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airworld
hairworl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61,029
  • 关注人气:15,7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长发小说:女人的长发

(2013-05-17 19:42:40)
标签:

长发

秀发

鸟巢

梳头

情感

分类: 长发文学

女人的长发

 

 
    摘要:男人见女人吐完了,说鸟儿的巢都是用粪糊的。有一种鱼,它偏爱食粪,专食别的鱼粪,人们送它一个美名叫清道夫,还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叫琵琶鱼。水里的鱼,天上的鸟,它们都有着共性,所以有一天鸟儿会变成一条鱼,鱼儿也会变成一只鸟,某天你看到一只鸟飞到你的窗前它又飞走了,它可能不是一只鸟,而是一条鱼。而我有一天或许也会变成一只鸟,在你的发巢里落户。这没什么肮脏的,男人指着扔掉的头发说,它们就像住久的房上掉下一块砖头,几片瓦,很干净,经过时间的发酵,留下年华的味道,被抛弃,却有一种对年华的不舍,或许我将来还会拿它们来怀旧。

 

    这是一头乌黑的长发,顺着后背一路垂下,然而不着地,当然女人得挺直了腰。女人弯下腰时,头发就点了地,腰弯得深了,头发在地上窝成圈,一圈圈凌乱地垒在一起,就像一个巢,一个鸟的巢。女人不喜欢头发凌乱,更讨厌坑脏的地面,所以女人总是挺着腰,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男人就嫌女人太骄傲,女人却说男人目光卑微。女人总把头发绾成一个高高的髻。男人说女人的头发绾起来就是一个巢,而他愿做一只鸟,那会男人就像一只鸟,在女人的天空里飞啊飞。
  女人很悲伤,她想剪去一头长发。女人实在不喜欢把头发死死地绾在头上,她觉得绾在头上的头发,的确像一个鸟巢,里面藏了太多的东西,发夹,银簪,头屑,粪便……
  女人梳头时,只几梳,一根根落在地上的头发便又堆成了一个鸟巢,经水一冲,它们就落进了下水道,于是水就会溢满卫生间,这时女人就会叫来男人,男人用一根长长的铁丝钩钻进下水孔,旋转铁丝钩把一簇簇头发掏上来,上面粘满了泥土,皂垢和一些死虫的残骸。女人看着恶心要吐,男人却麻利地将蓬松的头发握在手里用力的搓成一小团扔进垃圾桶。女人望着男人的动作终于忍不住地吐了出来,对着马桶拼命的吐,一直吐得胆都破了,满口的苦水。
  男人见女人吐完了,说鸟儿的巢都是用粪糊的。有一种鱼,它偏爱食粪,专食别的鱼粪,人们送它一个美名叫清道夫,还有一个诗意的名字,叫琵琶鱼。水里的鱼,天上的鸟,它们都有着共性,所以有一天鸟儿会变成一条鱼,鱼儿也会变成一只鸟,某天你看到一只鸟飞到你的窗前它又飞走了,它可能不是一只鸟,而是一条鱼。而我有一天或许也会变成一只鸟,在你的发巢里落户。这没什么肮脏的,男人指着扔掉的头发说,它们就像住久的房上掉下一块砖头,几片瓦,很干净,经过时间的发酵,留下年华的味道,被抛弃,却有一种对年华的不舍,或许我将来还会拿它们来怀旧。
  女人原来头发很短,齐脖等眉,那美却是藏不住的。春夏时节,女人到小城的河畔与男人约会,杨柳轻点着水面。女人倚在柳树上,望着水里的倒影惊叹: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女人的脸红了,自己羞了自己。女人想,女人的美都在眉宇颦笑间了。男人来的时候,指着柳树对女人说,柳枝真美,它们散落在小城的水里,像极了一个长发的女人垂腰河边,那细长的柳枝叶就是柳的发。有了这“发”,鱼儿会从水里露出头,鸟儿会把歌儿唱,没有柳枝,鸟儿就不会歌唱。女人想,男人的话有道理,女人总是要留长头发的,因为女人不能没有歌声。杨柳青青江水平,闻郎江上唱歌声。女人想,鸟儿们的歌声唱起来了,男的的歌声还没有唱,现在就缺一头长发了。
