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挥不去的长发情缘32:长发与文学之现代版《大辫子的诱

(2010-07-24 15:12:57)
标签:

长辫子

大辫子的诱惑

金项链

邓慧兰

阳朔

长发

桂林

情感

分类: 图文连载

三十二、长发与文学之现代版《大辫子的诱惑》

 


看过了澳门作家飞历奇的历史版《大辫子的诱惑》,再来欣赏一下广西作家王布衣的现代版《大辫子的诱惑》(全文附后)。

 

《西街故事》是王布衣创作的一部长篇报告文学,写的是上世纪90年代发生在广西桂林阳朔西街的一些人和事。现代版的《大辫子的诱惑》,就是这其中一段发生在一对异国青年男女之间的爱情故事。故事讲的是:一位22岁加拿大青年工人马里奥,1992年秋天来中国阳朔旅游。在阳朔西街碧莲酒店吃饭时,遇见了留着又长又粗又黑又亮垂过臀部麻花辫子的服务员邓慧兰。姑娘的大辫子令他魂牵梦绕,朝思暮想,难以释怀。他认定大辫子是典型的东方美人的标记,是东方式温柔善良姑娘的象征,大辫子姑娘就是他寻觅的终生伴侣,于是他向不满20岁的邓慧兰表达了爱慕之情。回到加拿大后,鸿雁传书,倾诉爱慕,勤奋打工,挣得盘缠,远度重洋,再来阳朔,与心爱的大辫子姑娘相会,有情人终成眷属。一条美丽的大辫子牵出了又一段异国青年男女之间的浪漫爱情和美好姻缘,这无疑是现代版的《大辫子的诱惑》。

 

王布衣原名王勇(笔名王咏、马赛克等),曾做过插队知青、锻工、教师,报纸和广播电视的记者编辑、节目主持人、编剧、编导等。主要作品有非虚构文体作品《埋在地下的爱》《大江英魂》《阳朔西街》《漓江》等12部。2007年4月,王布衣耗时两载的17万字长篇报告文学《震惊世界的广西农民》由《广西文学》杂志以整期篇幅推出,评论家认为该作品表达了社会底层的民主理想,具有政治、文化、历史、新闻、文学多方面、多层次的综合意义。《震惊世界的广西农民》以其潜在的震撼力和使命感,荣获第五届《广西文学》广西青年文学奖,并入选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21世纪中国报告文学经典·2007年精选》,王布衣也因此被中国作家协会主办的《中国作家》聘为签约作家。 

挥不去的长发情缘32:长发与文学之现代版《大辫子的诱

                   作者:王布衣

 

一条美丽的大辫子牵出一段异国青年男女(外国小伙和中国姑娘)之间的浪漫爱情和美好姻缘,这是历史版和现代版的《大辫子的诱惑》的共同主题。当然在异国青年男女的共同生活中都要克服文化、习俗、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差异,从而达到和谐幸福,这都是两部文学作品的相同之处。但是它们之间也有许多不同之处:


一是题材不同。前者是小说,多是虚构的。而后者是报告文学,是非虚构的。

 

二是时代不同。前者发生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那时的中国,经济上十分落后,文化上十分保守。姑娘们也都梳着大辫子。大辫子是那个年代中国年轻女性的标志性发式;后者发生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此时的中国,积极推进改革开放,经济上取得了快速发展,文化上也呈现多元化。反映在女性的发式上,也早已打破了大辫子一统天下的格局,发式多种多样,五花八门,反到是以往中国年轻女性的标志性发式——大辫子日渐稀少,越发罕见。


三是地点不同。前者发生在澳门,虽属中国,当时却被割让与葡萄牙;后者发生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内陆,著名旅游胜地广西桂林。


四是国籍、身份、地位不同。前者的男主人公为土生葡人富人后裔,吃的是山珍海味,住的是豪华洋房,而女主人公是一个来自当地社会最贫困阶层的担水妹。男女主人公之间的地位相差巨大。而当时葡人在澳门处于统治地位,而华人大都处于被统治地位。现代版的《大辫子的诱惑》的男主人公是一位来自加拿大的青年工人,家境算不上富有,要靠自己打工挣钱外出旅行,而女主人公来自农村,是一位酒店的服务员。两个人的身份地位差异较小,当然男主人公来自一个更为富裕的国度,经济方面相对优越一些。即便如此,男主人公也要每天打两份工,白天一份晚上一份,为的是多挣钱,多攒假,早日来中国阳朔,再见心上人。这一点深深感动了女主人公,也打动了我们。


五是家庭亲朋族群接纳程度完全不同。在历史版的《大辫子的诱惑》中,对于男女主人公的异国通婚,双方的家庭亲朋族群在相当长一个时期都拒不接受,还要给以一定的惩罚。而在现代版的《大辫子的诱惑》中,则完全不同。双方的家庭亲朋更加尊重当事人的选择,也使得这段跨国姻缘顺风顺水。究其原因,两个人的身份地位相差不大,更重要的是时代不同了,观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一个开放的时代,一个更加尊重个人选择的时代,一个更加宽容、更容易催生浪漫的时代。如果说历史版的《大辫子的诱惑》演绎的是王子与灰姑娘的童话故事,那么现代版的《大辫子的诱惑》讲述的则是发生在普通人身上的浪漫爱情故事。相比较而言,后者更接近读者,更接近生活,更令人回味......

 

历史版《大辫子的诱惑》反映的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现代版《大辫子的诱惑》讲述的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其间跨越了近半个世纪,大辫子还存在着,还在散发着她那迷人的诱惑。再过五十年,也就是二十世纪中叶,大辫子的诱惑还会存续吗?这种浪漫的爱情还会发生吗?让我们共同期待未来版的《大辫子的诱惑》吧......


