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hairworld
hairworld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095,471
  • 关注人气:15,75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审美意识的动态流向——从《左传》女性的髢美谈起

(2010-12-18 09:16:50)
标签:

长发

头发

头发丝

文化

秀发

长发文化

分类: 头发探秘

审美意识的动态流向——从《左传》女性的髢美谈起

 

作者:岳萍萍

 

摘要: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髢美,与发美相联,显现着中国古典女性对美的追求。以髢美、发美作为审美主体对象而积淀出的审美意识,更关注于透现发、髢之外的个性与神韵。

关键词:发美 髢美 鬒 绸 直 四起大髻 凌云髻 灵蛇髻 倭堕髻


  审美意识是人所特有的一种思维方式,其领域是十分宽泛的,徜徉于湖光山色里,律动着自然美;吟咏于诗词曲赋中,建构着艺术美。客观存在着美,但本身并不足以张扬着美,只有人的参与和创造,将其视为审美主体来把握时,才能显现着美。在审美的诸多关系中,“人是最美的。”(1)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求美之意,乃为人之天性,女性尤甚。中国古典女性之美,既有内在的,又有外在的。中国古典女性的外在之美,作为具体的感观——人体,不仅有形体、瘦肥、肤色,而且有头发。头发的长短、稀稠、色泽以及发型、妆饰,不但活泛着生命的情调,而且流露着个性神韵。不同时期中国古典女性之发有着不同的变化,呈现出以发美为视角审美意识的动态流向。

  中国古典女性的发美,是与髢美分不开的。髢,音(替),意为假发。“髢”出现在史书中,最早见于《左传》。据《左传·鲁哀公十七年》的叙事,由于髢,引发了一场内乱,国君庄公被杀。初,公登城以望,见戎州。问之,以告。公曰:“我,姬姓也,何戎之有焉?”翦之。公使匠久。公欲逐石圃,末及而难作。辛巳,石圃因匠氏攻公。公阖门以请,弗许。踰于北方而隊,折股。戎州人攻之,大子疾、公子青踰从公,戎州人杀之。公入戎州己氏。初,公自城上见己氏之妻发美,使髡之,以为吕姜髢。既入焉,而示之璧,曰:“活我,吾与女璧。”己氏曰:“杀女,璧其焉往?”遂杀之,而取其璧。戎州己氏杀了卫庄公,是积怨已深的仇恨。卫庄公两次登城远眺,两次挑起事端。他先以华夏姬姓自居,目空一切,竟不能容忍畿内有戎人邑所,遂“翦之”,这里的翦之,不是消灭之意,而是毁其邑落,掠其财物,赶走丁口;后以髡的野蛮手段,残酷地剪下己氏妻的头发。与戎州己氏接连结怨,卫庄公将自己推进了冲突的旋涡中。《左传》用两个初字领起,交待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如果说“翦之”已使戎州己氏有复仇之心,那么“髡之”之恨就使戎州己氏必有血恨之行。发肤,发之于父母,在古人的意识中,与性命一样,不得有损。古人断发,出于己意,或是断发明志,或是剪发言情。正因为头发如此重要,所以剪发的髡刑,就成了与宫刑、刖刑、黥刑并列的酷刑。在位仅两年的卫庄公,在髡人之时,就把自己送上了绝路。卫庄公见戎州己氏之妻发美,便髡之,以己氏妻的美发为吕姜之髢。这是史书关于中国古典女性以髢为发美的最早的确切记载。

