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airworld
hairworl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67,529
  • 关注人气:15,7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长发故事:梦境缠绕着的麻花辫

(2013-05-17 18:11:36)
标签:

辫子

长辫子

麻花辫

长发

情感

分类: 长发文学

梦境缠绕着的麻花辫

 

  “妈,我要大辫子,要铁梅一样的大辫子。”记得那是看过京剧样板戏《红灯记》后,就那么不依不饶地缠着妈妈给我扎铁梅一样的麻花辫。自己的头发不够长,扎起的辫子只到肩头,看着课堂上小伙伴的麻花辫心里好生羡慕。
  小学三年级的开春,学校组织文艺演出,老师喜欢爱说爱笑的我,安排我演铁梅,高兴得我吃饭时想想都乐喷了。排练时嘻嘻哈哈没感觉没辫子的不适,真正上台演出时,才感觉演铁梅没长辫子哪成。老师从家里找来黑色的细细棉线,缠绕在头发中,一会功夫一条又粗又长的大辫子出现在面前。站在学校搭起的小小舞台上演出时,放开喉咙唱“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台下哗啦啦一片掌声。戏演完了,手握着麻花辫,我不舍得拆,想就那么回家,让妈妈看看,也这样给我扎辫子。
  “傻丫头,这是在戏台上用的。不演戏这样扎辫子,被人笑啊!不用急,小孩头发快,不出半年你的头发就长长了。”妈妈的话真灵验,随着时光一分分流走,半年后我的头发长到齐腰,一条乌黑油亮的麻花辫摸到了腰际,扎着爸爸从县城给我买回的红头绳,心里那个美啊,晚上睡觉常从梦中笑醒。
  妈妈是一个勤快人,只是从那年主动从医院辞职回到家乡后,妈妈就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妇女。每一天除了要照顾我们几个半大不小的孩子,还要去大队挣工分,又要打理自己家的二亩自留地和菜园子,一天到头像个陀螺转个不停,也因此很少见到妈妈的笑容。
  一天早晨,妈妈做好了饭,把我们姊妹几个从被窝里喊起来,一个个麻溜地洗脸刷牙吃饭。“慧子,你说你留这么长的辫子干什么?自己不会梳,也不会洗,天天要妈妈给你扎,是不是怪妈妈累得轻了啊?!”听到妈妈的数落,我心里特难受,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自己学会梳辫子,学会洗头,不能让妈妈再受累。
  晚上放学回家,和妹妹匆匆忙忙出去拔了一篮子野菜,回家扔给圈里的猪和鹅,打扫净院子里的草叶和泥沙,又和妹妹一起从院门外抬进几篮子干泥土,给圈里的猪垫在路上,余下的垫到坑里。这才长长喘了口气,和妹妹一起小跑到家里,拆开辫子,把头发分开。妹妹一会说这半多了,一会又说那半多了,弄了半天才说这下行了。于是,把一边头发拢起,用手抓起另一边头发,学着妈妈的样子编起辫子。
  “姐,妈妈不是这样编的。你看你编的短头发都毛毛地在上面了。”照照镜子,还真是的,是不是我编得不对啊。拆开重新编。哎,直到编到了黑天,编得胳膊都酸了,编到妈妈下了工,还是没编出妈妈编的模样。
  “你呀,人还小,等大一点再学吧。看你,脸都憋红了。”妈妈说着话,放下农具,拢起我的头发,三下五除二给我编好了麻花辫。我和妹妹一个拉着风箱,一个添柴,妈妈快速洗完手,在盆里和上玉米面。金黄金黄的玉米面团经过妈妈的手“啪”地一声,贴到了锅边。呵呵,晚上又要吃小鱼和香喷喷的饼子了。
  很快到了夏天,我们的午睡都是各自拿着自己家的小狗皮,吃完中午饭到学校一起午睡。我和维英最要好,所以每天中午说好了,早点到学校,把两张小狗皮紧紧靠在一起,我俩就在上面玩耍,睡觉时头挨着头。
  “妈,我的头怎么老痒痒啊?”
  “不会有虱子了吧?”妈妈说着搬过我的头,不看则已,一看吓了一跳。
  “你说你这个闺女,什么时候头上有了这么多虱子啊?快到院子。”妈妈慌里慌张把我拽到院子,从屋里拿出脸盆,又拿出暖瓶,哗哗倒上半暖瓶热水,用水瓢盛了一点凉水,我不明白大夏天的妈妈要做什么。只见妈妈快速跑到院子的茅厕边,拿来一个药瓶,在水里滴了几滴。一股刺鼻的味道,我知道那是敌敌畏的味道。
  “妈,太难闻了,水太热。”
  “不这样,虱子死不了。”妈妈不听我说什么,把我的头一下按在水里。我赶紧闭上眼睛,任凭妈妈的手揉搓着头皮,摆弄着那满满一盆的头发。
  夏天还没过完,不知怎么头上又有了虱子。这下妈妈上火了:“剪了!剪了!留这么长的头发,净找事!不让你跟小英在一起睡,你偏不听,想把虱子传到家里啊?!”
  “我不!就不!我再不和她睡一起了还不行?”我护着我的麻花辫,生怕妈妈真给我一下子剪了去。这次妈妈用木头篦子给我刮,拽的头皮火辣辣地疼。为了不被妈妈剪,我咬着牙愣是一声没吭。
  可是没几天,妈妈还是给我剪了。那时已经有秋的感觉,不承想我感冒了,高烧不退。妈妈无奈给我向老师请了假,在家吃药,蒙着被子发汗。等我从昏睡中醒来时,感觉头轻轻的,想是感冒好了。不对,像少了什么,一摸我的麻花辫子没了。
  “妈,你还我大辫子!你还我大辫子!”我哭得稀里哗啦。
  “哭,就知道哭!你头上老有虱子,不剪不行。再说,小孩子头发风一样长,等你大了,自己会梳辫子了再留也不迟。”妈妈知道,要是平时给我剪我是说什么不会让的,因此趁着我熟睡的空当把我的辫子剪了去。
  几年过去了,我把那又粗又长的辫子还好好保留着,想了就拿出来看看,期间留了几次,因为各种原因都没留成。直到上了初中,妈妈在修饰屋子时把我保存的辫子卖给了一个收头发的串街商。而我的头发又一次长长,想再编麻花辫,可是已经不再流行,取而代之的是偏在一边的马尾。
  现在城市的街道上很难见到又粗又长的麻花辫,所见到的长发大多是披散着,像瀑布一样在靓女的身后飘摇着。然而那又粗又长的麻花辫,时常出现在我的梦中,缠绕着我回到那个年月,回到童年欢乐的时光。

 

作者:阳媚

发表时间:2012-12-19
http://www.vsread.com/article-282920.html

 

长发故事专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367ff50100kxzz.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