(前面说到阳朔,我去过两次。第一次是2003年的秋天,第二次是2007年的春天。两次阳朔之旅,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去桂林不能不去阳朔,去阳朔别忘了三件事:逛西街,骑单车,漂遇龙。逛西街——西街物品琳琅满目,店面各具特色,富有情趣和情调,不能不逛,当然最好就住在西街或附近,青年旅馆就挺好。骑单车——阳朔地势平缓,汽车不多,景点离城区都不太远,最适合骑单车(也有两人、三人骑的)游玩。饱览了美景,锻炼了身体,还促进了节能减排,保护了环境。漂遇龙——“桂林山水甲天下,漓江山水甲桂林”,“人说漓江风光好,我说遇龙赛漓江!”遇龙河虽不及漓江名气大,但是污染更少,风光更秀丽,河水更清澈,环境更自然。乘坐竹筏来一次遇龙河漂流,准备好泳衣泳裤,来一次水中漂游,美哉,乐哉!)

下面是2007年春天去阳朔时拍的部分照片:

2007广西之旅——桂林(3)桂林山水

2007广西之旅——桂林(5)阳朔西街1

2007广西之旅——桂林(6)阳朔西街2

 

作者:hairworld(海子)

 

现代版的《大辫子的诱惑》,原文没有题目。我从作品中读出了一个题目,就叫《长辫子的魅力》吧!


附:

长辫子的魅力

    ——现代版的《大辫子的诱惑》

 

摘自《西街故事》,作者:王布衣 时间:2006-1-5
 


一位22岁加拿大小伙,因为在西街上看见了阳朔姑娘一条垂过臀部的辫子,就认定这位姑娘属于东方式温柔的典型,就是他终生的伴侣,于是,鸿雁传书,穷追不舍,远度重洋再来阳朔,终于如愿以偿。

 

1、那一条美丽的长辫

加拿大青年工人马里奥总是梦见阳朔,梦见漓江,梦见西街碧莲酒店里的服务员邓慧兰,梦见她那条又长又粗又黑又亮的垂过臀部麻花辫子。
他梦见自己睡在碧莲酒家里,邓慧兰闪着一双如漓江秋水般的大眼睛,笑吟吟将那条辫子柔柔地缠绕着他,轻轻轻轻地。
他明显地感觉出辫子的柔软、温暖和馨香。
自从1992年秋天,马里奥赴中国阳朔旅游以来,回到家乡蒙特利尔,他就常常做这样的梦。梦中的他,已经融为中国阳朔的一部分,融为漓江里的一朵浪花,西街上的一棵小树,一块青石板,碧莲酒店里的一张凳子。
有梦的日子,甜甜的苦,苦苦的甜。
有梦的日子,现实而又虚幻。
他睡在加油站的值班房里。
对面就是一条高速公路,每天过往的车辆隆隆不息。他已经习惯了,没有车辆的声音,反而睡不好。每天晚上,他一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整个世界全是邓慧兰的影子,梦里她那条长辫子也一天一天地长,绵绵长长,绵绵长长,一直眼延伸着,像黑色的天桥,横跨太平洋,从美洲延伸到亚洲,从加拿大延伸到中国,一直伸向宇宙的终极......
自从他见到了那双长辫子之后,他就发誓一定要拼命赚钱,再去阳朔见邓慧兰,再去抚摩那条柔软温暖的、神秘而美丽的长辫子,让他缠住自己的脖,缠住自己的腰,缠住自己的梦。
他发誓要将邓慧兰追到手,发誓!要娶她为妻。
如果这样,他每天就可以享受他东方式的温柔,欣赏他月亮般的笑脸,还有秋水般的大眼睛。如果这样,他夜夜都可以枕着那条摄人心魄的长辫子入眠。
他是一个加油站的工人,现在他打两份工,在加油站干完正班后,又到一个汽车配件商店里做副班,给客户送货上门。他发了疯似的挣钱,攒假,每周工作80个小时,简直是玩命。他说,再累也认了,想着要去中国去阳朔见日思夜想的长辫子姑娘,什么苦不可以吃,什么罪不可以受?为了攒钱攒假去中国阳朔,他成了一只被鞭子不停抽着翁翁旋转的陀螺,那根抽打他心甘情愿不停旋转的鞭子,正是那条他在加拿大从未见过,世界也少有,只有在中国阳朔才见到的难以释怀的东方神鞭--长辫子。
长辫子名字叫邓慧兰。
记得他那天早上在阳朔西街碧莲酒店吃饭,人刚一踏进店门,迎面走来一位姑娘,用英语招呼他:先生,欢迎光临!我能为你效劳吗?他第一眼就是接触到了她那双电光石火般的眼神,他心里格登一下,啊,神奇的东方少女!他相信自己的感觉,这样的姑娘绝对非同凡响。
果然,姑娘一转身,他又见到了使他终身难忘的长辫子,那是典型的东方美人的标记,那是善良姑娘的象征。长辫子,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有的,他想。他对她说小姐,我到中国来,第一次见到这么长这么美的辫子,可以给你照张相吗?姑娘点点头,站在酒店门口,特地把那条绞着麻花股长辫子,甩到胸前,让他拍照。他说了谢谢。她说不用客气,一点也没关系,就转身忙去了。她那辫子的尾部用红头绳扎着像马尾巴,随着她的脚步,一甩一甩地拍打着她的臀部,像一个黑色的小精灵,机警而灵巧,顽皮又可爱。
这个黑色的小精灵钻进了他的心里冥冥深处。
他要了一盘蛋炒饭,一瓶啤酒,吃着喝着,观赏着东方美景--长辫子的姑娘和姑娘的长辫子。一连好几天,他都来这里如此这般地享受着。
这时,长住西街的美国作家迈尔文也在酒店里坐着喝酒,见他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长辫,就说:我跟你一样,也欣赏这条辫子。她的长辫子,简直是东方奇观,梳起来是一条牧羊人的长鞭,散开来是一道黑色的森林瀑布,盘在头上是一座阳朔的碧莲峰。真美呀。
真美啊,一天他忍不住对邓慧兰说,小姐你的辫子真美。邓慧兰嫣然一笑,露出碎玉般的牙,说谢谢,我妈妈也这么说。他问:你的辫子为什么这么长,这么黑这么亮?你平时爱用什么洗发水?邓慧兰说: 很简单,发质好,辫子想留多长就留多长,平时还要好好保养,不能乱用洗发水,我就是每天早上在漓江清水里梳头洗头,水好,头发的营养就好,营养好头发就亮爽。他又问,这么长的头发,每天梳洗很难吧?慧兰说,比别人难一点,比别人麻烦一点,在河边梳洗要选择,要站在高高的石头上。人要美,总要费些功夫的。不过,也是一种享受呢。