  卫庄公的生卒年不可确考,髡戎州己氏妻之发时,已有了年纪。其夫人吕姜,也不再年轻。卫庄公名蒯聩,原是卫灵公的太子。卫灵公三十九年,为宠爱夫人宋女南子召来其情郎宋朝,相会在洮地。太子受君命出使齐国,正从这里路过,野人讽之,歌曰:“既定尔娄豬,盍归吾艾豭。”大意是已经满足了你们母猪的欲望,为什么还不归还我们那漂亮的种猪?蒯聩深以为耻,完成使命归国后,与家臣计议,借着朝君夫人的名义,刺杀南子。南子看出朝会有诈,啼走泣诉。蒯聩奔齐避难,一去难返。卫灵公在位42年,卒,立嫡孙辄。辄为蒯聩之子,即位称出公。出公十三年,蒯聩入卫,出公奔鲁。蒯聩为君,称卫庄公。夫贵妻荣,吕姜做了君夫人。已不年轻的君夫人,那头发失去了美的魅力。卫庄公为夫人吕姜的发美,在多次的寻求中,终于见到了戎州己氏妻之发美,便剪了下来,为吕姜髢。戎州己氏妻的一头美发,转瞬间长在了吕姜的头上。吕姜的发美了,可其美掺杂着暴政。吕姜发美外形所显露的东西,已经蕴不出含美的韵味。

  髢美的出现,《左传》记载为公元前478年,而《诗经》要其早近二百五十年。《诗经》有首《鄘风·君子偕老》诗,其诗曰: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瞿也。鬒发如云,不屑髢也。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扬且之皙
  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縐絺,是绁袢也。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展如之
  人兮,邦之媛也。”

  全诗三章,第一章诗中的“副笄六珈”和第二章诗中的“鬒发如云”,这两个诗句,都具体地写到了头发。“副笄六珈”作何解释?汉人毛亨曰:“副者,后夫人之首饰,编发为之。笄,衡笄也。珈,笄饰之最盛者,所以别尊卑。”宋人朱熹注曰:“副,祭服之首饰,编发为之;笄,衡笄也,垂于副之两旁当耳。”两人皆言“副”为“编发为之”的首饰,这编发为之的发,是真发还是假发?很不清楚。今人高亨《诗经今注》曰:“副,……假髻。”这种解释,有地下出土的相关文物为证。河南密县打虎亭汉墓出土的汉代画石像,有一组女性形象,她们的头发上都绾着假髻,髻上各插着六枝发笄。周汛、高春明在所著的《中国古代服饰风俗》一书里,认为这些女性形象“应当是副笄六珈的遗型。” “鬒发如云,”毛亨曰:“鬒,黑发也。如云,言美长也。”高亨认为:鬒字有另说,可作“稠发”解。诗所写的“邦之媛也”,国中的美女,有着一头天生的浓密如云的黑色长发。她“不屑髢也”,用不着假发,只要在真发髻上插起如山如形的六枝发笄,发笄上缀着玉瑱,走起路来,高高的发髻,委委佗佗,摇摆颤动,就达到了美的境界。从诗的上下章所表达意义与诗的合谐性来看,“副”作“假发”的解释是合理的。这是中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关于“髢”字出现的记载与髢美的描写。

  《鄘风·君子偕老》诗中所描写的这位美女为何许人也?《毛诗·小序》曰:“君子偕老,刺卫夫人也。夫人淫乱,失事君子之道。故陈人君之德,服饰之盛,宜与君子偕老也。”(2)这里的卫夫人,指的是卫宣公的夫人。按毛诗小序之言,《诗经·邶风》中的《新台》诗:亦“刺卫宣公也,纳伋之妻,作新台于河上而要之。国人恶之,而作是诗也。”又曰:“《二子乘舟》,思伋寿也。卫宣公之二子,争相为死。国人伤而思之,作是诗也。”卫宣公为太子伋娶于齐,美,筑新台,自夺之。齐国姜姓,齐女为宣公夫人,取国姓与宣公谥号,故名宣姜。宣姜生了寿与朔两个儿子,寿贤而朔恶。宣姜和朔,密谋构陷太子。寿知之,往救同死。《左传·桓公十六年》将“伋”作“急子”,有着真实的记载。高亨《诗经今注》解题,说得异常简明:“宣姜是齐君之女,卫宣公之妻,卫惠公之母。宣公死后,她又和宣公的庶子公子顽姘居,生了三男二女。这首诗便是讽刺宣姜的淫秽。”《君子偕老》诗与卫宣公夫人相关,卫宣公在位19年(前718年—前700年),髢的出现,只能早于此。

