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所有那些伟大都不会烟消云散

(2007-07-30 20:43:50)
分类: 电光幻影
 王泰白
    突然之间,6月底波罗的海岸边的那场雨再次翻卷到我的身体之内下了起来。
    伯格曼死了!
    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刻,一个准备好的句号传播到了那些爱他的人们中间。我想,也许我的肺里还残存着最后一口从法罗岛上呼吸来的空气。
    沾染了伯格曼的孤独、让人心悸的雾气似乎从我的桌脚升腾起来。也许法罗岛的绵羊也处于一片悲悼之中,站在树木之间的空地上,目光呆滞。那个署着“cinematograph”的信箱再也不会收到来信,而那几扇紧闭的门再也不会被他的主人开启。
    那些痛苦的时刻蜂拥着到来。
   《假面》里丽芙·乌尔曼突然被一种缄默和拒绝的力量击倒,不愿再说出任何一个词语,或者比比·安德森在海滩上紧追不舍,像一个被掏空的物种;或者《野草莓》里那段光辉灿烂没有阴影的死亡之梦,那只突然从棺木之中伸出来的手;还是《羞耻》之中马克斯·冯·西多扣动扳机射出死亡和猥琐的那一刻;或者《傀儡生命》中那具在冬天的阳台上瑟瑟发抖的躯体;还是《沉默》中英格丽·图琳发烧的呼吸,或者因为隔壁的欢娱而增长起来的愤怒和诱惑……
    可是所有这一切不过是伯格曼留给我们的小部分,因为大部分孤独他都随身携带,献给了死亡。
    他活得足够长,也足够孤独,足够把伟大说上一百遍。
                                           (2007年7月31日《东方早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