这种享受,通过无数像马里奥他们艳羡的目光,反馈到她的心中。
说的好!马里奥说,小姐,我订好了飞机票,今天是我在这里的最后一天,明天就要离开阳朔了,你可不可以当我的导游。让我多看看美丽的阳朔?他的心里其实是想说,让我多看看美丽的长辫子?
征得老板的同意,邓慧兰带他游了兴坪古镇,游了渔村,沿途邓慧兰小姐给他讲解动人的传说,将他带入了奇幻的仙境,带入了神秘的天宫。他一路大饱眼福:那条长辫随着她的一会上,一会下,一会急促,一会舒展的脚步上蹦下跳,左甩由摇,抑扬顿挫,节奏鲜明。简直就是一曲田园交响乐。
他的印象中,只有中国古代传说中的仙女才有这么长这么美的辫子。在这人间仙境里,他跟一个仙女似的姑娘一起游乐,不是做梦吧?
他快乐得忘乎所以,想去抚摩那条长辫子,邓慧兰婉言拒绝了他,说对不起,不可以,因为我想只有我的爱人才可以摸它。
马里奥说:我想,做你的未婚夫好吗?。
邓慧兰说:我还小,还不到20岁,暂时不想考虑。
马里奥说:那就等我下次再来阳朔的时候,可以吗?
邓慧兰说:欢迎你再来!
别时,马里奥送给她一条项链,邓慧兰不收,说这个礼物太贵重了。马里奥说,你觉的贵重,我觉得还轻了,精彩的讲解,动人的故事,美丽的长辫子导游,难道值不得一条项链吗?这是给你导游的报酬。邓慧兰见他这么诚心,就收下了。
项链这一收下,就埋下了伏笔,再蠢的小伙也明白,一个姑娘接过小伙的项链,意味着什么。项链一出手,有了再赴阳朔的精神动力。他就有了许多青春的玫瑰色幻想。
这边厢,邓慧兰脖子上挂着那条金项链,其魅力也如同马里奥眼里的那条美妙神奇的长辫子一样,魂牵梦萦。

 

