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长发老照片:我已长发及腰  大辫横遭剪掉

(2014-09-04 14:58:33)
标签:

长发

长发女

辫子

文革

分类: 长发人物(国内)
我已长发及腰  大辫横遭剪掉    
——仅存的一张大辫照

长发老照片:我已长发及腰 <wbr> <wbr>大辫横遭剪掉


赵庆勋       
文\摄影 
 
 
    黛是我的初恋女友,1964年从上海华东师大中文系毕业支内,分配到邯郸X中任教。柔弱的江南姑娘,秀外慧中,一脸清纯,明媚皓齿,发长及腰。走起路来,两条乌黑发亮的大辫俏皮跳动,格外诱人。
    1966年秋,她被抽调到穷乡僻壤的林业中学文革工作组作资料员,正值“破四旧”的旋风从北京刮来。一天,矿区“剪辫党”几条五大三粗满脸横肉的痞子,突然蹿到学校,见到有辫子的女生二话不说,挥起剪刀咔嚓一声就剪下来了。有的女生吓得满操场跑,胆小的躲进了女厕所,结果都被揪出来剪了。不配合的还被剪成乱七八糟的鸡窝头。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条发辫招谁惹谁了?天下之大怎么连一条辫子也容不下?老百姓多想过一天安稳日子啊!呼天不应,叫地不灵,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毫无设防,软弱无助的女孩像软弱的羔羊,面对恶狼无处可逃,只有掩头嚎哭,撕心裂肺,痛不欲生。女老师同样遭此厄运,黛也未能幸免。那天她刚从资料室出来还不知怎么回事,辫子就被人剪了。黛晃晃头,轻轻的,她习惯地要梳辫子,空空的,没抓住。辫子就这样没了。“我已发长及腰,大辫横遭剪掉”,黛很恐惧。这是她七年前度过了黑色的高考期,轻松考上大学之后,好不容易留起来的粗大厚实,人见人爱的麻花辫啊!想到在上海的家妈妈给自己编辫子的情景好甜蜜啊,妈妈总是一面轻轻地编,一面说:“看我乖囡的辫子又长长了,乌黑发亮多漂亮啊!”
    黛身材苗条,能歌善舞,在大学话剧团,演出田汉编的抗战街头剧“放下你的鞭子”时,黛饰卖艺老汉的女儿香姑娘。导演说“你的辫子太好了。香姑娘就是要有这么一双漂亮的大辫子,要不然还要给你接一条假辫子呢。”
    舞台上香姑娘手抚麻花辫,哀怨地唱出“高粱叶子青又青,九月十八来了东洋兵……”,一个鹞子翻身,大辫甩出一道漂亮的弧线,在场观众无不为之伤心动容。卖艺的女儿饿倒在地,父亲竟然举起鞭子抽打,一位青年工人冲上来,义正词严大吼一声“放下你的鞭子!”
    可是“文革”浩劫之初,哪个真汉子又敢说“放下你的剪刀!?”
    我从市里乘长途客车两个多小时,下车又徒步走了2公里乡间土路,到林业中学看望黛,特意带了一带了一只道口烧鸡。在那个年代,这可是难得的美味啊,我自己从来不舍得吃的,黛一定高兴。可是一见面她就说“辫子被人剪了……”百般无奈,一脸惆怅。我拿出烧鸡,她也不开心。我劝她:“市里闹的比这里还凶,看到穿漂亮点的花衣服也会遭剪,裤腿窄了要剪,宽了也要剪,穿的鞋子有点洋气,都会在劫难逃。”我说:“抗战时期的香姑娘能留长辫,解放前的喜儿可以留长辫,(要不然杨白劳何至于“买上二尺红头绳,给我喜儿扎呀扎起来”啊),连“红灯记”中的李铁梅也有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辫子,怎么“文化”革命却打着“破四旧”的旗号,丧心病狂为清末民初剪辫风招魂?多行不义必自毙,善恶终有报,我们不生气,保重好身体,看庭前花开花落,望天上云卷云舒。”
我又劝她:“我们高鼻梁,小燕嘴,素面朝天,天生丽质。长辫好看,短发也美,我都喜欢!不生气了!”
    我翻开日记本给她一个惊喜:“看!上次拍的照片洗好了,给你带来了!”我拿出照片举到她眼前:“看看!辫子还在啊!”。
    上次我来看她时,一块走到黑龙洞山脚下。我背着一个海鸥120 折叠相机,她穿着浅花衬衫,戴着闪亮的团徽,系着草帽,漂亮的大辫搭在肩上,明眸皓齿,笑得十分开心。我按下快门拍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黛说“快给我!”她接过照片看了又看,放在唇上亲了又亲,破涕为笑。黛默默地说“总算还留了一张有辫子的像片,给我吧!”
    黛陷入沉思:“以后我再也不留辫子了,你把剪下的辫子带回去保存好吧!千万别丢了!”
    我将两条沉甸甸的麻花辫抱在胸口,不觉心头哽咽,潸然泪下。
    我牢牢地记着她的话。
    那场“不是,也不可能是任何意义的革命和社会进步”(11届三中全会结语)的惨剧愈演愈烈,砸牌匾,烧戏装,“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冤狱遍于国中,终于酿成史无前例的浩劫,直到林彪、“四人帮”的覆灭,迎来拨乱反正的曙光。虽历经劫难,我一直将发辫精心保存到现在。
    黛是我刻骨铭心,相濡以沫的结发妻子,今年是我们结婚46周年。
    30多年来,改革开放的春风扑面而来,中国百姓进入了可以自己主宰自己发型的时代,许多影视明星身穿奇装异服,充分彰显个性发型,甚至染成红色、黄色、绿色等等,千奇百怪,让人大开眼界,即便看到男人留辫子,也不足为怪了。黛后来再也不留辫子了,烫起了卷发。
    我为她拍过许多照片,使用过折叠相机、平视取景、双反、单反各种相机,从120黑白胶卷、135彩色胶卷到数码彩色照片,但再也没有拍到黛的大辫照。这仅存的一张大辫照片,经历了“文革”多次抄家,竟然奇迹般的保存了下来,成为十年浩劫的历史见证。“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抚今追昔,这张大辫照片今天看来更显弥足珍贵。

(原载《快乐老人报》2013.4.22./15版)
http://zhaoqingxun.blog.163.com/blog/static/2774337220140545227562/


长发老照片专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367ff501017nah.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