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airworld
hairworl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95,471
  • 关注人气:15,7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为赚钱卖血卖头发 十几年姐妹为啥闹翻脸字号

(2013-03-28 08:08:30)
标签:

长发女

长发

卖头发

杂谈

分类: 长发轶闻(国内)

为赚钱卖血卖头发 十几年姐妹为啥闹翻脸字号

 

  3月25日上午11时许,刚从湖南长沙坐火车回到南宁的廖女士提着行李,心急火燎的来到报社寻求帮助,希望能通过她的自身经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所谓的“湖南长沙连锁业”,也想让她十几年的好姐妹看到这篇报道可以收手回头。

 

  好姐妹热心的介绍生意和男朋友

  廖女士告诉记者,她是广西武鸣人,在当地开了一家幼儿园,离婚后独自抚养女儿。去年10月,既是姐妹又是同事的陈姐向她请辞,并神秘的告诉她,要去湖南长沙做点高回报的生意。当时她并没有太当真,陈姐去到长沙后,自称是做绿化工程,一再邀请她同去长沙合伙做生意,并给她介绍了对象谢某。

  从去年的10月一直到今年的3月,陈姐和谢某多次鼓动廖女士到长沙来玩,顺便看看他们的生意。而陈姐的父亲和丈夫去了长沙回来后也是对这笔生意的前景抱有了很大的期望,称如何的高回报。廖女士想着多做一门生意多点收入总是件好事,半信半疑的答应了。

  3月18日,廖女士独自一人拎着行李和准备好的大包特产抵达长沙。陈姐把她接到了位于长沙市芙蓉区马王堆市场附近某邮政局的宿舍楼里,在接近顶楼的一个三室的房子里住着陈姐和陈姐的同事们。廖女士称当时她看到这么多人住在一起很奇怪,但是一家子里有老又有小的,心中还是放松了警惕。

  当天晚上,陈姐和谢某带着廖女士到长沙市中心游览一番。第二天,开始带着她到处去拜访老总,考察他们的生意。廖女士说,在长沙的那段时间出门虽自由,却总有人以怕她不认路为由跟着,还经常有人借她手机玩游戏,她觉得自己的生活受到了监控。让她没想到的是,他们做的并不是绿化工程的生意,而是什么湖南长沙连锁业,她对陈姐和谢某的欺骗行径感到很生气。

 

  哪来的小钱变大钱的游戏骗局

  根据廖女士的说法,所谓的老总和陈姐的同事来自各行各业,大多都是来自江苏连云港(601008,股吧),有退伍军人,有大学毕业生,还有一个是谢某的舅舅。而陈姐正是被许久没联系的好朋友谢某的舅妈拉进这个游戏里的。

  头一个见到的老总就是谢某的舅舅,他向廖女士详细介绍了他们的生意:和传销的金字塔不同,他们这个行业是等腰梯形;也不存在什么群聚集洗脑会议,他们的完全是自愿形式,一对一的商谈。他们的手机卡和银行卡都是真实的本人身份证登记的,且他们所有人的手机卡都同属湖南众和网,电话来往不要钱,每月固定日期通过农行领取个人的工资。

  面对陈女士无收据无发票的质疑,谢某的舅舅表示这个生意只能暗地操作有银行小票即可,甚至还大打亲情牌:“你看,我爸让我继承的这个事业,虎毒不食子,是吧?我儿子也在这里,我总不会害自己的孩子吧!”并表示可以让廖女士考察7日后再自行决定是否要入股。

  有的老总会大肆宣扬国家政策,有的会以自己曾经的人生经历做介绍,还有一个给廖女士解释了为什么他们这个生意不可以让本地人来做:“我们外地人租房子和日常消费能够带动当地的经济发展,本地人自己有房有地有菜的哪里还需要花钱。”每天两场听下来,廖女士糊涂得云里雾里的。

  按照廖女士的说法,记者发现这个“湖南长沙连锁业”和传销有不少相似之处。一样是“五级三晋制”的分钱游戏,有组员、组长、课长、主任、老总。一样是3800元一股,每个上线需要发展至少三个下线。如果最初以高投入21个3800元入股,最后承诺会以1040万的高回报出局。

 

  卖血卖头发,好姐妹为何执迷不悔

  每每提及陈姐,廖女士都会感叹其可怜可悲。

  据廖女士介绍,两人从小结识,陈姐家境比较困难,一来二往,自己的母亲对陈姐很是照顾。陈姐婚后一直没能生育,两夫妻商量着领养了一个女儿,却发现其患有小脑萎缩的病症。同为母亲的廖女士可怜陈姐为女儿的医药费奔波劳碌,邀请陈姐到自己开的幼儿园帮忙。

  去到长沙的第二天晚上,陈姐在卫生间晕倒了。直到那时,廖女士才知道陈姐为了入更多的股,家里经济条件又拮据。有人给陈姐介绍去黑市卖血,每次卖血能得3000元。经常卖血,吃的饭菜又没有油水,这已经是营养不良的陈姐今年第二次晕倒了。陈姐还把一头及膝的长发剪掉,卖了500元。廖女士觉得陈姐已经陷得太深,卖血又卖头发,不顾自己的安危一心只想着赚大钱。

 

  先友情和眼泪攻势后翻脸骂泼

  知道了真相的廖女士认为自己受骗了,但陈姐打着友谊的旗号向其哭诉要求她帮忙考察这笔生意,如果她觉得是个骗局就会跟她一块回去。廖女士心软了,遂答应再看看。于是每天上午下午跟着他们去拜访不同的老总,从一个单位宿舍到另一个单位宿舍。这种出入完全靠步行,在家吃素菜,美曰其名吃苦耐劳的生活让水土不服的廖女士很快病倒了。

  第四天上午在结束了对又一个老总的拜访,廖女士对陈姐和谢某提出了想回家。陈姐和谢某见多次挽回无效后,答应吃完中餐后送她到火车站。廖女士担心又有变数,趁着他们不注意,拎起行李赶紧跑了出来。

  一方面自己还需要去医院看病,一方面又想把陷得不浅的好姐妹陈姐拉回家,廖女士并没有立即赶往火车站,而是在附近找了一家宾馆暂时住下。在这期间她白天去看病,晚上在宾馆上网搜索“湖南长沙连锁业”,发现全国各地已经有很多人都上过当,和北海曾经的传销事业大同小异。廖女士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没有交钱上当。

  廖女士一边打着吊针一边给陈姐发短信,想说服陈姐和她一起回家。而一心抱着小钱变大财梦的陈姐哪里还听得下她的话,只觉得廖女士是存心挡自己的发财路,陈姐的话越说越难听。而谢某也是多次发短信来挽留,后用激将骂泼的方式,廖女士哪里还会相信他的谎言。

  劝也劝了,说也说了,没办法,无奈之下廖女士只好自己回到了南宁。上火车时,廖女士最后一次给陈姐发短信:“你吃着我妈包的粽子不知道你心里有没有觉得对不起我妈。”

  临近采访介绍,廖女士告诉记者:“我不想踩着亲友的肩膀,抽着亲友的血,打着帮亲友赚钱的旗号玩这种分钱游戏。”


2013年03月27日17:16 来源:华声晨报网 
晨报见习记者吴爱萍报道 发自南宁

http://news.hexun.com/2013-03-27/152559659.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