2、一条金项链

穷人的孩子成熟早。
阳朔镇邓家村的农民邓慧兰不到20岁,就在西街的碧莲酒家打工两年多了。
她像许多的山里孩子一样向往着外面的世界,向往着城市的生活,要她在回到农村,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田园织锦绣”,她已经不习惯了。那是什么样的日子啊,一年累到头,有时想买一件漂亮衣服也买不起,买了也没功夫穿。白天在水田里被蚂蝗叮,晚上回家被蚊子咬,拍在手上都是血啊。晴天一身臭汗,雨天一身烂泥,她已经不太习惯了。她想,同样是人,为什么要分城里户口和农村户口?为什么乡里人穿草鞋城里人穿皮鞋?为什么乡里人住泥巴瓦房城里人住洋房?为什么乡里人不像城里人那样有工资拿有度假?她不服。
她初中毕业以后,自己苦学外语,到西街打工,她看到国外人的生活方式,看到一些阳朔人跟老外结婚有了钱,到处旅游,有的还出国过上了好生活。人不比人,何必做人?她打心眼里羡慕他们。幻想着有一天也能嫁个老外,走出国门。她是阳朔人,在县城里低头是石板路,抬头就是熟人,她再怎么开化,也不能像西街上的老外那样穿着印有“我未婚,你有机会”字样的T恤衫招摇,只能观察和等待机会的到来。她知道欲速则不达。她也接触到一些的老外,她与他们谈的很开心,他们也说她可爱,也说过喜欢她爱她之类的让她砰然心动的情话,可是说这些话的时候不那么认真严肃,打趣似的,后来人一走,就泥牛入海没有了消息。
她终于明白,他们把她当作了可爱的中国乡村小妹妹,或是当作了旅途中的开心果,或者那是西方式的客套与礼貌,当不得真的。也曾有过一个老外对她表示出娶她为妻的愿望,遗憾地是她自己又没有什么感觉。总是觉得那人做自己的丈夫不太合适,似乎还缺点什么。婚姻大事,总不能太草率吧,既然没有心跳的感觉,就不能随随便便把自己嫁了。
她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她的条件很不错,长的漂亮,一双丹凤眼像是画上去的,含着少女的春情,望着你时,眼睛似乎在说,我们是好朋友了,对吧?她的身材适中,线条柔和,丰乳肥臀。她性情也温柔,说得一口不急不慢有模有样的英语,还带点金属的音响效果。未曾开口,她总是习惯浅浅的笑,很可爱的样子。原先,她做服务员,那笑是带经营性质的,时间长了,她对自己的处境满意,那笑就发自了内心,自自然然,大大方方,楚楚动人。她喜欢穿裙子,穿民族的服装,配上那条美丽的麻花长辫子。这条长辫在西街上是一道使西方人意乱情迷的“东方景观”,是她独有的征婚广告。
她长到19岁,第一次接受了一位客人的礼物,一条金项链。哪个姑娘不爱项链呢,长辫子配上这条金项链,就像风景区种上了名贵的树,摆上了奇异的花卉,更加抢眼了。
那天,马里奥送她这么贵重的礼物时,她像是有了预感:他一定会对她有所表示,果然应验。她客气了一番就接受了。项链和戒指一样,属于定情的礼物。这一送一收,实际上就确定了两人的非同一般的关系,胜过万语千言。
黄金有价情无价。
现在这条项链就缠在她的脖子上。
金项链就是马里奥的爱情宣言。
加拿大小伙子马里奥给她的印象就是两个字:厚实。他身材不高,不到一米七,但是厚实,虎背熊腰,厚实发达的胸部,宽阔厚实的肩膀,厚实的嘴唇,厚实的耳朵,还有厚实的人品。这样的人不虚假,不浮华,如果做他的先生,她愿意。他不会说甜言蜜语,话虽不多,但是很实在。那天她为他导游,在上山的路上,他想与她亲热,拥抱她,抚摩她的辫子,她躲开了。马里奥显然没有追求女孩的经验,她的拒绝,让他十分难堪,他窘迫地说对不起我只是......。
她说还不想这样。她并不想做个封建淑女,只是不想让他太容易得到。太容易的到的东西,人就不太珍惜。
这个道理是在西街开画店的一位画家林栋先生告诉她的。
林栋先生的画既现代又传统,很受游客青睐。一天,她见到一位漂亮的外地女游客拿出一件棉布T 恤请林栋在上面给她画像,说是久仰林栋先生的大名。林栋三下两下就画好了,女游客很满意,要拿走,林栋却说现在不行,他还要仔细加工一下,请那位女游客明天来拿。邓慧兰很奇怪,说不是已经画好了吗,我看蛮好的,为什么不马上给她呢?林栋说你不知道,黄金有价艺无价,如果我现在就给个她,她就会觉得来得太容易了,太顺利了,她就不会去珍惜那幅画的,也不会珍惜我的艺术。林栋先生还说过,人与人相处,是需要距离的,就像欣赏一幅油画一样,近看不好看,要有一定的距离,距离产生美感。林栋先生是她很佩服的人,他说的话让她明白了一些道理;为了让人珍惜,不能让别人轻易得到;与人相处,即使很喜欢他,也不能过于亲密,要保持一定距离。
可是,她已经收下了马里奥的金项链。

 

