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挥不去的长发情缘02:童年的回忆

(2010-07-05 14:50:55)
标签:

大辫子

长辫子

长发

工人宣传队

情缘

童年

回忆

情感

分类: 图文连载

二、童年的回忆

 

 

那时不像现在,小学生都是春季入学。72年的春天,我到了上学的年龄。姥姥和姥爷考虑到我的父母工作很忙,想让我在农村上小学,直接读二年级(因为当时一年级的内容我都会了)。最后在父母的坚持下,才回到城市,从一年级读起。在这里我应该感谢父母,如果当时留在农村,虽然也能学到不少知识,取得不错的成绩,也会考上大学,但相信不会有今天较为全面的素质(当然也有薄弱环节)和绝不落后的观念,而在21世纪,知识和能力固然重要,但是素质和观念更重要。

 

回想起来,小学的那段学习生活,为我日后的发展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在上小学期间,我是个比较标准的“德智体”(现在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好学生。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热爱劳动,每天早早的就到校打扫卫生;学雷锋做好事,曾经带着钉子、锤子到班里修桌椅;参加校田径队,开始是跑100米、200米,后来主项是400米,在市南区运动会上得过名次;参加过校文艺宣传队,跳过手鼓舞,到目前为止,我也喜欢看舞蹈节目;为深入揭批“四人帮”的文艺节目伴过唱,不好意思的是至今我也不大识谱,只是乐感尚可而已。当然,也做过错事,写过检查。总起来说,算是个好孩子吧!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学校里留辫子的女孩不少,不过留到腰以下的还真不多,可能跟年龄小有关系,毕竟只有10岁左右,头发生长总是需要时间的,再者可能是家长怕耽误孩子时间,影响学习。我记得班里有三个小姑娘留着过腰的长辫子:小王,小贾,小李。她们都是梳着两条长辫子,小王和小李比较文静,小贾则十分活泼,好动,跑步,跳皮筋,打沙布袋,样样少不了她。长辫子女孩跳皮筋时,你能想象出那种情景,伴随着各种动作和姿势,长辫子在空中飞舞,跳上跳下,左右摇摆,煞是好看!长辫子仿佛被赋予了鲜活的生命。以后要拍摄长发视频,少不了拍一些女孩子跳皮筋和其他游戏的。小女孩,少女,也可以有一些中年女性,披散着长发,或者梳着辫子,一齐跳皮筋。童年的游戏,飞舞的长发,跳动的生命,快乐的生活,再配上那个时代的歌谣,想必会很好看的!

挥不去的长发情缘02:童年的回忆

 

上小学时,我换过不少同位,我的前桌也换过不少人,可是从没出现这三个女孩的身影,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在舞蹈队呆了半年多,因为时间短没有长发女孩进入我的内存;田径队就更难寻觅到长发女孩的身影了,干体育都是要牺牲长发的——为了利索省时省事、减少运动阻力,据说有的游泳运动员为了减少阻力、提高成绩,将身上能剃的毛发都剃掉了。田径场上特别是从事竞赛项目的运动员中留长发的也很少,值得一提的是昔日的短炮皇后——“花蝴蝶”格里菲斯. 乔伊纳,她,超群的能力,飞舞的长发,独特的装束,自信的微笑,她在短短的跑道上,不仅展示了力的美,也展示了长发的美、女性的美,很遗憾她过早地永久的离开了运动场(在以后还会提到这位长发短跑皇后)。

挥不去的长发情缘02:童年的回忆

 

五年半的小学时光飞快流逝(当时小学是五年制,但是中间新生入学由春季改为了秋季,因此多上了半年学)。前前后后教过我的有十多位老师,而且几乎清一色的女老师。在这些老师中,最值得一提的是她——我所有老师中唯一的一位大辫子,曾经担任我的班主任的纪老师。纪老师是青岛一家木器厂的女职工,70年代时兴“学工、学农、学军”,“工人宣传队”到学校,领导学校的革命运动。随着“工人宣传队”的到来,纪老师来到了我们班级,走进了我的生活。纪老师身材不高,比较丰满,圆脸,大眼睛,长的虽不是很漂亮,但很甜美,特别是她那对长至臀部之下的又粗又长的大辫子,总能吸引很多人的目光。当时工宣队里有两位老师梳着大辫子,还有一位是王老师,身材与纪老师相仿,辫子的长短粗细也相差无几,平常都梳着两条大辫子。每每她们两个人走在一起,四条大辫子一甩一甩的,真是好看。

挥不去的长发情缘02:童年的回忆

 

记得纪老师刚到班里的时候,一下课,一群女同学就围着她,“老师辫子长,辫子短”的说个没完,而男同学们作为“异类”只能远远地观望。那时我担任班长,经常帮着老师收发作业,干点杂活,因为这种特殊的身份得以接近纪老师,估计有不少男同学背地里会羡慕我(你看我是不是很得意啊)。有时下了课,纪老师会直接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跟在她身后,看大辫子一甩一甩的,感觉真好。由于学校的伙食不好,我给纪老师买了一些院里食堂的饭票,并负责给纪老师买中午饭。这样接触她的机会就更多了(不过,需要声明的是:这绝非有意所为)。记得有一次,到她宿舍去送饭。她吃饭的时候,我坐在她的床上,她坐在我的身边,边吃边说着班里的事情,大辫子就搭在她身后的床上,离我的手很近。现在回想起来纪老师的发质很好,辫子黑亮,像两条游动的黑色的长蛇,披散开一定也是厚厚的一堆,黑亮的一片。趁着老师吃饭之际,我好奇地探出手去,轻轻地摸了一下大辫子,一瞬间心中泛起一种做了坏事的感觉,就赶紧把手缩了回来。老师好像觉察到了,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里透出和善的微笑,丝毫看不出责怪的意思。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欣赏大辫子,触摸大辫子(还算不上抚摸,仅仅是一触而已)。当时并不知道,这就是萌生于儿时、至今无法挥去的“辫子情结”。现在想起来,当时我如果大大方方抚摸她的大辫子,想必她也不会说我什么,毕竟我还是个孩子啊。机会就这样白白错过了,真有些后悔!

 

后来,纪老师剪掉了她那条美丽的大辫子,可能是为了节省时间吧,纪老师教课十分认真,她总是觉得自己不是科班出身,也没有教过书,怕教不好,耽误了我们。每当有的问题同学们搞不明白时,她比我们还要着急。为了教好课,她真的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剪掉了长辫子的纪老师梳了两条刚刚能编起来、短的不能再短的短辫子,多了几分干练和英武,但也似乎少了几分妩媚、温柔和飘逸。相比于短发,长发更有女人味,更能显出女性的性征。我们班同学当时都不知道纪老师要剪掉辫子,如果知道的话,大家一定会表达一个共同的心愿——请老师留住大辫子!

 

有时我在想,如果纪老师不到学校来教书,想必时间对她而言就不会那么紧张,也就不会剪掉辫子!当然我也许就不会通过这种方式认识大辫子纪老师。辫子的命运有时也和人的命运紧密相连!记得纪老师离开学校后,我和班里的几个同学还专门去她家里看过她,这几个同学是否也和我一样有着长发情结,我就不得而知了。将来有机会见面,我们会谈起那段学校生活,会谈起纪老师。我的同学们,还记得儿时那条美丽的大辫子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