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谁能年少不痴狂  第二章(九)华丽邂逅

(2007-07-21 12:58:06)
标签:

感悟随笔

爱情

亲情友情

生活

友情

情感

分类: 生活碎碎念

                    谁能年少不痴狂 <wbr> <wbr>第二章(九)华丽邂逅

-----------------------------------------------------------------------

他们彼此都深信,

是瞬间迸发的热情让他们相遇.

这样的确定是美丽的,

但变幻无常更为美丽.

-----------------------------------------------------------------------

                 

如果说人生的离合是场戏,那么百年的缘分更是早有安排。我时常想两个人的相遇究竟是偶然还是必然?如果她没有遇到他,应该也会遇到另一个人,也会有爱情发生吧。所以我从来不相信缘分。但那次之后,我相信了----我无意中当了回红娘,牵了回红线,线的一头是涛,一头是宁。

自上次喝酒事件后,宁的精神状况一直不好,我和华都很替她担忧。有天早上她没来上学,我以为她请假,谁知体育课的时候她跑到操场来找我,两个眼睛肿得像灌满水的气球,又红又亮。她说:我把曾经发生的事情告诉了妈妈。宁妈妈是一位很知性的女人,和宁两人像朋友般相处,这恐怕是她唯一不知道宁的事情了。或许是宁太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有力肩膀,或许是在妈妈面前的强颜欢笑使她疲惫,最终她选择将事情告诉妈妈。宁终于放心包袱在亲人面前毫无防备的放声大哭,经过一晚上的谈心宁说:我重生了!看到她脸上重新浮现出浅浅的自信的笑容我知道她的伤疤正开始慢慢愈合。

每天下午上学我们都约好一起走,这天也不例外。我们俩边骑车边聊天,经过一所学校时正聊得起劲,突然她停止讲话了,我纳闷地扭头一看丫正盯着人流中某处发呆,眼中充满光芒,光芒所至之处偶看到一位戴帽子的男生,帽沿压得很低但遮不住那张俊俏的脸,深邃有神的大眼仿佛能洞悉一切,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的脸部轮廓,诈一看和景岗山有几分相似(景岗山是谁大家都知道吗?就是早些年举着一矿泉水瓶吼“我说我的眼里只有你”的那位帅哥)。此时那位帅哥也朝这边望过来,天呢?我被电到了。可惜帅哥瞄都没瞄我一下,就直接也宁的眼神交汇了。霎那间电闪雷鸣,风声大作,路上无不被两人见霹雳卡拉的电波击中。他们用充满激情的双眼赤裸裸的打量着对方,完全当旁人不存在。我暗暗惊诧到: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不期而遇,又如此美丽!几秒钟后,帅哥与我们擦肩而过,宁依然呆呆的愣在那里,眼光涣散,脚还在机械式的蹬着单车。n秒后,她从自己的无限遐想加回味中缓和过来,用她那张哈喇子依稀可见的嘴对我说:“刚才,刚才那个男生你看见了吗?”“电都闪了,我能看不见吗?”我抬手指指他的嘴角。

她嘿嘿一笑迅速把口水吸了回去。

“很有感觉吧?”我不无嫉妒地问她。

“嗯,帅呆了!好想认识他啊,哎,可惜。。。。。”她的表情由兴奋转为惋惜。

“算你运气好,认识本小姐。”我把脸探到她面前轻声说。

她果然变得异常兴奋,如果不是在骑车估计能跳起来“真的?真的?”

“小妞,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天下的帅哥我都认识,哈哈!”“哈哈,太好了!”

虽然我不认识天下间所有帅哥(这个我毕生的梦想),但真的认识她看上的那位帅哥,这不正好嘛?没有早一分,没有晚一秒,他们相遇,而我就像承担着重大使命的红娘尾随而至,抬起头依稀看到天上的月老在对我微笑让我必须引领宁找到自己的幸福,那怕对方是曾经占据我整个童年回忆的人。那个男生叫涛,和我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哥哥,在我的印象中他总是飘忽不定,他不住在我们院里只是偶尔和妈妈回来看他姥姥,我们才能在一起玩一会儿。一起藏猫猫,爬下水管道,看电影。。。那时的我不谙世事他那张帅脸总是在我面前晃来晃去,害我浮想联翩。这就是我最初的暗恋经历,伴随我走过整个童年。姐姐还总拿这事儿毛道我,我一不服从命令,她就威胁我说去告诉涛我喜欢他。(小p孩一个,连什么是喜欢还没弄明白呢)现在想想,那时她要说了多好啊,说不定还能谱出什么浪漫的爱情篇章呢。(汗~~~给自己一个脑瓜绷)