3、鸿雁传情

马里奥是很珍惜她的。记得他临走时,从桂林到广州转飞机(那时桂林两江国际机场尚未修建),就在广州机场逗留的短短时间里,马里奥给她寄来了一大扎邮票,信上说,“我知道你打工挣钱不多,这些邮票希望你用上,盼你来信,如同中国话说的鸿雁常飞,鸿雁传情”。
他们果然就鸿雁常飞,鸿雁传情。他回到加拿大之后,每个星期都给她写信,“汇报”他每天打两份工,白天一份晚上一份,为的多挣钱,多攒假,早日来中国阳朔,再见心上人。她回信给他说不要太辛苦了,要注意身体。他来信说不要紧,他壮得像头牛,爱情产生了火山爆发的力量,每天工作,没有觉得累,一想到她,他就像过节一样快乐。
她回信说谢谢了,还是请你注意身体多保重自己,我年纪还小,你不用着急,金项链在我的脖子上,我见到金项链,就像是见到了你。晚上睡觉我都戴着它。
他来信说我爱你想你。我有一个请求,请你寄上一根美丽的长发,让我放在枕头底下,夜夜枕着入眠。她就马上扯下了一根一米多长的头发,连信一起寄给了他,信上说不好意思,不如你的金项链值钱。马里奥来信说你知道吗?那是东方美女的长头发,不知长了多少年才长成的啊,哪是一根头发,套用中国的一句话说,你这是千里寄长发,情意深呵,那是你送给我的一颗少女之心,一缕相思之情。
都说女子痴情,殊不知男子更痴情。为了与长辫小姐邓慧兰进一步深入地交流沟通,获取她的好感,他不仅玩命地干苦力活,还有意地与当地华人结交,还买了借了一堆有关的书籍,学习中文,了解中国的礼仪、风俗和人情,他要争取做一个中国通。他拿出邓慧兰的照片给父亲看,对父亲说我在中国找了一个未婚妻,看有多漂亮。
父亲端详了照片,说很好,的确漂亮,据说,只有美丽善良温柔贤淑的东方姑娘才长得出、留得住这么一条长长的辫子。不可思议,你就凭着一条长辫子,一见钟情?
马里奥说,我爱他,现在我浑身燃烧着爱的火焰。
父亲说,激情燃烧越猛,消逝就越快,悠着点吧,年轻人的罗曼蒂克。
马里奥不服,说趁热才能打铁,悠着点哪里能成功。她还给我寄来了订情的长发。
父亲付之一笑,长辫子当然很重要,你的现实生活更重要。
马里奥知道父亲有句话没说出来:长辫子能当饭吃吗?虽然不能当饭吃,但可以使饭吃得更香。这就是生活。他想。
父亲说加拿大姑娘有的是,可你现在被漂亮的东方小姐迷住了,说什么也听不进去,闪电式的恋爱和婚姻只有小说和电影上面才有的,我告诉你,儿子。
马里奥说我就是要演一部电影,与她一同演。
但愿你能把这部电影演成功,片名就叫《长辫子的魅力》,我等着看呢。父亲幽默地说。
他仍然坚持实行自己的承诺,每周给她去信,每一封信都离不开一个主题:诉说他在遥远的异国思念中国阳朔的情人之苦,渴望重逢。
马里奥去信说英语中发辫(braid)又可以解释为饰带,真巧啊,项链也是一种饰带,我们互赠的礼品,实质是一样的,都是为了缠绕心上人,以免失去对方。
邓慧兰回信了,流露出她的担心,说总有一天我会老的,人一老了,漂亮就会随着时光消逝,到那时你还会爱我吗,还会缠绕吗?
他立即去信表白:你不仅是漂亮,你是美丽,美丽是不会随着时光而消逝的,只会增长,像你那条长辫子一样。
邓慧兰:人老了,辫子也回变老,会变白变稀,终有一天会全部落光,惨不忍睹。想起我就觉得可怕,到那时你不后悔吗?还觉得美丽吗?
马里奥:亲爱的,我不后悔,到那时我们已经是金婚时刻,该好好庆祝一番了。我们共同迎接那个时刻的到来。即使你变成光头,也动摇不了我的爱。你知道吗,你的长辫子已经长在我心里了,时光不能把它夺走。
邓慧兰:我们中国有句话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你读书比我多,见识比我长,我怕我配不上你,让你失望。
马里奥:开玩笑,中华民族男人在古代还扎长辫子呢,那样是不是说男人也“头发长,见识短”呢?我认为,那是你们民族说的一种戏语,我并不当真。时代不同了。我们加拿大人不会这么看,我们这里非常尊重妇女,女士优先。在我眼里,你就是伊丽莎白女王,你就是莎切尔夫人,就是圣母玛利亚!不,他们都不如你美丽,因为他们没有长辫子而你有。
邓慧兰原来只是知道他是个实在人,就会像一头牛那样,一个劲埋头实干苦干,没想到他这么懂女人的心,说的话那么贴心,那么让女孩感动。他为她已经做到这个份上了,把话也说到这个份上了,她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还寄给她一把银梳子,说只有这样的梳子,才配得上他的头发。
她接到那把银梳子,回信说谢谢你,每次用他梳头,就觉得他在自己的身边,手轻轻抚摩着她的秀发。她心疼他,说你打工很辛苦,如果挣的每一笔钱都花在她身上,她心不安。
他想起当初伸手欲抚摩她的秀发而不能,如今银梳子每天都替他做了。他俩的关系飞速发展了,到时候他去中国阳朔再见到她,就可以拥抱她亲吻他了。真是幸福之至幸福之至啊。中国人说心诚则灵,确实如此。
他去信说:请你不要说谢谢之类的话了,据我们这里的习惯,亲人之间说谢谢是很见外的。说到花钱,那将是我们共同的财产,不是花在你个人的身上的,而是花在我们身上。我整个人都属于你,相比之下,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个中国民间仙女的感受。
1993年5月,他在信中欣喜地告知她说,将近一年的苦苦相思苦苦等待,他像是熬了十年,现在终于到头了,他已经存够了一笔钱,他将再次远渡重洋到中国桂林阳朔,他说我一到香港就给你打电话,请等着我!

 