  宣姜“鬒发如云”,“不屑髢也”;吕姜以戎州己氏妻之美发为髢。这表明以下三点:第一,至少在春秋初期,古典女性已经用髢来妆饰着发美。第二,时尚的审美意识,贵族男性宠爱发美的女性,贵族女性也喜欢用美发来修饰自己。第三,天然之发不美,就用髢美来妆饰。髢,假发,妆饰之美。假发替代真发,以假乱真,假发就要有真发之美。中国古典女性真发之美,有着怎样的界说?宣姜的“鬒发如云”,已露端倪,但不具体。《诗经·小雅》中的《都人士》与《采绿》两首诗,亦有对中国古典女性之发的描述。将其综合融会,可见一斑。《都人士》的“都”,指西周都城镐京。“《都人士》,周人刺衣服无常也。古者长民,衣服不贰,从容有常,以齐其民,则民归一。伤今不复见古人也。”(3)孔颖达为《毛诗·小序》注疏曰:“《都人士》周人所作。”两说略有不同,皆肯定其诗为西周末年的作品,全诗五章,有三章四个诗句写到了头发,京都那位君子之女,“绸直如发”;“卷发如蠆”;“匪伊卷之,发则有旟。”绸直如发,马瑞辰在《毛诗传笺通释》中曰:绸,“发多也。”卷发如蠆,高亨注曰:“蠆,蠍也。妇女鬓发上卷似蠍尾。”匪伊卷之,发则有旟, 卷之意,为弯曲样;旟之意,为扬起貌。京都的女子,因两鬓之发天然上卷,成了蠍尾型,走起路来,使多且直的头发随风扬起。《毛诗·小序》曰:“《采绿》,刺怨旷也。幽王之时,多怨旷者也。”高亨题注曰:“诗的主人是个妇人,写她殷切地怀念外出的丈夫。”诗的主旨,归为一致。全诗四章,有一章两个诗句写到了头发,“予发曲局,薄言归沐。”曲局,意为卷曲,与《都人士》中的“卷”字同义,因忧思在外的夫君,怠于梳理,头发卷起。传言君子就要归来,急忙回去洗头,梳发理妆,女为悦己者容。中国古典女性的发美,归纳起来:黑亮、稠密、长且直。

  中国古典女性的发美,自周前溯,有其历史的传承。夏初,有仍氏之女名玄狐。玄,黑色也。其女名玄,就是天然地长了一头又黑又长的秀发,成了出名的美人。她出嫁有穷氏后羿,称玄妻。相反,发少或发秃,形象就是丑陋的。黄帝的女儿魃,曾帮助其父战胜久雨的蚩尤。换言之,黄帝战蚩尤能取得巨大胜利,有魃的一份功劳。可她“秃无发”,与美字无缘,只能住到“所居之处,天不雨也”的寂僻之地,成了人生很不滋润的旱神。山无水,便没了灵性;人无发,便没了神韵。发黑、发多、发长、发直,周人开了中国古典女性发美的审美意识。春秋以来,头发稠密、黑亮且长,就成了中国古典女性发美的定势。女性沐发、梳发,呵护着、珍视着,由直发到发髻,插笄弄妆。天然之发不美,就以髢美来妆饰。这种美发,与怎样的形体相称,才能更显其美?

