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能年少不痴狂 第二张 (十)怎么结束?

(2007-07-23 18:29:10)
分类: 生活碎碎念

感情是把双刃剑,刺了你也伤了我。。。。。。


                  谁能年少不痴狂 <wbr>第二张 <wbr>(十)怎么结束?       
---------------------------------------------------------------------

(十)怎么结束?

伟在学习上给我提供了极大的帮助,那年冬天的期末考试我成了班里的前几名,当然这与本小姐的聪明才智也是不无关系的。开家长会的时候,老师说:Areal现在上课不说话了,但是听别人说话,照样不听课。汗~~~她怎么总是有话说!

伟象呵护公主般呵护着我,目光所至之处都是羡慕的眼光。无微不至的关怀,让旁人羡慕,却令我窒息。他几乎寸步不离的跟随我:上学,放学。。。就连上WC也要站在门口等待,这种情侣间亲密无间的表达方式却为我戴上了沉重的枷锁。我迈不开步,转不过身,更回不了头,那个曾经属于我的私人空间被掠夺了去。更令我无法接受的是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想亲近我。记得有一次和同学们在班里玩捉迷藏,他想轻轻的揽我入怀却被我本能的推开;还有一次,我们一起走在雪地里,地很滑,他将手伸向我,我没理由再拒绝他,虽然隔着手套我还是感觉浑身不自在。至此我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严重的错误!无论我有多用心多认真要使自己去爱上他都是徒劳无功---他不是我拿杯茶!我渴望拥有一段美丽无邪得爱情,但那个骑白马的王子注定不是他!伟是好的,但不属于我。想包容一个不爱的人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我满怀愧疚的接受着他的温柔,同时内心经历着重重煎熬。我知道不应该再继续,却不知该如何结束,我恨我自己!为什么总是忍心给别人伤害?为什么我自私的为了验证一个想法而使自己和别人处于无法回头的尴尬处境。我在雪地中用冻僵的双手一下一下地挖着,想把自己冰封在这个寒冷的冬季,想象伟从来不曾出现在我的世界一样让自己消失,漫天飘舞的雪花打在充满鲜血的手上,我看到自己的残忍。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拼命的整理被反复搞乱的一切,然而房间整齐后,我依然心乱如麻。我希望能有个人赐予我一把剪刀如果不能整理,就让我剪断着在纷纷扰扰吧。我知道不能陪伟继续走下去了,我宁愿让他恨我,也不能继续占有他,他应该享有真正的爱情而不是只有付出没有回报的爱。

新年钟声在我期待又期待后终于敲响了,我正式告别充满烦恼的17岁,迈向人生新的里程碑—18岁。偶成人了,哈哈!这标志着我正式拥有做选民的权利,虽然我不想成为国家领导人,但至少以后再看标有“少儿不宜”的影片时不用无可奈何的回避了。春晚过后大人去楼上打牌,我们在楼下看影碟,当片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一男一女激情接吻的画面时,姐姐充满激情的大声喊:“快闭眼”(什么人嘛,她18岁以前从来没有这么积极过)包括我大哥,二哥,大姐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和我妹妹身上,我差点就习惯性的闭眼时突然想起一件事:“各位不好意思,几个钟头前我已经成人了”续而(这次包括我)大家又把眼光集中到我妹身上,她充满遗憾的闭上眼,我顺便在上面加上偶得双手,嘿嘿,(以前我姐也这么对我)任凭她按捺不住的双眼在我手中苦苦挣扎,我也没有偷偷留出一丁点缝隙。转过头我说---“上个镜头没看清,倒回去重放吧!”,换了一阵唏嘘。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拥抱接吻的镜头,激动的心情无语言表,心想:“成人的感觉真tm爽啊~”。

那年流行一首歌---相约九八,自春晚后大街小巷所到之处无不闻之,谁不会唱谁就是标准的“老杂”,我哼着歌随便翻看八卦杂志,忽见某页写到:属鸡的金牛座mm今年会有桃花劫。我不屑的将书丢向一旁,心想:“呵呵,老娘连桃花都没有,怎么就成劫了呢?”开学前的一天晚上,华的家属院放电影,这可是大好机会哈。我约涛,当然还有宁一起去,这两人保持着君子之交看的我都着急,照这速度什么时候才能开花结果啊。虽说我自己的爱情不尽人意,但我还是希望宁活的开心;虽说爱情是这个年龄奢侈品,但缘分要来得时候挡也挡不住,咱没必要非跟老天爷对着干,说不定努力一下下就弄出个“天长地久”来呢。在去华家的路上我对涛说:班里有个男生好像对宁有意思。言下之意:你可要努力了。电影开始前我们附近的超市买了一兜的零食,本人两大爱好:睡和吃!听着耳熟吧,没办法这习惯不是一天两天养成的。我对睡得标准要求很低,只要有舒适的床就行。其他方式我都接受不了,所以看着别人在上课时睡得口水横流,偶只有羡慕的份。吃得标准嘛要稍稍高一些,偶喜欢吃粘的,或者脆的,或者有韧性的东西,还喜欢吃辣,这几样随便满足其中两样就可以了,当然味道好是前提,嘿嘿。至今我还在后悔怎么没去做个美食评论家,有的吃有的玩,完全符合我的标准。电影是李修贤领先主演,是部老电影,完全吸引不了我,谁让我肩负着更重要的使命呢,从头到尾我都在偷瞄他俩,看到俩人有说有笑挺开心(看来我这招还挺管用,虽说是谎言,那也是善意的谎言)我也就吃得开心,一场电影下来,充分运动了眼睛和口腔,我跟华说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一定要叫上我。电影结束后我们到不远处的广场放烟花,涛拿起火柴熟练的点燃我们事先摆好的烟花,长长的捻儿噼里啪啦的燃烧着,瞬间就化为乌有,烟花随之嗖地向上飞去,划破夜空绽放成一个个耀眼的花朵。我抬头望着升腾而起的烟花,心中的烦闷再次袭来:寒假已经接近尾声,我该如何向伟开口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