4、长辫子缠住了马里奥的脖子

5月12日,邓慧兰接到了马里奥从香港打来的电话,知道了他乘坐的航班,他将从香港飞到桂林。这天,邓慧兰特地穿上了一件湖蓝色的长裙(马里奥说过她穿裙子好看)破天荒奢侈地租了一辆计程车,从阳朔直奔桂林机场。
在候机大厅里,她焦急注视着出口。
他终于出现。依然背着大大的背包,依然那么厚实的身板,依然憨厚的笑容,只是瘦了黑了一些。
他也发现了他。他欢快地叫一声:邓,亲爱的!
她跑上前去,接过他的行李,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只说了两个字:你瘦了!
马里奥抚摩着她的长辫子,我这不是好好的,来了吗?
邓慧兰用中国话说:瘦是瘦,精神够。
邓慧兰很想让他亲热一番,但是大厅里人太多了,就说快上车吧。
一进到车里,车一开动,两人会心对望一眼,就紧紧拥抱一团。
两人闭着眼睛,醉酒一样。
长长久久的吻。
为了这一刻,马里奥不知做了多少梦,吃了多少苦。
为了这一刻,邓慧兰不知担了多少心,听了多少闲话,顶了多少压力,掉了多少眼泪:
她所在的山乡偏僻的邓家村,全村都姓邓,宗族的势力很大,村里人都知道了她跟“洋鬼子”谈婚论嫁,闲言碎语就被风吹似地扩散开了,说慧兰出去几年学坏了,以为自己生的漂亮,以为自己辫子长,戴金项链,用银梳子梳头,钱是老外出的,谁知她在县城里干什么?说慧兰土狗打洋屁,土鸡想嫁洋鸭,想当大老板娘,晓不得屎臭尿骚;说慧兰丢了阳朔人的脸,丢了中国人的丑;有些嚼舌头的说得更难听.......
邓慧兰听了,不敢当着人的面哭,只是偷偷在夜里抱着枕头抽泣,枕头湿了又干,干了有湿。她的父母本来并不干涉她的婚事,听了这些不是人话的蜚短流长,也开始担心,那段时间的脸色很难看,说慧兰你把人看仔细了,同外国人结婚,你想仔细了,你还小,不着急的。
慧兰说你们是不是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听见兔子叫就不种稻子了?我的事不用外人来说三道四,我不是三岁小孩子,嫁给谁由我做主。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认了!他是好人,我最了解他,我就是中意他,我就是中意他。母亲说你的婚姻大事当然由你,我们是怕村里人小看我们家里。
慧兰说小看?哪里会小看?山歌里唱的,“妹是高山一枝花,只准人看不准掐,气死几多红花女,想死几多后生家”!小看?小看他们才是。我看他们是嫉妒,如果你们听信了那些喷蛆的烂嘴巴臭嘴巴,才是真正给人家小看!人生在世,我宁愿给别人妒忌。别人妒忌了,说明自己的日子过得比别人好。你看那些叫花子,有谁去妒忌他们?
一席话说的母亲哑口无言。
父亲说莫管了,天要下雨,女要嫁人,管也管不到,慧兰人大了,翅膀硬了,想飞得远飞得高,我们就成全她吧。
慧兰说我走得再远,也是你们的女儿,将来我总要回来看你们的。
这些磨难,这些波折,慧兰决定把它忘记。她很坚强。
她想,个人的痛苦不必让心爱的人知道。人们常说什么“一个痛苦如果两个人分担就成了一半的痛苦”,狗屁!自己的苦水自己咽才是正道理。自己有痛苦,如果告诉了不相干的人,岂不是多此一举?如果告诉恨你的人,不是活该让仇者快?如果告诉爱你的人,不是增加他的痛苦吗?让亲者痛、仇者快的傻事,她不愿做的。
所以她在给马里奥的信上只字不提。
眼下,慧兰就拿着长辫子的尾巴柔柔地拂马里奥,拂他的脸,拂他的颈,拂他的耳朵。马里奥闭上眼睛,享受着她的爱抚,浑身麻酥酥的有些微微的痒,是那种飘飘若仙的幻觉,他轻声说唔唔美妙舒服,真像是做梦。说着身子就如同腾云驾雾。
慧兰把心爱的长辫子爱抚他好一阵子,然后说也我给你戴个项链。
马里奥问:什么项链?
慧兰请他闭上眼睛,就一圈一圈地,把长辫子绕在他的脖子上,问他感觉怎样,他笑着把长辫子的尾巴一手紧握说我被美女蛇缠住了,我不想挣扎。慧兰说你真坏,就在他的胸前用棉花拳捶了一下,马里奥就想又抱着他吻,慧兰一指开车的司机的反光镜子意思是他看得见,不可太放肆。马里奥哪管这些,又贴上去,慧兰一躲闪,忽然叫道:哎吆!痛死我了。
原来,长辫子缠着他,一人不留神拉扯,两人就痛。

 

5、 哭送哭别邓家人

1993年5月24日,马里奥和邓慧兰到桂林市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手续,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说按照中国的婚姻法:结婚的最低年龄是男的满22岁,女的满20岁,马里奥先生离22岁还差75天,所以他们拿到结婚证需要等两个多月。
马里奥只好回国等待。在加拿大,他接到了邓慧兰寄来的结婚证。
等拿到结婚证,马里奥和邓慧兰又等了七个月时间。马里奥向当地政府办理了邓慧兰定居加拿大的签证。在邓家村,他们在父母的操办下,按照当地风俗,举行了简朴的婚礼。然后就要比翼双飞,远赴加拿大,去过异国鸳鸯的生活了。
临走那天,邓慧兰全家老小都来送他们,走在田埂和山路上,送了一程又一程,总是不愿打转身。一路上,父母和慧兰说不完的话。许多话也想和女婿讲,就是不懂外语,只好由慧兰转达了。
这时,慧兰已经顾不及当翻译了。
最长最短的是离家的路,最远最近的是故乡的云。
分手时刻,邓慧兰哭着向父亲母亲弟弟妹妹告别,这时,送的人先是由母亲低声抽泣,后来就是集体号啕大哭,声震环野。
上公路了,他们一个个哭着说,慧兰好走啊,姐姐好走啊!经常回来看我们啊!
慧兰说爸爸保重身体,妈妈保重身体,弟弟,妹妹,你们要好好读书,要听爸爸妈妈的话,我走了。
大家都哭,感染得马里奥也哭了(这时再不哭,就有些不像话了)他理解他们,儿行千里父母忧,一个闺女飘洋过海去了异国他乡,怎不让他们挂肚牵肠?他跟着慧兰说中国话,爸爸保重身体,妈妈保重身体,弟弟,妹妹,你们要好好读书,要听爸爸妈妈的话,我走了。我会好好爱慧兰,让她过上好日子。
许多的话,已是淹没在一片哭声里。
泪水中,哭声里,有伤感,有欢喜,有祝福,有惋惜,有期待,有回忆,有歉疚,有感激,......离情别绪,百感交集。
千头万绪,千言万语,一哭了之!
万重山水远,千里情意长。
再见了,中国!别了,阳朔!
再见了,邓家村!
再见了,亲人!
我要走了,去到大洋彼岸的加拿大,去开辟新的生活,去寻找别样的世界。
一步三回头,回头双泪流。
慧兰的眼睛哭红了。

 

