说“我也爱你”。

“我也爱你”四个字,虽然她刻意掩饰,但他还是听到了。他呆呆地定着,五脏六腑已被焚化成灰。

“不好意思,刚刚说到哪里了?咦,这是什么?”她看到他指缝中露出的东西,疑惑地问道。

“哦,没,没,什么”用尽全力地抽回了手,将那个东西重新放回口袋。他终于看懂,电话铃声响起时她幸福的笑,是爱情,让他绝望的爱情。

“留下来挺好,现在中国发展很快,经济环境不比国外差,你在国内也一定能有所建树的”只剩她一人唧唧咋咋地说着,他却再也无心倾听。尽管父母极力反对,导师极力挽留,他最终排除万难站在她的面前。可,只四个字就摧毁了他回来的全部意义。

这个晚上,他本想跟她讲述这五年的遭遇,一人在外的艰辛,然后在和谐的气氛中请她原谅当初的作为,他甚至还乐观地期颐过跟她重新开始。如今有什么必要?她已不在属于他,结局若无法扭转,连解释都显得矫情。他忘了那晚是如何度过,最后的记忆是心如刀割。

末了,推开门,他向左走,她向右走。

 

原来的他和她

回来时,车轮飞快的转动,开了窗,头发在风中狂舞,他真的没有变,她想。矫情、扭捏,缺乏魄力。她不断地暗示他,告诉自己为何会不辞而别,而他只是低着头勉强应声。五年了,时间把习惯更换,伤口在慢慢愈合,可那个困惑终究令她无法释怀。

“难道,刚才打电话时的那句话,他听到了?”她小声嘀咕着“哦,应该是了,我挂了电话,他就情绪不对了。真粗心,哎呀!”这是她跟男友的约定,每次挂电话前都要对彼此说“我爱你”。正因她从不曾由他那里得到这三个字,才万分重视这样的约定。

 

记忆像面被打碎的镜子,随便拾起一块,就立马让伤口昭然若揭。

阳光下,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女孩摇着男孩的胳膊,百般无赖地撒娇“你说嘛,说嘛,说你爱我”

男孩笑着任她拉扯,推了推眼镜,故作成熟地说 “傻姑娘,爱是不需要说的”。

“你不说,我怎么确定你爱不爱我呢?”她撅着嘴。

“有一天,我会说的,到那时,我要你嫁给我!”

“这可是你说,我当这是承诺了啊~”

“还是女生呢,一点都不矜持。”

她傻傻地笑了,笑容似散落一地的花瓣。

 

还有一天,是她怎么都不愿再忆起的,每次不小心想起都要花很久去平息。她曾努力地佯装若无其事,可眼角眉梢的抽泣总能让心痛一目了然。

下午3点的麦当劳,人少的恰如其分,几个拿手提电脑的顾客散落在各个角落。他们幸运地坐在了老位置,一个阳光能撒进来的窗边,尽管今天的太阳有些湿润。

她照例点了咖啡,照例加了个两包糖、两个吸管。

她从不为只能买的起一杯咖啡而苦恼,有几个人有共饮的福分?于她,那是幸福。青春和阳光在杯中澎湃,就像他看她的眼,虽然他还没说爱她。

太阳一瞬间变了脸,眼看着暴风雨要来了。

“怎么办啊,刚才出来的急,忘记带伞了”她有些郁闷。

“露露,我,我想跟你说件事”今天的他跟天气一样闷。

“有什么就说嘛,别吞吞吐吐的”不是没有说过,不喜欢他的扭捏,无奈性格总是不好改的。

“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独自喝一杯咖啡,你要相信我!”

“你今天怎么了?病了吗?没头没脑的,什么意思啊,快下雨了我们走吧!”

犹豫掠了他的脸,粗心的她没有察觉。

刚回到寝室,天不出所料爽快地落了雨。

 

她不晓得这样的爽快也叫离别,那是最后的见面。

直到有天,他像露水般蒸发在人潮中。她从朋友不小心走漏的风声中得知这一切,彼时,飞机呼啸着掠过,挟持了爱情,丢下了哀伤。

星光惨淡,幸福暴走,她就此沉睡……

偶尔苏醒,以最简单的食物维持着生命体征,她还要将大学熬完,这是对父母的交待,对自己,如今已用不着交待了。

一个月后,一串乱码漂洋过海出现在她的手机短信中。她看不懂,也不想懂,丢掉电话,剪短了头发,她对自己说,我还来得及跟过去说再见吗?那夜,月色和她的哀愁一样浓。

 