  《诗经·卫风·硕人》诗曰:“硕人其颀……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蝽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这首诗是齐侯之女、东宫得臣之妹齐姜出嫁到卫国,卫国人唱出这支歌,来称赞君夫人的美丽。君夫人之美,美在身材健壮,她高高的个儿,皮肤細嫩,容貌端庄,方额弯眉,牙齿整齐洁白,巧笑可掬,美目流盼。其诗虽然没有点到君夫人之发,却很全面地对女性的形态美作了规定,肤色、眼眉、牙齿,尤其是突出了中国古典女性的形体。其形体,是以高大健壮为美。高挑健壮的形体,如云的黑发,配着“副笄六珈”,越发衬托出古典贵族女性的高贵气质。“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色容庄。”(4)其举手投足,风度翩翩,仪态万方。坐,有端庄秀丽之美,动有优雅富贵之美。

  女性之发,有天然之发美与髢发之美,作为审美主体的对象,天然之发美是超越髢发之美的。汉明帝的马皇后,为东汉名将马援的小女儿。她“方口发美”,其发之美,《东观汉记》曰:“明帝马皇后美发为四起大髻,但以发成尚有余,绕髻三匝。”发髻三叠,已属少见。马皇后发髻四叠,余下的长发,还可以绕髻三圈。马皇后“身长7尺2寸”,汉代的尺短,一尺相当于现代的8寸。7尺2寸,约为1·68米。女性身高1·68米,在现代社会中,也是高个儿。倘若马皇后的头发瀑布般的披肩垂下,恐怕早已过膝,直至足下。马皇后天然的长发,在审美意识中,如何想象,都是美奂美仑的。“昔明德马皇后,美于色,厚于德,帝用嘉之。尝从观画,过虞、舜之像,见娥皇、女英,帝指之戏后曰:‘恨不得如此人为妃。’又见陶、唐之像,后指尧曰:‘嗟乎!群臣百僚,恨不得戴君如是。’帝顾而咨嗟。”这是曹植在其所著的《画赞》序中写的一段故事,意在说明马皇后不仅以古代的贤妃来框范自己,而且希望皇帝也成为古代尧、舜一样的明君。透视马皇后于天然长发之外的个性,其发美与气质融为一体,使审美意识的动态流向进入了更为深层美的创造。正如罗丹所说:“我们在人体中崇仰的不是如此美丽的外表的形,而是那些好像使人体透明发亮的内在的光芒。”(5)马皇后有明德皇后之誉,是外美与内美集于一身的中国古典女性美的典型。

  天然的长发,黑亮且直,加以梳妆,更见美的风韵。南朝陈后主的贵妃张丽华,天生着一头美发。她常于阁上靓妆,纤手巧理,梳着凌云髻。凌云髻,顾名思义,是高耸的发髻。这种发妆,没有天然的长发是妆饰不出来的。《陈书·张贵妃传》曰:张贵妃“发长七尺,鬒黑如漆,其光可鉴。”张贵妃身高多少,史书没有明确的记载。东宫太子陈叔宝初见侍女张丽华,年10岁,长得娇小玲珑。再见时,年13岁的张丽华,已经出落得婷娉袅娜。显然,张贵妃是属于娇柔型的女性,其身材,决不会象明德马皇后那样高挑。发长七尺,张贵妃的发长,是要长过身体的。她将一头黑长且亮的秀发梳成凌云髻,宫中遥望,宛如月里的嫦娥。凌云髻,缈然若神仙,有飘逸之美。