6、人在异国出洋相

他们飞到马里奥的家乡--加拿大魁北克省蒙特利尔市。
走下飞机,新娘随着新郎踏上了她向往的这片富饶而陌生的土地。
迎接他们的是洋公公洋婆婆和一些亲友。他们看到马里奥身边的新媳妇,一齐说欢迎欢迎,美丽的新娘,东方长发女郎!公公指着媳妇对儿子说:当初我见你那么疯狂地工作和学习,我还以为这是年轻人一时的热情,没想到你真的实现了愿望,演出了一场活生生的电影。还记得电影的名字吗?《长辫子的魅力》现在我理解了,为什么你会有如此的动力。
马里奥对他们说,新娘就不用我介绍了吧,然后一个个给慧兰介绍,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的叔叔。邓慧兰朝他们一一施礼问好。公公是个大高个,脸上的络腮胡子,婆婆身板挺拔,慈祥地笑着。
你好!我亲爱的孩子,公公说着张开双臂就要拥抱媳妇,还想亲亲她的脸。
慧兰臊得满面通红,说对不起对不起,一边往后退,一边慌张地躲闪着,伸出双手挡在胸前说对不起我不习惯这样!
马里奥在一旁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干着急。
在场的人全都笑了,说新娘子害羞呢。
慧兰的脸更烫了,尴尬万分,没想到一到异国竟会碰到这种事情,她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啊。真恨不得地上裂开一条缝钻了下去。
大胡子公公摆摆手说没有关系没有关系,我知道了,东方人的含蓄,你不习惯我们的见面礼节,以后就慢慢习惯了。好啦,先上车吧。
回到家里,慧兰对马里奥说:真不好意思,出洋相了,给你丢脸了。
马里奥说:都怪我,事先没有向新娘讲清楚。
慧兰说:还有什么重要的礼仪赶快教我,免得我又出洋相。
马里奥就说明,蒙特利尔所属的整个魁北克省都说法语,如果只会英语而不懂法语会很不方便,所以还要学习法语。慧兰说这些都不要紧,有法语环境就行,我慢慢会学会的,英语不是学会了吗?还是讲讲多与人交往的礼节。马里奥说加拿大不像中国有那么多的繁礼缛节,这里的人见了老板见了长辈不用像中国人见了领导那样起立,这里的人对客人也不必过多礼节,没有送客的习惯,老人如果没有请你帮助你不要去搀扶他们,否则他们会认为你觉得他们老不中用,礼节主要体现在谈吐上,你如果不懂法语,与人交往,怕不小心说错,暂时只好简单说“是”和“不”了。慧兰说我记住了,说得简单些。
谁知又出了洋相--
马里奥的亲友们给新娘送了礼物,有的送手表,有的送衣服,他们中有的人不懂英语,邓慧兰不知如何是好,一律笑脸相迎笑脸相送,一会说:“不”,一会说:“谢谢,”。
再不懂英语的人也听得懂这简单的话,于是送礼的亲友就感到很意外: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她说不,是不是嫌我的礼物不好?她说谢谢,是不是很见外?她说不,谢谢,是不是说不用谢呢?我们的礼物我们的一点心意,她不是已经接受了吗?
他们就带着心中的疑惑去问新郎官马里奥,马里奥哭笑不得,解释说她不会法语,词不达意,她并不是嫌礼物而是非常高兴,高兴得不知说什么才好。她从中国来,初来乍到,按照中国人的受礼方式是这样的,所以你们难以理解,这是民族的表达习惯不同产生的误差。他怕没解释清楚,又说中国人的许多礼节都和我们不同,比如中国人口多吃饭是个很重要事情,见面打招呼说“你吃了吗?”那只是一句客气话,并不是准备请你吃饭。中国人打招呼还喜欢说“你上哪去?”这也是一句普通的问候语,并不是想要打探你的隐私。亲友们听了半天,这才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说:中国是一个很奇怪很神秘的国家吗?
加拿大的前总理特鲁多在访问中国的时候说过:“我到中国来,一定要到桂林去,如果没有去桂林,那就等于没有到中国。”这句话通过媒体的传播已经深入人心。许多加拿大人都知道中国知道桂林,但他们并不十分了解中国。像娶个长着老长老长辫子的媳妇到加拿大来这类事情,马里奥的亲友觉得新鲜。加拿大人马里奥到了桂林之后,顺便到了阳朔,这才发现,到了桂林如果不到阳朔那就等于没有到桂林。他常常把自己在中国的经历说给亲友听,加上他读了很多有关中国的书籍,结交了一些当地华人,又娶了个中国的太太,所以在他们的眼中,马里奥算是个中国通了。他们想通过他了解这个神秘的东方古国。马里奥说中国很神秘,但并不奇怪,中国人很多地方跟我们不同。比如中国人吃饭拿筷子,我们吃饭拿刀叉,中国人喝酒其实是吃菜,我们喝酒就是喝酒。他说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以后你们多到中国去旅游就知道了。亲友们就说我们要去的,有亲戚在中国了,去走走也更方便了。