现在的他和她

时光与青春赛跑,青春永远是输家。

逐渐平静后,不是没有想过,如果不是因为那场雨,或许她有机会挽留他,尽管那样很自私;又或许当时他有难言之隐,可明明有机会联系的,却是一条乱码。当她想再读一遍时,那条乱码与手机早已安息在城市某个不知名的小河沟底了。

如果有心,他一定会找到我,她时常这样宽慰自己的鲁莽,同时多一次伤心,他彻头彻尾地消失了。

城市中,连空气都夹杂着他的气味,她一次次深呼吸,然后一次次中毒身亡。

 

“下午要开会,记得把方案整理好啊”同事善意的提醒使她从回忆中抽离,手中的咖啡已经冰冷,一如往事。

好吧,只要他有勇气解释,我就有勇气原谅。她对自己说。

手边的电话响起,她顺势接了起来。

一个优雅的声音“您好,露露,我是阳阳的姐姐,我们可以见个面吗?有个东西我必须当面给你。”

“他呢?”

“我们见面聊好吗?”

迟疑了片刻,她应了下来。

 

老地方,这次换她先到。紧张、疑惑,还有不安,电话中优雅的声音里浅吟般的哀伤,尽管被刻意隐藏,她还是能听出。细心,是他教她的深刻一课。

她焦急着向窗外张望,约定的时间刚到,一位身穿黑色套装的女人优雅地推开门,径直向她走来,微笑、脱去外套、落座,一连串的淡雅动作加上一身的不俗名牌,表明这是来自上流社会的女人,可她却挑选了这里跟她见面。

她礼貌地打招呼“露露,你好”

露露还在浑然不觉的羡慕中“哦,哦,姐姐好”

摘掉眼镜,露出憔悴的双眼,红肿且惨淡“叫我月吧,这次的见面有些唐突了,只是,有些事情我想你有权知道。”

“月姐,不要紧,有什么事情您说吧”

“三天前,你和阳阳就是在这里见面的吧,呵呵,这真是你们年轻人的地方”牵强得牵动嘴角,一个苦涩的笑。

“姐姐还很年轻呢”她越发糊涂了。

“不年轻了,我的青春已经用尽了,只有阳阳的青春才能永垂不朽。”

永垂不朽,这似乎是用在死人身上的字眼“他,他怎么了?”

“三天前,他跟你见面后,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之后一直昏迷,昨晚,走了。”

车祸?走了?天呢,多么老套的情节,曾经让她不屑地狗血的剧情,真实地发生时却是屡试不爽地断人心肠。她本想说这一切不是真的,请告诉我这一切不是真的。其实谁都清楚关于生死的话,说出来就是定数,无人有闲情玩笑。所以,她只能无语,心痛、茫然如潮涌般地袭来。

“昏迷中,他时而叫你的名字。昨晚,他短暂的醒来,叮嘱我不要让你知道此事,还把这交给我,让我将它一同火化。”说着,月将一个样式过时的手机推到了她的面前。

打开手机,两人的合照跳了出来,曾经相爱的青春少年,如今已是生死相望。

泪,冲破眼眶,喷薄而出。

“手机里除了你们的合照,还有一条短信。”

 

他的青春赢了时间

发件箱里,那条乱码:wj f!emi nanOl !,像条孤独冰冷的蛇静静地躺着。

“起初我不懂,后来仔细看了看,终于弄明白了,哎,我这个弟弟啊, 就是太内向,表白也这么含蓄。”月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5年来,他都在等你的回答。”说话间月将手机倒转了过来。

I loveu!wait fm 我爱你!等我。

原来,五年前他就以自己的方式告诉她,他爱她!只是,当时的伤悲大的令人窒息,错手间已扔掉了彼此的缘分。

“妈妈得知他因为恋爱而不想出国后,非常愤怒,把他关在家中找人看守,不准他与外界联系,结果有天半夜,他想翻墙出逃时,摔断了腿,第二天早上被人发现送到了医院,妈妈生气又心疼,不得已,腿还没好就把他送出了国”月回忆起往日种种,眼又湿润了。

“到美国后,他开始绝食,妈妈让医生给他打葡萄糖维生,后来刚刚能走就偷了手机,可之后的几天情绪一直低落,问他出什么事了他也不说,再后来反倒慢慢安生了,妈妈一直陪着他,直到他许诺不再胡来,会好好完成学业。”

她只是流泪,掏出自己的手机,在短信中重重写下:yes。点击“发送”……

 

始终忘了说,他叫朝阳,她叫陈露。其实,命运一开始就暗示了结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