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能年少不痴狂 第三章 (八)哦,敬爱的男老师

(2007-08-16 13:34:33)
标签:

情感故事

高考

感悟随笔

休闲

爱情

亲情友情

两性

校园

生活

分类: 生活碎碎念

整个暑假一直在补课,补的昏天暗地不可收拾。后来我听hot dog的歌里面有句歌词:我说补补补补,越补越没出息;我说补补补补,越补越像神经病!我想总算有人tmd说了句人话!莫非我现在总神神道道的就是当初留下的后遗症?hot dog还有句更经典的歌词---做梦梦见在考试,醒来果然在考试!我和我弟都特崇拜这话,当时我已经大学毕业,于是我拍着我弟肩说:争取改天给实现了吧。我弟从小就是一特牛X的人物“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虽说一样都没做过,但出生在富裕家庭,再加上舅舅,舅妈一个塞一个的忙,没人管他,从小就在北京放任自流,我觉得这么个简单的梦想他肯定能给实现了,我是没机会了。

 

高中生涯就这么浑浑噩噩过去三分之二,转眼就到了高三。读过高中的人都说高三是在刀尖上走的一年,这当然是好学生说的话。对于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的人来说就算明天是世界末日今天也要坚持把床底睡穿。冰就是这种人,无论其他同学如何埋头苦读,他还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跟被保送了清华北大似的,从来不翻课本,改怎么疯还怎么疯。有天晚自习他恰巧坐我旁边我俩就聊起来了,他很真挚的说很后悔当初都华的伤害。其实只是一个赌注,赌一个星期内能不能追到华,结果他赢了得到一张溜冰券,而华得到的是无法弥补的心碎。我看着他惊讶地说不出话,我知道他对华不是认真的,却不知他竟是为了张溜冰券。我怨恨他心智不成熟,他说他现在真的很后悔,能不能做些事情来补救。我说你如果对她没意思最好别再招惹她了,你现在去找她会让她有所误会的!他无奈的点点头。我开始觉得我们有几分相像,同样因为自己的草率而伤害了别人,同样被这种愧疚折磨着。我仔细望着眼前这个满脸内疚的男孩,他的眼睛虽然不是很大,但却很明亮,眼白呈现出淡淡的黄色,与常人不同。此刻我从他的眼中静读到他善良的一面,竟有些走了神直到他轻轻唤我,我才发现自己的失礼,连忙尴尬的笑笑转过身去,听见自己的心脏“咚咚咚”跳得厉害。

 

原先那个班主任,就是那个伶牙俐齿的女班主任,那个对我总是有话可说的女班主任,对我妈说的最后一句话是:Areal学习成绩是上去,但能不能帮帮其他同学啊。说完这话没多久她就在万众期待中把自己嫁出去了,总算在临近30岁的时候解决了终身大事 。然后我们顺理成章的换了班主任---原先的化学老师!一个年轻的男老师。通常女生对男老师都是有所期待的,特别是年轻男老师。可惜在我们短暂的高中生涯中男老师遇到不少,就是没有一个帅的,物理老师前面已经说过了是一芝麻绿豆眼,代数老师老的快可以当我爷爷了,姓杜胖乎乎的,不讲课的时候看着挺慈祥,讲起课来生龙活虎。开始我们都管他叫“老杜”后来叫着叫着就变成“老豆”了,大家还觉得挺有意思就一直这么叫,后来我到南方才知道“老豆”=老爸,就觉得特羞愧,我一朋友还一劲儿在旁边说:你们品格真高尚,逮谁都叫爸。老杜讲起课来通常是眉飞色舞,吐沫星与双手双脚齐发,望着前排的同学时常穿梭在“枪林弹雨”中,这时我就同情的对他们说:下次别忘了穿雨衣。老杜最爱说的一句话:一杯水反射太阳的光辉。可用他的南方口音一说就变成:一杯水反射太阳的光飞~~~第一次听到的时候我猛然想到《追妻三人行》中的妈妈说过的:我要花哼了(我要发疯了)于是忍不住把刚灌进口中的水喷了出来,阳光下折射出七色的彩虹,怪好看的。他的意思是让我们懂得举一反三,而我却在真的体验了一口水如何反射太阳的光辉。由于这种语言障碍时常闹出笑话,听他讲课,不,应该说看他讲课(肢体语言绝对到位)还是蛮有意思的;几 何老师是一刚毕业没多久的乡下孩子,年轻气盛,一受点挫折就陪儿激动,没少被我们碰瓷儿,满腹经纶偏偏是一倒不出饺子的茶壶,表达能力差还爱紧张,一紧张就结巴,一结巴就更紧张,越紧张越结巴,越结巴越紧张。听丫讲课要能配点音乐跟听Rap似的,两年下来几何没听明白多少倒把耳朵练精僻了。记得有一次,他就我们班上课时间上厕所的问题提出了异议,他认为我们班同学尤其是男生上课时去厕所的次数太多,然后有些同学就不愿意了:管天,管地,还管拉屎放屁!于是双方就这个问题展开激烈的唇枪舌战,1张不利落的嘴VS 40张多伶牙俐齿,后果可想而知。他站在讲台上,双脚交叉着身体靠在讲桌上,双手不停搓来搓去,脸上气的五颜六色,嘴唇还不停抽搐,就是抖动不出来一句话。后来他不服气跑到老班(就是白发魔女)那里诉苦,老班为了维护他的尊严叫来班里一去厕所次数比较多的男生盘问,就是肥瘦双煞中的瘦煞,瘦煞说:那我就是有这需要啊,难度让我憋到尿裤子吗?其实老班也知道这种事情合情合理无法避免,就特中肯特关切地对他说:让你家长带你去看看吧,不会是肾不好吧。瘦煞特沉稳的说:谢谢您的关心,有需要我会去看得。然后转身想走,突然一想就这么走了多怨啊,指不定落一“肾虚”的传闻,对各方面发展都没利啊,于是对老班说:陈老师(几何老师)讲话太快了,我们还没看清A,B,C,D呢,人家那边都平行了!就这么“扭亏为盈”反咬了小陈一口,为大家出了口恶气。其实怪不得瘦煞,大多数人上他的课都“肾虚”只因他的教学跟WC相比实在索然无味… … 转了一圈发觉也就化学老师长的稍具建设性,白白净净还带一副金丝边眼镜,通常的穿着打扮是衬衫加西裤,整体感觉挺 “小白脸”。不过嘴有点向外突出,怎么看都觉得特象<多拉A>里的小强。加上他名字里正好有一“强”字,这外号就名副其实顺理成章非他莫属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