送走亲友,马里奥长长嘘了一口气,对慧兰说差点造成误会,慧兰说对不起。马里奥说不是你的责任,主要是文化差异。如果世界上的人都能认定一种文化就好了。慧兰说那样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我这长辫子对你没有吸引力了。马里奥说有道理,他只好强调说长辫子,在你没有学好法语,没有弄清我们这里的礼仪以前,只好装做哑巴了,免得闹出什么笑话来,慧兰说我不敢再出洋相了......
甜蜜的时光如箭飞逝。转眼一晃间,四年过去。
慧兰闯过了语言关,适应了异国他乡的生活,与马里奥相敬如宾,勤俭持家,买了自己的小别墅,慧兰也在马里奥打工的加油站里工作,老板说他们夫妻有技术有人缘,是很受欢迎的员工。他们有了一些积蓄,准备于1997年1`1月,回到了中国阳朔慧兰的家乡邓家村探亲。
在探亲之前,夫妻俩采购了一些礼物准备带回中国给亲友。马里奥说时间和金钱很重要,给小姨子买了小皮包,让她好装钱,给小舅子买了一个小闹钟,让他掌握时间。邓慧兰说钟不能送,汉语里“钟”和“终”同音,“送终”不吉利,还是送手表好,马里奥说我差点像你一样要出洋相了。
为了吃中国饭时不出洋相,马里奥想到要突击学好使用筷子。说到筷子,马里奥想起拿大人媒体报道的一则佳话,说给慧兰听:
1972年2月21日,中国总理周恩来在设宴招待来访的美国总统尼克松。宴席上,尼克松总统用筷子夹菜,一夹一个准,一夹一个稳,成功率极高,使在场的中外宾客和记者大为惊谔,当时,记者频频摁动快门,拍下一个个尼克松总统夹菜的镜头。尼克松也对自己的发挥颇为得意。他起身离席时,加拿大《多伦多环球报》驻北京的记者伯恩斯快步上前迅速将尼克松刚刚用过的筷子抓在手里,揣入怀中,人们望着他的举动开始莫名其妙,既而领悟过来,纷纷鼓掌。他们为伯恩斯敏捷的反应祝贺,为自己的迟钝后悔。据说,有人愿意出2000美元买下这双筷子,可是伯恩斯记者明白这双筷子的价值,毫不动心。
据报道,为了这趟“改变世界”的中国之行,尼克松总统练习用筷子夹菜,曾经下了苦功。
慧兰说没想到筷子有这么多的故事。你不是美国总统,你不能拿筷子就用勺,照样可以吃中国饭。马里奥说我用好了筷子,那是表示对中国人的尊重,对岳父岳母的孝心。慧兰说好好,那就赶快学。筷子在英文译名为“chopstick”,意思是“很快的棍子”,短时间里学好用很快的棍子,没那么容易。
慧兰手把手传授动作要领,他说知道了,慧兰就让他用筷子夹跳跳棋的玻璃珠子,说这个如果能夹,什么菜都不在话下。马里奥就练习夹,一夹玻璃珠就滚就溜,几天过去,他一个玻璃珠都没能夹起来。两人一教一学,强化训练了一个多星期,就可是眼看时间到了,慧兰说这个难度太大,就夹萝卜吧,不料他仍然只能“坐轿”不能“骑马”,哪里是夹,简直就像是捞,慧兰说难看死了。筷子“培训班”的马里奥没有毕业,时间到了,慧兰叹口气说只好将就了,你就到外了家,边吃边学吧。
1997年11月22日,他们回到了邓家村,邓慧兰的父母用最具地方特色的食品招待这位洋姑爷,桂林米粉,糯米甜酒,阳朔粑粑,炒米油茶,酸辣泡菜等,马里奥叉起一块粑粑吃着用中国话说感谢你们养了慧兰这么一个好姑娘,热情温柔,有家庭责任感和执著的爱情。
邓慧兰的母亲给他盛了一碗桂林米粉,双手递到他面前,他说不好意思,中国的礼仪,应该是晚辈给长辈盛饭,就起身去还礼,替岳母盛米粉,可是,那锅里的米粉滑滑溜溜的,又在汤里,他怎么夹也夹不起,就改用汤勺,舀上来的全是汤没有粉,他索性两手并用,一手一双筷子,像平时一手拿刀一手拿叉那样去捞粉,结果收获甚微,有的粉掉到了地上。他自我解嘲说怎么用筷子比开飞机还难?邓慧兰上前夺下他手上的筷子,笑着说:
我来吧,你呀,手跟脚一样笨,你还在加拿大培训过呢,连美国总统都学会了,你还没学会!出洋相了吧!
马里奥摸摸脑门说:是的,我比美国总统还笨呢,难怪我当不了总统。你还说我呢,你在加拿大出的洋相还少吗?说着就把慧兰的出洋相的事源源本本叙述了一遍。
全家人听了,都望着慧兰笑,妹妹慧梅笑得米粉从鼻孔里喷了出来。
慧兰不服说:有什么好笑,都怪他没有调教水平。我们中国人会拿筷子,你会吗?我们中国人拿刀叉一下就学会了。你看,打乒乓球,中国人拿惯了筷子就打直拍,还可以像欧美人拿刀叉一样打横拍,欧美人就只会打直拍。
马里奥说:原来体育运动也和饮食习惯有关,看来我真要好好研究拿筷子的学问了。
慧兰指着他手上的筷子说:这双筷子你收藏好,价值2000美元。慧兰的父母不懂这其中的典故,母亲不解地问:怎么值的这么多?筷子在加拿大卖的很贵?
慧兰说不是筷子贵,是你的女婿用过的东西贵,就夹起米粉往马里奥口里送。
父母才知道他们是在玩笑。看着小俩口恩恩爱爱,全家人都吃的很香。
马里奥吃了米粉说好吃,这米粉长长的一条线,真有意思,是先有米粉后有长头发,还是先有长头发后有米粉的呢?我想,大概是受到慧兰的头发启发做出来的吧?
慧兰说:你别出洋相了。
马里奥说:以后不会了。现在我有两个家,阳朔是我的家,蒙特利尔也是我的家,将来也许是我的家。

 

《西街故事》:

http://www.omeida.com/omeida/Story/2006-01-05/76.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