  女人的一头长发是为男人留的,专为男人留的。男人将头埋进女人的长发里深深地吸气,男人赞美那一缕秀发。女人觉得男人真的变成了一只鸟,在它的头发里纵情地歌唱,女人的头发变成了柳,变成了一个巢,一日一日地任鸟在里面歌唱。长久以来,女人已经习惯了一头长发。男人将女人带回家,于日男人进了女的巢,女人也进了男人筑起的巢。春夏柳绿,可秋天呢,入了冬呢,所有树的叶子一夜间全落尽了,女人的头发也开始落了。而河边的柳却依旧青绿。女人想,她的头发是不能和柳比的,而男人,也不是鸟不是鱼。冬天,女人一个人坐在屋子里梳头,一根根头发轻盈落下,女人将它们络在一起,夹在书里。书是女人近来才读上的,闲散的日子无以打发,闲愁太多,女人就靠读书打发日子。
  女人喜欢冬天去河边看柳,这会,只有柳还是常绿,这让女人想起了年轻。女人已经很久没有剪头发了,柳枝还是多年前的一般长,女人的头发却长到了膝下。岁月让女人开始讨厌梳头,女人总是把头发绾成一个高高的髻,将眼神放的孤傲清冷,女人坐在河边,鸟儿依旧在柳梢歌唱,鱼儿常露出头,偷偷吻一下点在水里的柳枝,也偷偷看一眼女人。女人想,女人是不能和柳来比的,那比不起的。物是人非的悲酸鱼儿和鸟儿是不会懂得的。
  男人待女人很好,起居钦食,关怀入微。只是男人不在说女人的头发,是长是短,是黑是白。男人已无心顾望。年华是一缕无声的细流,悄悄地冲走了男人的诗性,只留下直白的描写。女人开始伤感,原先男人要变一只鸟,女人才把头发筑成了巢。如今,这巢开始驳落,这是年华带来的愁。然而女人完全不为这个伤感,女人只是觉得守着一个空巢。没有鸟的巢就像没有水的鱼,总是要死去的。男人腰身不粗,脑也不大,每天努力而卑微地筑“新巢”。  
    “新巢”没有长发的诗意,上面要挤着四老,下面要塞着两小,男人往“新巢”里装吃的,穿的,用的……一天到晚,往复不息。入睡前,男人就往床上一躺,呼声响彻夜晚。有时,女人故意把头发摆在熟睡的男人的脸上,男人觉得痒,就用手把摊开,女人再弄,男人就再摊开,也不醒来,这时女人就会伤心地背着男人睡下,悄悄地落泪。也有的时候,在男人不太累时,女人早早的忙拾完了家务,提前洗漱好裸身躺在床上,把白日一头高傲的发髻散落下来,用它们遮住乳房和私处,将灯光调的柔和暧昧。男人走进房间时,趴在女人身上,一手把那些烦人的头发拨开,直奔向主题。这时女人也哭泣,为男人如此轻薄头发而哭泣,不过她只在心里哭泣,她的脸上却摆着满足的笑容。
  女人在心里想,她的巢已经散了。女人将那些曾经藏在书里的头发都取出来,扔进了垃圾桶。女人想,每一根脱落的头发都不会涅槃,它们所有的意义已被年华夺走。女人想剪断长发,却又舍不得。三千烦恼丝,那个长啊,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女人记得男人说过,他的头发绾起来像一个巢,鸟儿用粪筑巢,有一种食粪的鱼叫清道夫,一条鱼飞到窗前它又飞走了……不过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以前,女人见男人从排水管里捞出一咎头发,会呕吐不止。现在,女人自己常从排水管里掏出那些堵住水管的头发,垃圾桶里不些日子就会被堆满,女人就把它们倒进小区的垃圾房里。
  有时,男人看到垃圾桶里堆满了头发和垃圾,就会对女人说,你去把那些头发倒一下。


作者:周泊行 
发表时间:2012-05-25

http://www.vsread.com/article-219689.html


长发小说专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367ff50102dw9v.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