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方悄
方悄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973
  • 关注人气: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免去施密德特耶鲁校长的建议

(2017-05-30 23:21:53)
分类: 方悄的随笔

 最近给我大中华添堵的事不少,先是有那吃里扒外的留学马里兰大学的杨舒平,后又有耶鲁校长施密德特撰文《中国大学是文明史的笑话》,我对这篇文章的总体评价是诚如曹雪芹所说“满纸荒唐言”,“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先来看他胡说了些什么:

“经验告诉我们,如果政权是腐败的,那么政府部门、社会机构同样会骇人听闻的腐败”。

“新中国没有一个教育家,而民国时期的教育家灿若星海”。“中国这一代教育者不值得尊重,尤其是一些知名的教授”。“很多人还以为自己真的在搞教育,他们参加一些我们的会议,我们基本是出于礼貌,他们不获礼遇”。“对政治的适应,对某些人利益的迎合,损害了大学对智力和真理的追求”。“一些民办教育,基本是靠人头计算利润的企业”。

“文科的计划学术,更是权力对于思考的祸害,这已经将中国学者全部利诱成犬儒,他们只能内部恶斗。缺乏批评世道的道德勇气。孔孟之乡竟然充斥着一批不敢有理想的学者。令人失望”。

 读了上面这些话,你们很生气吗?反正我是很生气的,不减于岳飞当年的“怒发冲冠”了,此人的险恶,远超上个世纪的司徒雷登在中国义务办燕京大学,那个只是影响几株抗病虫害能力不强的不成器的杂树,这篇文章妄想毁掉我们的整片森林,企图使我们中国梦的宏伟建筑再无可用之材,何其歹毒。从小老师和媒体告诉我们说,教育的最高最好目标就是为党服务为政治服务的,不懂政治的人,是不可能懂教育的,此人不懂教育还妄谈教育,公然诋毁我党的英明教育方针,甚矣,不学无术之施密德特。我们应该火速选派一位诸葛亮似的能舌战群儒的军师前往联合国总部,对各成员国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同时双管齐下,动用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权力,总之是只要结果,不择手段,无论如何也要在联合国大会上免去施密德特的校长职务,如果未获一致通过的话怎么办?(这可能性不小,我们的权力在联合国没有我们在国内这么万能好用,主要是那些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并不像我们文明古国这样绝对信奉权力,绝对遵重领导,绝对言听计从,绝对理解的也执行不理解的也执行。)那就要通过外交渠道施压,要求美国政府务必给予此人行政撤职处分,如果是党员的话,建议美国纪委还同时给予党纪处分。呼吁中央立即发文,禁止一切官员和国企老总的子弟及亲戚前往耶鲁大学就读(已经就读于此的立即退学,可既往不咎),否则以汉奸罪查办,从重从快,一个也不放过。万一美国也不听我们的话怎么办?(这个可能性也不小,因为美国这个蕞尔小国,特爱夜郎自大,总以世界文明的先锋自居,在世界各地抢占我们的风头。他们也不谦卑的反思反思,他们两百多年的建国史怎能与我们五千年的灿烂文明媲美,简直就是蚂蚁要摇动大树,萤火虫与日月争亮度。虽然鲁迅笔下的狂人从我们古久的历史缝隙中读出了全是“吃人”二字,但狂人的话是不足为信的。)那就该我们的媒体大军出场了,虽然我们和世界老大还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差距(阿Q老前辈说得对:“我们先前——比你阔的多啦!你算是什么东西!”),但可以忽略不计,一定要把我们宣传成世界老大,戈贝尔说“谎言重复一千遍就变成真理”,何况我们那不是谎言,只是使用了一丁点艺术夸张,每天宣传一次,三年时间全世界就会相信我们是世界老大,到那时全世界都唯中国马首是瞻,咱大中华可就想干啥就干啥,正如孔子所说“从心所欲不逾矩”了,因为那时我大中华就代表规矩,顺我者就是讲规矩,不顺我者就是不讲规矩。我们要把“顺”与“不顺”作为党和政府治国理政、衡量敌友好坏的永恒不变的绝对标准与唯一标准。一支忠诚担当的爱党爱国的宣传队伍,可抵百万枚核武,美国的区区两万多枚算个啥!精神胜利法才是征服全球的超级武器,所到之处都望风归顺、顶礼膜拜。孟子说:“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赡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悦而诚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美国之力怎能与我国之德抗衡。(当然,也有些外国人造谣污蔑我们缺德的,说老人倒了无人扶,路遇抢劫无人帮,病人无钱医院就不医,没有学费就上不了学,人人只顾自利而害人,因而弄得食品不能食而不得不食、水不能饮而不得不饮、空气不能呼吸而不得不呼吸。外国人都是智商着急的,与他们辩论会降低我们的水平,别管他们,我们有理论自信、道路自信,“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但丁能说出这样有理的话,多半是个华侨吧?)

 如果有心急的忠义之士问我万一宣传的高招也没有奏效,我还有没有其它妙计,那我这头贵州驴子也是技穷了,只能感叹自己百无一用是书生,唯有伤心欲绝的泣不成声的吟诵那老是爱莫名其妙的写“呜呼”二字的欧阳修的《蝶恋花》:

泪眼问花花不语,

乱红飞过秋千去。

以及多愁多病的晏殊的《浣溪沙》: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