为了给两人创造二次见面的机会我可谓煞费苦心,想了n种方案不是太做作就是太轻浮,总之都不合适,在我还没想出第n+1种方案前,宁就按捺不住主动出击了。有天晚自习课前我回姥姥家吃饭,姥姥家离学校很近有时候我会回去吃饭。宁带着华跑到我们院,我们院是国防科委干休所,住的都是退休的干部,大门看守很严,估计是打着找我的旗号进的门。当时天已经黑了,院里都是饭后散步的老头老太太,我屡次向她们提及这些没事做的老太太们的八卦能力,跟如今的狗仔队有的拼。平日里家长里短,没完没了,一会这家儿媳妇不好了,一会那家夫妻俩吵架了。。。。。。总之一切她们能打听到了都被发扬光大加以传播。譬如某人不留神咳嗽了两声,第二天指不定已经被传成肺癌晚期了呢。所以就算够敢送我回家的男生也要在院门口至少 100处嘎然而止,要想再往近走点,就得装做是偶然遇见“这么巧啊,你也住这边啊”“是啊,我家到了,886~”明眼人都听出来了吧,夜闯我院是多么冒险的不理智做法,一旦被发现必冠以“淫娃荡妇”之名游行示众!两人冒着生命危险,突破重重关卡偷偷潜入了涛家的大院,顺着涛家的厨房门塞了张纸条进去,(我们院每家都有独立的小院,供退休的老干部们种些花花草草。另外还有一个厨房和一个自行车房盖在院子里)据说出来的时候还相当惊险,恰巧撞见一堆老太太,于是两人急中生智装着找东西等老太太们走过,她们光明正大的走了出来。两人事后还跟我面前显摆,夸自己多么聪明,脑子转得多么快,我还她们一个卫生眼。这事上晚自习我才知道,当时差点抓狂,一激动也忘了问纸条上写的什么,心想以为一定是热情火辣的情话!万一不是涛看见怎么办?做事怎么就不考虑后果呢?害我整个晚上都在瞎想。下学后我狂奔涛家,气还没喘匀就开始比划,涛看着手舞足蹈的我不明所以,他居然没有发现那张纸条。汗~~~早知道我不说了,偷偷拿走就是。我俩慌忙开找,最后在门最内端的角落里发现了它,打开一看,俩人都晕了,尤其是我,纸条上写着一道作文命题,想请教涛,说是明天就来问,今天先让他准备准备先。我当时有点神游太虚的感觉,心中大呼: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啊。落下一句:那你好好准备准备吧。就逃之夭夭。。。。。。可以想象涛在背后变形成一个大大的“?”。

次日是星期六不用上晚自习,约好8点我窝中见。她们来的很准时,非常之难得。首先我们将作文命题温习一边,忘了说了,这作文是华的作业。可怜的作文就这么被利用了;接下来想好要说的桥段,练习几遍后一看表,得,9点多了,便集体向涛家大院挺进。还好涛在,再怎么说这点面子我还是有的,嘿嘿。说好的事嘛,估计他也等着急了。见了面大家不免寒暄一番,我隆重介绍了宁,这可是两人第一次正式见面,自然要好好的介绍一下。来意大家都很清楚,就是问问题嘛,多单纯的事情啊,这么单纯的事我和华当然要回避。开始我俩在门外面等,后来涛提议说出去边走边聊吧,估计他俩在房间里感觉到莫名的压力。四个人走成一排在院里散步,我总觉得特别扭,对华使了个眼色,我俩逐渐放慢脚步落在后面。最后变成他俩在前面走,我俩在后面跟踪加偷听两人聊天内容。看得出宁和涛聊得很愉快,对彼此建立的初步的认识,印象还不错。也是,本小姐搭得线错的了嘛。那天过后宁果然开心很多,我对宁说:以后就要看你们自己的了。宁斩钉截铁的点了点头,一幅志在必得的样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