  马皇后四起大髻,张贵妃梳着凌云髻,魏文帝曹丕的甄皇后,则是灵蛇髻。《采兰杂志》曰:“甄后既入魏宫,宫廷有一绿蛇。……每日后梳妆,则盘结一髻形于后前。后异之,因效而为髻,巧夺天工。故后髻每日不同,号为灵蛇髻。”离奇的传说,使得灵蛇髻带有神话的色彩。熟识诸子百家的甄氏,慧心灵质,发型不断推新,也不是不可能的。神话的灵蛇髻,让甄氏的一头黑发充满了神秘的美感。曹植曾作《感甄赋》,后更名《洛神赋》。梁·萧统《文选·洛神赋》记曰:“魏东阿王,汉末求甄逸女,既不遂。太祖回与五官中郎,植殊不平。昼思夜想,废寝与食。黄中初入朝,帝示植甄后玉镂金带枕。植见之,不觉泣。时已为郭后谗死,帝亦寻悟。因令太子留宴饮,仍以枕赉植。植还,度轘辕。少许时,将息洛水上,思甄后,忽见女来。自云:我本托心君王,其心不遂,此枕是我在家时从嫁前与五官中郎将,今与君王。……为郭后以糠塞口,今被发,羞将此形貌重睹君王尔。言迄,遂不复见所在,遣人献珠于王。王答以玉佩,悲喜不能自胜,遂作《感甄赋》。后明帝见之,改为《洛神赋》。”洛神,是神化了的甄氏。曹植的《洛神赋》,写出洛神“云髻峨峨”的一头美发,实际是以甄氏为原型的。灵蛇,通灵性,善变化。灵蛇髻,当然不是一个程式,有变幻之美。

  贵族女性重发美,平民女性也不另外。汉乐府诗中的采桑女秦罗敷,“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发型倭堕髻,衬托着秦罗敷之美。她的美,吸引住了少年人、行路人,连地里的庄稼汉,也忘了手里的活。北朝民歌中的木兰,“当户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尚武的游牧民族的女性,也对着明镜,梳理着自己如云一样的美发。美发要梳妆,也要精心地呵护,洗沐润泽。西周、春秋的女性,润发护发,似乎只有“膏”。《诗经·卫风·伯兮》曰:“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至于其它的护发、润发之用,不得其详。清代的慈禧,是用人参水来洗发的。慈禧宠信李连英,与他巧梳头发分不开。慈禧爱惜头发,甚于人命,宫女、太监给她梳头,梳掉了几根头发,要么遭到毒打,要么下到死囚牢里。给老佛爷梳头,成了宫里人人谈发色变的苦差事。功夫不负有心人,李连英从老郎中那里觅到了人参水洗发可以养发、护发的良方,功效最好的,数圣祖新封圣地的人参。慈禧垂帘听政几十年,头发不掉一根。李连英讨得慈禧欢心,成了终身替老佛爷梳头的贴身太监。人参,是东北之宝,而“皇封参”就成了宝中之宝。宫中,梳头得宠。民间,梳头谋生。明清绍兴地方志所记,当时堕民的女性,“梳发为髢。”梳头发、妆假发,能保障衣食住行生活的基本需要,成为求存的职业,这一方面说明发美、成为人们生活中的一部分,另一方面也说明发美、髢美的社会刺激审美意识的动态流向不断升华。

  长发飘飘的中国古典女性,在不同时期有着不同的发型,四起大髻、灵蛇髻、凌云髻,倭堕髻幻变的发型,动态的美感,衍生出中国古典女性发髻之美的审美意识,唐人段成式,曾仿南朝钟嵘《诗品》的方式,审美品评,写出了《髻鬟品》,粗线条地勾勒出中国古典女性发髻变化的轨迹。明人徐士俊,考察审视,写出了《十髻谣》,用歌谣的形式,描绘出中国古典女性十种美丽的发髻。在发美渊源流变中,作为审美主体对象的发,时时有变,所积淀的审美意识的动态流向,也必然在不断地发展与丰富。


--------------------------------------------------------------------------------

 

注释:
(1)尼采《悲剧的诞生》322页三联书店1986年
(2)《毛诗·小序》卷三《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影印本
(3)《毛诗·小序》卷十五《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影印本
(4)《礼记·玉藻》卷三十《十三经注疏》中华书局影印本
(5)罗丹《罗丹艺术论》59页人民美术出版社1987年

 

原文:http://jpkc.hutc.zj.cn/rwxy/gdwx/chakan.asp?id=21

 

头发研究专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367ff50100leyl.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